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項目上所有人達到一致的意見後,會議也算圓滿結束。

蕭凡起身和葉倩倩說了幾句話就開始下樓。

只是剛下樓,蕭凡就在休息室看見了蕭豔麗和曾心怡兩人。

看來她們倆還不死心啊!


蕭凡淡然走過,也沒再看她們。

只是拿出車鑰匙,徑直走向停在對面的邁巴赫。

蕭豔麗眼尖,立馬拉着曾心怡奔向蕭凡,她猜想蕭凡肯定要偷偷打車逃跑。

肯定做了虧心事不敢承認。

蕭凡感知力多麼強大,他也沒回頭,只是淡定的走到邁巴赫前。

然後打開車門,油門一加。

“嗡!”

車子就飈了出去!


蕭豔麗和曾心怡滿臉駭然!

她們下樓時就看見對面停着一輛豪車,這車少說也有千把萬了。

竟然是蕭凡的?

蕭凡沒多久就到了四和診所,今天陸卿卿告訴他要去面試。

所以蕭凡決定送她去‘最美的青春’面試,等她面試完就把她送回陸家。

總不能一直在蕭凡這蹭吃蹭喝。

蕭凡其實不在乎這個,最主要還是陸卿卿也不是小女孩了,他們經常在一起被陸家人看見指不定說些什麼難聽的話。

“姐夫,你總算回來了,帶我去面試吧。”陸卿卿看見蕭凡回來笑容如花,很是激動。

蕭凡哭笑不得:“我能不能先喝口水?”

“哦,我都忘了,姐夫早上飯都沒吃就去開會了,辛苦了姐夫。”

陸卿卿遞給他一瓶喝過的礦泉水。

蕭凡也沒注意,擰開後就一飲而盡。

飯可以不吃,但是不能不喝水啊,這樣身體才能保持活力。

這段時間蕭凡也抽時間看了不少醫療養生等方面的書。

四和診所畢竟開起來了,多看書才能學習更多的知識。

只是如今四和診所只有蕭凡一個醫生,倒是頭疼不已。

一旦蕭凡不在,診所就是一個空殼子。 目光微擡中,夏凱看向了一直緊盯着戰況的裁判,這在千鈞一髮之際,裁判要隨時準備用防禦靈符終止比賽。

就在兩人目光相接,夏凱嘴脣開啓,準備說出那兩個字的時候,“嗷~”的一聲,一道野獸的嘶吼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就連夏凱也頓時驚呆住,沒有將比賽就此終止。

野獸的聲音突如其來,由小快速的變大,在所有人目光看去時,竟是發現一團金色的光芒從夏凱的道袍中一躍而出,它的身形更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急速的壯大,僅僅一個眨眼的時間過去,一頭體長五米,身高接近兩米的獅類怪獸出現在了衆人的視線當中。

“靈獸!是靈獸!”擂臺下的觀衆立即爆發出了雷動般的歡呼聲,雖然他們對於夏宗並沒有什麼好感,但和南越大陸的武士相比,畢竟還是偏向自己學院一些。

本以爲夏宗在這一擊之下,勢必要成爲此次對戰的失敗方,沒想到在最後關頭,竟然又出現了一個殺手鐗,一頭強大的靈獸。

不過,說它怪是因爲它的樣貌並不普通,長滿鬃毛的頭顱上竟然還直伸出一個螺旋狀的獨角。

擂臺下的觀衆不知道這個長着獨角的靈獸叫什麼名字,見多識廣的成旬和凱瑟琳小姐以及中村武統領卻同時身體大震,“紫晶龍獅”四個字猶如巨石一般投入他們的腦海裏,引起一片劇烈的動盪。

位於東方大陸的淬鍊島並不是專屬於靈脩界,南越大陸的武士,西方大陸的魔法師都可以到那裏去修煉,雖然大部分人都只能進入淬鍊島的外圍和中部位置,但紫晶龍獅是淬鍊島最強存在的傳說卻是靈皇等級的成旬早已知道的。

凱瑟琳小姐是初級魔導師,中村武統領是鬥皇,他們都是和成旬同樣等級的修爲,紫晶龍獅這種靈獸界的最強者他們自然也是知曉的。

但儘管如此,三人之中並沒有一個人親眼見到過紫晶龍獅的本體,看到擂臺上突然出現的怪獸,頭顱上特性鮮明的獨角讓他們一下子就聯想到了這個靈獸界的最強存在。

很快,成旬便在神色恍惚中搖了搖頭,臉上的表情分明是否定了自己的猜測,不可能,夏凱怎麼會擁有紫晶龍獅作爲靈獸寵物,儘管現在還未成年,紫晶龍獅成年以後可是頂級的九階靈獸啊,在人類世界就相當於靈帝,這樣等級的強大靈獸怎麼會做一個一星靈導師的寵物呢?

