四個模糊的身影中,龍翔依稀辯出其中一個熟悉的影子,正是千城府的府主,人族的最強者,南宮鴻天。

幻靈境當中的人族領袖,他的氣息自然讓無數人熟悉,此時,成百上千的人族修士無不是露出了尊崇之色,就連那些異族也都被深深的震撼了。

四道氣息中,當屬南宮鴻天最爲強盛,其他三人都要略微遜色幾分。

到底是幻靈境真正的主宰,其它三族雖然整體實力強悍,但論領袖,當屬人族第一。

南宮鴻天雖然是在場最強者,但這次並非是單打獨鬥,這是幾大種族的爭奪戰,靠的便是整體實力,說到底,人族還是處於劣勢。


妖族的領袖名爲妖寒月,從這名字就能夠聽出此人是一名女子,不過可別小瞧了這個女人,她的手段幾乎讓任何一個種族都聞風喪膽,十分兇狠,實力乃天武境七重。

鬼族的領袖名爲邪無道,實力乃天武境八重,這個令世俗嫉惡的種族領袖,沒有人不知道他的威名,其狠辣手段比起妖寒月也不遑多讓。

數百年前,幻靈境的地域還沒有被區分開來,後來的地域爭奪戰中,邪無道用一身神鬼莫測的邪功殺出赫赫威名,當時憑着天初入天武境的修爲就斬殺了一位天武境二重的人族強者,由此可見,此人的天賦驚世,不然也不能成爲一族領袖。

蠻族領袖名喚南振天,修爲天武境八重,身爲蠻野一族的領袖,其手段自然毋庸置疑,蠻荒血脈之力一旦激活,戰鬥力將大幅度增加,所以這令他比起天武境巔的南宮鴻天也不弱多少。


“太古十兇乃我妖族祖先,十兇寶藏當屬我妖族遺產,其它種族不可染指,如若不然,休怪我妖寒月無情。”

這時,妖族領袖妖寒月開口說道,她的聲音清脆悅耳,誰能夠從如此美妙的聲音當中聽出這竟是一位千年老妖?

她的聲音不大,但氣灌五嶽九川,響徹天際。


“哼,好大的口氣,你們妖族不過是太古十兇遺留下來的污穢血脈,豈有資格佔據十兇寶藏?今天我南振天到是要看看你這老妖婆有幾斤幾兩。”

妖寒月霸道的態度瞬間就激起了蠻族之王的怒火,當下蠻王也是絲毫不客氣的回擊了過去,一句老妖婆差點兒沒氣得妖寒月吐出一口老血。

女人天**美,即使是妖寒月爲千年大妖,她也絕不會承認自己年老色衰,更不容許別人攻擊她這個弱點。

“野蠻人,本王今天非要廢了你不可。”

“怕了你不成?”

兩族領袖一言不合直接開打,妖寒月實際境界雖比不上南振天,但她的手段神鬼莫測,完全可以令她的實際戰鬥力暴增到一個無以復加的地步。

南振天就更不用說了,本就是天武境八重的強者,蠻荒血脈之力激活之後直接飆升至天武境巔峯,驚世駭俗。


兩大堪比天武境巔峯的超級強者對戰,那種威勢非親眼所見而不可揣摩,揮手間山嶽崩塌,大地淪陷,本就是一片荒蕪之地,在這兩人的大戰下變得更是滿目瘡痍,慘不忍睹。

邪無道以及南宮鴻天站在一旁並沒有什麼動作,但皆是虎視眈眈的死盯着對方,只有對手一有動作,必將會再拉開一場大戰的帷幕。

妖寒月與南振天殺得難分難捨,天地都爲之黯然失色,蒼穹上不時閃現出五色光芒,各種華麗的戰技翻飛不止,恐怖的餘波四散開來,將下方觀戰人羣掀飛了一大片。

龍翔津津有味的觀看着這一場驚世大戰,這種級別的強者戰鬥可不是隨隨便便都能夠見到的,天武境強者一招一式當中都充滿了深奧的武道神韻,如能仔細體會領悟,定能有一番不小的收穫。

只不過十兇寶藏還未開啓,兩大強者也並沒有生死相搏的意思,畢竟他們若是在一開始就耗盡了戰力,對接下來的行動可沒什麼好處,只會便宜了別人。

短暫的接觸了之後,妖寒月與南振天幾乎不分高下,這讓妖族小輩振奮不已,而南振天的臉色則是有些難看,畢竟他的修爲實則碾壓妖寒月,可久戰卻不能將之拿下,這似乎讓人難以接受。

