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別人眼中他們是巔峰,但只有他們自己清楚,他們只是找不到繼續前進的路了。找不到前進的路,並不代表路已經到了盡頭。

……

7017k 江流兒看出了林天成有些體力不支了,便對他問道,「大哥,這兩個廢物交給我吧!」

林天成搖了搖頭,態度非常堅定,「要是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了,我還算是個男人嗎?放心吧!就算我體力不支了,對付他們我還綽綽有餘。」

范天河突然爆喝了一聲,「兄弟,一起上,殺了他。」

那個門主被范天河這麼一吼也是激發了血腥,剛猛無比的掌勁朝著林天成的命門揮來,而林天成的恐怖神識之力猶如洪流般朝著那個門主席捲而去。

巨大的神識壓迫之下,那門主當場只感覺天旋地轉,腦子一片空白。

等他倒地的那一刻他才意識到自己被騙了。

只見范天河借真氣裹挾著他那傻帽兒子朝著大浮屠陣法的豁口狂奔而去。

他一邊跑,還一邊喊道,「對不住了兄弟,多謝救命之恩,要不然大家都得死。」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任何人都沒有料想到。

那個倒在地上的門主沒有直接被林天成的神識轟死。倒是被范天河這令人所不齒的騷操作氣得口吐鮮血而是。

臨死前,他還歇斯底里的咆哮道,「范天河,我咒你不得好死。」

本來就只有一線生機了,兩人努努力說不定能活下來,可是范天河那混蛋為了苟活竟然利用自己。

江流兒和穆紅妝也是看的目瞪口呆。

剛剛看著范天河一副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架勢,還以為他真要血灑千機閣了,沒想到竟然選擇逃命。

這事要是傳了出去,別說他范天河面子上無光,就是靈墟福地的臉面也讓他丟盡了。

江流兒飛身來到了林天成的身後,「大哥,我去追他,絕不能讓他逃了。」

今日千機閣的事一定不能傳了出去。

不然,一旦被暗河的人知道是大哥滅了千機閣,暗河的人不會放過他。

暗河之強大,不是他們兩兄弟現在應對的了的。

林天成搖了搖頭,「不急,現在我們先離開千機閣,待會再處理他,他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這裡是非之地,一旦被暗河或者太一宗的人發現,恐怕對林天成都不利。

