堪比換臉!

畢竟,剛才在車上,兩個人還冷著臉,就差吵得不可開交了。

穆念影一看見路南,不等他們走過去,就兩三步走過來。

她心肝寶貝的看著路南。

「我的小南啊,終於回來吃飯了,這幾天,可把奶奶等的著急死了,以後要是有時間,一定要常常回來吃飯啊,不要記著什麼死規矩,不是星期五,就不回來,那奶奶想你了怎麼辦?」

路南不著痕迹的將胳膊,從蘇北的手裡伸出來,他摟著穆念影。

「哎呦,奶奶,您瞧您在說什麼呢!以後您要是想我了,一個電話,我馬上就回來。」

穆念影頓時眉開眼笑。

「乖孫,你說的是真的?」

路南連連點頭。

「千真萬確,奶奶您就放心吧,您在我心裡,永遠都是最重要的!」

穆念影笑的嘴的合不攏。

蘇北聽得,渾身雞皮疙瘩都掉下來了。

一想到路南平時冷臉的模樣,再看看他現在的樣子。

她就覺得,太滲人,太有違和感了。

一行人回到客廳。

路家的廚子,正在做晚飯。

不知道路南腦子抽什麼勁,他竟然站起來。

「奶奶,你先和爹地媽咪坐著,我去給您做兩個拿手好菜!」

穆念影笑著說道。

「乖孫啊,不用了,你好不容易回來一趟,怎麼能讓你做飯呢!」

路南走到穆念影身後,幫她捏了捏肩膀。

「奶奶,您就別瞎操心了,我就是好不容易回來一趟,才更要讓您嘗嘗我的手藝啊!」

路南說完,就直接向著廚房走去了。

蘇北徹底傻眼了。

第一次回家,他就這樣,把自己一個人丟在狼堆里?

他這也太不夠義氣了吧!

蘇北在心裡,一個勁的吐槽路南。

簡直毫無人性,這個資本家,這個不講信用的男人!

要是相信他的,自己以後買的速食麵,都沒有調料包!

路南一走,穆念影臉上的笑容,立馬淡了下來。

看著老太太,一副板著臉的樣子。

蘇北忍不住嘆息。

這究竟是什麼人啊,變臉也太快了吧!

對著路南的時候一個樣,對著她的時候,又是另外一個樣。

既然看她不順眼,就別讓路南娶她進門啊!

還真想跟封建社會一樣,變著法的折磨自己啊!

看著蘇北臉上的神情,一個勁的變化。

孫靜怡溫婉的笑著開口。

「北北,你還沒有見過西西吧,上次你跟小南結婚的時候,西西生病了,當時不在家,這就是小南的妹妹,路西西。」

說完,她又轉頭看向路西西。

「西西,這是你嫂子!」

還不等蘇北說話,路西西就率先開口。

她的聲音非常輕,非常的悅耳,就像是山間的泉水,滲進心間一樣,讓人覺得甜甜的。

「嫂子,你好,我是路西西,你以後喊我西西就行!」

蘇北趕緊強迫自己,演技在線。

她笑眯眯的看著路西西。

「西西,你好啊,第一次見面,我也沒有給你帶什麼禮物,你喜歡什麼,告訴嫂子,嫂子下一次回家帶給你!」

路西西搖搖頭。

「嫂子有這份心意就行了,西西什麼都不缺!」

蘇北乾笑了一聲,她臉上的笑容更大了。

但是,笑的也更假了。

「我知道,西西肯定不好意思說,沒關係,嫂子以後看見適合你的,肯定給你帶上,西西長得這麼美,怎麼能不好好打扮呢!」

蘇北說完,自己差點忍不住,吐了出來。

真是要命,她從來沒有說過這麼噁心肉麻的話。

這算是史無前例了。

路西西嘴角微微上揚。

「嫂子想多了,西西沒有什麼不好意思,我們是一家人,只不過,還是謝謝嫂子的誇獎!」

蘇北咧著嘴乾笑。

她除過笑,不知道自己還能幹什麼了。

講真,這話,她真心接不下去了。

她更不是找話題的高手,就這麼乾瞪眼吧。

沒辦法了,誰讓路南扔下她一個人呢!

蘇北以為,場面會就此僵住。

但是,她沒想到是,老太太發話了。

穆念影不冷不熱的看著蘇北。

「蘇北……是吧!」

蘇北點點頭,心裡已經翻了無數白眼。

還蘇北是吧!

她就不相信,這麼精明的一個老太太,會記不住自己名字。

故意刁難她是吧!

她不怕!

蘇北就像是一隻鬥雞一樣,看了廚房的方向一眼,越發的鬥志昂揚。

她笑容甜的都快能擠出蜂蜜了。

姐好歹是在娛樂圈混過的!

