墜兒偷偷的查閱了一下那枚玉簡,果然是明藍留下的,裡面除了一些修鍊那套功法的心得外,後面還有一幅藏寶圖及一段法訣,古怪的是明藍特意說明這處寶藏不是她送給墜兒的,但卻對寶藏的來歷隻字不提,也沒提寶藏里有什麼。墜兒把玉簡的內容牢記后就把它毀掉了,這是明藍著重叮囑的,就算沒有這叮囑墜兒也知道這玉簡不能留。

新的寶藏對墜兒的吸引並不太大,不管是財物還是寶物他都夠多的了,法術就更多了,而且在他想來,既然明藍知道法訣那肯定是進去過的,他們認為明藍應該是元嬰中期修為,一個元嬰中期修士挑揀剩下的東西墜兒已經看不上眼了。

在守護舒顏的半個多月時間內,呂罡和墜兒聊了許多事情,他們有太多話題可聊了,比如沈清會去哪,比如信邪會不會來找他們,比如明藍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比如乾虛宮的命運,比如該如何與絳霄、西陽相處,比如他們今後何去何從……

大多數的問題他們都沒有答案,對於沒什麼閱歷的兩個小修士而言,處於目前的境地中確實夠難為他們的,不過兩個人倒都沒愁眉苦臉,墜兒滿心想的都是怎麼找到沈清,呂罡比墜兒顯得還要輕鬆點,因為焚恨貼和舒顏的靈眼,他就算不想在外漂泊也得在外漂泊了,何況他還是個喜歡在外漂泊的人呢? 嫡女重生:謀君謀天下 最令他滿意的籌劃是墜兒他們三個找個沒人的地方一直修鍊下去,等靈石都用完了,就去賣那些材料,等材料也賣完了,他們或許就能結丹後期修為了,有了結丹後期修為再想弄靈石就有的是辦法了,甚至都可以去搶一個小門派的地盤了。

對於呂罡的這個打算墜兒肯定是不能同意的,他寧可不修鍊也不會去作強搶豪奪之事,如果舒顏實在找不到沈清,他在靈石用光后就想回紫霄宮尋求幫助了,如果是他自己的話,他會依照和沈清談過的路線繼續向北去找沈清,可那太危險了,他不能拖累呂罡和舒顏。

對於絳霄和西陽這兩個人,呂罡和墜兒都是比較糾結的,呂罡想和他們分開,可在沒有靈氣的地方破境又需要他們的幫助,離開人家又不行,墜兒則是傾向於和這倆個人在一起的,因為他覺得絳霄和西陽都挺好的。

舒顏在穩定住修為後立即跑過來興高采烈的跟他們大談了一通破境的感慨,每次都這樣,都成慣例了,雖然明知呂罡和墜兒一定會表示不屑,可她的喜悅只能和這兩個人分享,也最願意和這兩個人分享,好在她可以呵斥這兩個人,逼他們乖乖的聽自己說完。

