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點!”陳志凡道:“你一般什麼時間下班,我去看看!”

“晚上10點!”唐慕慕露出了一個害怕的神情,“每次我路過那裏,都覺得後背涼颼颼的,可我又不能不從那裏走!地點是文衛大廈!”

“別害怕,”陳志凡整理了一下語言:“有可能是別人用投影之類的科技手段嚇人,也有可能是你的幻覺,工作太辛苦,或者說也許可能真的有鬼怪什麼的,我去看看就知道了!”

唐慕慕哦了一聲:“陳大哥,謝謝你信我,我本來還以爲我要是說了,你會不信呢!”

“陳大哥,我一會還要上班,我就先走了,”唐慕慕看着陳志凡,現在她確定,陳志凡是真的想幫助她,而不是爲了她的容貌,可一旦發現陳志凡的關注點不是自己,她的心裏又有了點失落!

陳志凡是個好人,她覺得陳志凡比她認識的多數男人都好的很多!

“好的,再見!”陳志凡說道。

唐慕慕有些失落,她以爲自己再次出現,陳志凡怎麼也該問問她家住在什麼地方,或是送她回家。

可是都沒有!

唐慕慕起身就走了,陳志凡看着唐慕慕的背影,覺得唐慕慕有話沒有說出來,不過他對唐慕慕沒說的話不感興趣,他能幫助唐慕慕的事情少之又少,而且他不能幫助唐慕慕一輩子!

就像是拯救谷,他提供幫助,卻是並不承攬所有的事情。

一個人的精力有限。就算是殭屍,他的能力也是有限的。

等到晚上十點的時候,陳志凡出現在了唐慕慕所說的地方,那是一片小公園,說起來是公園,其實就是一片草地,裏面有幾個休憩的長椅。

這個地方,當陳志凡一靠近,立刻就發現了這裏陰氣濃郁,在草叢之下,有一具屍體!如今屍體已經腐爛,屍氣和死氣瀰漫,他走了過去,用控鬼術問道:“你是何人?”

屍體上飄出了一個白色的影子,一個滿臉幽怨的女人飄飄忽忽的到了陳志凡的身前:“我冤枉啊,我死的真願望!”

陳志凡平靜的出聲道:“告訴我是你怎麼死的,你有什麼冤枉?”

他又不是鬼官,怎麼找起他伸冤來了?

女鬼說道:“我叫傑西瑞,本身是個華夏人,我的養父母都是外國人,所以給我取看了這麼個名字!”

“後來,我在z市戀愛了,熟料那個男人根本不是真心喜歡我,他是爲了我的財產,我那時候真傻嗎,先生,想必你也想到了吧,我的財產被奪,我被那個負心漢給殺了。他叫越蘇,z市人!”

“在我的屍體上,還有他的照片!”

還要自己挖屍體?陳志凡無語的抽了抽嘴角:“我知道了,你還有什麼事情沒有告訴我呢?” 「我那都是裝的,依依難道看不出來么?」吻了吻她怔愣的小臉,帝玄胤狡黠一笑,「但倘若依依晚上好好補償為夫的話,為夫就不生氣了。」

夜冰依:「……」

「滾!」

夜幕將至。

一道聖旨突然傳到夜家。

之前參加靈武者比賽的人,今晚都要去宮中,參加晚宴。

夜冰依自然也在列。

偏頭看向身邊的妖孽男子,今天晚上,註定有一個采兒要缺席。

因為帝玄胤,不會出現。

夜青天蹙眉道:「依依,你要是不想去,咱就不去。」畢竟宮裡有不少他的死對頭,他怕那些人為難他的女兒。

夜冰依知道爹爹在擔心什麼,心中冷笑一聲。

除了那些人,怕是還有上次來參加比賽的家族之人,那次被雷奧帶的一幫人,已經全部被她殺了。

今天這些人要是敢找她的麻煩,她也不介意送他們上西天!

