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卿上邪掛電話之前,她急忙道:「哥哥你不要掛電話啊,你還記得我跟你的江緋色那個問題嗎?」

江緋色?

不耐煩,準備掛掉電話的卿上邪手一頓。

「怎麼?她並沒有來參加,那個問題現在也不能當面解決。」

「不不不,不是的哥哥,哥你聽我。」卿月月趕緊打斷哥哥的話,快速道:「哥哥你現在就過來,我把地址和位置給你發過去,你趕緊來,到了我在給哥哥你,快點,時間緊急。」

「什麼事還要偷偷摸摸?」

「哥哥,跟江緋色那件事有關,你快點來,只有十分鐘了啊!」卿月月不著急不行,要是穆雅言攔不住老夫人,那就什麼都別想扯淡了。

難道是妹妹發現江緋色在什麼地方,一個人?

卿上邪抬起一雙精銳的星眸,劍眉幾不可聞輕輕挑了挑。

他眼角里的穆夜池臉色越來越冷厲森嚴,看起來渾身釋放出可怕的殺氣與寒氣,隔著幾十米遠,他都能嗅到空氣中穆夜池壓抑的怒火,正在瘋狂滋長。

如果穆夜池也是因為江緋色不見而發飆,他還真想找到江緋色。

卿上邪好看的唇角勾了勾,轉身往妹妹所在方向快速走去。

如果真是江緋色,他並不介意在穆家年會上做出一點轟轟烈烈的事情,與穆家井水不相容卻也相安無事這麼多年,實在是太無聊透頂,任由外面的人懷疑來懷疑去,該樹立點威嚴了。

卿上邪才走到,卿月月就迫不及待拉住他的手,「哥哥,江緋色就在裡面,自己一個人,聽是正在睡覺。」

這話很明顯了?

江緋色在裡面睡覺,把燈關掉,然後在裡面把江緋色綁起來,堵住江緋色的嘴巴,在把她給強x!

欺負江緋色了哥哥就甩手離開,成功玷污江緋色她在找個蠢點的人提示一下,讓好奇的人全都一起過來這裡。

推開門打開燈,江緋色骯髒犯賤的樣子就被人看光光,所有人都知道江緋色在穆夜池的年會上,不只欺騙了穆夜池,還找陌生男人亂搞。

呵呵,卿月月百分之一百相信,這種事一旦成功,江緋色那個賤人絕對不容忍留在蘇城,穆夜池多喜歡她也沒有。

一方面穆夜池會愧疚江緋色在自己眼皮底下發生這種奇恥大辱,另一方面發生這種事情,江緋色那個骨子裡犯賤還裝清高的人,也不願意留下來。

親眼看到江緋色被千夫所指萬婦唾罵,灰溜溜的屁滾尿流爬出蘇城,與穆夜池分道揚鑣老死不相往來,這種結果絕對是卿月月最喜聞樂見的好事,必須放上三三夜鞭炮來慶祝。

「妹妹?月月?」

「啊……」卿月月被哥哥冷淡嚴肅的聲音叫回神,一抬頭就與哥哥那雙精銳冷冽的眼睛對個正著,心虛的她立刻低下頭,撒嬌的道:「哥哥,我的好哥哥,你不是老聰明了嗎,今怎麼腦袋這麼不靈光,不知道我什麼呢。」

