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到我身邊來吧。”葉寒說道。

這架波音747的座椅都是改裝過的,所以可以坐兩個人。

蒂娜點了點頭,坐到了葉寒的身邊,將腦袋靠在他的肩膀上。

“到了英國,處理完你家裏的事情後,我就要獨自一人行動了,不能再待在你那裏,因爲會有危險。”葉寒在蒂娜的耳畔說道。

“不,我要和你一起,我當初和你說過了,在英國,我不會和你分開,就算面對再強大的敵人,我都不會害怕,這麼多年了,你也清楚我的脾氣。”

聽到蒂娜的話,葉寒嘆了口氣。

“你這樣會拖我後退的。”葉寒說道。

“不會的,我相信你有這樣的能力。”蒂娜卻一副倔強的樣子。

葉寒拍了拍額頭,這女人怎麼就那麼死腦筋呢。

“我要面對的可是全世界各大勢力的壓力,你要知道我這些年有多少仇家。”葉寒繼續勸,畢竟帶她在身邊太不方便了。

蒂娜如果待在克里斯丁家族裏的話,絕對沒人敢動她。

但要是跟在葉寒的身邊,這可就不一樣了。

這一次地獄組織是完全和葉寒槓上了,召集了和他有過過節的勢力,集中在英國對付他,到時候葉寒和他們遇上,免不了會有一場屠殺,他們可不會管蒂娜是誰,那些都是一羣殺人不眨眼的瘋子。

“我知道,我也知道你不想我有事。”蒂娜輕輕的撫摸上葉寒的臉頰。


整個頭等艙,沒有葉寒的命令,絕對不會有人敢進來,而且也沒有攝像頭,所以葉寒和蒂娜在幹嘛都不會有人知道。

“那你知道,還那麼堅持,到時候你少了根頭髮,整個克里斯丁家族追殺我怎麼辦。”葉寒一把抓住蒂娜的手,無奈道。

“你認爲我家族的人會敢對你動手嗎,別忘了你現在的身份哦。”蒂娜趴在葉寒的懷裏,在他的胸口上畫着圈圈。

“好了好了,你別挑逗我,這可是在飛機上,可不是你家,也不是我家,要幹啥就下飛機了再幹!”

葉寒抓住蒂娜的手,這女人要是挑逗一男人,不用一分鐘就能讓那個男人變成一個瘋子,葉寒這樣定力已經很好了。

蒂娜卻不以爲然的笑了笑,在葉寒的耳畔吹了口氣,笑道:“在這裏也可以哦,反正不會有人知道。”

蒂娜的話讓葉寒身體一熱,但很快又忍住了,連忙把她推開,一臉鬱悶的說道:“親愛的,你放過我吧,這樣下去真的會出事的!”

“那你到時候帶着我,我就不調戲你了,要不然的話。”

說着,蒂娜將嘴巴附到葉寒的耳邊,輕輕的吐了口氣,低聲道:“我讓你在這裏爽一爽。”

說着,葉寒全身一震,因爲蒂娜的手,抓在了他的哥們上。

“那個,這個……行,我到時候帶着你,帶着你,你放手好不。”葉寒冷汗都出來了,她這抓着,如果用力一捏。

葉寒不敢再想下去了。

“哼,這還差不多。”蒂娜笑着在葉寒的臉上親了一下,笑道:“真乖。”

說着,鬆開了抓住葉寒哥們的手。


葉寒那個後悔啊,剛纔幹嘛叫她坐過來。

飛機緩緩的往英倫半島飛去,葉寒一直被蒂娜抱着,連動都不能動一下。

而印度洋一個不知名的小島上,葉寒一直在追捕的敵人,奧斯維德,正坐在一張黃金做成的椅子上,一副俯視衆生的模樣。

“死神去英國了,我們也該行動了。”奧斯維德從椅子上站起身,對着身旁的一名中年人說道。

“我知道了。”中年人點了點頭,轉身走出了屋子。

“死神,三年前你殺我父親,毀掉了整個地獄,那麼,這一次,我先殺了你,再殺你全家,然後,用我的改造人大軍,徹底的佔領整個世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島上,到處都回蕩着奧斯維德的笑聲。

對於這一切,葉寒都並不知情。

此時的他,和蒂娜依偎在一起睡着了。

飛去英倫半島,至少要十二小時。

這是一個很漫長的旅程,葉寒不知道該做些什麼,迷迷糊糊就睡着了,這一睡,就是六個小時。

睡夢中,葉寒夢到了林夕瑤,花影,蒂娜,心語。

這四個女人,都是要陪伴自己一輩子的女人。

她們的笑容,在葉寒的心裏烙上了烙印,永遠都不會忘記。

突然,整架飛機震動了一下。

葉寒的腦袋直接撞到了飛機的窗戶上。

“我靠。”葉寒被疼醒,連忙捂着腦袋。

“親愛的,怎麼了?”

