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裏被她這樣抱在懷裏就已經很難為情了。

這在大庭廣眾之下被他摟着坐在腿上,姜寒酥是做不到的。

「我不會讓你為難,就這樣抱抱你就行。」蘇白道。

「你想看電影的話把頭放在我的肩膀上,這樣會舒服很多。」蘇白道。

姜寒酥沒說話,她小心翼翼地往四周瞅了瞅,在看到沒有人注視到他們這裏之後,才輕輕地把腦袋放在了蘇白的肩膀上。

蘇白右手摟着她纖細的腰肢,然後左手將冰鎮的可樂遞給了她。

大杯的可樂里本來只有一個吸管,但被蘇白強行插入了兩個。

於是,他們一人一個吸管的喝了起來。

如果現在燈光打在姜寒酥的臉上,她的臉肯定已經燦若紅霞了。

隨着電影情節漸漸精彩起來,姜寒酥開始目不轉睛的看起了熒幕。

雖然重置版《泰坦尼克號》在中國上映之後,裏面男主給女主畫像的露點鏡頭被刪。

但大尺度的戲碼還是有的,比如一閃而過並未打馬賽克的畫像。

看到這一幕的姜寒酥,立馬扭過頭用小手擋住了姜寒酥的眼睛。

她怕後面還有這種鏡頭,羞惱地問道:「為什麼會有這些鏡頭?」

在清純的姜寒酥眼裏,這些東西,應該都是鎮上那些黃色影像碟片里才有的內容。

看着她不勝嬌羞的模樣,蘇白探頭想要吻一下她那粉嫩的櫻桃小嘴。

但姜寒酥早有防範,在蘇白吻了之前,就用手背擋住了自己的嘴唇。

只是嘴唇被擋,手心就要遭重了,蘇白在她手心輕輕吻了一下,然後又覺得不太過癮,又吧唧一口在她緋紅的臉蛋上親了一口。

如此,蘇白才笑着收回了自己的臉。

「流氓,色狼,不要臉。」姜寒酥用小手擦了擦自己的臉。

她的臉現在就像是一顆捂熟了的柿子,滿面緋紅。

「我們國家對這些大尺度的戲碼審核已經夠嚴的了,原版露絲躺在那裏讓傑克畫像是全露的。不過你盡可以放心的往下看了,下面就是本劇的高潮了,那些大尺度的戲也不會再出現了。」蘇白道。

「你要是騙我的話,我以後就不理你了。」姜寒酥道。

電影好看是好看,只是如果下面還有這些鏡頭的話,她是絕對不會看的。

「我胳膊給你,之後如果還有這種鏡頭,你直接咬怎麼樣?」蘇白笑着問道。

「我又不是你,我才不喜歡咬別人的東西呢。」姜寒酥輕哼道。

「不知道當時是誰先咬的我。」蘇白沒好氣地說道。

姜寒酥的美眸直視電影屏幕,就當做沒聽見。

接下來就是泰坦尼克號撞到冰山,即將沉船的故事了。

下面幾十分鐘是整部劇的精華,姜寒酥看完后道:「這部電影很好看。」

蘇白帶着她看過不少電影,能得到她的一句誇獎,確實不是很容易。

這小丫頭因為自身經歷坎坷的原因,對於煽情的電影一直都沒有太大的感觸。

就像是她之前所說的那樣,熒幕里的都是假的,而她是真的。

而這部電影,或許真的觸動了她的心,讓她忍不住誇讚了一句。

「如果今年真是世界末日,那在世界末日之前,你想做些什麼?」蘇白忽然問道。

他問出了一個曾經問過許林的問題,許林告訴他向他喜歡的女孩告白,但是蘇白知道,他沒有那個勇氣,起碼現在的許林沒有。

蘇白忽然很想知道姜寒酥的回答。

如果2012真的是世界末日,那麼她會做什麼?

「如果2012年真的是世界末日,那麼我會在世界末日來臨之前……」

「怎麼?」蘇白問道。

姜寒酥眨了眨眼,笑顏如花道:「不告訴你。」

如果2012真的是世界末日。

那麼我會在世界末日來臨之前告訴你,我喜歡你。

我能騙你,但騙不了我自己。

蘇白,早在很久之前,我就喜歡你了。

有些話,姜寒酥缺乏一些勇氣。

但如果明天是末日,那麼姜寒酥一定會在今天講出來。

因為有些事情,她要讓他知道。

她要讓他知道,他的感情並沒有白白付出。

…… 姬昊聽到柳無雙的解惑,他有些明白了過來,但是他又撓了撓頭疑惑的問道。

「那按照你的說法,鍾元青沒有和我說實話,是不是也對我的腦袋也有了想法?」

柳無雙想了想後分析道。

「應該不會,鍾元青目前最重要的事就是將自己一身的傷勢養好,以他的性格是絕對不會在這個節骨眼上鋌而走險的,此次傳訊之所以沒有說實話,我認為其可能是想以此拉進與公子的關係,讓公子感恩於他,好在公子的身上繼續牟利!」

