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君新的御前大太監噗通一聲跪在白瑾瑜腳下,大哭道:「老祖宗,求您救救陛下!」

白瑾瑜輕嘆一口氣,延壽丹為李文志延壽十年,如今藥效的時間到了,李文志的時候也到了。

素手輕抬,軟轎頓時被分解成了幾塊,慢悠悠飄散開,只留下轎內的靠椅和靠椅上垂危的老人。

延壽丹本就是逆天改命,如今藥效耗盡,李文志幾乎是一天之內便老態龍鍾,甚至連話都說不出來。

見到白瑾瑜,李文志掙扎着想要開口,卻只是微微動了動嘴唇。

「你要死了。」白瑾瑜玉齒輕起。

李文志一愣,停下了嘴唇的顫動。

死亡的滋味不好受,不管是百姓還是一國之君。

似乎是想起什麼,李文志突然掙紮起來。

白瑾瑜見之將一縷靈力灌入李文志體內。

這點靈力並不能延長李文志的壽命,卻能讓他死前能夠舒服一點。

果然,靈力入體,李文志竟靠自己坐起身來。

一眾太監宮女無不喜極而泣,恭維白瑾瑜妙手回春。

但只有白瑾瑜知道,自己的靈力確實起到了作用,但主要原因卻是李文志最後的回春返照。

「白蛇。」

李文志艱難開口,比起白瑾瑜,李文志更喜歡叫她白蛇。

白瑾瑜沒有說話,安靜等待後續。

卻見李文志右手請招,一旁新上任的御前大太監立刻將一個錦盒遞到白瑾瑜面前。

打開,露出裏面一塊翠綠色的劍形玉牌。

玉牌約莫巴掌大小,上面不時閃過一絲光芒,甚至能隱隱感覺到隱藏其中的銳氣。

玉是普通的玉,但裏面封印着的那股銳氣卻不容小覷。

「這是三十年前青雲劍宗到我大坎來建立分堂之時供奉上來的寶貝,只要持此劍形玉佩去青雲山便能拜入青雲劍宗,學習無上真法,我一直將其藏在身邊,未曾告訴任何一個人,現在我將它送給你,只希望你能答應我最後兩件事……咳咳咳……」

說了一大串話,李文志的氣息明顯虛弱了許多。

一旁的太監急忙將一塊人蔘片送入李文志口中,才稍微好過一點。 正走神間,趙遠和宋子默他們便回來了。

趙遠看着茶几旁的吳華,問道「吳華,你去哪了?一晚上看不見你。」

吳華抬頭看着他們幾個,隨口一說,「去外面逛了逛。」

「這是鄭哥給你打的飯,趁熱吃吧。」趙遠把飯盒提上桌,說道。

吳華沒有立即去接飯,而是點了點頭,說了聲好。

「去逛也不喊上我們,不夠意思。」趙遠在一旁坐下。

吳華打開飯盒,拆開一次性筷子,「我就去街上逛逛,又不是去哪。」

「哼,誰知道呢?」趙遠不信,吳華肯定有秘密,因為他說過還在做其他的事情,「說,是不是瞞着我們做了什麼壞事?」

吳華吃了口飯,嚼著飯菜呵呵一笑,「放心,該說的我絕對不瞞你們。」

趙遠也不再多問,管他有事沒事呢,反正要說他自己會說,若他不想說,怎麼問也沒用。

「今天的菜怎麼有些淡?」吳華故意轉移著話題,不過確實感覺菜有些淡。

「是你重口味吧?」趙遠毫不客氣的回道。

「真是有些淡,不信你嘗嘗,好像沒放鹽。」吳華推著飯盒給趙遠。

「得了,我吃的很飽了,沒鹽你也給吃了,粒粒皆辛苦知不知道。」趙遠說着站起身,朝着裏屋走去。

他得沖澡去了,不然待會大家擠一起,煮水都來不及。

「你這菜好像是劉姐的表妹炒的,估計是忘鹽了。」鐵柱在一旁溫馨的提示。

「難怪,一點味道都沒有。」吳華隨手放下了筷子,沒胃口了。

本就心情有些煩悶,現在又吃着沒有味道的飯菜,簡直是難以下咽,心情也愈加煩躁了。

「吳華問你個事。」宋子默在趙遠原來的位置上坐下。

「怎麼了?」吳華有些疑惑。

這個子默,平時里悶不吭聲的,好像什麼都很懂的樣子,居然也會有事要問他?