蒂娜也被驚喜,連忙抱着葉寒的脖子,一副關心的模樣。


“尼瑪,氣流乾擾,疼死我了。”葉寒捂着撞到的地方。

“讓我看看。”蒂娜滿臉關心的抱過葉寒的腦袋,看了一下,發現沒什麼事後,才鬆了口氣。

“怎麼樣,沒毀容吧。”葉寒連忙問道。

“沒事,別擔心。”蒂娜輕笑道。

“呼,我還以爲毀容了。”葉寒拍了拍胸口,一副後怕的模樣。

“行了,知道你帥了。”蒂娜重新趴回葉寒的懷裏,享受着他懷抱帶來的溫暖。

葉寒沒有說什麼,轉過頭看着窗外。

被驚醒後的葉寒沒有任何的睡意,而這個旅途還有漫長的六個小時。

“蒂娜,英國冷嗎?”葉寒問道。

“冷,冰冷刺骨。”蒂娜有氣無力的回答道。

此時的她又快要睡着了。

看到有些疲憊的蒂娜,葉寒沒有再打擾她,她和自己不一樣,她沒有那麼強悍的體質。

蒂娜睡着後,葉寒附身親吻了一下她的臉頰,然後將她的腦袋枕在自己的大腿上,讓她睡的舒服一些。

飛機上的時間是最難熬的,葉寒很想去倒杯水,但擔心吵醒蒂娜,所以遲遲沒有起身。

“夕瑤,等我回來,我會爲你準備一場最完美的婚禮。”

葉寒轉過頭看着窗外,在心中想道。

是啊,自己欠林夕瑤的太多了,包括一場完美的婚禮。

林夕瑤不止一次的和葉寒說起她夢想中的那場婚禮。


在廣闊的草地上,一條長長的紅地毯,而葉寒就在紅地毯的終點等待着她,手裏拿着一個戒指,在所有人祝福的目光下,葉寒爲她戴上這個愛情的象徵。

“呼……”

葉寒長長的吐了口氣。

他自己也擔心,是否能活着回去,如果不能,那林夕瑤該怎麼辦。

這一次去英國,葉寒甚至想到了自己可能會死在那。

因爲奧斯維德可能會出動整個改造人軍團來圍剿自己。

葉寒之所以只帶一些死神殿的人,就是考慮到了這一點情況。

自己一個人行動起來還會輕鬆些,但如果是帶着數十人那就麻煩了。

六個小時很漫長,葉寒一直都傻傻的看着窗外,就這麼默默的度過了六個小時。

飛機緩緩的降落在倫敦國際機場,而英國現在是下午17點,機場人來人往。

飛機上,葉寒有些疲憊的揉了揉眼睛,這六個小時他幾乎一直睜着眼睛看着窗外快速閃過的白雲,都視覺疲勞了。


而蒂娜一直趴在他的腿上,就這麼睡了十二個小時。

“我去,睡了十二個小時,怎麼還沒睡夠。”

葉寒輕輕的拍了拍蒂娜的肩膀,輕聲道:“起來吧,我們到了。”

蒂娜的睫毛動了動,然後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親愛的,飛機降落了嗎?”蒂娜一副沒睡醒的樣子。

“是啊,你睡了十二個小時啊。”葉寒輕輕的拍了拍蒂娜的屁股,教訓道:“我就睡了六個小時,你一直趴在我的腿上睡,夠舒服了吧。”

“是很舒服的,我都不想起來了。”蒂娜說着,還在葉寒的腿上蹭了蹭。

“行了,起來吧,明天不就是你父親的生日了嘛,我們去給他準備個生日禮物。”葉寒再次催促道。

“好。”蒂娜從葉寒的腿上爬起來,伸了個懶腰。

葉寒滿臉苦逼的說道:“看吧,叫你趴着,我腿麻了,走不動了。”

這次葉寒不是說笑的,他的腿真的是麻了。

蒂娜有些歉意的笑了笑,說道:“那我幫你揉揉。”

說着,伸出手,給葉寒的雙腿按摩。

“好了,我們走吧。”葉寒抓住蒂娜的手,用念力在雙腿運轉了一圈,把麻木驅除後,拉着蒂娜的手走下飛機。 彷彿感應到清靈心中的想法,懷裡的白色蛋竟然對她做出反應!動了動,試探性的吸了一點點這裡的陰氣。見清靈沒有任何反應,再次吸了一點點。

清靈被白色蛋的這個舉動給驚的愣怔,她不禁也傻兮兮起來,竟然對著一顆蛋說起了話,「你…是能吸這裡的陰氣孵化嗎?」

白色的蛋一動不動。

清靈再次怔了怔,難道它聽不懂自己在說什麼?

她不死心,再次說,「要是你能夠吸取這裡的陰氣孵化,那就盡情的吸吧。我不會阻攔你的。」

清靈的這句話彷彿是讓白色蛋開啟了閘門,話音剛落,以白色蛋為中心,四面八方的邪氣竟然蜂擁而來!

視線里可見的黑色邪氣被白色蛋所吸收。蛋殼上隱隱亮起一層光暈,在邪氣滲透白色蛋殼的同時,竟然被一種奇異的力量轉化成純凈的力量,被白色蛋所吸收!

這、這、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白色的蛋會吸收陰氣轉化為其他力量吸收?!

如此狀況清靈聞所未聞見所未見,她不知道白色蛋把陰氣轉化為的那種力量是什麼力量,但是看那樣子應該和靈氣一樣可以吸收。趁著這個空擋,她也在白色蛋轉化陰氣吸收的同時,雙手按在蛋殼上,將白色蛋吸收的海量力量抽取一些供自己吸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