「去,爹爹,我為什麼不去!」夜冰依冷笑一聲。

夜青天擔憂道:「可是……」

「放心吧爹爹,我不會讓自己有事的。」

帝玄胤淡淡的瞥了她一眼,突然握住了她的手道:「我陪你一起去。」

妖魅難逃 「不必,你長的太扎眼了,還是乖乖呆在家裡吧。」夜冰依直接搖頭拒絕。

帝玄胤:「……」

嘴角微抽,他長的太扎眼了?這是什麼鬼?

但,他會遵從她的意願。

「倘若有什麼事情發生,要記得第一時間,讓風凌通知我。」

「知道啦,你好啰嗦哦。」夜冰依嫌棄的擺了擺手。

嘴角卻是微微翹起。

出發前,夜冰依找兒子,將雪羽借了過來,帶在身邊。

路上。

雪羽看著夜冰依,烏溜溜的大眼睛閃過一抹恐懼,母夜叉又想搞什麼鬼?

夜冰依揉了揉它的小腦袋,笑的很是溫柔:「雪羽,你要做貢獻的時候來了,今天晚上要好好表現哦,我會好好獎勵你的。」

雪羽渾身一抖,什麼要它做貢獻?

大眼睛閃過一抹水光,狠狠地搖了搖頭,母夜叉,你是不是想背著小澈兒把我賣掉!

夜冰依無語的翻了個白眼,「哭什麼哭,老娘又沒強|奸你!」

「嗷嗷嗷」

嗚嗚嗚,母夜叉,你好壞哦!

小澈兒救命啊!

雪羽直接躺在地上打起了滾,哭的肝腸寸斷,上氣不接下氣。

「噗……」夜冰依瞬間被這小東西逗樂了,想到今天晚上還要靠這個小東西為她賣命,趕緊輕哄道,「好啦好啦,我給你開玩笑的啦,看看這是什麼?」

夜冰依將一顆丹藥遞給它,雪羽立即停止了哭鬧,眨了眨烏溜溜的大眼睛,隨即猛然朝著她手裡的丹藥撲了過去,「嗷嗷嗷」好好吃!

人家還要!

雪羽流著口水,扯著夜冰依的袖子,眼巴巴的看著她,母夜叉,我還要,還要!

夜冰依又拿出了一大瓶香噴噴的丹藥,看著小東西道,「想吃么?」

「嗷嗷嗷」雪羽狂點頭。

「好,只要你今天晚上乖乖的聽話,這些都是你的哦。」夜冰依笑的像一隻狡猾的狐狸。 雪羽抖了抖身體,完了,母夜叉想要幹什麼?她該不會真的打算將它賣了吧?

……

夜冰依前腳剛邁入宮中,便察覺到有無數道視線朝著她打量過來。

由太監領著,前往後花園。

花香四溢,景緻迷人。

當今靈主軒轅隆,坐在高位之上。

夜冰依一眼便看到了那個如冰雪一般的男子。

他靜靜地坐在那裡,一縷烏髮垂落在完美的輪廓,美人如畫,背影清冷,宛若孤月,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孤寂,但即便是如此,也難以讓人忽視。

沒有人沒注意到,從夜冰依的到來,男子的那雙冰藍色眼眸,瞬間微變,白玉般的手指倏然緊握。

夜冰依只是淡淡的掃了一眼,便收回視線,臉上沒有任何錶情。

很快入座。

一道惡毒的視線,緊緊地盯著她。

少女坐在軒轅子凌的旁邊,一臉猙獰之色。

正是那日的夕霧聖女。

察覺到那猶如毒蛇一般盯著自己的視線,夜冰依慵懶的打了個哈欠,連個眼神都沒給她。

「砰!」夕霧聖女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怒吼道,「夜冰依!你敢無視本聖女!」她還等著這個賤人看到她,她給她個下馬威呢!她居然敢無視她!

夜冰依伸手抓了把瓜子,淡淡的嗑了起來,還往兜里塞去了一根香蕉,奇怪的是,那根香蕉很快就不見了。

鳥都不鳥夕霧聖女一下。

「你……」夕霧聖女看到她的動作,嘴角狠狠一抽,這個女人到底有沒有一點涵養,難道她們家沒有東西吃嗎?