當三人剛一走出千機閣的廢墟,他們便看到一個喝著烈酒,倒騎著蒼藍炎獸的,外貌看起來有些邋裡邋遢的老怪物從眼前走過。

那老者搖搖晃晃的說道,「不錯,不錯,五種力量盡歸你手!」

聽到老頭這麼說,林天成第一時間就沖了上去,想要控制住那老頭。

江流兒也急忙趕了過來。

顯然,不管林天成的保密工作做的再怎麼好,還是被人給發現了。

這對林天成來說是極其不利的,他當然不能讓老頭走了。

可是,就算林天成將身形速度催發到極致他依舊無法追趕上那個老怪物。

老怪物只是坐在蒼藍炎獸的後背悠悠的說道,「年輕人,你是追不上我的,我們一定會有緣再見的。」

話音未落,那位老怪物便消失不見了。

江流兒喘著氣對林天成問道,「大哥,怎麼了,那老頭說什麼五大力量?」

林天成隨口回答道,「沒什麼,到時候你自然知道了。走,我們現在就去靈墟福地。」

幻音福地福主虞素婉對他二哥問道,「如何,大哥我沒有騙你吧!」

中年男子點了點頭,「不錯,這小子身上確實有很多秘密。得想辦法把他拉入暗河,慢慢調查。」

虞素婉卻笑道,「大哥,他的那些朋友都在我們手上,這不就是我讓你好生招待著他們的緣故嗎?」

中年男子帶著欣賞的眼光看著三妹,「不愧是咱暗河的一枝花,巾幗不然鬚眉,這件事你去辦吧!」

虞豐羽不得不承認那個叫吳石虎的小子確實有兩下子,但是這依舊不足以入他的法眼。

而且,他的心裡隱隱有一種衝動,那就是找個機會證明給姑姑看他不比吳石虎弱。

這個衝動不是一般的強烈。

中年男子突然對兒子說道,「豐羽,太一宗的福地大會就要開啟了,你可做好了準備?」

福地大會開啟,七十二福地的精英子弟便可以進入一個名叫仙元聖地的秘境歷練。

除了歷練之外,這裡面還有很多就是暗河也沒有的寶貝。

當然,虞豐羽不是太一宗子弟,當然不能明目張胆的進去。

別說是仙元聖地了,就算是太一宗的大殿,只要暗河想進去,就一定有辦法。

虞豐羽點了點頭,「那是自然,放心吧!父親,孩兒一定藉助這次機會突破初階聖人境界的瓶頸。」

虞豐卡在初階聖人境界已經很多年了,不管用什麼珍貴的天地靈材,或者是不世絕學都不見任何成效。

據說仙元聖地是萬年前一位仙庭之境絕世強者時候留下的道場,道場內不僅是奇珍異寶,天階功法,陣法也不再少數。

最主要的是,那個道場內還留有那位聖人的道韻,這對處於瓶頸期的修真者而言可是不可多得的寶貝。

范天河帶著他的兒子頭也不回,幾乎是一口氣直接飛回了靈墟福地。

靈墟福地內,靈墟福主早已為他的孫子擺下了喜宴。

雖然他的孫子范正行傻了,但他畢竟是自己孫子,曾經也是自己的驕傲。

所以,這一趟喜宴,靈墟福主請來了幾乎一半的七十二福地福主。

昨天的事情實在是有些晦氣了。

今日,孫子成婚,就借這個喜氣沖沖晦氣。

有些福主也不知道是哪裡得來的消息,接二連三的詢問靈墟福主和幻音福主的事。

那個叫岳凌福主的聽到他們這麼問,則是故意走開了。

靈墟福主內心無比鬱悶,但是卻也只能皮笑肉不笑的回答道,「不過是小事一件,沒什麼值得提的。待會兒,大家可要喝得盡興。」

范橫秋站在一旁是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沒了手臂,他發現自己的功力似乎是衰退了不少,而且,原先都對自己眉開眼笑,暗送秋波的一個個,現在都有意無意的避開自己。

好像,自己好了一條手臂就是廢物一個了。

這讓曾經擁有一個驕傲頭冠的他情緒直接到了低谷,前後所有的一切,簡直就是兩級反轉。

就在大家你一眼我一語相互寒暄著等待范天河帶著兒子和未婚媳婦的時候,有個門侍匆匆忙忙跑了進來。

「天河少主,正行小少爺回來了。」

靈墟福主甚是喜悅,大手一揮。

坐在旁邊的氣氛隊很快就搞起來了,可謂是鑼鼓喧天,好不熱鬧。

然而,等范天河真正回來的時候,大家都看傻了眼。

只見范天河渾身血淋淋的,已經顧不得什麼顏面不顏面的直接一屁股癱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范天河的那一雙空蕩蕩的袖子上。

…… 至於這個人,愛怎麼著怎麼著。不過他能肯定的是,目前至少不會再騷擾他了。

夜華傲一邊想著,一邊順著路回去,心裡想著事情。既然這個男人都找來了,相信過不了多久,會有接二連三的人來找麻煩的。他倒是不怕,畢竟這個世界有禁制,但是……藍曦若呢?如果他們拿藍曦若下手,自己又該怎麼辦?

他有些害怕,生怕那些心狠手辣的人傷害藍曦若。

逃,是沒有地方的。現在藍曦若的修為太低,這片大路才是最合適她的地方,再向上一層,以藍曦若現在的修為,根本活不下去。所以……最根本的辦法,還是要把藍曦若的修為提上去。只要到了中層大陸,他們找起來也要有點忌諱了。

低層大陸畢竟只是低層大陸,修為高的靈者在這裡完全可以興風作浪,而且這個大陸的人一點辦法都沒有。修為差距在那裡,能怎麼辦?

但是中層大陸,就不一樣了。雖然不如頂層大陸的禁忌多,但畢竟也有了那麼長時間的底蘊,一些家族還是極其強大的。這些人如果想要找自己麻煩,那也要衡量一下他們的所作所為會不會引起這些家族的反感。

打定主意之後,夜華傲的腳步就加快了。藍曦若的天賦極其出色,身上卻也有眾多的謎團,他能肯定,她不是這片大陸的人,至於……在哪片大陸,這就需要藍曦若的實力足夠之後一起去找了。

藍曦若表示,自己打的很開心!

打敗綠婉兒之後,自己調息了一會,就聽到了藍玉顏溫柔的聲音:「二妹,我們來一場對決吧?聯絡一下感情,也是不錯的。」她站在台上,已經連續打敗了三四個人,歡呼聲連成一片。

她的眼中帶著驕傲:她才應該是那個站在最高點享受別人敬仰和歡呼的人!只有她,才可以!藍曦若,還是去死吧!

心裡雖然想的扭曲,但表面卻一點都看不出來。不僅如此,觀眾們都還誇藍玉顏舉止得體,落落大方。藍曦若先前為自己賺下的人氣,在藍玉顏在的情況下,簡直就不堪一擊。

聯絡感情?

藍曦若挑挑眉,看著台上這個惺惺作態的嫡姐,心裡冷哼兩聲:難道藍家都是這樣聯絡感情的?殺了一個人,這叫聯絡感情?還有,自己和她什麼時候有感情的?她可不知道。

不過,她本來就是在等藍玉顏的挑戰,剛剛還吃下了兩顆靈氣丹。藍玉顏既然這麼不知悔改,還和藍宇廷一起密謀要殺了自己,那她,就不應該客氣了!

藍玉顏一邊向藍曦若發出挑戰的時候,一邊環視四周,終於發現了皇帝席那邊,日輝國皇帝的身側坐著的御天策,這才滿意的收回目光:太子殿下,你就好好看著吧,只有我才是最有資格成為太子妃的人!

她心裡想著,只要打敗藍曦若,就能證明她自己的優秀,再裝作靈力失控殺了她,就算是太子對她還有些念念不忘,對一個死人,又有什麼用呢?