根據成旬和雲靈學院馴獸長老的多年交流,在靈獸界只要擁有一定靈智的靈獸,都只會選擇比自己更加強大的存在當自己的主人,這種比較可是指靈獸成年以後。

也就是說,就算是和靈獸的嬰幼兒時期簽訂靈魂契約,人類主人也只能跟比自己當前實力更低一級的靈獸簽訂,如果按照夏凱的一星靈導師實力,他簽訂的契約靈獸只能是成年後的三階靈獸,要想跟紫晶龍獅簽訂靈魂契約,恐怕東方大陸上沒有一個人能做到。

在成旬搖頭之後,凱瑟琳小姐和中村武統領也互看了一眼,然後露出了釋然的神色,顯然他們也不會認爲夏凱可以讓傳說中的最強靈獸成爲寵物。

他們哪裏知道,此時的淬鍊島早已不是紫晶龍獅的天下,而東方大陸上唯一的紫晶龍獅正是這隻還未成年的小怪獸。

“卡卡!”夏凱驚呼一聲,他沒有想到卡卡會在這個時候跳脫出來,自從參加三院爭霸賽以來,雖然卡卡是夏凱手中非常強大的力量,但他也很少會利用到這一點。最主要的原因便是出於對卡卡的保護,因爲在三院爭霸賽上,不僅有上千的學員,更加有見多識廣的長老和貴賓,難免他們中間不會有人發現卡卡的真實身份,如果被人知道自己擁有最強靈獸,或許不僅是自己,連卡卡也會招來殺身之禍。

因此,夏凱在最後關頭都沒有想要用卡卡去抵擋,就算上次將靈獸位面的靈獸驅趕到擂臺之上,夏凱也是抱着恢復原貌的卡卡出現,並沒有讓任何人看到卡卡變身後的樣子。

可是現在,自顧跳脫出來的卡卡,無疑是暴露在所有人面前了。

夏凱偏頭看去,看臺之上成旬和諸位貴賓都神色鎮定,並沒有露出非常驚訝的狀態,這還是讓夏凱心安不少,看來他們並沒有發現卡卡的真實身份。

但夏凱不知道的是,除了成旬、凱瑟琳小姐和中村武統領之外,還有一位實力強大的貴賓並沒有立刻否定心中的猜想,他雖然面色鎮定,心中卻如波濤一般翻滾起伏,這個人就是來自靈師公會的青衣使者。

突然竄出的靈獸也讓雄獅堡隊長嚇了一跳,但他的前衝之勢早已無法停止,乾脆便就着原本的方位,朝着變身後的卡卡砍劈而去。

看着身前的青光,夏凱臉上滿是擔憂的神色,此時卡卡的等級仍然是四階的巔峯狀態,未能成爲五階靈獸,而對方手中的鬥氣長劍是實實在在的鬥王等級,從實力差距上來看,就算是身爲紫晶龍獅的卡卡也不能抵擋住這一擊啊。


夏凱驚叫聲剛落,雄獅堡隊長手中長劍已然砍劈了下去,根本沒有任何躲避的時間,在長劍之下的卡卡只能硬生生地憑藉肉*體防禦抵擋這一擊。

夏凱看到卡卡臉上沒有任何畏懼的神色,它怒眼瞪視着青色長劍的主人,已然比之前更大的身體縱身一躍,張開的尖牙和利爪無視就要砍劈而下的長劍,竟是朝着雄獅堡的隊長撕咬而去。

看到這一幕,夏凱不禁鼻子一酸,單純的卡卡顯然是以爲自己要被對方殺死了,才奮不顧身的全力反擊,在它的眼裏,自己受傷算不了什麼,讓夏凱這個主人安然無恙纔是它唯一的目的。

卡卡的舉動讓雄獅堡成員大爲吃驚,他們也沒有想到這隻靈獸的護主之心有如此的堅決,好在鬥氣長劍揮砍的及時,在卡卡的利爪還未夠到雄獅堡三人時,“嗷嗚~”一聲,卡卡的金色身體應聲而落,它就像一隻受了傷的小狗,發出了讓夏凱眼眶泛紅的**之聲。 ‘最美的青春’位於金陵市中心。

蕭凡兩人直接根據面試中的信息,來到了二樓面試室。

面試室的門開着,裏面坐着幾個女人。

身材看起來曲線柔美、挺拔多姿,臉蛋也是如花似玉。

看來這‘最美的青春’裏面的人都很會保養打扮。

蕭凡和陸卿卿不聲不響地走進去。

面試室比一間教室還要大,裝飾也沒有想象中那麼華麗和光彩奪目,反而整體上看起來是那麼精巧細緻,牆上還貼着一欄宣傳語:

我想等到有一天,即使春花秋月和夏蟬冬雪都散去,你也依然能使我不老去,因爲你承載的,是我們共同的青春——最美的青春。


此時,一名西裝男正氣宇軒昂地坐在一張辦公桌前,辦公桌前坐着兩個白領模樣的美女。

他擡頭見蕭凡和陸卿卿徑直走進來,皺着眉頭問:“你們是幹什麼的?”

