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前,她根本沒有如此清晰地注意到這個問題。

但是在注意到這個問題之後,她開始對於自己的本事產生了懷疑!

自己到底是有多麼強悍,在讓這麼一個東西進入了那個地方,而且,還沒有半點的拉傷!

“怎麼,看呆了?”顧辰希看着葉清凌此刻臉上那不斷變化地神色,伸出了手去,開始捏住了她的下巴。

葉清凌立刻撇開,“你幹什麼啊?”

“幹你!”顧辰希順着她的話說了出來!

葉清凌又偷眼瞄了一下那個東西,心裏直髮憷,這個東西真的可以進去嗎?不會出現什麼撕裂之類的問題?

而且自己好像已經四年沒有那什麼了,萬一撕裂了,可怎麼辦?

“那個,我可不可以放棄!”葉清凌猶豫了起來,雖然知道此時說這些是白搭,但是看着他那東西,她實在是失去了勇氣!

“爲什麼?”顧辰希有些疑惑,爲什麼她會突然生出了這樣的想法!

“我肯定會受傷的!”葉清凌一想到這個,就覺得是五雷轟頂啊!

“你這是在藐視我的技術!”說完,顧辰希就不顧她的反抗,壓了下去。

葉清凌覺得自己的腦子都有點不夠用了,腦子裏面全是漿糊一片,她想要思考,卻根本無從下手,甚至連那樣的想法都沒有!

她以爲自己會排斥會牴觸,但是事實上確實沒有,除了一開始的難受之外,後面,她竟然能夠完全地融入進去。

這樣的想法讓她有些心慌意亂,一種不受控制的感覺在她的心底蔓延開來。

難道自己真的沒辦法壓制住那樣的情感?

不,一定可以的。自己現在不過是被亂了心神!

四年前所受的傷,不是那麼輕易地就能夠彌補! 她握緊了自己的手,堅定地想着!

現在的自己不能夠再重複之前的悲劇了,顧辰希不過是看上了自己的那份軀殼,若是將來有了其他的人,自己肯定會再次受到傷害。當年的自己倒是無所謂,但是現在她有了真正值得去關心的寶貝–思思!

所以,她不能賭也賭不起。

“回到我的身邊吧!”顧辰希看着她那疲憊的神情,輕輕地吻了吻她的額發,說道。

葉清凌堅定地搖搖頭:“我們剛剛說好的,現在不過是一場交易而已。你要記得你說過的話!”

顧辰希被這麼堅定地拒絕了,還是有些難以置信,但,他並不放棄,“爲什麼?”

“顧辰希,你又何必問我這個呢?你印象中的葉清凌,早在四年前就死了。”所以,別再多說這些無用的話了。她早已經不是她,只是一個爲了自己孩子不斷奔波的媽咪而已!

顧辰希看着她臉上那分明的排斥,心裏漫過一種莫名的滋味!

但是,也只有一瞬間而已,對於葉清凌,他是勢在必得。也許她現在回想要排斥他,這都無所謂!

他有的是時間去了解她,所以,現在,說放棄還是太早了!

葉清凌看着他那沉默的樣子,心中一疼,但是她絕對不能夠心軟,便說道:“顧辰希,別在纏着我了,因爲這根本是無濟於事,我要的,不過是我的寶貝安安全全,其他的,在我看來,都不再在乎了。

從四年前,她知道小寶貝的存在之後,她的生活,都是圍繞着這麼一個寶貝在轉動,她所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在爲了她,其他的事情,在她看來,都是無所謂的了。

“纏?”顧辰希眸中閃過一抹危險的光芒。

葉清凌嘲諷的笑了,“不是嗎?顧辰希,你又何必要逼迫我呢?現在的我實在是沒有價值!”

顧辰希看着她的模樣,心裏一動,雖然怒火在蔓延!

但,現在不是他爆發了情緒的時候!

從兩人之間的互動來看,他如此肯定地確信,葉清凌對他還是留有愛意!

至於爲什麼會一直不願意前進,他相信他會有很多的機會來了解的!