“兩位,十兇巢穴需要我們合力開啓,切莫傷了和氣啊。”


見妖寒月與南振天停止了手中的動作,南宮鴻天這才適時站出來淡淡說着。

“待我們合力開啓了埋在這地下的十兇巢穴之後,你們再決一死戰吧。”

一直沉默寡言的邪無道也緩緩說道。

妖寒月冷哼一聲之後倒也不再多言,沉默了片刻之後才繼續道:“那就別廢話了,趕緊開啓十兇巢穴。”

說罷之後,她率先有了動作,閉目沉神,口中還唸唸有詞,另外三人見狀也都跟着做出了同樣的舉動,所有人都知道他們這是在勾動十兇巢穴,與之契合之後才能打開。

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地下終於傳來了一絲細微的動靜,隨後,大地震動,猶如萬馬奔騰一般,聲勢浩蕩。

“轟隆隆!”

地下傳來低沉的咆哮聲,瞬時間,大地突然裂開,碩大的裂縫蔓延數十里,越來越大,越來越寬,到了最後,這片荒蕪之地竟是被分割成了兩半,中間那條碩大的溝壑深不見底,如同一座懸崖。一股濃烈的荒古氣息從下面飄散出來,令人心驚。

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朝着那條溝壑圍了過去,龍翔也悄然潛伏在其中,慢慢靠近。

溝壑下面漆黑一片,如同萬丈深淵,根本看不到下方的景象,然而龍翔在此時卻是動用了真龍之眼,將下方的景象一覽無餘。

深淵下方像是一座地下城堡,有宏偉的建築羣,很古老,歷經無數年的歲月變遷依舊屹立不倒,堪稱奇蹟。

“這到底被埋了多少年啊,難不成是上古時期的建築?還是說這就是當初十兇生活的地方?”

龍翔驚歎連連,仔細觀望着那些樣式古樸的巨大建築,隱約間,他似乎看到了一些稀奇怪異的圖案,仔細觀之,那竟是一幅幅刻圖,有的青面獠牙,面容猙獰,有的聖潔無暇,仙光繚繞,皆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十兇的刻圖嗎?”

龍翔疑惑,內心十分好奇,對下方的一切事物都充滿了期待,他恨不得立馬就跳下去好好參觀個遍,先不說能不能得到什麼寶藏,單單是這些古遺址就能讓他增長不少見識,這些都是寶貴的無形財富。

十兇巢穴雖然開啓,但是沒有一個人輕舉妄動,各族都在等待着領袖們發號施令,不過良久之後,四大強者也沒有任何言行。

他們都睜大眼睛看向了深淵底下,修爲到了他們那等境界,已經修成了武道天眼,雖然不如龍翔的真龍之眼,但下方的景物也能依稀可見,儘管有些模糊。

十兇寶藏就在眼前,幾大種族雖然表面平靜,但內心早已激動難耐,如果不是對下方的情況一無所知,估計早就一擁而上了。 良久之後,當一縷斜陽灑向深淵,四大強者終於有了動作,只見他們一甩袖袍,激動喝道:“走!”

他們的聲音就像是警報器,剛一響起,所有人爭先恐後的朝着那深淵下方掠去,四大強者更是互不相讓。

龍翔並沒有在第一時間跟下去,而是選擇半中央插入,若是遇到什麼突如其來的變故,還有前面的人當炮灰呢。

顯然他這一顧慮並非是多餘的,就在大部分人都下到深淵底部之後,一時間驚叫慘嚎聲不斷響起,空氣中更是在第一時間傳來了令人作嘔的血腥味,很顯然,深淵下方並不太平。

龍翔跟在人羣中央,所以並不清楚前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很快,四大強者的氣息猛然襲來,他們竟是也動手了,這並非是在相互爭奪,而是這下面有強大的生物。

隱約間能夠聽到陣陣嘶鳴聲,像龍吟又像虎嘯,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強大的存在,不過能在生活在這種地方,而且還是十兇的巢穴,用腳丫子也能夠想到那並非是什麼善類。

“啊,有怪獸,快逃啊!”

