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自己居住的狹小地下室,打開那個不知是什麼時代的舊電腦,這個是他在舊貨市場花了500個大洋淘來的,平時也就登登***站,現在有錢了,這個收留了他幾個月的地下室也該離開了。

登入市裏有名的一個交友網站便瀏覽了起來,劉爽盯上了一個海邊別墅的出租信息,立馬就打電話過去。月租5000!好貴,劉爽感覺真肉疼,但是這地下室暗無天日的,他也想換個環境,換個身份,咬咬牙,租了! 把自己的東西打包了一下,劉爽才發現,媽蛋的在這裏住了幾個月除了滿屋的垃圾之外,真正的東西勉強裝一旅行袋。收拾好東西,劉爽就趕去了他剛剛租下的公寓,明天可是要上班的人了,這點小事得先解決好。

摸來摸去,劉爽終於找到了那個地方,一看地方,很是滿意,異常幽靜的一個地方,環境也很好。別墅大門開着,看不見人!

拎着皮包,劉爽探頭探腦的往裏面走,咦!這門開着怎麼會沒人呢!似乎有水的聲音,劉爽循着水的方向找去,邊走邊喊“喂,有人嗎?有人嗎?·····”

沒人應!劉爽打開這個門瞅瞅有沒有人,打開那個門瞅瞅有沒有人,忽然身後傳來一聲嬌叱,耳邊一陣呼呼的風聲,有暗器!憑藉劉爽多年混跡江湖的經驗,他立馬斷定一定是暗器!身子一側,右手一探就抓住了那個飛來的暗器。咦!這暗器可真特別,怎麼光光滑滑的,還有一股香味。劉爽禁不住吸了吸鼻子,又摸了幾下,嘀咕道:“他孃的,這什麼暗器,可真滑!”

劉爽正搜素着自己的大腦,猜測這究竟是什麼暗器的時候,身爲殺手多年鍛煉出來的超強感知,讓他感受到了身後傳來的一股強大的殺氣。

“摸夠了沒有?”冷冷的聲音,讓劉爽虎軀一震,立馬鬆開了手。轉過身,劉爽這才發現自己剛剛抓着的是一個女孩的腿,而且是一個只裹着浴巾,頭髮上還在滴水的美女的腿,難怪那麼香。

“你的皮膚可真滑!····啊呸!口誤口誤,那個我是來····”話還沒說完就看見那個美女噴着怒火的眼睛,美女嘴裏蹦出一個“流氓”右腿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踢向了劉爽的襠部!可真狠啊!

出於本能,這完全是處於本能,劉爽左手向下一掏,就把那美女的腿攬在了手裏,有個地方的衣服若隱若現,居然是粉色的。

美女的臉瞬間就如同烤乳豬一樣,通紅通紅的。又羞又氣,使勁的掙扎,可是面前這傢伙的手勁太大了,奈何她怎麼掙扎就是掙不脫。

劉爽現在可不敢放手,要是一放手這傢伙又來一腳,那裏是能亂踢的嗎?踢下去可是要斷子絕孫的,即使不斷子絕孫,那也是相當的蛋疼的,····誰知道他想什麼呢?眼睛一動不動的盯着某處還怕蛋疼!

“好了,別鬧了!”一個身穿白色長裙的女子出現在了劉爽的視野,見到這個女子的第一眼,劉爽就下了個定義——冰山美女!

那個穿浴巾的美女似乎很聽剛剛出現的這個女人的話,狠狠的挖了一眼劉爽,沒好氣的喊:“還不放手!”

其實,劉爽是真捨不得放的,但還是放了吧!

浴巾美女走到冰山長裙美女面前撒嬌般的說:“雅姐,那個臭流氓欺負我!”

冰山不愧是冰山,劉爽一點也沒有說錯,這浴巾美女都撒嬌了,還沒有一點笑容,只是淡淡的說了句:“趕緊去換衣服,看你什麼樣子!”

