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四處看了看,發現封條被撕掉,很是生氣的拍了拍奧迪車道:“小子,信不信我抓你回去啊,敢撕扯封條,重罪,偷車更加是重罪。”,然後那警察嘿嘿一笑道:“要是你意思一下,那我就裝作沒看見,怎麼樣?”。

那警察手指比了比,意思很是明顯,張不凡還是不理,心想:“這警察可真是驚詫啊,盡職不說,還敲詐勒索。”。

“操,你小子是聾子還是瞎子啊,沒見我在和你說話嗎?腦子轉得可真慢,這個你不懂嗎?”那警察再次比劃了一下。

差點沒說出來,很是失望的看着張不凡,一隻手按在奧迪車上。

“走開,別把車給摸髒了。”張不凡冷冷道。

“什麼,下來,你這下有罪了,竟敢阻止警察辦案,你知道這有多嚴重不,妨礙公務罪,你吃得起嗎?”那警察從腰間掏出了槍。

“額,我妨礙了嗎?我不懂什麼法律,但是我知道,你勒索我,這個可是事實,我認識許副隊,我打電話告訴她去。”張不凡才不管那警察怎麼樣的憤怒,拿出手機給許小妹撥通了電話。

“哎呀,你們警察可真是人民的好兒子啊,居然拿槍指着我,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早就,嘿嘿你懂的。”張不凡嘿嘿一笑,說道。

“怎麼了嗎?發生什麼事情了嗎?”許小妹正在檢查那被撞飛的老大的身份,就見張不凡給打來電話。


“事情是這樣的,有個警察啊,說我妨礙公務,還有啊,我是來開陳心涵的車的,還告我偷車,還有就是撕毀封條,你說我冤不冤啊,最重要的是,我沒錢啊,警察叔叔要發我款啊,你說怎麼辦吧,真是好警察,很盡忠職守啊。”張不凡說話間看了看那個持槍對着自己的警察。

“拿過來,打電話,你以爲我相信啊。”那警察拿過電話然後道:“喂,你就別裝了,不就是同夥嘛,還裝什麼許副隊,許副隊,哈哈。”。

“啊,啊,是,是。”警察突然間低頭哈腰。

張不凡有些鬱悶了,這年頭是不是警察都欺負起好人民來了。

“你編號多少,我就是許副隊,趕緊放人走。”許小妹一陣鬱悶,先是聽得一頭霧水,這下才明白是警察想要錢。

這樣的事情她雖然見過,也沒怎麼管,畢竟警察這工作很苦的,但是今天居然遇見個不識相的,和自己說了這樣一番話。

“許副隊,你就饒了我吧,我還上有老,下有小,八十歲的老爹還等我回去餵奶呢。”警察一副辦喪事的樣子,棺材臉對着張不凡,這下都後悔到腸子了。


“哼,這事情,以後你最好不要做,不然我定然嚴懲不貸。”許小妹很氣憤的掛斷了電話。

“怎麼樣,我是騙你的吧。” 惡少,我不嫁 ,頓時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你可以走了。”警察很沮喪的遞過張不凡的手機,然後低頭。


“嘎嘎,那我走了啊,拜拜。”張不凡接過手機,奧迪車一擺尾給那警察說了個拜拜就走了。

待張不凡沒走幾分鐘,還聽得見奧迪跑車的聲音,距離不足百米,那個警察還在傻愣的,正想着:“這下升職那就無望了。”,警察正思考,怎麼樣度過這個難關,讓許副隊不要懲罰自己時,一個黑影從眼前飄過。

之後就是一聲慘叫,張不凡遠遠聽見,就像是不聽話的孩子被他老爸用鞭子抽了一般,那叫聲很是悽慘。

張不凡也沒在意,開着奧迪很快的就回到了別墅。

開着奧迪那就是爽啊,聲音浩聽,還就是那個霸氣,不過似乎不是自己的有些鬱悶,買一輛車的錢都夠自己一家老小吃一輩子的了。

陳心涵還沒緩過神來,陳雄知道了晚上的事情,估計是警察告訴的,張不凡剛回到別墅,屁股還沒坐熱,陳雄就急匆匆的來了。

看着完好無損,但是神情略有些呆滯,不禁心疼萬分,摟住了陳心涵。

看着溫馨的父女,張不凡有種莫名的感動,有一個有錢的老爸幸福,有一個有錢又有愛的老爸更加幸福。

張不凡主動閃在一旁,不打擾陳心涵和陳雄。

過了一段時間,陳雄走了過來,笑着說道:“這次還真是謝謝你了,不然後果不堪設想啊。”。

“沒事,謝什麼,太客氣了,這是我該做的事情,我的工作嘛。”張不凡見陳雄眼角的淚水都還沒有幹,不禁有些疑惑,平時看起來威武霸氣,瀟灑的陳雄,今日卻爲了寶貝女兒傷心落淚。