人羣恐慌,最前方的一批人有的帶着傷衝出了萬丈深淵,當然有膽大的人並沒有因此而退縮,畢竟在場還有四位超級強者呢,只要有他們在,一切危險都不足爲懼。

但他們顯然低估了十兇巢穴,這可是大凶之地,即使是天武境巔峯的強者也不敢保證可以安然無恙的離開。

強大的氣息一波勝過一波,那奇怪的嘶鳴聲更加清晰了,確確實實是從那深淵最深處傳來,那濃郁的荒古氣息令人壓抑。

“大家不要慌,不過是一羣妖獸而已,保持陣型,齊心協力,又有何懼?”

南宮鴻天見人羣渙散,當下也不得不出聲安慰道,畢竟這可是大凶之地,單靠個人力量遠遠不夠。

有他帶頭,另外三位強者的聲音也響了起來,這才讓騷動的人羣漸漸沉寂了下來。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龍翔悄然潛到了人羣前方,一路上已經伏屍數十具,殘肢斷臂散落四處,根本分不清誰是誰,死相十分悽慘。

不幸喪命的這些屍體中包含了四大種族,這些可都是地武境巔峯,甚至達到了天武境的強者啊,放在幻靈境哪個地方不是一方巨頭?然而此時竟是在短短几個呼吸間就殞命了多達百位,可想而知,這十兇巢穴的危險程度令人喪膽。

除了四大種族的屍體之外,還有一具具碩大的怪異屍體,因爲這些屍體奇形怪狀,相貌醜陋得驚人,像是從九幽地獄爬出來的惡鬼一般,簡直比真正的鬼族還要噁心三分。

“這些就是引發剛纔血案的兇手?”

龍翔細細打量着這些屍體,心中毛骨悚然,雞皮疙瘩都起了一層,慶幸自己方纔沒有首當其衝,否則就是這些屍體中的一員了。

然而平靜並沒有持續多久,一大批怪物又有了動靜,四位強者攔在前方,浩瀚的神元狂吐,阻斷站場,避免後方的族人受到波及。

後方這些傢伙可都是各大種族中的精英,犧牲哪怕是一個都是種族的損失,今天之所以讓他們參與這次行動,其一是爲了讓他們長長見識,歷練己身,其二則是奪取自己的造化。

十兇巢穴的寶藏自然不用多說,先不說其它,單單是十兇的骨骸就是億金難求的寶貝,用其鍛造神兵利器乃是不二之選,當然,最寶貴的莫過於太古十兇的本命源術了,那是十兇的本命神通,每一種都奪天地造化,無比珍貴,這也是讓無數強者爲之瘋狂的主要原因。

地下宮殿十分開闊,充滿了古樸的氣韻,大大小小的建築上雕刻着各不一樣的圖案,有的是洪荒猛獸,有的是神魔鬼怪,至於先前在上方看到的那十兇雕刻則是掛在路徑盡頭的那座宏偉的城堡上。

那座城堡巨大無比,各種玄奧符文交織其上,雖然在歲月的蹉跎下已黯淡無光失去了作用,但誰都能夠清晰的感覺到無數年前,十兇的輝煌世界。

四位強者過五關,斬六將,帶領各自的族人終於將那些興風作亂的怪獸屠殺了個乾淨,鮮紅的血液流淌在道路上,匯聚成了一條小型的血河。

然而就在此時,奇怪的事情發生了,那些血液並沒有滲入地下,而是朝着前方那座宮殿匯聚而去,像是受到了某種力量的牽引一般。

“什麼情況?”

這一奇怪的狀況讓每個人都驚疑不定,包括四位強者在內,無一不感到震撼。

“莫非是那巢穴中有某種生物在凝聚這些鮮血?難不成要汲取這些怪獸的力量?”