「咳咳。」宋子默輕咳兩聲,有些不自然的問道「那個梁怡珊跟你說了什麼?」

吳華有些詫然的看着宋子默,「沒說什麼,我不是都告訴你了?」

「她今天來找我借東西。」宋子默有些不自然的說道。

吳華略顯震驚的看着宋子默,更是好奇梁怡珊借的東西,「借了什麼?」

「她說她想學電腦,跟我借了計算機課本。」宋子默說。

「真是個聰明的女孩。」吳華不禁感嘆。

這個梁怡珊真是厲害啊,剛問到宋子默沒有女朋友,就開始找理由主動出擊了,不愧是校董的女兒,追人這一點,他還得好好向梁怡珊學習學習才對。

「什麼聰明?」宋子默不解。

「宋才子,你到底是真傻還是裝傻?」吳華無奈道。

宋子默無辜的搖了搖頭,「真不懂。」

吳華徹底無語了,果然是學霸眼裏無情趣啊,這麼淺顯的暗示都不懂,真懷疑學霸的世界裏是不是只有書本和成績。

「兄弟一場,我就簡單跟你講講。」吳華一說就來勁,「梁怡珊這是打着借課本的機會,主動接近你,她肯定是對你有意思的。」

「借個課本就有意思了?這個根據不合理。」宋子默還是不信。

「那趙遠有課本她怎麼不去借?她跟趙遠還熟。」吳華力爭着,自己的判斷絕對不會出錯的。

「趙遠又不是計算機系的。」宋子默也是力證著,他依舊不信梁怡珊對他有意思。

「你——那我總有課本了吧,她怎麼不跟我借,非得跟你借?」吳華冷哼。

「你剛好走了。」宋子默依舊為這事找著借口反駁。

「哎,我跟你說不明白的,反正她就是喜歡你,不信你等著瞧,她肯定還會找理由接近你的。」吳華懶得跟宋子默爭論,事實說話,且看且行。

「梁怡珊也不錯啊,老宋,說不定還能沾著點光,謀個好前程。」趙遠拿着衣物走出來,接着話道。

「庸俗。」吳華不屑的看着趙遠,「感情能用這些來衡量嗎?」

果然是官家子弟,什麼都想着利益來衡量,吳華最是看不慣了。

當初葉靜初的父母就是看不起他的身份和地位,才會拿他的初戀與葉靜初的前程著比較,才會有後面的種種為難。

「庸俗?」趙遠不置可否,冷哼道「吳華,你還真別說,這個世道就是這麼現實的。」

吳華豈會不知,但是他不希望宋子默有這樣的想法,「現實怎麼樣我不管,但是子默是我們的兄弟,難道你要讓他被別人看不起?」

以宋子默的能力,根本不愁找不到好工作,如果硬是把梁怡珊當成是依託的目標,只怕會迷失了自己,即便日後真有成就,也會讓外界以為他是靠梁怡珊發跡的。

「咳咳,你們說的會不會太長遠了?」宋子默有些無語,這話題怎麼越扯越遠了,「你們想多了,我不喜歡梁怡珊,更談不上沾光不沾光。」

「老宋,你別啊,梁怡珊的確不錯的,你別聽吳華瞎說,就算你不圖她的背景,她這個確實也是很優秀的,配你綽綽有餘了。」雖然趙遠不太了解梁怡珊,但是他常聽父母說起梁怡珊怎麼怎麼好,還說着準備給他介紹認識,但是自己對梁怡珊不來電啊,所以,還是讓老宋去追好了,省的日後回家,還得被父母撮合著認識。

「說的這麼好,你怎麼不去追?」宋子默一語破的,塞的趙遠無話可說。

「咳咳,我還是去洗澡吧,你們愛咋咋滴。」趙遠捧着衣物進了浴室。

第二天一早,吳華換上一套休閑的運動服,穿上鞋子,早早便出了門。

哥幾個還在熟睡,吳華並沒有驚動大家。

日出東方,初陽籠罩着大半個操場,吳華迎著清早的晨風,握拳起步,慢跑在校園的操場上。

昨晚臨睡前,吳華突然想起上一世的周敏有晨跑的習慣,於是便早早地跑來這裏,看能不能偶遇上周敏。

也不知道這一世的周敏,有沒有更換了習慣,還喜不喜歡晨跑?

小步慢跑了一圈,吳華的眼神始終沒有離開校園門口,但是已經來了好些時間了,卻還沒看見周敏的身影,吳華心情有些沉重,難道周敏不喜歡晨跑了?

就在吳華晃神嘆息間,周敏的身影,出現在校園門口。

吳華有些欣喜,激動的眺望着遠處,看着周敏朝着操場緩步跑來。

晨光熹微,柔風輕拂,周敏像是沐浴在金光下,迎著柔光閃亮登場。

與周敏一道而來的,還有梁怡珊。

吳華放慢了腳步,轉過身子跑着,朝着兩人打招呼。

「吳華,你怎麼也在這裏?」梁怡珊問。

「之前在衢州一直有晨跑的習慣,所以便過來了。」吳華編著謊。

「你也喜歡晨跑啊,周敏也是哦,你們兩個還真像。」梁怡開着玩笑說着。

「是嗎,周同學也喜歡晨跑嗎?」吳華看向周敏。

吳華並不感覺梁怡珊來了有何不妥,相反的,他還有些慶幸梁怡珊也來了,畢竟有梁怡珊在,他們才有更多的話題談。

「是的,一直有這個習慣。」周敏自然的笑道。

「真是個好習慣。」吳華笑言。

「你們都有晨跑的好習慣,我看啊,以後就讓吳華陪你晨跑得了,我還是多睡一些覺比較好。」梁怡珊邊說着,還打了個大哈欠。

「晨跑能鍛煉身體,是個不可多得的養生方式,下次我還得喊子默一起出來跑。」吳華有意試探著梁怡珊。

「宋子默?」說起宋子默,梁怡珊立馬就精神了,「那你剛剛怎麼不叫他出來?」

「他還在睡覺呢,我就沒吵他。」吳華笑說。

「真像頭豬,這麼能睡。」梁怡珊有些失望的嘟著嘴。

「現在也還早,子默昨晚看書看的比較晚,好像是說你要借書,他得先預習一下。」吳華編著話兒,內心卻是有些心虛。

「他有說起我嗎?」梁怡珊激動的不得了,宋子默居然有在朋友面前提起她。

「有,我還納悶着你怎麼不跟我借呢?」吳華問。

「哈哈,我當然是跟大才子借了,筆記比較詳細嘛。」梁怡珊打着哈哈,即刻轉移了話題,「對了吳華,下回叫宋子默出來晨跑,讓他鍛煉鍛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