她想起臨上台前藍宇廷的話,心裡就更堅定了幾分。

藍曦若點頭:「好啊,姐姐,妹妹我可是要好好和你聯絡聯絡感情呢!」她故意加重了「聯絡感情」四個字,嘴角上揚,然後從台下輕盈的跳上去,一身純白色的長裙竟美的不食人間煙火!

觀眾的目光,就被這樣的藍曦若吸引過去。畢竟,美人如花,誰人不愛?

而相比於藍曦若,藍玉顏就顯得失去了吸引力。她一身水藍色長裙,倒也清新可人,配上那張臉很是好看。但是,和藍曦若絕美的容貌比起來,就顯得遜色了很多。

尤其,藍曦若那張臉,在陽光下異常的動人。

見藍曦若吸引了眾多目光,藍玉顏差點咬碎一口牙,看著藍曦若的眼神也不悅起來,但語氣依舊很輕柔:「二妹,姐姐會讓著你的喲。」她在向觀眾暗示,就算她藍玉顏讓著藍曦若,藍曦若也是會輸掉的。

本來藍玉顏以為藍曦若會很狂傲的拒絕,然而……

「好啊!那先謝謝姐姐了。」藍曦若笑起來,整張臉就更有生氣了。

好……漂亮!眾人在心裡驚嘆。

藍玉顏咬牙切齒,肺都要氣炸了,她還必須硬生生的忍下來,皮笑肉不笑的開口:「你跟姐姐還客氣什麼。」

然而,藍曦若充分發揮了人不要臉天下無敵的理念,笑嘻嘻的看著藍玉顏:「好啊,那我就不和姐姐客氣了。」

隨著晴彩一聲令下,藍曦若沖著藍玉顏吐吐舌頭,就以一個不可思議的速度沖向了她,乾脆利落的出拳,一拳打在她的肩膀處,藍玉顏立刻就發出了凄慘的叫聲,搞得台下的觀眾都擔心起來。

「嘻嘻,姐姐,對不起啊,是不是打疼你了,我幫你看看。」一邊說著,一邊假裝不經意般斷掉藍玉顏想要攻擊的靈力,然後不由分說的就拉著藍玉顏,噓寒問暖的。

藍玉顏……要崩潰了。誰能告訴她,現在是怎麼回事?

她這個妹妹,什麼時候這麼關心她了?現在可是比賽哎!比賽哎!藍曦若這樣,已經嚴重影響她的發揮了。

「不用你看!」心裡一煩躁,藍玉顏的語氣就不好起來。

藍曦若的眸子中閃過幾分得逞,然後可憐兮兮的再次拉住藍玉顏的手:「姐姐,我知道你從來都看不起我,但是,我可是你妹妹啊,你為什麼就不能容忍我的存在呢?我到底做錯了什麼……」

這話說的極其動情,藍曦若的聲音是哽咽的。

一句話,場下觀眾的反應就完全不一樣了,看向藍玉顏的眼神也變了幾分。

本來他們都以為是藍曦若囂張跋扈,但是現在她們兩姐妹站在一起,誰囂張跋扈很清楚了。藍曦若這麼關心藍玉顏,但是藍玉顏卻用有些厭惡的口味讓藍曦若走開。到底是誰欺負誰?觀眾不是傻子,他們都看得出來。

聽到眾人對著她指指點點,藍玉顏的臉色已經變得不好起來,她心裡有千萬分的委屈,卻說不出來。到底是誰欺負誰?剛剛藍曦若那一拳,簡直讓她疼到飆淚,但是,藍曦若那賤人一句話就化解了所有,還把眾人的矛頭轉向了她。

到底誰才是受害者?

然而,沒有人能聽到藍玉顏的心聲。而且,藍玉顏似乎忘記了,以前都是她欺負藍曦若,她怎麼不想想藍曦若的心情?

最重要的是,真相是什麼,其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都相信什麼。

藍玉顏終於明白這些都是藍曦若搞的鬼,自然氣得不行,但也只能壓下來,柔聲道:「妹妹,我怎麼會看不起你呢,對不對?」

藍曦若抬起頭來,眼睛眨眨:「真的嗎?」

「真的。」

「好,那我們繼續比賽!」藍曦若一點都不像是有事的樣子,臉色瞬間就變了,本來她距離藍玉顏就近,出手就更為方便,她催動水系靈力,化冰,然後想著藍玉顏的腿部攻擊下去。

「啊」的一聲,藍玉顏直接跪倒。

藍曦若裝作驚恐的後退兩下,帶著哭腔:「姐姐,姐姐你不要這樣,就算你打不過我,也不用下跪求我啊……妹妹受不起的,姐姐你快起來……姐姐,姐姐……我讓著你就是了……」

藍曦若的表情極其到位,再加上,她們兩個距離很近,觀眾們根本就看不清她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也沒看到藍曦若催動靈力進行攻擊。他們看到的,只有藍玉顏直接跪倒在地,和藍曦若驚恐後退,以及藍曦若的話語。

下跪?

觀眾對藍玉顏的印象再次不好了起來。

現在可是賽場,這是要下跪求藍曦若輸給她嗎?世上怎麼會有如此無恥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