有人做出了一個大膽的想法,若真是如他猜測的那樣,那麼巢穴中的那個生物究竟該有多麼恐怖,絕對是超越天武境巔峯的存在。

“大家不要慌,依我看來,這些血液不過是因爲巢穴的某種法陣而起了異變,無需驚慌。”

聽到有人這樣說,不安的人羣這才緩緩平息了下來。

龍翔聞聲之後,也是在第一時間開啓了靈界師的手段,果然,在他仔細的感應之下,這十兇巢穴中果然有無數驚世法陣,其中某座法陣的功效正是凝聚這些鮮血。

察覺到這座古老的法陣氣息之後,龍翔臉色猛然驚變,他好像是記起了什麼似的。

“不好,這是汲血聚靈陣。”

他驚呼了一聲,他的這聲驚呼頓時引起了人羣的注意,不過沒有人關注他這個人,而是對他的話產生了驚恐。

汲血聚靈陣乃是一種上古法陣,它可以通過汲取強大生物的鮮血來製造出另外一種強悍的怪物,這就相當於一種再生的手段,也就是說,他們剛纔斬殺的那些強大怪物不但沒有將危機化解,接下來反而要面對更加恐怖的對手。

四位領袖也都愣住了,他們不是靈界師自然不知道這汲血聚靈陣的厲害,更不可能察覺到這裏存在此陣,當下聽到人羣中有人傳出這幾個字,也是變得緊張了起來。

畢竟剛纔那些怪物就差點兒讓他們命懸一線,如果還要面對更加強大的怪物,無疑是在將他們往死路上逼。

沒有人敢將龍翔的話當成耳邊風,更不敢不屑一顧,只好密切注視着周圍的動靜,一步步朝着前方那座宮殿逼去。

距離終點越來越近,視線越來越明朗,龍翔這才發現,前方那根本就不是一座宮殿,而是一個巨大無比的洞穴,只不過形似建築物罷了。

“這便是那十兇巢穴嗎?這真是太古十兇的埋骨之地?”

龍翔心裏犯起了嘀咕,不知爲何,他總感覺到一陣莫名的悸動,此地好像有種神祕的力量正在甦醒且牽引着他,令他恍惚。

那洞口無比巨大,同時容納千人也根本不是問題,洞口上方,正是太古十兇的雕刻,栩栩如生,彷彿隨時都有可能從圖刻中跳出來一般。

十兇寶藏就在洞穴之中,此時,沒有一個人可以平靜下來,有的人更是按耐不住貪婪之心,首當其衝,走進了巢穴之中。

有一就有二,以至於到最後,數千人都蜂擁了進去,相反四大強者還滯留在原地沒有動作,龍翔也不敢輕舉妄動,他還沒有完全被利益矇蔽了心智,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此時到底身處怎樣的地方,十兇巢穴絕對不是幾隻怪物侵襲這般簡單,巢穴中肯定還潛伏着巨大的危機。

果然,沒過多久,洞穴深處再次傳出了淒厲的慘嚎聲,聲音中夾雜着悽慘、不甘與憤恨。

洞穴中不時閃爍着耀眼的光芒,符光沖天,各種神祕殺陣的符文交織閃爍,強絕的力量絞殺一切,血霧在陣中飄灑,上千條鮮活的生命瞬間化成了飛灰,連一具完整的屍骸都不曾留下。

這一悽慘的場景頓時讓四位領袖瞠目結舌,誰能夠想到被埋藏了無盡歲月的十兇巢穴中竟然還有殺陣運轉?畢竟外面那些靈陣早就失去了作用。

“太古十兇的巢穴不是我們可以染指的,誰都別打寶藏的主意了,要想活命就趕緊帶着各自的族人離開吧,免得白白葬送了性命。”

南宮鴻天沉聲說道,看樣子,他在這巨大的利誘面前還未迷失本心,這分心智令人欽佩。

然而妖寒月可就沒那麼容易認輸,她十分不甘的尖叫道:“太古十兇是我妖族祖先,祖先怎麼可能對子孫後代出手,你們都是骯髒的污穢之血,當然不能夠得到我祖先的認可,哈哈,天意如此,我妖族從今以後定能稱霸天下。”

妖寒月瘋狂的大笑了起來,她的話沒有人相信但也沒有人質疑,畢竟妖族還沒有人踏進那殺陣當中,結果如何誰也不能夠妄加揣測。

“我妖族的精英們,隨本王一起衝進巢穴尋找各自的機緣吧。”

她大吼一聲,首當其衝,到底是藝高人膽大,瞧她的樣子根本沒有把巢穴中的殺陣放在眼中。

領袖發號施令,妖族強者自然不敢質疑,陸陸續續踏進了絕世殺陣。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巢穴中遲遲沒有傳來動靜,更沒有見到那殺陣被激活,這不由得驚呆了其它三個種族。

“難不成這妖族真的得到了太古十兇的認可?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