「江緋色真一個人在裡面,穆夜池也不知道?」

「是的,絕對是。」卿月月很肯定的點頭,然後雙手推著哥哥,咯咯的聲嬌笑:「哥哥,給你機會呢,你就算不幫我這個親妹妹奪回來自己的准老公,難道就不想……」

「是嗎。」

「哎呀,哥哥你快點進去了,要是怕老夫人回來,你把江緋色打暈帶走或者……嗯,快點進去。」

多餘的話就不用多了,卿月月把親哥哥推進火坑,快速把門關起來,眼神盯著外面的走廊,就怕穆雅言攔不住老夫人。

如果攔不住,穆雅言會發簡訊通知她,穆雅言那邊要是沒有什麼消息過來的話,那就是老夫人正在跟穆雅言在一起,一時半會不會回來破壞她卿月月碰到的大好時機。

卿月月深深呼吸,豎起耳朵,想聽裡面的動靜。

也不知道哥哥對江緋色那種賤人能不能那個哦,哥哥可是個鐵錚錚的好男人,聽到江緋色這麼賤,要是沒有本能反應,不起來也正常。

正如同卿月月的,卿上邪走進房間的時候,一眼看到江緋色正伏在沙發上……

由於xx問題不能顯示::大文學,繼續閱讀我是超級大美女,每天要美美的,做個精緻的女人,讓我身邊的每個人感受到我的美麗!詳情搜索微信公眾號我是超級大美女或者複製掃描下面二維碼快速加入!

溫馨提示:按回車[Enter]鍵返回書目,按←鍵返回上一頁,按→鍵進入下一頁。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卿上邪一步一步靠近江緋色。

越是看清楚了,他的心越熱了起來。

安安靜靜睜著眼睛的江緋色靜若處子,如今這般閉上眼睛安睡,精緻的巴掌臉彎開淺淺笑容,那是能甜到人內心深處的溫柔乖巧,恨不得把她揉到身子里,想要抱抱她,親親她。

卿上邪俯身,大手伸出,在半空顫慄。

在能把江緋色抱入懷中的前一秒,江緋色忽然動了動。

陌生的男人氣息讓她在淺眠中更加不安,身體已經做出無意識的防備舉動,軟萌的甜甜臉,也瞬間變成了刺蝟般危險。

這就是在穆夜池身邊的江緋色?

時時刻刻都在膽戰心驚,用一二十四時去防備和警惕。

既然在穆夜池身邊這麼累,還被這麼多人針對陷害,她如此聰明的女孩,怎連簡單的道都看不明白。

如果看明白了,她為什麼還願意這樣留在穆夜池身邊,遭受這麼多傷害也不願意選擇遠走他鄉或者斷絕關係!

卿上邪的心揪緊,莫名的心疼。

在穆夜池身邊的她其實並不是真的快樂。

因為念情,因為善良,所以她留在穆家,即使被穆家傷害,也是想報恩,等穆家老爺子和老夫人仙逝了在離開?