轉過頭衝劉爽很客氣的問:“請問你是劉爽先生?”但有一個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氣勢隱隱透露出來。

“你好,我是。”

“一間房一個月租金5000,一年交一次租金,水費,電費包含在租金裏,電話費平攤,六萬,交錢!!!!”

“······”

“好了,這間房是你的!”


“······”

捏着剛剛刷完的卡,劉爽怔怔的看着已經飄飄遠去的女子,恍若夢幻般的趕腳,這就完了?

肉疼的感覺,那可是六萬毛爺爺,不是六萬冥爺爺啊!這兩句話的功夫就沒了,不過好歹算是有個窩了,還有美女可看,雖然,這美女····咳咳!

“我的熱情就像一把火,燃燒了整個沙漠····”吼着五音不全的歌,劉爽晃進了自己的房間,剛到房間屁股還沒來得及坐穩,一個靚麗的身影就衝了進來,劉爽眼前一亮,正要感慨今天這桃花運可真不錯,待仔細一看,這不是剛剛那浴巾美女。

只見此時這美女,一身黑色的制服,肩上閃耀着幾顆銀星,及膝的短裙下兩條光潔的大腿,胸前的飽滿如兇器一般。怎麼剛剛沒發現呢?這女的起碼得E啊!劉爽暗歎這殺手的眼睛居然也有出錯的時候,看來這技術退步了!

“身份證!”女警腿一邁,跨到劉爽的面前,伸出了纖纖細手。

“憑什麼給你?”劉爽直接往牀上一躺,有調戲妹子的機會能錯過?那就不是劉爽了。

“憑我是警察!”

“怎麼能證明你是警察?”

女警啪的掏出一張警員證在劉爽的眼前一晃,“身份證!”

“沒看清!”


“你!!!”女警將自己的警員證甩到劉爽的身上,“看清楚!”

劉爽嘿嘿笑着,要多猥瑣就有多猥瑣,拿起那個警員證細細的看了起來,“劉雨!本家啊!你好你好,我叫劉爽,可以叫我阿爽!”

“身份證!”劉爽自以爲幽默的對話吃了個閉門羹。

“我說你阿雨啊!我可是誠實可愛守信守法愛警察的好公民,你這。”

“身份證!”


“好!····給你。”哥是混的,每個身份證怎麼混得過去呢!當然這身份證是真的。

劉雨拿起髒兮兮還黏糊糊的身份證,皺了皺眉,小心翼翼仔仔細細的看了起來,不過,經最後驗證,這流氓的身份證是真的。

“幹什麼工作的?”

“爲什麼要告訴你,我犯什麼法了嗎?我要上訴,我要舉報,警察無故毆打、誹謗、審問誠實可愛守信守法愛警察良好公民。”

“你!!等着。”劉雨一發狠,丟下一句狠話,憤憤的出了劉爽的房間。

“歐耶!”劉爽滿意笑了! 劉爽正無聊的躺在牀上發呆,隔壁傳來一陣砰砰的聲音,貌似在搬東西,劉爽猜測應該又有人來了,聽着不絕於耳的搬東西聲音,再看看自己簡簡單單的一個旅行包,劉爽笑了!哥還是有自知之明的,看看這搬家得多麻煩。(沒東西可搬吧!)