等舒顏終於講痛快了,無精打採的呂罡和墜兒立刻精神起來,誇張的作出生龍活虎的樣子,這當然是故意逗舒顏,舒顏則少不得要忍著笑啐罵他們倆一通。

嬉鬧過後,墜兒道:「今後咱們怎麼辦?絳霄問咱們了,我倆就等你拿主意呢。」

「什麼怎麼辦?就在這修鍊啊,這兒多好啊!」舒顏說的斬釘截鐵,三個人在一起商量事的時候她可是很有股當家作主味道的,半點沒有同著外人時的柔弱與畏縮。

「行了,就這麼定下吧,你別忘了幫我找沈清。」墜兒陪了個笑臉。

舒顏點了點頭,「明藍走了,你也別下去了,咱們三個在一起吧,這裡距絳霄他們足夠遠了,不會彼此打擾的。」

呂罡道:「咱們再往下走一段,離得越遠越好。」

墜兒憨笑道:「越往下越熱,以你們的修為可能會坐不住的。」

「顯你修為比我們高是不是!」舒顏沒好氣的踢了墜兒一腳,她剛破境哪受得了這閑話呀。

呂罡頗覺無趣的把頭扭向了一邊,舒顏現在追上他了,換句話說就是他也成修為最低的了,所以在涉及修為的話題上他一點優越感也沒有了。

「我沒那意思,只是實話實說。」墜兒開始還覺得有點委屈,可話還沒說完就情不自禁的露出了優越感滿滿的笑容。

「你就是那意思!」舒顏連連踢了墜兒三腳。

「哈哈哈……」墜兒大笑著鬆開二人的手,飄身閃開道:「我去給絳霄回個話。」

舒顏追上去道:「我跟你去,這回多虧了他們倆,我得好好謝謝人家。」

墜兒對她擠了下眼道:「你一會再過去,我得跟絳霄談談小猴子的事。」

舒顏聞言替他發愁道:「這確實是件讓人為難的事,絳霄姐這麼好,可怎麼辦呢?」

「你就別跟著愁了,我來解決吧。」墜兒說完就朝上面飛去。

呂罡湊到舒顏身邊道:「咱們是不是該提醒這小子一下,我看他跟絳霄太膩乎了,這樣下去早晚會惹西陽不高興。」

舒顏咬著嘴唇道:「我也考慮到這一點了,咱們是得提醒他一下,這絳霄姐也是,不止是墜兒跟她膩乎,她跟墜兒也夠膩乎的。」

「沒錯,所以才麻煩呢,我看咱們還是盡量離這兩個人遠點的好。」呂罡不失時機的煽起了陰風。

在二人為墜兒擔憂時,墜兒那邊又和絳霄聊上了,墜兒距他們的住處還有很遠時,絳霄就喜笑顏開的迎上來了。

「來,快給我笑一個。」話未說完,絳霄已掩住了口。

「少拿我找樂子。」墜兒帶著憨憨的笑容說。

在絳霄開心而笑時,墜兒對她擠了下眼道:「不用擔心明藍了,現在可以把小猴子放出來了,你試試吧,最好能再給我一顆。」

絳霄知道他說的是靈果,忙止住笑道:「快把它給我,我這些天一直惦記著這事呢,放心吧,少不了你的。」

墜兒放出了小猴子,小猴子一出來就撒歡的撲到絳霄身上,然後又去推墜兒。

墜兒知道它這這是想在自幾肚子上跳,當著絳霄的面他有點難為情,忙讓絳霄把小猴子拉過去。

絳霄不但沒幫他召喚小猴子,臉上還露出了古怪的神情。 這一幕絳霄太熟悉了,小猴子當初就是這麼推尋易的,接下來就是在尋易肚子上跳,它只跟尋易玩這種遊戲。

「別!先別鬧了……」墜兒半是懇求半是商量的邊說邊向後退。

絳霄神情有些恍惚的看著他們倆,可隨即發生的一幕就讓她緩過了神,因為小猴子停下了手,骨碌碌轉著一雙圓眼睛打量著墜兒,像是發現了什麼奇怪的事,而墜兒也愣愣的看著小猴子像是也被什麼怪事給驚呆了。

絳霄上前抱了小猴子,用疑惑的目光看著墜兒。

「嗯……沒事,沒事,我先走了。」墜兒神情有些慌亂對絳霄擠出一個笑容,轉身飛出一段后才扭過頭道:「我們商量過了,就先在這裡修鍊吧。」又飛出一段后他再次轉過頭道,「我三天後來接小猴子行嗎?我不是跟你爭它,是怕它亂跑泄露了咱們這處藏身之地,得儘快把它收起來。」

絳霄飛過去皺著眉問:「剛才你們倆是怎麼回事?」

「沒什麼事,就是它……它有點生我的氣吧。」墜兒說完逃也似的跑了。

「朗星!」絳霄喚了一聲,見墜兒頭也不回就只能作罷了,畢竟她和人家還沒熟到可以蠻不講理的地步。

墜兒向下走到一半就停在那裡發起了呆,剛才發生的事真把他嚇了一跳,因為他很真切的感知到了小猴子的意圖,雖然小猴子要推倒他的這個意圖是不用猜的,而且他和小猴子也能達到一點心念相通了,可剛才那感覺是全新的,他彷彿是能和小猴子進行更高一層的交流了。

因為歲月的磨洗和明藍的法術壓制,他小時候的記憶已經很模糊了,在娘離世前的那段日子裡,他曾向娘求證過一些模糊的記憶,其中就包括和鳥獸溝通的本事,娘很肯定的說,他小時候確實有這種本事,難道這本事又回來了?

穩住了心神后,墜兒恨不得立刻去找絳霄把小猴子要回來,壓下這個念頭后他懷著滿心的興奮與激動去找呂罡和舒顏了,雖然他早就是個心裡能藏住事的人了,可這件事還是讓他有點喜形於色,如果這是真的,那可是堪稱神奇的大神通啊!

