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接連強行讀取了許多名士兵的記憶之後,我才終於確定了,肯定是有人針對我們而來的計劃,只不過,這人是誰呢?

馬上給黑美玉打了一個電話,黑美玉也覺得挺對不起我的,畢竟這些士兵可是她名義下管轄的啊,現在他們出了問題,雖然跟她黑美玉沒有太直接的牽連,但她還是覺得超不好意思的。

所以,黑美玉馬上嚴肅的告訴我說她馬上就去查,我也只能等一下了,要是她有直接的結果的話,那就不用我出手了。

可是等了三分鐘之後,黑美玉再打電話來的時候,她卻劈頭蓋臉的問我:“陸寧一,你出手了嗎?他們只是尋常的士兵啊!”

我一愣,詫異的道:“什麼出手了?我還是閃北那個基地沒走啊!”

“沒走?那在回龍,前塘,青湖,越川等幾個最靠近閃北有軍事基地是被誰摧毀的?情報上說,就是坐着老鷹的一男一女,你說不是你們?”

我的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聽到這裏,我再遲鈍也知道,我們被人陰了! 這件事情不管怎麼樣都沒辦法讓我淡定下來了,先襲擊,再栽贓,這樣的計劃雖然簡單,但是卻很有效果。但是我也不能衝動,如果衝動之下做出了什麼出格的事情來的話,恐怕到時候就真的是黃泥巴掉進褲襠,不是屎也黃了。

當下我立既用最快的速度奔赴黑美玉所說的那幾個軍事基地,果然,目標地點已經相當的狼藉了,基本上都是死傷慘重,不過還好,不像是之前的那個軍事基地一樣幾乎是被全滅的,在這裏,我們看到那些死去的士兵的屍體還在,我跟周青稚對視一眼,然後上前出示黑美玉給的證件,再要求檢查這些士兵。

上一個閃北軍事基地裏的屍體已經是被全部給弄走或者是銷燬了的。但是這裏的卻還在,動手之人肯定是知道周青稚有着白蟲的那麼些能力的,所以刻意在針對着我們,所以,這個軍事基地的這些屍體恐怕不會有什麼太大的收穫吧。

果然,周青稚尋查的記憶裏,當時這些士兵根本就連人影都沒有看到便被打倒了。所以,他們的那些記憶並沒有什麼卵用。

周青稚一連試探了好幾十具屍體的記憶,但是卻都沒有什麼作用,全部都沒有關於兇手的記憶。

而我在尋查那些殺人痕跡的時候,也沒有發現太過於特別的地方。顯然那兩個兇手都是實力不俗的高手,他們殺人都是遠程攻擊,一大波的劍氣過來將那些有攻擊力的火力點都給摧毀掉,這種手段是我們這種修行之人對付現代火力最直接最省事的,如果真的是我們來打這裏的話,那麼我們也會選擇這樣的攻擊手段的。

線索幾乎相當於是斷了啊,搞了這麼久居然連敵人是什麼人都還完全不知道,這就讓我們感覺到有些蛋疼了。

在我們都快要放棄了的時候,周青稚居然在一名毫不起眼的小兵的記憶裏,看到了他死之前所看到的一個畫面。

那個畫面裏,的確有一男一女飛天過來殺人。而且真的很厲害,一劍下去,劍氣足以斬出數百米遠,沿路所過的坦克火炮全部都被弄壞了。不過,他們攻擊也算是有限,總之,實力不會超過四境就是了!

這樣的人,我現在一隻手就可以滅掉了,但是比較有趣的一點就是,他們兩個人裏,那個男的跟我長得雖然並不一樣,但是那個女的卻是長得跟周青稚一模一樣的!

周青稚又不是人類,她是青花妖精,理論上這個世界上是不可能會有跟她長得一模一樣的人的,而且,那個周青稚的長像不僅跟周青稚一樣,甚至是打扮也都是走的周青稚的那種皮衣女王的套路,這很明顯就是在模仿周青稚了。

這個時候我們便發現了一點兒了,不能只查那些將士,其實戰場上最先接觸敵人的人應該就是這羣小兵嘛,所以我們就把目標鎖定在了小兵們的身上了。

有上目標之後,我跟周青稚的速度便放快了許多,很快,她便又在一名小兵的身上找到了關於這場戰鬥的記憶,那名小兵的記憶裏就更清楚了,那兩個敵人是從東北方向飛來的,兩個人的腳下還踩着周青稚獨有的血色蓮花,不過顯然不是青花決,而是一種刻意模仿的,而那個小兵還很幸的看清了那名男性敵人的面孔……是許刈這個王八蛋!