通過劉爽今天的各種猥瑣表現,劉雨堅定不移的把劉爽定性成爲了那個最近頻繁出沒的內衣大盜,剛剛警校畢業的她,急需在警局有點功績纔可以立足。這不, 祖虛天帝

劉雨想,爲了抓獲這個罪大惡極的內衣大盜,姑娘我豁出去了,以自己做誘餌,就不信你不上當,到時候,一定狠狠的折磨你,以報今天這一箭之仇,想起這一幕,劉雨就開心,放佛勝利的果實已經在想她招手了。

所以,就有了接下來的這一幕。

當劉爽伸着懶腰出現在陽臺上的時候,突然發現陽臺上多了好多的內衣,各種顏色,亂七八糟的。雖然,劉爽喜歡看美女,但對於這個內衣倒是提不起一點興趣,這東西要是穿在美女的身上,倒是很好,可是掛在這裏就有些礙眼了。“這誰這麼缺德啊!掛這麼多內衣在這裏,都擋住我看風景了!”劉爽站在陽臺上陽臺上喊了一嗓子。

隔壁的門嘭的打開了,劉雨上身一件白襯衫,下面一條短短的牛仔短褲寒着臉走了出來,看到這樣打扮的劉雨,劉爽頓時兩眼放光。這是赤果果的勾引啊!不過,哥喜歡!

“淫賊,你就樂吧,等你載到本姑娘手裏,我讓你好好的樂樂。”劉雨看到劉爽那淫×的笑容,惡狠狠的想到。

白襯衫底下隱隱透露的肉色,霎時讓劉爽大腦一陣空白,靠!這小娘皮居然真空上陣。幸福來的太突然,讓他有些接受不了。

他哪裏知道這劉雨打的是什麼算盤,真空上陣還不是沒辦法,劉雨爲了誘惑劉爽這個大盜把所有的內衣都掛在了陽臺上,不真空上陣能咋滴。

劉雨很是隨意的翻了翻晾在那裏的內衣,眼光卻一直盯着劉爽,暗中察看劉爽的反應,可劉爽卻一本正經的,壓根不看她的內衣,“純潔”的眼睛一動不動的,疑惑的順着劉爽的目光看去,劉雨的臉剎那間充血,罵了一句“流氓!”快步閃身進了自己的房間,原來這劉爽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她的屁股上,關上門,劉雨的心撲通撲通的跳個不停。嘴裏不停的罵着:“流氓,流氓,這個臭流氓居然當着本姑娘的面這麼調戲我,臭流氓你給我等着。”

劉爽看着劉雨的背影嘿嘿的笑了,跟我鬥,就這麼點小伎倆在小爺我這個可不夠意思!

爲了慶賀新居,劉爽決定自己做一頓飯,好長時間沒有吃到自己做的菜了,還怪想的,說做就做,踢着他那雙標誌性的拖鞋,劉爽就出了門。

有了新窩,劉爽的心情是倍兒爽,而且這新窩裏還有這麼多的美女,那就是更爽了!

早上還陰雲密佈的天,一下子居然變晴朗了!看看,這連老天爺都是向着咱的,劉爽邊走邊沒臉沒皮的想着。

“哥們,要手機嗎?蘋果的,低價讓給你!”一個穿着皮夾克,板寸頭的年輕人擋住了劉爽的去路。

呵,哥這正缺個趁手的手機用呢,這就有人送上門來了,這還真是瞌睡了就有枕頭,遂問:“多少錢?”

板寸頭攔着劉爽的肩膀到一個僻靜的角落,拉開自己的外套,呵,那傢伙那外套簡直就是一個書架上面掛滿了各色各樣的手機,而且還都是蘋果的。

板寸頭在展示了自己的藏貨之後,豪氣的說:“挑吧兄弟,看中哪個哥給你打五折。”

劉爽也毫不客氣的挑了起來,說實話,他還沒用過過蘋果這高級玩意兒,只是聽過,也不知道怎麼區別好壞,他唯一的標準就是看着順眼就行,他看中了一個純黑的,“就它了!”

“兄弟好眼光!這手機可是我這裏的鎮手之寶,咱倆既然在這裏相遇,那就是緣分,這樣,我再讓你一成,只要1000塊錢,這手機歸你!”板寸頭唾沫橫飛的攀着交情拍着馬屁。

“1000,這麼貴!”劉爽瞪大眼睛驚叫。

板寸頭急了,連聲說:“小聲點,兄弟小聲點!900歸你了!”