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

演戲嘛,誰怕誰!

「奶奶,對啊,我叫蘇北,您叫我小北就行了!」

聽著自己發嗲的聲音,蘇北差點反胃。

她告訴自己,這還沒有吃飯呢,可千萬不能吐了。

穆念影冷笑了一聲。

「你平時就是這麼勾引小南的吧,才讓他這麼多天,都不回家!」

蘇北頓時欲哭無淚。

什麼叫她是這麼勾引路南的,她要是對著路南,能發出這樣的聲音。

她乾脆直接撞牆算了吧。

她算是看出來了,這老太太,今晚是給她找事呢!

既然如此,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她接著就是了。

她裝模作樣的伸手,捂嘴笑道。

「奶奶,瞧您說什麼啊,我跟路南是夫妻,什麼勾引不勾引的,多有傷風化啊!」

蘇北說的輕聲細語,四兩撥千斤,將穆念影的話駁了回去。

穆念影的臉色,立馬就變得不好看了。

她徹底冷著臉。

「怎麼,你這孫媳婦,我還說不得了,你不叫小南多回家,教唆他一直住在外面,你說,你到底居心何在!」

蘇北冤枉啊。

她真心覺得,自己實在是太無辜了。

她想住在外面,可是,路南回不回家,這怎麼是她能控制的呢?

她立馬轉變表情,神情那叫一個幽怨委屈。

「奶奶,你說什麼呢,我怎麼敢有這種想法呢,路南他真的是工作忙,他那麼有主見的人,怎麼會被我一個女人教唆呢,你真的想多了!」

蘇北說的那麼情真意切,如果懷疑她,似乎都讓人覺得,罪孽深重。

穆念影心裡壓著一股悶氣。

她看著這個孫媳婦,總覺得不順眼。

如果不是路家祖上,當年和蘇家有過約定。

他蘇家的女兒,怎麼可能配得上自家孫子。

一想到這裡,她心裡,就忍不住來氣。

只不過,她剛才說的話,都被蘇北不痛不癢的駁回了。

而且,她剛才那樣說,自己若是說,路南真的是被她教唆的。

那麼,路南就成為那個沒主見的男人了。

她的孫子,才不是那種沒用的窩囊廢呢!

看來,面前這個小妖精,道行不淺啊!

想到這裡,她心裡頓時閃過一個想法。

她臉上的表情,立馬發生一百八十度的轉變。

穆念影霎時笑的慈眉善目。

「蘇北,你們結婚後,回門了嗎?」 蘇北頓時傻眼了。

回門?

她壓根沒想到過要回門啊。

再說,她跟蘇家的關係,回門也是自取其辱。

可是,眼下的情景,她要怎麼應付。

路家老太太,一看就是個老謀深算的老狐狸。

她見戰術不對,就立馬換了另一種戰術。

蘇北頓時有點頭疼了。

她多麼希望,路南趕緊從廚房裡滾出來,給她解圍。

可是,很顯然這樣的可能,微乎其微。

路南今天明顯故意,將自己一個人留在這裡的。

蘇北心裡一個勁的罵,小氣的男人!

竟然這麼記仇。

看著蘇北低斂著眸子,不知道在想什麼。

穆念影繼續開口。

「怎麼著?蘇北,我問的問題,讓你很為難嗎?還是你心裡,壓根就沒把我們路家當回事!」

蘇北一聽,立馬抬起頭,這罪過可就大了。

她什麼時候,沒把路家當回事過。

正是因為清楚的知道,路家在南希市,乃至盛世集團,在國際上的地位。

她才不敢輕易跑路。

她要是溜之大吉了,路家肯定不會放過蘇家。

這樣的話,蘇雲天一定不會善罷甘休,到時候,所有的一切,都要由姑姑家承受。

蘇北深吸了一口氣,看著面前的穆念影,努力笑了笑。

「奶奶,您說哪裡去了,我怎麼可能有這樣的想法,既然嫁入了路家,我就是路家的兒媳婦,只不過剛才聽見您說,回門的事情。」

蘇北咬了咬牙,繼續說道。

「我本來就在想,我和路南是不是應該回趟家,但是,他最近工作太忙了,我說過一次回去看看,他說等閑了再看……」

蘇北完美的將責任推到路南身上,她終於鬆了口氣。

穆念影臉上的神情,明顯非常很不高興。

這個小蹄子,就知道把責任往外推。

她坐直身體,往沙發背上靠了靠。

她看著蘇北,越看越覺得不順眼。

一個女孩子家家的,坐沒坐像。

坐在那裡,就像是沒有筋骨一樣,像什麼樣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