我就日了狗了,沒想到他們居然這麼快的便找上了我們,當初武則天說許刈從地皇那裏忽悠走了一隻相當於半個地皇的黑金巫蠱王時,我還以爲許刈要好好的沉寂些日子呢,沒想到他這纔多久啊便又站出來跟我們做對了,還是選擇了這麼不要臉的嫁禍方式。

不過是許刈的話,那麼他們瞭解白蟲的一些能力也就不奇怪了,雖然他並不知道白蟲的能力現在轉嫁到了周青稚的身上的,但是他們至少還是知道白蟲有這一項能力的,而且,還是當初在青川陸家村老家的時候,謝金朋被他放回來時謝金朋在我們的身上搞到的情報。他邊池弟。

哎,現在想想,還真是時光匆匆啊,從當初我們在江東上大學的時候相比,我們現在簡直像是身處在兩個世界一樣,江東大學因爲我而死了數十上百位同學,江東大學甚至都廢了,我回家也惹得陸家村被廢了,死了許多的村民,仔細想想,我還真是有點掃把星的意味啊……

搖搖頭,把這些不健康的思想扔出了腦後,既然知道了敵人是誰那麼事情便會被簡單許多,用海牙鏡回到了茅山,黑美玉他們還等着呢,知道我們找到敵人是誰的時候他們就等着了。

空口無憑,我跟周青稚也知道這種事情不能只靠嘴說了,讓周青稚直接掃描了當時的記憶畫面出來,直接在會議室裏用投影儀的方式表現了出來,許刈的畫面,我們還刻意的放大了。

“真沒想到居然會是他們啊,你不是說這傢伙得到了地皇的一具百年分身,實力已經不同尋常了嗎?那他今天來栽贓嫁禍你們目的是什麼啊?”黑美玉相當不解這個問題。

我搖起了頭來:“不知道啊,照理說,這傢伙雖然得到了一具地皇分身,但是他這種時候不是應該韜光養晦好好的把這具地皇分身運用自如嗎?現在居然跑出來嫁禍我們,用心還真的是極爲陰暗啊。”

“必定是因爲什麼原因的吧……”周青稚臉色陰晴不定,雖然大家已經知道是什麼的動的手了,但是……

“笛……”尖銳的警報聲音打斷了我們的談話,屋子裏的人都同時變了臉色,因爲我們都感覺得到遠處的天空中有數道氣息恐怖的身影正飛快的靠近過來。

遲疑了片刻之後,我們馬上出了屋子。

在會議室的廣場前,我們遠遠的便看到了天空之中有數十道身影正急速的飛來,讓我們都感覺到詫異的是,那些氣息裏並不只有我們熟悉的,甚至是還有許多氣息詭異的存在,那種氣息,是我們都從來沒有見識過的。

不多時,那些人飛臨茅山之上,然後飛快的下來了,這些人裏,有的人是坐着飛禽走獸,有的是自己飛過來的,這些人裏奇裝異服的不在少數,長得很奇怪的也有,不過爲首的幾位卻是有些熟悉的。

有兩人是一年半前在我大鬧島國之後回來給我慶祝過的閻王,還有兩位,居然是氣息純正,與黑美玉有氣息有幾分相近的人,不用說,能在華夏跟黑美玉實力相當,那肯定是區域巡查使了,而且走在最前面的一位區域巡查使我一眼便認出來了他是誰了,到不是我見過他,而是他佩戴在腰間的那柄寶劍讓我感覺無比的熟悉,那不正是我被搶走的龍魂劍嗎?

這人,自然就是曾青林了!