不過,在這之前,還有一項很重要的事情需要做!

那就是把那個左亦哲的女兒找出來。

說來,左亦哲應該是很自卑的,不然,自己的女人怎麼會找到其他的男人?除了自己沒有本事,別無其他!

他這樣想着,低下頭看着微微顫動着的人兒,“他既然不能夠給你幸福,爲什麼不回到我身邊?”

可惜那人卻不能夠給她半點的迴應。

顧辰希一聲嘆息之後,拿出了手機,開始聯繫了各種各樣的人,養兵千日用兵一時,現在,那些人是應該出來做做事情了!

葉清凌迷迷糊糊地醒了過來,只覺得渾身痠疼,滿是不自在,睜開眼,一邊感嘆着自己實在是太容易被人控制了,一邊卻驚訝地看着窗外的景色,此刻已經是豔陽高照了。

她撿起被摔落到了地上的手機,開機,吃驚地發現,已經是中午了!

撿起了自己的衣服,她立刻驚慌失措地跑出了房間。

卻發現樓下根本沒有顧辰希的蹤影。

有一種念頭在腦中升起,對方不是改主意了吧,答應了自己的事情不會不打算完成吧?

她有些慌亂起來,該怎麼辦,現在思思還生死未卜,現在自己竟然根本把這件事忘到了一邊!

再看着手機,顯示了好幾十個未接來電的信息。

她顫抖着手,撥打了左亦哲的號碼!

“亦哲。”

左亦哲在那頭也是很擔心,“你去哪裏了,怎麼一晚上都沒有接電話?”

葉清凌當然不能夠把自己做的事情說出來,只問道:“怎麼樣,思思有沒有什麼好的消息傳來啊?”

左亦哲在那頭也有些頭疼,竟然一點消息都沒有!

葉清凌感受到了對方的沉默,“亦哲,如果思思沒有了……”剩下的話,她已經沒有勇氣再說下去了。

“凌兒,絕對不能夠放棄。思思一定會沒事的,沒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左亦哲立刻出聲安慰了起來,聽着她那樣的語氣,他的心也有些犯疼,這樣一個女人,他竟然沒有及時地幫助到他!他下定了決心,若是知道了是那些人動的手,他一定不會放過他們!

葉清凌也只能夠稍稍地安慰着自己,只是就怕遇到的是最壞的消息!

“葉小姐!”就在她接電話的時候,鍾離碎卻走了過來。

左亦哲聽着她那邊的動靜,立刻問道:“你現在在哪裏?”

葉清凌搖搖頭,“沒有,我只是在一個地方,你不要問了,如果有思思的消息,再聯繫我。”說完,便不給左亦哲再接下去問的機會,掛掉了電話!她心裏有些擔心,害怕左亦哲知道自己竟然去找了顧辰希!

鍾離碎站在一旁,手裏端着一些粥,語氣還是一如既往地平靜:“葉小姐,少爺叫人準備了粥,你先嚐嘗吧。”

葉清凌看着他,卻想着的是另外的一件事情,“顧辰希去哪裏了?”

“少爺他去處理事情了,他只說了一句,要你一定放心!”鍾離碎說完,示意她還是安心去吃東西。

葉清凌也有些相信顧辰希的本事,沒有再多說什麼,經過這麼久的思考,她也明白了,光是焦急是沒有半點作用的。而且,自己這樣忙碌的去尋找,也沒有半點用處,她想着,既然顧辰希答應了她,那他就一定能夠找到思思!

這樣想着,心情變得稍稍地平靜下來。

既然對方能夠毫不知覺地把人帶走,就有機會能夠讓自己根本找不到!

“這粥不錯。”葉清凌想清楚了,反倒是淡定了不少,品嚐着美味的肉粥,卻也不吝惜讚美。

“你喜歡就好。”鍾離碎毫不客氣接收了讚美。

葉清凌開始慢慢地享受了起來。

手機卻再次響了起來,她還以爲是左亦哲不放棄地再次打了過來,便有些猶豫,不知道該怎麼相出一個合理的藉口,猶豫了一會兒,她還是拿起了手機,卻發現是一個陌生的號碼!