卿上邪這麼猜測,越發的為江緋色不平。

都這樣了,他帶走江緋色,他想疼她,並沒有錯對不對。

大手不再猶豫,卿上邪用力去抱江緋色。

「你是誰!」千鈞一髮,江緋色猛然睜開眼睛,狠狠一腳揣向陌生人的脆弱腳跟。

情急之下,江緋色的攻擊又快又准,要不是卿上邪與普通人不同,這一腳就能讓他抱著腿,痛得直接滾落地板大叫。

卿上邪身軀利落旋轉,避開江緋色狠辣攻擊的同時,他快速關掉房間內的燈光按鈕。

原本溫馨的房間,瞬間陷入黑暗。

黑暗中江緋色的視力絕對不是魔鬼訓練過的卿上邪對手,她看什麼都是朦朧迷糊,卿上邪就不一樣,他能準確找到江緋色的方位,還能一下就從後面環抱住她。

「跟我離開,至少我會保證我能對你好,不會讓你過著穆家這樣提心弔膽的警惕日子。」

低沉的磁性聲音落在江緋色耳邊,她身子一麻,手肘往後面用力撞,想把男人溫熱挺拔的身體推開。

她在男人的懷中,從姿勢判斷,江緋色知道她和男人的身高距離最少有十厘米到十五厘米之間。

這種情況下她什麼都不佔優勢,想要從男人手中逃掉,勝率幾乎為零。

「放開我,這裡可還是被監控著的,我要是出事,燈一關,就會自動提醒穆夜池。我相信你有本事摸到這裡,還避開穆家所有人耳線,也是聰明人。」聰明的人不會主動招惹穆夜池。

「我知道,穆夜池本事不。」

「那你……」

「難得有個對手,我想跟他競爭。」

「有病你!跟他競爭什麼?你跟我都沒有見過面。」男人沒有繼續做出過分舉動,只是抱著江緋色。

他聲音很好聽,身上氣息帶著陽光味道,應該是個經常鍛煉身體的男人。

「算是見過!」

男人身體很放鬆,不忌憚也不害怕。

「聽今晚上穆夜池將要牽著你手,宣布你們在一起的消息,是。」

「跟你有什麼關係嗎?還有你是誰,你聲音我是不是聽過。」男人沒有做奇怪舉動,江緋色暗暗鬆了口氣,也就認真考慮男人這麼奇怪的舉動是怎麼回事。

「沒聽過,你我兩人不認識。」

不認識你磨磨嘰嘰做出這種一見鍾情的舉動幹什麼,難不成她剛才照鏡子給照出了妖魔鬼怪來不成。

江緋色有點想翻白眼,「既然不認識,帥哥你這麼做是不是有點逾越了。有事情你可以放開我在跟我好好談,我保證不會胡亂叫救命。」

卿上邪低笑,「反正沒多一會兒,穆夜池就當英雄來拯救你了,是?」

都知道還這麼淡定?

江緋色皺了皺眉,忽然想起什麼,她快速低頭看向男人的雙手。

沒有白得聖光……

要是那個面具男人,在黑暗中,他那雙手絕對遮掩不住。

「看什麼?難道你骨子裡真的這麼色,專門想看男人不該看的地方?」

啊呸!不要臉。

江緋色深呼吸,冷淡的笑,「穆夜池他們就要過來,我並不想跟你發生點什麼誤會的事情。你是個男人,在你沒有對我動手動腳的時候,我想你應該有自己的準則,不是什麼十惡不赦的人。」

「謝謝。」

「不……」用字還沒有出,空氣中只聽到撕拉一聲。

男人大手落下,把江緋色身上的月牙白的花朵晚禮服撕開。

「你……」江緋色臉發白,怒瞪著要罵的時候,肩膀上落下還帶著男人餘溫的西裝外套。

男人身高很高,西裝外套不是穆夜池商務化的套裝,穿在江緋色身上能遮住到膝蓋上,不會有什麼走光風險。

「我不會傷害你。」

江緋色看到男人把她撕碎的晚禮服扔到地板,覺得糟糕了!