除了他們之外,在之後來的卻是相當古怪的隊伍,清一色的外國人……或者外國異獸。

兩位身穿十字劍袍的高大白人,數位長得像是野獸一樣渾身上下不穿半點衣服的‘人’,我都不知道他們算不算得上是人了,因爲他們雖然有着人的體形,但是他們的手腳都保持着動物的特徵,不僅有毛,其中一個甚至是反關節,也就是手腳都向前屈的,還有一個女性雖然有着一對巨大的豪乳,但是上面卻長滿了灰毛,讓人疑爲是兩隻長毛的大籃球。

這麼多怪異的組合跟着曾青林這兩位巡查使以及兩位太陰司的閻王跑來找我們,這,恐怕目的不簡單吧! 曾青林是典型的北方男人,長得相當的高大,虎北熊腰的,如果不是一雙眼睛小了點兒的話,這個男人的確很有派頭。

跟曾青林一起的那個巡查使雖然沒有曾青林那麼大的氣勢。但是還是不容小覷的,畢竟能夠成爲區域巡查使的都不會是簡單角色。

兩名閻王到沒有什麼特別的,以前跟我有過交集的伊罡卻是挺久都沒有再看到他了,就算是一年前的那場宴會上他貌似都沒有來,當時我還刻意關注過這事呢,不過人家沒來,我也總不能強求人家來吧,之後也就不了了之了。

不過這兩名閻王到是我自從伊罡之後第一次見到的閻王就是了。

“諸位到我大陰司來,不知有何貴幹啊?”這些人一看都是帶着怒氣來的,所以我也沒有怎麼客氣。

“陸寧一,你可知罪?”曾青林開口了,一開口,便是讓我差點火冒三丈的話。

我皺起了眉頭來,然後輕笑道:“知個什麼毛罪?你們這是上我大陰司來問罪來了?那我會告訴你們來錯了地方的!”

“哼。放肆,區區三宗之一還是新晉的大陰司而已,就算是崑崙與龍虎山的宗主見了我也不敢如此跟我說話,你算個什麼東西,也敢與我這樣說話,信不信……”

“曾青林!”黑美玉趕緊打斷了曾青林的話,因爲她已經看到我脖子上大冒出來的青筋了。

事實上。如果不是黑美玉出聲的話,我恐怕現在已經打過去了,管他媽是什麼巡查使啊,之前搶了老子的龍魂劍我特媽還沒有跟他算帳呢,現在居然敢以一種問罪的態度來找我。甚至還把逼格擺得格外的高,一臉跟我說話就已經是給了我天大的面子了……我的一句‘去你媽的’都還沒機會說呢便被黑美玉打斷了。

“哼,黑美玉,你想要幫着這個殺人兇手嗎?”曾青林的態度相當的不客氣。

“嗯? 彼岸你在 你確定要這麼跟我說話?”黑美玉的態度也冷了下來,直勾勾的看着曾青林,曾青林雖然是人王的女婿,不過他的實力在九大巡查使裏只不過是排在末尾的,對黑美玉他還是有些忌憚。

“哼,我今天來並不是找你的,我只是想要找陸寧一要他說法。”

“什麼說法?”

“他帶人四處虐殺,這兩天甚至跑去毀了歐洲的幾座十字教堂與巫神會館。今天又滅了我們華夏的好幾個基地,人贓俱獲,現在,我便要把他緝拿到人王面前受死。黑美玉,你雖然受雷王青睞,但你敢擋着我們,那我們便把你一起當做是異端清理咯!”曾青林的話讓我們在摸不着頭腦的情況下感覺到了由衷的憤怒。

去他妹的,老子他媽的連十字教堂跟巫神會館是做什麼的都還不知道呢,我他媽怎麼會去搗毀他們的教堂什麼的?

不過貌似眼前的這些人已經不會聽我的解釋的,尤其是曾青林身後的那些十字劍袍男跟那些怪獸們,貌似都很憤怒的看着我們,他們這些人的實力都真心都不算弱,我比對了一下,就算是實力最差的恐怕也有五境的程度,那兩個劍袍男的實力最強,恐怕已經是六境巔峯甚至是七境的了,而華夏這邊,曾青林跟那位巡查使的實力都不弱,最次也是六境巔峯,至於黑美玉,以前我感覺不到,但是現在我卻可以查覺到她的實力了,七境中段,恐怕想要突破巔峯還不是那麼輕鬆的事情,但要壓制曾青林他們還是很簡單的,怪不得她的排位要比曾青林他們要高呢。

“這件事情是有誤會的,是有人栽贓嫁禍給了陸寧一他們……”

黑美玉的話還沒有說得完便被曾青林給打斷了,只見他冷哼着道:“你說栽贓?那證據呢?把證據拿出來我們看看啊!”

這有何難?黑美玉馬上叫人回會議室去拿那份資料,但是去的人回來卻說死活找不到那份資料了。

就有詭異了,我們剛剛纔在投影儀裏放了的,怎麼可能就找不到了呢?