劉爽左手拿着手機,右手裝模作樣的往腰後摸去,嘴裏蹦出一句;“警察!舉起手!”

板寸頭一聽,像受驚的兔子一樣,拉鍊都來不及拉,就撒開腳丫子衝出了巷子,眨眼間不見了蹤影。

劉爽右手撓了撓後腰,嘴裏嘀咕着:“真他孃的癢,回去得洗個澡了。”墊了墊手裏的蘋果手機,滿意的踱步進了菜市場。

正吃着泡麪的劉雨突然聞到一股濃濃的香味,有些納悶的想,這雅姐不是不再做菜了嗎?這哪裏來的這麼一股香味?這股香味勾起了她的饞蟲,捧着泡麪就晃悠出了自己的房間。

走進廚房一看,居然是那個流氓,這流氓居然也會做飯!劉雨驚訝的長大了嘴巴。只見劉爽圍着一個圍裙,正揮着鏟子忙活着鍋裏的菜。也沒轉過身,就好像背後長着眼睛一樣,說道:“去洗手,菜馬上就好!”

劉爽的話讓劉雨神色一凜,“切,誰稀罕吃你的菜,我還擔心裏面有毒呢!”看看手中的泡麪,再聞聞滿屋子的菜香,頓時一陣委屈,劉雨萌生了學做菜的想法。

回到屋裏,劉雨嘭的把泡麪往桌上一放,今晚下館子,還想賄賂我,本姑娘不稀罕!換了身衣服就出了門。

劉爽樂滋滋美美的吃了一頓飯,也沒理會劉雨的舉動,他自信這是一個誤會,以他劉爽的人格魅力,過幾天就會好了!

【ps】:筒子們,目前保持每天一更,早上十點正式開更,鮮花、票票砸過來吧!到一定的數量,立馬改成兩更,票票多,花花多,章數就多。 第一天上班,劉爽特地拿出了他從來沒有穿過的白襯衫,不過穿上之後怎麼感覺那麼的彆扭,好像在身上套了個套子一樣,劉爽很不爽這種感覺,最終還是一件髒兮兮的T恤加牛仔短褲,只不過腳上的拖鞋換成了一雙灰色的運動鞋。

上班嘍!哥算是有正式工作了!

沒有車,就是自行車也沒有一輛,劉爽只得坐自己的11號公交車去了,在路邊的小攤上順便買了幾個包子,正吃着包子呢!忽然聽到身後傳來一聲嬌呼:“救命啊!搶劫啊!搶劫啊!”

搶劫?!這大清早的就搶劫,現在這搶劫犯都這麼敬業了?難怪我這個鼎鼎大名的殺手都沒活可幹了。不予理會,劉爽繼續和手裏的豆漿、包子奮戰。

那聲音卻離劉爽越來越近,忽然,劉爽感覺到身後傳來一陣強烈的風聲,還沒得及躲,身子就被人給重重的撞了一下。

劉爽定睛一看,擦,吊睛白額大虎啊!大早上搶劫居然還打扮成這樣,想的可這可真周到。

那個打扮成老虎的搶劫犯,撞了劉爽之後打了個趔趄,穩了穩身子,一溜煙竄進了一條巷子。他孃的,這老鼠怎麼都喜歡鑽巷子!

劉爽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幸好沒灑出來的豆漿,這功夫用在不讓豆漿灑出來上可真有點浪費,吸了一口豆漿。

他孃的,本來哥是要去上班的,但是, 作者逼我談戀愛 !居然就這樣子溜了,這可就說不過去了,哥是良好市民,就有義務教你做一個良好市民。心裏想着,劉爽撒開腳丫子就衝進了那個巷子。

巷子深處,那搶劫犯手裏拿着把片兒刀,虎視眈眈的瞪着剛剛衝進來的劉爽,原來這是條死衚衕。

在搶劫犯亮出片兒刀的時候,劉爽很配合的舉起雙手,嘴裏說着:“兄弟,當心點,這可不是鬧着玩的。”