*

此刻大廳

穆夜池皺眉,臉色綳得很近。

拒人千里之外的他,已經是顧瀾都不敢輕易靠近。

「還沒有找到?」穆夜池手中翻開手機,身邊是顧瀾搖頭的應答。

江緋色明明是在奶奶那邊,怎麼這麼緊要關頭人就不見了。

奶奶了沒事,江緋色不喜歡參與剛才的年會總結這些,他就允許讓江緋色自己偷懶休息。

可,在奶奶一臉燦爛里,隨著他要宣布跟江緋色戀愛的時間越來越近,江緋色卻電話打不通,人也沒有出來。

化妝間那邊,已經被江緋色在裡面反鎖。

「奶奶,她是真的跟您在一起化妝嗎?」穆夜池走近奶奶身邊,低頭輕聲問奶奶。

「怎麼,還怕緋丫頭長翅膀飛了不行?看你這緊張的,該不是第一次要跟女生告白,你害羞了。」老夫人樂呵呵的調侃大孫子,一臉打趣。

她就是要讓大孫子著急啊,不到最後一刻緋丫頭出現,怎麼能讓他們彼此難忘,怎麼能讓大孫子真正知道緋丫頭的重要。

老夫人的打算是為江緋色著想,想讓他們在這時候知道自己心中的最真實想法,這對他們假結婚後的相處有幫助,也能讓他們更容易擦出愛情的火花。

老夫人到底是不放心,緋丫頭不愛大孫子,這不是什麼難於發現的事情。她看得出來,緋丫頭不愛那就還沒有真的愛上,沒什麼難以置信的。

別人的她不信,緋丫頭的不愛,她信。

緋丫頭與那些想爬上大孫子床的女人,怎麼能一樣。

「奶奶,我想進去化妝間看看她好了沒有,時間快到了。」穆夜池不是不相信奶奶,他知道奶奶也是為他和江緋色著想。

只是他心裡不知道為什麼,莫名的心跳很快,覺得很堵很不安。

老夫人優雅微笑,斜眼笑話大孫子,「看什麼,緋丫頭就睡一會兒,還有十幾分鐘才開始你第一次向女孩表白的旅程,著什麼急,要穩!」

重生后我有了錦鯉運 「奶奶,我就去看一眼……」

「哥,你咋跟個十八出頭的伙子似的,不就是告白嗎。能讓我家老哥親自主動表白,那是別人的慶幸,高興還來不及呢,怎麼可能會想跑。」一旁的穆雅言也笑自己親哥:「奶奶的,要穩,哥你又不是不知道緋色的性格,太著急她反而會拒絕你。」

奶奶和妹妹都這麼,那應該是真的在裡面睡一會,不是臨陣逃脫?

江緋色並沒有很高興他要宣布的消息,她也不喜歡在這麼大的場合里拋頭露面,尤其是他準備全城公告表白她,江緋色要是知道他的打算,會臨陣逃跑也不是不可能。

「安了,過去你爺爺那邊,跟那幾個老頭子話,待會奶奶自己會過去幫你把你想告白的女孩子給你牽手出來。」老夫人看大孫子心不在焉的,只好跟他保證。

「現在去。」

「現在?哥,你不知道最後出場才能達到最棒的效果嗎?」穆雅言咯咯嬌笑:「哥哥你個大男人,還是這麼多人看著的大總裁,好意思一直跟在我和奶奶身邊嗎。」

穆夜池微微皺眉。

媽咪,他才是爹地 穆雅言微笑,催促道:「哥你看,爺爺再叫你呢,你趕緊去做男人該做的事情。」

「行了行了,你們兄妹兩人都自個兒玩去,我去幫你哥看看他的媳婦有沒有跟別人跑了。」老夫人樂呵呵的看著兄妹兩人,難得看到他們兄妹這麼親近話,她看著也覺得心裡好受。

好不容易他們兄妹兩人主動話,她還是找個借口,順便真的去看看緋色,不然大孫子不放心。

在外頭高冷的大孫子啊,只要是緋丫頭的事情,真是越來越藏不住自己的心思,著急了,情竇初開了。

「奶奶,」穆雅言看到奶奶要去找江緋色,便挽上奶奶手臂,笑眯眯的:「奶奶,我想去那邊吃那個梅姨做的蛋糕,要不我們過去拿點給緋色吃?她跟奶奶呆了這麼久,應該沒有吃東西。」

只要能把時間多留給卿月月就好,穆雅言有點緊張,又有些幸災樂禍。

由於xx問題不能顯示::大文學,繼續閱讀我是超級大美女,每天要美美的,做個精緻的女人,讓我身邊的每個人感受到我的美麗!詳情搜索微信公眾號我是超級大美女或者複製掃描下面二維碼快速加入!

溫馨提示:按回車[Enter]鍵返回書目,按←鍵返回上一頁,按→鍵進入下一頁。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只要把奶奶拖住就好,其他的問題,就交給卿月月自己犯了罪。

就算查出來又怎麼樣?

她穆雅言完全沒有任何目的和算計,穆家那些人跟江緋色是明面上的仇恨,她穆雅言跟江緋色之間平淡如水,沒有交集,沒有被誰過一句不對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