張德卿他們也跑進去找了,但是沒過一會兒他便出來了,他衝着我搖了搖頭,顯然是真的沒有。

這種情況,這種陣帳,顯然,是被人給陷害了不說,我們這邊的人裏似乎都還是有着奸細的啊!

我冷笑了起來,能有我眼皮子底下當奸細,這人的膽子也真夠大的啊!

不過也沒關係,沒證據也沒關係,反正那些記憶都是從周青稚的能力裏拷貝掃描出來的,需要的話再做一份就是了,幾分鐘的事。

可是當週青稚剛剛準備按我說的去再做一份那個記憶的時候,突然,站在曾青林身後的一名十字劍士突然大吼一聲惡魔,然後拔劍便朝着周青稚殺了過來。

一弦碧光閃爍,那十字劍士便已經到達了周青稚的身後了,這十字劍士可不像是我們憑藉的是過硬的靈力修爲啊,他是純粹的力量爆發!

很想像像西方人居然會憑藉着力量的爆發就會有這麼快的速度,不過周於稚自然也不是庸人,一朵青花如同旋轉的刀子似的貼面殺向了十字劍士,那十字劍士劍一抖,劍罡一顫,居然直接將青花給盪開了!

“滾開!”看到這名十字劍士居然敢說動手便動手,我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出拳,五龍之力的一拳,霸道得彷彿一座山一樣轟打向了這名十字劍士。

十字劍士大驚失色,根本就沒有料想到我跟周青稚的反應居然都會是如此的激烈,原本他以爲他們這麼多高手突然駕到可以隨便收拾我們,但是現在他才知道欺負錯了人了!他邊撲劃。

在這種危機關頭,十字劍士還是懂得取捨的,我的攻擊比起周青稚的攻擊霸道了可不止一星半點的,所以他頭也沒頭的直接一劍接上了我的拳勁。

“當!”一聲脆響,我的拳勁哪是那麼好接的,十字劍士劍被轟彎轟得變了形了,他整個人都無法避免的被撞出去了去了,不過在飛出去的同時他也被周青稚的攻擊給活生生剮下來了小半邊臉肉!

“啊……”十字劍士慘叫了起來,雖然他擋住了我的主要攻擊,但是周青稚的攻擊也並不是那麼好受的啊,雖然只不過是一朵小小的金蓮,但是那玩意兒殺傷力還真的是不弱的,如果是個華夏人或許還有有護盾什麼的擋着,但是這歐洲的十字劍士貌似沒這功能,所以直接被剮去了半片臉蛋。

“刷……”一片抽出兵器的聲音,有敵人的,也有我們的,曾青林他們獰笑着準備動手了,但是紅伊,劉旭,韶識君,黑美玉,喬沫沫他們卻是在第一時間站了出來,何沐的青雲大陣也已經準備開啓了,那種壓迫性的氣息讓眼前的這些人馬上就知道了我們並不是那麼好惹的!

原本曾青林他們以爲我們大陰司的實力也就是那樣了,所以他纔敢帶着人大張旗?的過來了,可是現在大家一對上了之後,他突然發現貌似事情並不是他想的那樣啊。

黑美玉跟我就不說了,紅伊,劉旭,韶識君,喬沫沫他們的實力居然也讓人感到忌憚了,而且,腳下的那個已經發出了深色陣符的大陣肯定不簡單,曾青林一下子就警惕了起來,想要動手的人也一下子全部都愣住了。

我捏着拳頭,衝着曾青林勾了勾手指,冷冷的道:“別的屁話先放一邊,我說曾大人,我的劍你借過去用了這麼久,是不是該還給我了啊!” 曾青林先是一愣,隨即也是冷笑連連:“什麼你的劍?這劍可是我在青冠府撿到的,你說你的?你叫一聲看看它答應不?”

這就是無賴的口吻了,劍是死物,怎麼可能會答應呢。曾青林很無恥的笑了起來,我也笑了起來,樂呵呵的看着他。

“我告訴你吧曾青林,我這把劍呢,還真跟普通的劍不一樣,它呢是我的兒子,我的兒子我叫一聲它肯定會答應,要不要試一試?”