他這眼角眉梢掩不盡的喜色在呂罡和舒顏看來自然會認為是因絳霄而生的,兩人遂小心謹慎的對墜兒展開了一通旁敲側擊,雖然墜兒是他們的兄弟,可這種事也不好說的太直接,他們要直說還好點,這麼兜著圈子的暗示墜兒根本就一句也沒聽進去,他的心思全在自己是不是重獲與鳥獸溝通的本事上呢,可惜這裡只有一隻小猴子,如果不是怕泄露大家的這處藏身之地他早跑上去找點小鳥小獸去驗證了。

這當然是因為明藍解開了對他這樣神通的封禁,先前封印他的這樣本事是因為他那時太小了,很容易被人看出端倪,如今墜兒足夠大了,也是個有城府的人了,明藍相信他能妥善保守自己的這個秘密了,被一同解開的還有他察微的本事,只是墜兒此刻還沒主意到這一點,唯一剩下的封禁就是對他調動意念的限制了,所以墜兒要想凝聚出過多意念之力時還會劇烈的頭痛,在明藍看來,以他目前能調動的意念而言也是不少的了,通過修鍊足可形成令人生畏的力量了。

靈心族修鍊意念,普通人族修鍊靈力,這是兩條路,只有到了化羽期才能逐漸靠攏,在墜兒這種修為就二者兼修是件很危險的事,可明藍也很無奈,御嬋讓她盡量少的干涉墜兒的成長,她本身也是有這認識的,那就不能把墜兒帶走讓其專心的走意念修鍊之路,而且普通人族不具備靈心族的諸多天賦神通,強行走靈心族的這條路能否成功是未知的,所以她只能讓墜兒自己去摸索前行了,正因如此在墜兒出現異狀時她才那麼緊張,當時她覺得就是自己害墜兒陷入冥思迷海了。

兼而修之也是有一個明顯好處的,那就是具有惑人耳目的作用,讓人難以輕易的辨別出功法的來歷,即便是對靈心族功法有所了解的人也肯定不會想到有誰會是同時踏著兩條路前行的,只會認為墜兒用的是一種很奇特的法術。靈心族是絕少向外人傳授功法的,明藍這已經是觸犯靈心族的大忌了,可對尋易的愛還有天慧果、獵乾弓兩大重恩,讓明藍在得知尋易死訊時就下定決心要這麼作了。

在墜兒為自己是否真的重獲了神奇本領而興奮忐忑時,絳霄那邊已經開始向小猴子討靈果了,這事不怕說不清,絳霄直接用靈氣幻化出了那株怪樹,連枝頭掛的果子的數目以及形狀都弄得大致不差,怪樹她早就見過,新的果子她也見過了,所剩的數目墜兒也跟她說了。

小猴子對絳霄那是沒得說的,當即就吐出了那株怪樹把它種在了岩石上,然後摘下了一顆果子遞給絳霄。

絳霄看到樹上果然如墜兒所說還有七顆果子,她的眼睛頓時就亮了,接了小猴子給的果子后興奮的催小猴子再摘四顆下來,她盤算好了,自己和西陽一人一顆,給墜兒一顆,剩下兩顆存在乾坤袋裡備用,這樣即便小猴子最後給了墜兒也不算太虧了,一共要五顆,就給小猴子留兩顆吧,反正以後還能結呢。

讓絳霄沒想到的是小猴子顯得很財迷,不但沒給她再去摘果子還把那棵樹給收了起來。

「你跟我這麼財迷是吧!你給朗星那麼多,就給我一顆?!」絳霄氣惱的對小猴子數落起來,也不管它能否聽得懂了。

小猴子一臉訕訕的跳到邊上的岩石上,跟個小受氣包似的抱膝縮成一團,看向絳霄的目光中雖有討好之意但擺明就是隨你怎麼罵,反正果子是不能給了。

「你就跟我這樣是吧?你還知道你是誰家的猴子嗎!」 職場人生路 絳霄見它這死豬不怕開水燙的姿態更氣了。

「快!把樹給我吐出來!」絳霄一臉怒色的走向小猴子。

小猴子委屈的吱吱叫著又跳開了一些,眼中有了乞求之色。

絳霄心中不忍了,緩和了顏色,一邊安撫小猴子一邊試圖用心念讓它明白這果子對自己很重要,可這種複雜的意思顯然是很難讓小猴子理解的。

ps:1537章漏發了,感謝Jimmy師兄提醒,已經把先前的1538改成1537,漏發的章節併入1537開頭了,大家回看一下吧,抱歉抱歉。 屢試無果后,絳霄不得不先放低了要求,她伸出一根手指道:「再給一顆,就一顆。」見小猴子骨碌著眼珠一副不太明白的樣子,絳霄用神念把西陽喚了過來,指指西陽又指指手裡那顆小猴剛給的果子,「你總得給他一顆吧?他可是也一直對你很不錯的。」