是人都有弱點,情感的弱點,若是被對手知道陳雄這麼在乎自己的女兒,那肯定就會對他的女兒下手。

“這我是作爲一個父親來給你說聲謝謝的。”陳雄微笑道。

張不凡拱手道:“客氣,理應如此不是,但我認爲這次應該是衝陳心涵來的,不過是搶劫只是掩護,不過那些傢伙太貪心了,不然不會這種地步。”。

說出了心中的想法,張不凡看了看陳心涵,已經在沙發上睡着了。

“看來她是累了。”張不凡小聲的說道。

“你這個想法不錯,我會叮囑警局好好的查查,這事情可不能就這樣算了,肯定會有背後的力量,不然就憑几個人敢犯這麼大的案子。”陳雄也有同樣的想法。

陳雄說完,然後遞給了張不凡一張卡。說道:“這卡里面的錢你可以隨便刷,不用跟我講,跟我的女兒在着哪能用你的錢不是。”。

陳雄哈哈的笑了笑,一陣陰風吹來,突如其來的一個暗器朝張不凡飛來,張不凡不慌不忙的接過暗器,一看,是一五星鏢,上邊還有一紙條。

這個突然起來的飛鏢嚇了陳雄一跳,差點坐在了地上。

張不凡看都沒看紙條,立即追了出去,可是隻看見一片黑夜,一陣陰風,什麼都沒有。

“怎麼樣,沒事吧。”張不凡見陳雄臉色不好看,問道。

“真的是太囂張了,竟敢找上門來。”陳雄看着手裏的紙條,冷冷道。

“哈哈,這只是個遊戲的開始。”張不凡見那紙條上寫的是這個,不由一陣寒顫。

“看來,來者不善啊。”張不凡一臉愁雲。

“那這個小涵的安全就靠你了,拜託。”陳雄說道,然後急匆匆的起身。

“哎,陳總,要不我送你吧。”張不凡追問道。

“不用,野狼在車裏等我呢。”陳雄說完就離開了別墅。

張不凡很是疑惑,心想:“這到底會是什麼人呢,居然自己都沒有發現。”。


…………………….. 許多事情想是想不明白的,張不凡也懶得想,看着熟睡的陳心涵,有些羨慕,這傢伙錯過了剛纔那驚心的一幕。

張不凡看了看那五星鏢,沒有任何標記,只是想到這種只有可能是一個高手,練習的是中國功夫,不然不會使用暗器。

那鏢對着自己,心想:“難道是衝自己來的不成。”。

在心裏想了半天,也沒有答案,自己沒和什麼人結仇啊,就算是結過仇的都已經被抓了啊,但是那個禿鷹不是消失了嗎?

之後像個保姆一樣,將陳心涵給抱上了她的房間,蓋好被子才離開,,出門後,確定門關好纔回了自己的房間。

張不凡都有些鬱悶,這自己是保鏢加保姆了。

第二早上,張不凡老早就起牀,原本打算去做些早餐的,不料剛下樓就看見了陳心涵已經做好了早餐,頓時有些感動。

看見陳心涵沒有什麼異樣,似乎是忘記了昨晚的事情,也就沒什麼擔心的,笑道:“昨晚睡得好嗎?”。

“還好,來吃吧,你今天可起得比較的早啊。”陳心涵見張不凡眼睛上有一圈黑黑的,不禁有些想笑。

“是啊,這不打算起來給你做些早餐的嘛。”張不凡見陳心涵眼神異樣的打量着自己,還以爲自己沒有穿褲子呢,下意識的看了一下自己的下身,確定沒有問題才坐了下來。

“這個我還不知道你會坐早餐啊,很期待,那下次你做吧。”陳心涵一高興,吃了起來。

張不凡也沒說什麼,幾下就解決了一大盤子的早點,然後很利索的收拾了碗筷。

陳心涵這下一驚記不起來昨晚是怎麼睡着的了,然後問道:“昨晚我爸爸來看我的吧,我怎麼睡着的?”。

張不凡聽見這個問題,有些納悶,心想:“不是吧,真的忘記了啊。”。


“你和你爸聊着聊着就睡着了,然後你在沙發上睡着,我就把你給抱上去了。”張不凡很平淡的說道。

“啊,你,你,你抱我上去的。”陳心涵這下小臉一紅,結巴了一下。

“是啊,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張不凡有些疑惑了,這自己難道抱錯了不成。

看着一臉紅暈的陳心涵心裏有些想笑。

“額,那你進我房間了。”陳心涵很羞澀的問道,聲音要是不仔細的聽基本上是聽不真的。

“對啊,我不進你房間,我怎麼上你的牀啊,啊不是,我的意思是說,我怎麼把你抱上牀啊,不是,不是,意思是你怎麼會在牀上啊。”張不凡解釋半天,覺得怎麼說都是上牀的意思。