我的話透露着強烈的自信,曾青林愣在那裏愣了足足有三秒鐘之後才嘴硬般的道:“哼,我不信!”他已經把持着這把劍一兩年了,他認爲世界上不可能會有人比他更瞭解這柄劍的,會答應?它又不是活的。

“不信?有種的就把劍插在地上吧?”我挑釁似的看着他,曾青林雖然有些不樂意,但是當着這麼多人的面說出來的話。他還不至於食言的,所以他冷哼一聲,直接把劍往地上一扔。

那龍魂劍的確厲害啊,青石磚的地面啊,居然被他直接給刺穿了,穩穩的插在那裏一動不動了。

大家都看着我,就連那個臉上被周青稚給剜下來了小半邊臉肉的十字劍士都流着血在那裏看着我。 秦少的心尖狂妻 顯然不太相信我會叫得應這把劍。

“兒子兒子,來我問問你,你是不是屬於我的啊?”

劍,沒有說話,但是。它卻動了起來!

是的,真的動了起來,然後它自主的在地上劃寫出了一個‘是’字。

其他的人全部都傻眼了,曾青林的臉色尤其的黑,我卻樂了,又問道:“兒子,是哪個孫子把你虜走的啊?”

龍魂劍果斷的衝着曾青林劃了一個箭頭符號,曾青林氣得破口大罵了起來:“住口,也不知道你使了什麼妖法,居然裝神弄鬼,今天我可不是來跟你說這些的。你不僅欠我們一個解釋,更是打傷了這位十字教的戴夫大人,你該當何罪?”

“是他主動出手的,怎麼。還不准我正當防衛嗎?”我冷笑着看他,今天他們似乎越來越無禮取鬧了。

“哼,就是這個惡魔滅了我們的教堂,她就算是化成灰我也認得她!”那名被剜掉了小半邊臉的名叫戴夫的十字劍士相當激動的指着周青稚道,如果不是剛剛我們爆發出來的實力讓他感覺到忌憚的話恐怕現在他已經再一次撲上來了。

“她沒有去滅過你們的教堂你們的什麼巫神會館,她甚至是連歐洲都沒有出過,這件事情,我只說這麼多,我們也是被人陷害的,如果你們想要被人當槍使的話……我不介意把這些槍一根根的折斷!”我冷眼掃視着對面的人,聲音算不得霸氣,但是卻很鄭重。

“好大的膽子!我們可是請你到人王面前去認罪的,不是來聽你的廢話的!”曾青林怒吼起來。

“有種的,那便來‘請’我啊!”我的嘲諷絕對夠味,反正,曾青林的臉瞬間扭曲了,憤怒的他三步並作兩步的想要過去抓起龍魂劍,我沒有動,就那樣冷冷的看着他,但是當曾青林的手伸向龍魂劍的時候,突然龍魂劍自己動了起來,憑空朝他削了過去。

曾青林,知道龍魂劍的犀利,下意識的便是一閃,但他這一閃,那龍魂劍便如同一道流星似的朝着我飛了過來,然後被我穩穩的抓在了手心裏。

龍魂劍在手,那種息息相關的感覺便浮現了上來,剛剛在曾青林出現的時候我與龍魂劍便有了一絲聯繫了,它到並沒有那種自己的靈識可以聽我說話啥的,只不過是它是我打造的,跟我總是有些關聯的,我哪怕是隔着一點距離也還是可以操縱它一點兒的。

看到龍魂劍被我抓在手心之後,曾青林更是暴怒了起來:“你這是在找死,敬酒不吃吃罰酒,我這便代表麒麟王活捉你去不周山請罪,上!”曾青林終於撕破了臉皮想要跟我好好的鬥上一鬥了。

可就在這個時候,黑美玉突然間衝了上去擋住了他們的去路,這個時候的黑美玉氣勢全放,七境高手的實力一下子便震住了眼前的這些人,包括曾青林在內的所有人都差點雙膝一麻的跪了下去,雖然只不過是一瞬間的感覺,可是所有人都還是一下子知道了黑美玉的實力不是他們輕易可以招惹的。

“這件事情還請到此爲止吧,我有證據可以拿出來並不是陸寧一做的。”黑美玉在試圖讓這曾青林他們放棄對我的打擊。

但是曾青林怎麼可能會這麼輕易的放棄呢:“現在不僅僅只是他攻擊人家教堂,殺我們基地的人的事了,還有他侮辱我,單憑這一點,我便不能放過他!”