見夜冰依絲毫沒有要搭理她的意思,夕霧聖女快要氣炸了!

「女人!本聖女跟你說話呢!!」

「咻——」一串香蕉皮從夜冰依的兜里飛了出來,好死不死的正中夕霧聖女的臉。

「啊啊啊啊啊!」

「夜、冰、依!本聖女要殺了你!!!」

夜冰依終於抬起頭來,正眼看向她,一臉無辜的眨了眨眼睛,茫然道,「……夕霧聖女,你叫我有事?」

手悄悄的伸進口袋裡,拍了雪羽一巴掌,這個不省心的小東西,吃個香蕉皮還亂丟,都丟到人家臉上去了。

不過乾的漂亮哈哈哈……

「噗!」

不知道是誰在背後笑了一聲,隨即便引來更多的噴笑聲。

眾人默默的為夜冰依點了個贊。

夜大小姐可真有意思!

人家都把嗓子喊破了,她都跟沒聽到似的,面對這麼大聲音的咆哮,還能如此淡定,這定力,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這邊的動靜,很快就吸引了更多人的視線,大家的視線都朝著兩人掃了過來。

開始議論紛紛道,「鳳凰谷的夕霧聖女,不愧是聖女,長得跟天仙似的。」

「聽說,夕霧聖女可是看上了咱們大靈王殿下呢。」

「這就尷尬了,大靈王和夜大小姐,還有婚約吧?」

「婚約?據我所知,大靈王殿下根本看不上夜大小姐,千方百計的想要取消這個婚約呢,不過如今,畢竟夜大小姐逆襲,已經不算是廢物,不知道大靈王殿下會選擇誰呢?」

夜冰依聽到眾人的話,才想起來還有這麼一檔子事。

她自然是不可能會嫁給軒轅子凌的。

但是這條婚約,卻還在。 廖漢根本不會乖乖的滾,陳志凡補充道:“給我查個叫越蘇的人,”他拿出照片給廖漢看了一眼:“看清楚這個人的模樣,查到了給我說!”

“看見了倒是看見了,你還不如將照片直接給我,”廖漢伸手去拿照片,陳志凡的手一縮,躲過廖漢的手:“照片我還有用,你就去找越蘇這個人。”

陳志凡站起身,朝着公園外走出去:“正好叫你減減肥!”

廖漢的肥臉突然漲紅如赤霞:“我不胖,我不胖啊,就是矮了點,壯了點,我是壯不是胖!”

雖然有路燈,夜色暗沉,想要看見別人臉上的表情還是很困難的,除了陳志凡,誰也看不到廖漢此時的表情!

陳志凡本來是想將照片交給廖漢的,在剛纔拿出照片的時候,他注意到了照片上一個細節,他臨時改變了主意,剛纔那個葉月香的鬼魂似乎還有什麼話想說,不消散,他催促了幾次葉月香才消散,看來是他還是太缺乏耐心了!

回到家,陳志凡拿出了照片,仔細的看了起來。

葉詩瑜幽幽的出聲:“又看哪個美女的照片?”

水玲瓏用力的點頭:“夫君魅力大啊,我就是被夫君吸引的,其實和夫君相處久了,就知道他是很很吸引人的人!”

“我看,他是容易吸引女人吧?”葉詩瑜用力白了陳志凡一眼,之前這小子還暈槍呢,不知道什麼時候,他的氣勢就變了!

陳志凡根本沒注意到葉詩瑜的怨氣,而是說道:“詩瑜,z市這幾年倒閉的世家有那幾家?”

葉詩瑜疑惑的看向陳志凡手裏的照片:“怎麼想起問這個?”

陳志凡將照片翻過來:“有一個命案!所以我要先了解一下!”

原來不是陳志凡喜歡的女人的照片,葉詩瑜此時才發現那是一張陳舊的照片。還沾滿了泥,她尷尬的道:“我又不是你的百度!”

陳志凡哦了一聲:“對啊,我去上網查查!”