看着劉爽這副慫樣,那搶劫犯也放下心來,把刀子逼到劉爽的腋下,冷聲說道:“把身上值錢的東西拿出來,快點。”

劉爽慢騰騰一臉痛苦的從兜裏摸出皺巴巴的一塊五毛錢,這是早餐吃剩下的,肉疼的塞到那人的手裏,“兄弟,你要錢說一聲就是了,我肯定給,不要這麼兇嘛!這刀子不長眼睛,哥們,能不能移開?”

“一塊五毛錢,你他媽打發臭要飯的呢!”搶劫犯怒了。刀子又前進了一點,劉爽都可以感受到那刀鋒上的涼意了,不過好像有點不對勁。

“別別別,兄弟,你看我這身上就這麼點錢,我身上如果還有什麼你看上的東西你就拿去吧!”劉爽急忙說道,一副聽之任之的姿態。隨後又弱弱的加了一句:“那個,兄弟,我的菊花還是處的。”

這話剛出口,身後就撲通一聲,不過不是那個搶劫犯,而是剛剛追進來的一個女孩,那搶劫犯此時正雙眼放光盯着劉爽的屁股,連片兒刀都丟到了一旁,那表情讓劉爽一陣的惡寒,他妹的,老子只是說了一句笑話,這真的是個笑話,哥的取向是正常的。

那美女憤憤的一腳將阻攔她前進道路的一個石子踢開,眼神怪怪的越過劉爽,直接一腳將那搶劫犯踹到了地上,處於意yin中的搶劫犯在沒有防備的情況被那美女一腳踹到了地上,這一腳也將他給踹清醒了,急忙拎起剛剛丟掉的片兒刀擺了個架勢。

那美女嘴巴一扁,嗤笑道:“拎個沒開封鋒的小刀就可以當強盜了,還沒斷奶吧?”

沒開鋒?!!原來是這裏不對勁啊!劉爽豁然間明白了。

劉爽衝上去又是一腳,不過力度控制的很好,“被你這麼一鬧,我差點把正事給忘記了,你丫撞人了怎麼不道歉啊!我!作爲一個誠實可愛守信手法愛警察的良好市民就應該批評你兩句了。撞人了要說對不起,我剛剛在吃早餐知道不?你害的我早餐差點浪費了,浪費糧食是可恥的,還有,你說我剛剛要是噎到了怎麼辦?很有可能我就會被噎死。這是很危險的做法。你說我要是······”

“停!”那美女實在是聽不下去了,這還是個男人嗎?這麼軟弱,這麼廢話簡直比娘們還娘們。

在兩人說話的間隙,那搶劫犯又爬了起來,那美女眼尖,又是一腳下去,“你,跟我蹲着。”

又對劉爽說道:“謝謝你幫我追他。”

“不用謝,我不是幫你,我是爲了讓他跟我說句對不起的。”劉爽正義凜然的說,那搶劫犯不屈不撓的再次起來,並迅速的擺好了架勢,準備對付眼前的這一男一女。

小妻要逃:帝少的心寵嬌兒 你丫給我下去。”劉爽這回很男人的一腳給踹了下去,“快說對不起,我還趕着去上班呢!丫的,第一天上班遲到不好吧,你說是吧?美女。”

“那你去上班吧!他交給我了,收拾他小意思。”那美女相當不耐煩的對劉爽說,心裏說着:世上怎麼有這種人啊!

“等等,他還沒跟我說對不起呢!說,快點,”那搶劫犯被這兩個人來來回回的踹了好幾腳也學老實了,直接蹲地上不起來了。

“說啊!”劉爽提起腳,威脅道:“現在的年輕人,素質怎麼都這個樣子,看你的樣子還沒有成年吧!爲什麼搶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