“呵呵,傻逼,那你還想要怎麼樣?別他媽給你不要臉了!”張梓健心直口快,卻是再也忍不住說話了。

這樣的粗話估計曾青林已經好久都沒有聽到過了,所以一聽到張梓健的話之後,馬上就愣在了那裏,臉色,慢慢的變得陰沉了起來。

“陸寧一,這就是你教育的手下嗎?”曾青林臉陰得像是要下雨似的。

“呵呵,你不真是一個傻逼啊,第一,張梓健不是我的手下,他是我的兄弟,他的意思便是我的意思,第二,草尼瑪你他媽都不要臉了難道還想要我們像是對待貴賓一樣對你嗎?就憑你這傻逼模樣就他媽一個字……欠幹!別他媽用這種表情看着我,我平常時候一般是不罵人的,但我一般罵的也就意味着不是人!懂嗎,逗逼!”

曾青林氣瘋了,狂吼着揮拳朝我殺了過來!

區域巡查使的力量徹底的爆發,哪怕沒有了劍,他的拳頭打過來力量,還是相當的恐怖的!

“轟!”黑美玉及時的擋住了他的攻擊,將他的拳頭撞得飛了出去,那股狂爆的力量落在不遠處的建築上,然後將其砸成了廢墟。

混戰,開始了!

曾青林他們今天也不知道是不是刻意的來找茬的,總之在我們反抗之後他們便激烈了起來,那兩名閻王跟那兩名十字劍士瘋狂的動作了起來,到達了他們這種境界,一打起來,我們會議室的這個小廣場眨眼間便崩碎了。他邊樂巴。

那些個什麼巫神會館的那些人突然開始變身了起來,他們的確不是什麼人類,身體開始變大,變成一隻只兇猛的野獸模樣,不過都是在尋常野獸的基礎上翻了數倍的,尖銳的爪子跟牙?看上去更是覺得恐怖了,恐怕被它們一抓,生鐵也能抓出幾道深痕來。

當然,我們這邊也不會示弱的,黑美玉在調和無果之後,也是果斷的出手了,她擋下了另一名巡查使,而紅伊跟黑美玉分別對上了一名閻王跟一名十字劍士,至於我,則跟曾青林幹上了!

其他實力不行的比如張德卿他們已經在第一時間撤離了,而其他的比如莫家兄弟等人則是馬上展開火力壓制,同時,何沐的青雲大陣猛的發動,陣法之內的改裝火器像是一頭頭最原始的野獸一樣咆哮了起來,那些原本想要靠近莫家兄弟等人的敵人,全部都被徹底的壓制了下去,除了曾青林他們幾個能飛的高手之外,那些巫神會館的人幾乎全部被捲入了那道青雲陣法裏面,其中,還有一名大意的閻王也被捲了進去。

剎那間,青雲大陣裏面便傳來了吞天蜘蛛的咆哮聲了,那些巫神會館的野獸們也咆哮了起來,顯然,裏面展開的是一場野獸極的較量! 這個世界上有很多恐怖的東西,有人說最恐怖的莫過於人心了,但最直觀,最震撼的,其實就是野獸。

動物世界裏。那些過河的角馬被活生的被鱷魚扯出腸子,無力的公牛眼睜睜看着獅羣吃掉自己的身體,這種畫面,纔是最震撼的。

而今天,我茅山之上卻也上演了這麼一出震撼的野獸大戰,比起動物世界裏的那些來,青雲陣裏的這些野獸之戰顯得更加的野蠻,更加的恐怖,論戰鬥力跟恐怖程度的話,真正的動物世界跟眼前的這些巨大的詭異生物比起來,那些獅子老虎什麼的簡直成了小貓小狗一般無害了。

那幾個巫神會館的人變起身來簡直恐怖,尤其是那一個頭頂長角的傢伙,變成了一個犀牛人不說,全身的盔甲。身高直接長到了近六米長,其他的雖然不如他,但是體形上也是屬於相去不去的,更重要的是,這些傢伙一變了形之後,原本吞天蜘蛛跟吞魔蜘蛛的優勢便瞬即被縮小了。

滴滴噠噠的火器聲音噴吐着可怕的能力,雖然單線作戰上面。這些人都不可能懼怕簡單的火器,但是我們的火器卻是經過上百位由全世界各個地方招攬過來的槍械大師改造過的,再加上有何沐這位陣法大陣的各種陣法加持,可以說這樣的火器已經足夠威脅到五境的強者了!