聽到柳無雙的分析,姬昊頓時恍然大悟。

本來他還想給鍾元青回一些感激之類的話語,但現在卻是提不起任何的心思了。

「對了,你不在住處鞏固修為,老往我這跑算是怎麼一回事?」

這時姬昊嘴裡突然蹦出了一句話來,說完滿臉戒備的打量著眼前的麗人,這讓柳無雙一陣的無語。

她只好說出來找姬昊的用意。

「呂管家說,陵陽城近日來了不少陌生的面孔!從周身氣息來判斷修為俱都不低,應該都是來尋找公子下落的武人。」

姬昊聞言皺起了眉頭疑惑道:「怎麼那麼快就找來陵陽城了?我自問行蹤隱秘,除了鍾元青外並無任何人知道我的去處。」

柳無雙看到姬昊那一副煞有其事的模樣,白眼一番道。

「公子難道忘了幾日前陵陽城出現的異象了嗎?第一次出現的神女虛影具有強烈的魅惑神通,與我的天生媚體有著異曲同工之妙,有心人用腦子想一想便知道應該是我所引起的,而我在天商與公子的關係現在也已被人扒出,傳的沸沸揚揚,你說不來陵陽城尋你又去何地尋你!?」

看著柳無雙那如同看白痴般的眼神,姬昊羞愧的想找一地縫鑽進去。

同時心中對著這個女人破口大罵起來。

「小娘皮,就你聰明!就你聰明!」

但表面上只能擺出一個尷尬無比的笑容,然後輕咳一聲說道。

「這幾日事比較多,一時沒想起來,一時沒想起來!」

柳無雙也不想繼續讓姬昊難堪,便話鋒一轉道。

「無雙此次來找公子其實是有事相詢。」

「哦何事?」

姬昊聽到柳無雙詢問便剛好就破下驢。

「聽武家父子多次提到,公子想讓武家成為乾元域第一世家,這事是真是假?」

姬昊聞言毫不猶豫的回答道。

「當然是真的啦,難道你有何妙策不成?」

這個任務可是姬昊目前的心腹大患,三年看似漫長,其實也就在眨眼之間,若真讓他自己來發展武家,真的是兩眼一抓瞎,不知該如何辦才好

柳無雙乃是龍盛國霓裳教的聖女,對發展勢力應該是有著自己的一套辦法的。

這時她突然提起,姬昊以為她是想幫自己發展武家,他看向柳無雙的眼神也閃爍出陣陣的亮光。

柳無雙得到姬昊肯定的答覆後點了點頭,她自然看的明白姬昊的眼神,當下便開口說道。

「發展武家之事,以後無雙定會為公子盡心儘力的出謀劃策,但當務之急便是公子需要與武家撇清關係。」

「這又是為何?」

姬昊有些不明所以。

「那些來到此地的武人花不了多少時間便會尋到這裡來,公子修為無雙自然無懼,但武府現在太過弱小,實在是經不起摧殘,眨眼間就可能被那些武人拆個乾淨。」

聽到柳無雙的話,姬昊臉色也變得凝重了起來,武家可是他不得不完成的任務,自然不想剛發展出來的一點基業就給毀了。

他摸著下巴迫切的問道。

「那依你看有什麼好的辦法嗎?」

柳無雙聞言上前兩步來到姬昊的耳旁低語了幾句,聽得姬昊連連點頭。

待柳無雙說完,姬昊右手握拳在左掌之上恨恨的砸了一下道。

「就這樣辦!」

————————————-

天商城

百花閣內的一處廂房之中,楊媽媽和龜公小寶被人吊在半空之中。

二人此時都是奄奄一息。

只見他們二人渾身上下布滿了觸目驚心的傷口,血水不斷的從傷口處滲出,然後滴落在了地上。

讓整個房屋之內都充斥著刺鼻的血腥味。

何康坐在一旁的桌上正看著手下刑訊逼供出來的資料。

他的眼中此時透露出一抹驚駭之色。

「這個姬昊竟然想殺太子殿下?真的好大的膽子!」

看完資料后的何康將手重重的在桌上一拍。

那實木做成的大桌便化作了一堆碎木。

他站起身冷聲對一旁的羽林衛吩咐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