“喂?”她皺起了眉頭,這是她的私人號碼,平時很少人知道的。

“如果想要你的女兒沒事,就立刻到十公里外的東亭來!”對方的聲音很渾濁,明顯是經過了處理的。

葉清凌聽着對方的話,“你什麼意思,不需要準備些什麼錢之類的?”這樣什麼都不要的綁架,她可是很懷疑的。

“叫你來就來,怎麼這麼多廢話!”說完,對方便掛掉了電話。

葉清凌再次打過去,就變成了無人接聽了。

她一下子就放掉了粥碗,“我走了,跟顧辰希說一聲。”說完,她立刻站了起來。

鍾離碎卻搖搖頭,衝周圍的人說道,“去把葉小姐的衣服取來。”

葉清凌看着自己此刻的樣子,也覺得有些難以見人。

快速地換掉了衣服,她還是跟鍾離碎說了一聲。

“葉小姐,我想,你需要我們的幫助!”鍾離碎聽着她道別的話,卻說了另外的話。

葉清凌皺着眉頭,心想,不會是他已經猜到了吧。

“啊,那個,不用了。”她想了想還是拒絕,按照一般的綁架例子,絕對是不允許帶着其他的人過去的。

鍾離碎卻根本不顧她的意願,“少爺離開的時候,就說了,一定要保護你的安全!”

葉清凌心裏涌出了一點點的感動,顧辰希還是擔心她的,不過現在也不是想這些的時候。

在鍾離碎如此地堅持之下,她也不好再推辭了。

“東亭,那個人讓我去那裏!”葉清凌也沒有再隱瞞,將自己接到的電話內容說了一遍。

鍾離碎若有所思了一會兒,“就沒有別的要求?”

葉清凌搖搖頭:“沒有了。”

“這件事倒是有趣了。”鍾離碎似乎在自言自語着。

葉清凌也是覺得很奇怪,對方只是希望自己過去,卻什麼都不要求,難道是因爲自己身上有着什麼重要到的東西嗎?

她想不明白,自己到底有什麼重要的東西,需要對方竟然用這麼冒險的動作來威脅她!

“請吧。”鍾離碎卻叫來了一個司機。

葉清凌低頭坐了進去。

鍾離碎卻打開了副駕駛的門,也坐了進去。

葉清凌有些驚訝,不知道對方竟然也會陪着自己過去。

在接觸到葉清凌的目光時,鍾離碎解釋了起來,“多一個人,就多一個辦法!”

葉清凌聽着,也覺得是這個道理,便同意了!

車子在公路上疾馳而去。

很快便來到了指定的地點。

東亭雖然叫做東亭,卻不是亭子,而是一家已經廢棄已久的倉庫。當初是很大的一家公司旗下,後來倒閉了,也就沒有辦法繼續,沒有任何一個商家願意要,也就空置了起來,結果這裏就成了類似鬼屋的地點。

“葉小姐,等下一定要注意安全。”鍾離碎跟在她的身邊,低聲囑咐了起來。

葉清凌點點頭,“我知道了,放心吧。”

做好了準備,她還是慢慢地走了進去,鍾離碎也跟在她的身旁。

出乎意料的,對方也沒有任何地反對。

倉庫裏面漆黑一片,只有隱隱看着的一點點光芒,卻微弱得很。葉清凌近看,此刻也看不清鍾離碎的面目了。

她只能夠拿出手機來,稍稍地照着路,才能夠走過去。

“你果然來了!”一個沉悶的聲音傳了過來。

葉清凌靠着手機的光,卻只能夠看到一點點的人影。

應該是幾個男人,她估摸了起來。

“我女兒在哪裏?”葉清凌根本不關心其他的,現在最重要的,便是思思的安全了,其他的,她根本不在乎!

“想要你的女兒,得先答應我們的條件!”男人說道。

葉清凌急迫地點頭,“我答應!”