然而,當數千架火器由何沐精確的操縱着對每一個敵人都進行精確定點打擊之後。青雲大陣就變得無比的恐怖了起來!

一開始,不論是巫神會館的人還是十字教庭的人對於這麼一個小陣法都不怎麼上心,當看到我們使用的居然是火器的時候,有好幾個巫神會館的人都差點笑出了聲來,就算是迫擊炮都不一定能打得穿他們的身體,這些普通的火器又怎麼可能會讓他們害怕呢?

下一瞬即,何沐便讓他們看到什麼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

數千架火舌同時噴吐,每一名巫神會館的人都在第一時間裏被數百道火器覆蓋打擊着,數百道啊!他妖狂劃。

哪怕一顆子彈只能讓這些巫神會館的高手們退後一釐米,身體感覺到吃痛,但是每秒鐘起碼都有三百顆子彈打在他們的身上啊!

這是一種何等恐怖的數據啊!

所以。變身成功的,其實只有一小半人而已,其他的實力稍弱的,都被何沐在第一時間裏徹底的打成了篩子。

不過。高強度的定點打擊也不可能一直持續不停的,就算添裝彈藥也是需要時間了,再說了,何沐分身上千數,那種精神力上的損耗更是巨大,如果不是她這一年進步也算是神速,已經徹底將沙吉城的那些血海怨靈給吸收了的話,恐怕她也無法操縱如此多的火器進行覆蓋打擊。

也就只有一分鐘吧,一分鐘之後,火器的咆哮聲便??停止了下來,戰火來得快,也停得快,但是當火器全部都停下攻擊的時候,巫神會館的人全部都欲哭無淚了。

這一次過來茅山尋晦氣,因爲巫神會館受的創傷是最重的,所以他們都報着一種復仇的心態來的,所以,他們來的人最多。

可是這纔剛剛交手呢,他們死了就起碼有一大半了,原本近二十人的隊伍,現在只剩下八個人了,而且這八個都還是渾身帶傷的,就算是那個領頭的犀牛也滿身鉗滿了子彈,顯得極爲狼狽。

除了八名巫神會館的人之外,那名被不幸捲入青雲陣中的閻王也是無比的狼狽,他剛剛就只是一個遲疑便被捲入了青雲陣中,待他反應過來的時候,鋪天蓋地的子彈便覆蓋了過來,他趕緊調動全身的力量開啓最大的防禦,然後躲避在兩尊最先被打死的巫神會館的怪物夾逢之間方纔沒有受重傷,否則的話,就算是他僥倖不死,恐怕也重傷難治了。

就當他們以爲可以鬆一口氣來對付這個大陣的時候,兩隻更大巨大可怕的吞天蜘蛛卻已經從角落裏面走了出來,它們的嘴一張一合,就像是在說着無言的咒語般,哪怕只是看看它們的體形,所有的人都會感覺一陣的無力,哪怕是那個被捲進來的閻王,都倒吸了一口涼氣,畢竟,吞天蜘蛛的大名他還是聽說過的。

青雲陣裏的戰鬥已經算得處是急烈驚險了,但是如果跟青雲陣外面的戰鬥比起來的話,那就完全不夠看了。

青雲陣外的人已經開始捉對撕殺了起來,我對上了曾青林,黑美玉對上了另外的一名巡查使,周青稚對上了一名十字劍士,紅伊則跟那名沒被捲入青雲陣中的那名閻王打了起來,劉旭,張梓健,莫家兄弟則是對付其他幾個沒有被何沐捲入青雲陣的敵人,這些傢伙的實力也不容小覷,一年之前,恐怕劉旭他們都拿這些人沒有辦法。

可是,現在都已經開始修行道三式的劉旭,張梓健與莫家六兄弟實力也是已經高漲,對付這些人雖然並不能瞬即取勝,但也是互有攻防,且勝面佔多數。

曾青林在咆哮着,寶劍被奪,面子被辱,甚至是在他搬出來了麒麟王的情況下都被我們無視了,正所謂,泥人也有三分火性,更何況現在是曾青林刻意的來尋找我們的麻煩,別說是我們說話不怎麼友好了,就算是我們求爺爺拜奶奶的請他放過我們,他也是不可能放過的,打起來是理所當然,只是我們的實力之強卻是出乎他的預料之外,他更沒有想到的是我居然會用那種手段把龍魂劍拿回去,這不僅侮辱了他的智商,更減低了他的實力。

這一年多的時是以來,曾青林一身的功夫都修練在了這龍魂劍之上,爲了能夠更加有效的發揮出這龍魂劍的實力,曾青林下了多少功夫外人根本是想像不到的!