發現陳志凡滿心在案子上沒有注意到自己的尷尬,葉詩瑜的表情變得正常,一邊的黑蓮笑着說道:“小瑜姐,夫君太有魅力,醋是吃不完的哦,既然天意決定要成爲一家人,就是吃醋也不能改變事實,還要影響兩個人的感情,那樣的話,倒不如和新來的姐妹搞好關係。”

鑑寶女王 一邊的阿寶對着葉詩瑜眨眨眼:“小瑜姐,夫君很厲害的,女人太少,應付不過來哦!”

“什麼?”葉詩瑜反應了很久,才明白阿寶的意思,隨即她惱恨的瞪了陳志凡一眼,暗罵:這個種馬!真可惡! 邪帝狂妃:鬼王的絕色寵妻 連這種事情也要厲害!

幾個女孩子見葉詩瑜的表情一會惱怒,一會羞澀,都是嘻嘻哈哈的笑了起來。

惹火嬌妻:總裁的私寵寶貝 陳志凡是領主大少爺,妻妾成羣是很自然的,不過這些,黑家的姐妹沒有告訴葉詩瑜。對於主家的身份,她們沒有資格置喙!

除非陳志凡自己告訴了葉詩瑜關於他身份的事情,她們才能跟葉詩瑜說苗家的事情。

陳志凡在網上搜查了一番,加上在照片上看見的線索,他已經知道了葉月香的來歷,不過在網上也只是提到了葉月香是失蹤了,根本沒有提到葉月香和一個男人的事情。

照片上的葉月香的確是失蹤的這個女人,越蘇這個名字,怎麼聽都有點奇怪,現在就等廖漢那小子給他查到什麼結果了!

果不其然,幾個小時之後,陳志凡的手機響了,廖漢說道:“陳哥,沒有查到越蘇這個人,那個照片上相似的男人,年齡相符的,也沒有叫這個名字的!陳哥,你是不是搞錯了!”

聞言,陳志凡皺起了眉頭,葉月香只剩下魂魄,還想要引誘陽氣弱的人,想要上身,看來,他還是要去那個小花園再去看看。

這麼想着,陳志凡關掉電腦:“你們早點休息,我需要出去一下!”

見狀,葉詩瑜猛地站起身,說道:“志凡哥,我和你一起去!”原來真的是有案子,可笑她剛纔還在吃莫名其妙的醋!

陳志凡道:“你現在是傷員!傷員就要好好的養傷!”

“我想幫忙!”葉詩瑜說道:“我可是你的領導!”

陳志凡認真的說道:“在這裏,爹是家長,其次就是我。我命令你,在家休息!”說完不容葉詩瑜反對,直接走了出去。

葉詩瑜在他身後跺腳:“可惡,我要幫他,他居然都不要!”

刑偵大隊中,韓琦看着忙碌的人中沒有陳志凡,便問道:“陳志凡呢?”

廖漢知道陳志凡和韓琦不對路,說道:“他回家了!”

“哦!”韓琦臉上的笑容擴大了幾分,看來明天就該看他的好戲了,他對一手將陳志凡送進死局,非常的得意。

韓兵就是再可惡,再怎麼廢物紈絝,他也是他的弟弟!

韓琦一點也不覺得親手送弟弟上西天有什麼不好,他滿心的怨恨都是將弟弟害成了那個鬼樣子的陳志凡!

只要陳志凡死了,他就可以帶着葉詩瑜回到京城結婚!

那麼他的勢力就是他爹也不能在輕易觸動了!

爲此,韓琦越發覺得,只有陳志凡死了,才能解決很多的事情!

陳志凡此時已經回到了那個小花園!

唐慕慕已經下班回到了家,此時小花園的附近更加的安靜,陳志凡走到發現屍體的地方,蹲了下去。

葉月香很奇怪,這裏的陰氣比他想象的濃郁!

他之前吸收過一次,現在居然又出現了。

在這裏不是有什麼東西能產生陰氣,就是有什麼聚陰陣之類的! 軍少夜寵:小甜妻,乖! 他運轉煞氣決,將此地陰邪氣吸收精光!

如果這裏真的是跟他所想的一樣,應該會有陰氣產生,時間一點點的過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