鍾離碎皺皺眉頭,“葉小姐,還是先問問他們是什麼條件,而且,總得要知道小小姐的安危才行。”

葉清凌也是一時着急了,根本沒有考慮到這麼多,聽到鍾離碎這麼說,纔想起來,“不過,我要先知道我的女兒的情況才行!”

“那簡單,去,把視頻給她們看!”男人似乎早有準備,衝着身邊的人說了句。

一個蒙着面的男人走了過來,遞給了葉清凌一個平板電腦。

葉清凌看着裏面昏迷的思思,心更是被揪住了一般,“她現在有沒有事,你們沒有虐待她吧?”看着那小臉上髒兮兮的模樣,她只覺得愧疚更深了,當初真的不應該讓思思單獨在一旁等待。

“放心,我們也都是有素質的,只要你答應我們客戶的要求,你的女兒肯定沒事兒!”男人見她看完了,又叫人拿了回來。

葉清凌這才稍稍放下心來。

“說吧,你們要多少錢?”鍾離碎率先開了口。

“錢都是小事,主要是我們客戶不想要在這個城市裏面看到你了,所以,唯一的要求是,你離開這裏,而且,絕對不要再和慕氏集團有半分的聯繫!”男人繼續說道。

葉清凌皺皺眉頭,心裏有些疑惑,這個要求很是簡單,這個地方,自己早就想要離開,正打算答應,卻被鍾離碎拉住了。

“小心有詐。”鍾離碎壓低了聲音說道。

葉清凌想了想,覺得很有道理,“你們怎麼確定我能按照要求來?”

“我們能夠綁一次,就能夠綁第二次!”男人倒是很有自信,“說吧,你答應還是不答應,要是不答應,我一個電話,就讓我的兄弟們把那個小姑娘結果了。”

葉清凌聽他這麼說,“等等!”

“怎麼,是答應了?”男人露出猥瑣的笑聲。

葉清凌想了想,正打算答應,男人那裏卻傳來了手機鈴聲。

“我……”

男人接了接了起來,臉色一變,此刻已經顧不得葉清凌她們在現場了,立刻大聲地說道:“你們這羣飯桶,叫你看個小姑娘都看不住!”

葉清凌聽着他的話,心裏一慌,“思思怎麼了?”

男人氣急敗壞地扔了手機,“你們快答應要求,否則,就別怪我們撕票了。”

“你們好像把人質弄丟了,現在怎麼還好意思要我們答應要求?現在當務之急不是應該把人找到嗎?”鍾離碎說道。

葉清凌此刻心裏着急得不行,她得知道思思到底怎樣了才行。

“放心,只要你們答應了我們的要求,我們肯定能夠把那個小姑娘送回來的!”男人倒是不慌忙,扔出了一張機票,“你拿着機票去機場,我們保證在你上飛機之前把小姑娘送去。”

“那你們要是沒有呢?”葉清凌此刻也謹慎了起來。

思思現在下落不明,要是不能夠把她的安危確定,她是一點也放心不下來的!

“你完全可以不上飛機!”男人果斷地回答道。

葉清凌想了想,這樣倒也不是不可以,“好,我可以……”

只是話還沒有說完,就被人打斷了! ??“媽咪!”一個清脆的聲音傳了過來。

葉清凌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地轉過身,看向聲音的發現,說話的人,正是讓她擔心了太久的思思!

“媽咪!”思思見到自家媽咪,再次喊了一聲。

葉清凌仔仔細細地打量着她,想要從她的身上確認她的存在。雖然衣服比較髒亂,但臉上紅撲撲的,也看得出她此刻一點事都沒有。

她終於忍不住,小跑過去,抱起了葉淺思,“思思,媽咪可擔心死你了。”

葉淺思安慰地在葉清凌的臉上“啵”了一下,腦袋微微地垂着,“媽咪,讓你擔心了,對不起!”

葉清凌抱夠了思思,才終於放她到了地上,一擡頭,就看到顧辰希站在她的身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