可是現在,劍沒了,曾青林的怒火幾乎刺破眼角膜了,如果怒火能夠變成箭的話,估計我已經被萬箭穿心了。

只可惜,他還萬萬沒有那種能耐,龍魂劍在我的手裏比在他的手裏能發揮出更大的作用與力量,畢竟,現在的九龍之力更是龍魂劍的本源力量,能讓劍的能力增加一兩成也不是問題。

我甚至是一邊打量着四周的戰況一邊跟曾青林打的,五龍之力的雄厚資本讓我可以隨心所欲的在他面前發揮,任憑他如何急切的強攻,我都能沉穩的接下來。

現場其實已經可以說得上是被我們控制下來了,那個被紅伊對打的那名閻王看紅伊是個小女孩兒,並沒有怎麼放在心上,被紅伊幾招打出真火之後,他居然一招力劈華山跳到了紅伊的頭頂上!

這種時候,紅伊果斷的升龍,那條霸氣威武的升龍瞬即騰空而起,只是,原本無堅不摧的升龍居然沒有把這名閻王搗碎,只是將他撞得飛向了半空,撒下了一蓬熱血,然後再無一戰之力了!

紅伊是勝得最輕鬆的了,其次便是黑美玉,那個跟她對打的傢伙雖然也是區域巡查使,但是卻是實力最弱的一個,排名還在曾青林之後,黑美玉這種老前輩收拾起這樣的小鮮肉來自然不費吹灰之力的。

相比之下,對付兩名十字劍士的周青稚跟劉旭便顯得有些吃力了,那名被周青稚剮去了小半邊臉的十字劍士帶着無上的怒火連連與周青稚的強勢對撞,周青稚節節敗退。

只是,在那名十字劍士獰笑着撲身到達周青稚的身邊的時候,突然,周青稚憑空消失了! 兩名十字劍士的實力都不容小覷,與巫神會館的人比起來,他們的招術更加複雜多變,力量也更加的強悍,單手十字劍隨意一斬便能產生也六境強者發出來的劍氣一般的效果。周青稚在這名十字劍士的打擊下節節敗退,另一邊,劉旭也像是快要挺不住了。

“這便是你們的華夏絕技嗎?不過如此而已吧。” 億萬婚寵:老婆,你好甜 劉旭的面前,那名十字劍士用並不怎麼純熟的中文對劉旭嘲諷開了。

劉旭手裏的八寶彈線不停的飛射出去,一次次的擊打在那名十字劍士的劍上,但是那種穿透力相當驚人的八寶彈線卻每次都能被那名十字劍士給避開,而且對方不僅能精準的避讓開去,更是能夠在避讓的同時出手重創劉旭。

劉旭的身上已經添了好幾道傷口了,護盾一次次升起,但是卻又一次次的被打碎,這名十字劍士的劍實在是有些犀利啊,招術也精妙,讓劉旭大有一種招架不能的感覺。

“嗯,華夏神技豈是你們這種蠻猴子可以揣度的!煌煌天威。唯我一道,八寶羅網一刷,滅盡世間萬法,着!”

隨着劉旭的一聲大吼,那些看起來雜亂無章飛射出去的八寶彈線突然間激變了起來,纏絞成了一道非常巨大的魚網,一下子便將那名十字劍士給罩在了裏面。

“哼。刁蟲小技!”十字劍士並不驚慌,剛剛這些八寶彈線的威力他已經償試過了,並沒有多強大,他覺得就算是這八寶彈線組成一道網又能怎麼樣呢?難道組成一道網就能擋住自己的凌厲攻勢嗎?那眼前的這個華夏人也未免太小看人了吧!

帶着這樣想法,十字劍士一劍刺削而出。他準備在這八寶羅網上面刺穿一個大洞,然後再瞬間穿過去,一劍在那外華夏人的脖子上開一個大口子!

計劃很妙,但是真當十字劍士一劍劈落出去斬在八寶羅網上面的時候,八寶羅網不僅開始瘋狂的旋轉了起來,同時一股巨大的吸力從八寶羅網上罩了過來,十字劍士的劍氣連半點痕跡都沒有斬出來不說,他整個人甚至都還被八寶羅網一下子徹底的死死的罩住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