“啊,你不會是想多了吧,我可什麼都沒做啊。”張不凡說完,進入了沉思,“其實昨天晚上只是很晚的時候去偷偷的蓋個被子,嘎嘎,趁機看了看。”。

“我有冤枉你嗎?那我的衣服誰脫的,我早上起來怎麼沒穿衣服啊。”陳心涵這下質問道,這話一出,頓時害羞得想找個地縫鑽進去啊。

張不凡這下算是明白了陳心涵爲什麼這樣問了,原來是懷疑自己對她不軌了。

“額,我可沒脫,我發誓啊,我就給你蓋蓋被子啊,什麼都沒看啊,你可別亂想,再說了,要是那樣,你不可能不醒吧,不是吧,難道你做春夢了嗎?”張不凡幾個話峯,將矛頭一轉。

“額,不說了,不說了,怎麼可能,你沒就好,反正我沒事。”陳心涵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昨晚是有那麼一種衝動,夢裏很享受的樣子,起牀就這樣了,還有門沒關完,這讓她有些懷疑。

很羞澀的上了奧迪車,張不凡坐在了一旁,因爲剛纔的事情說得很尷尬。

“喂,我的貼身保鏢,你趕緊開車啊。”陳心涵站在哪說道。

“好吧,可是我沒駕照啊,沒正式學過啊。”張不凡說完直接從那裏就翻了過去。

很快就行駛到了學校,進入校園就有種進入了四季的感覺,有的花開,有的葉落,有的發芽。

一起都和昨日一樣,沒有多大的變化,上課的上課,下課的下課,玩的還是玩,學習的還是學習,各自忙着各自的事情。

時間在眨巴眨巴間消失,很快就放了學。

張不凡和往常一樣去練習球,這次主動叫上了陳心涵,因爲如果自己練球,要是發生昨天那樣的事情,那真的就是自己的錯了。

謝天幕這下倒是好奇了,這次居然還有校花相伴,那是積極性高漲啊,就連其他幾個隊員也是如此。

美女效應就是這樣,這次就連不碰求頂屌絲花有文都跟過去練習球,想趁機多看幾眼校花。

自從認識了張不凡,就能好校花班花級別的美女在一起玩,那是以前沒有的。

打完籃球,張不凡和江思容還有陳心涵,謝天幕和花有文一起正準備去食堂吃點,可是見着美女老師史冬梅步伐匆匆。

張不凡有種預感,這事情不妙了。

“不凡,你說我怎麼辦啊?”史冬梅纔不管旁人,直接問道。

“老師,你這是怎麼了嗎?難道遇見什麼麻煩了不成。”張不凡有些不解,老師這話是什麼意思。

“不凡,我們走吧,我餓了。”江思容撒嬌道,看着美女老師那成熟豐滿的胸部,有些嫉妒。

“老師有事,我們得幫忙不是。”張不凡白了一樣江思容,然後問道:“老師,到底怎麼回事啊。”。

史冬梅看了看,沒有講話。

這時,校門口走進一個穿着白色西服的人。

張不凡一眼看過去,那就是美女老師的男友林天木。

這下就明白了美女老師的難處了,“老師放心,你要不想見到他,我現在就將他踢出學校去。”。

“誰啊,怎麼回事啊。”花有文好奇的問道。

“又不關你的事情,你問了做什麼啊。”張不凡很是無語。

所有的目光就順着張不凡那霸氣外露,一搖一擺的姿勢看去,赫然見一個白衣服的唐僧。

史冬梅跟了過去,心想:“要是出什麼事情,那可不好啊。”。

同時花有文,謝天幕,江思容,陳心涵也跟了過去。

…………………. 張不凡一搖一擺的姿勢,看起來很是拽的樣子,在不遠處的李天木就看見張不凡,眼神撇了一眼張不凡,心想:“要不是這個人,自己怎麼會那麼失敗,氣病了老頭子。”。

“哎呀,這不是攀上高枝的的林大叔嘛,今天怎麼有空來我們學校啊,要不要我領你四處逛逛啊。”張不凡有些想笑,看見李天木那鐵青的臉,有種很爽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