陸卿卿一直走到他辦公桌前,站在兩個女人身後,才緩緩回答道:“你好,我是來面試的。”

西裝男眼中帶着熾熱,上上下下地打量着陸卿卿,然後想起了什麼,問道:“你就是投簡歷的陸卿卿?”

陸卿卿點了點頭,這時坐在旁邊的幾個女生,都掉頭來看,嫉妒的看着她。

這纔是青春啊,陸卿卿整個人散發出青春的氣息。

這不僅是她年輕,更是她顏值高,還有心態好。

那個看起來花枝招展的白領女人看着陸卿卿不鹹不淡開口說:“沒有實力我們可不要的啊。”

另一個齊耳短髮的白領女人,話說得更加難聽:“喲,這麼年輕就來我們公司應聘,肯定沒經驗沒實力吧,我看你還是放棄吧,‘最美的青春’不是你想進就能進的。”

她們都是負責面試的,西裝男就是她們的上司,如果只是一個長相普通的女人也就算了,可偏偏陸卿卿天資絕色,別說他們的上司人事部經理韓建目不轉睛的看着她,就連她們這些女的看見陸卿卿也是羨慕嫉妒恨。

陸卿卿回答道:“我的簡歷上有說明的。”

幾個女人見陸卿卿不理她們,只是看着韓建,很是不爽。

她們中有一個女人剛要開口。

韓建點了點頭,很是認真說道:“簡歷我看了,總體上也是一些簡介,憑這些還達不到我們的標準,如果你真心想進‘最美的青春’的話,私下裏可以和我說說你的經歷和經驗,這樣我們進行深入探討,我也能更好的瞭解你。”

“如果可以的話,以你的文憑我想應該可以進入高層管理!”

話語含沙射影,很明顯就是要潛規則。

幾個女人一聽,就知道韓經理要幹什麼,她們幾個都是過來人。

此時她們對陸卿卿不僅羨慕,更是仇恨。

高層管理啊,她們夢寐以求的。

可是這麼久卻沒能升職,也就只能做着面試官的小工作。

卻沒想到,這個陸卿卿剛來,韓經理就要讓她成爲高層管理。

就在這時,站在一旁的蕭凡淡淡開口說道:“不用你,她也能成爲高層管理,甚至比高層更高。收起你那些小心思吧!”

聽到這句話,韓建眉頭一皺,才注意到陸卿卿旁邊還有一個看着打扮老土的男人。

他聽了蕭凡的話,臉色鉅變,直接站了起來:“你是誰?誰讓你進來的?”

蕭凡只是冷冷地說:“把你們董事長陸嫣然叫出來,我們要和她談。”

蕭凡聲音不高,卻把韓建嚇了一大跳。

這小子竟敢直呼他們董事長陸總全名,還說要跟她談,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身上似乎還有一種氣場。

其他幾個女人,也是不屑的看着蕭凡。

就這種吊絲,不僅愛裝逼還口氣大,她們又不是沒見過。

韓建提高聲音說:“談什麼啊?我們董事長跟你們又不是一個檔次的人,有什麼好談的?再說了你是誰啊,我們這沒有你這個人吧,看你也不像面試的吧!”

他經常藉助面試的機會,暗中潛規則不少妙齡少女。

而且從陸嫣然還沒接手‘最美的青春’時,他就開始了。

現在他可是知道新來的這位陸總雖然也是國色天香,可是性子高冷,而且辦事效率果斷。

萬一他潛規則的事情被她知道,把自己開除就得不償失了。

蕭凡淡笑。

韓建想了想,拉下臉,稍微客氣地說:“既然你不是這裏的人,請你出去!我們正在面試新員工。”

蕭凡還是冷冷地說:“韓建經理是吧,你還真是賤啊!爲了滿足自己的私慾肯定幹過不少這樣的事吧,剛好認識你們董事長,不行了跟她撓嗑兩句。”

蕭凡一向看人透徹,這韓建猥瑣的目光和言語中的威脅他都能感覺出來。

蕭凡越是冷靜,韓建心裏越是慌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