小猴子見到西陽立刻跳到了他的身上,他跟西陽當然是很熟的,此刻見西陽好了,它很開心。

「這就對了,西陽以前對你多好啊,快給他摘顆果子吧。」絳霄堆起笑臉拿著那顆果子對小猴子晃。

小猴子就像看不見似的只是在西陽身上爬來跳去,絲毫不理會舉著果子的絳霄。

「白眼狼!不,你個白眼猴!」絳霄看出它是故意裝傻了,氣得罵了一句。

西陽問明情況后對絳霄勸阻道:「算了,你別擠兌它了,以後再說吧。」西陽對這個為保護尋易而幾乎戰死的小猴子是懷有莫大的感恩之心的,說完就抱著小猴子躲開了絳霄。

三天後,墜兒如約來接小猴子。

絳霄鬱悶的說:「你就要過來一顆,樹上還有六顆呢,或許是分別多年它跟我有些生疏了,再給我幾天哄哄試試吧。」

墜兒眨了兩下眼道:「先讓我試試吧,我想了一個主意看看能不能奏效,如果不行我立刻就給你送過來。」

「什麼主意?」絳霄隨口問道。

「嗯……嘿嘿……」墜兒笑而不答,他哪有什麼主意啊,無非就是個借口而已。

絳霄見他不說也就不問了,把小猴子交給了墜兒。

墜兒把小猴子帶回去后立即嘗試著與它溝通起來,他的新住處雖離呂罡和舒顏的住處不太遠,但他已經設置了隔絕禁制,不怕被二人看到。

「還能再給我一顆果子嗎?」墜兒望著小猴子用心念發問。

小猴子當即就跳開了,用不滿的眼神看著他。

墜兒大喜,又問道:「你知道我在找你要果子對不對?」

小猴子又跳開了些,它可能是覺得墜兒瘋了,自己不給他果子,他怎麼會高興成這樣?

東京上空的烏鴉 「你要給我一顆果子,我就讓小雲朵出來跟你玩。」墜兒覺得這個有點複雜,又簡化了一下,只把果子和小雲朵這兩樣東西連在一起用心念傳給它。

墜兒正忙活間,小雲朵就從他身上飄到了小猴子那邊,小猴子用不屑的目光看著墜兒,它確實有資格鄙視墜兒,在召喚小雲朵這件事上,它比墜兒強多了。

墜兒哈哈大笑,雖然小算盤沒能打響,但這足以證明自己真能和小猴子進行更高等級的溝通了,這比騙來一顆果子還令他高興。

墜兒這一笑,小猴子眼中的鄙視慢慢變成了狐疑,它真覺得墜兒有點不正常了。

「來,跳吧。」墜兒主動躺了下去,他太開心了,所以也要讓小猴子開心一下。

讓小猴子在肚子上跳了一陣后,墜兒抱著它叮囑道:「咱們現在很危險,你千萬不要亂跑。」

小猴子轉著腦袋打量著這處裂隙,顯然是聽懂了一些。

「嘿嘿,嘿嘿……」墜兒歡喜都要手舞足蹈了,又經過了一番試探,他大致清楚什麼樣的話小猴子能聽懂了,而且在體察小猴子心意方面他的能力也提升了一大截,可惜的是小猴子的靈智只有那麼高,能表達的東西很有限,這是沒辦法的事,只能期待著隨著修為的提升它的靈智能再高一些了。

把小猴子送回去時,墜兒裝作漫不經心的問絳霄,「你是不是覺得它的靈智比以前高了?」因為想到了靈智的提升,他得確認一下是不是因為小猴子修為有了提升而導致了溝通的改變。

絳霄看著小猴子沒好氣道:「可不是提升了唄,它以前跟我可沒這麼財迷。」

墜兒咧嘴笑了笑就轉身走了,這個問題沒法繼續問了,問多了絳霄肯定會起疑,自己是否獲得了新本事只能等出去后找些鳥獸再加以驗證了。

絳霄最終還是從小猴子那裡給西陽要來了一顆果子,那勁費得就別提多大了,至此絳霄也不抱再要兩顆的奢望了。

在把小猴子還給墜兒時,她悄悄對墜兒道:「我有個猜想,它對這批果子如此財迷裡面或許是有原因的,這批不尋常的果子也許不是那麼好結的,你怎麼看?」

墜兒轉了轉眼珠道:「我之前都不知道他還有棵樹,要這麼說,沒準是那棵樹有了什麼變化吧?」

絳霄思索道:「且看以後結出的果子什麼樣吧。」

其實絳霄的話已經讓墜兒懷疑到虛水秘境了,六仙君說過果子里含虛靈之氣,如果是虛水秘境提升了果子的品質,那隻要再回一趟虛水秘境就可以了,但這事他不想跟絳霄說,也不想對小猴子說,雖然有「猴精猴精」這麼個說法,但小猴子那點靈智相對於人族來講只能算是傻乎乎的,萬一自己這麼一提醒它跑回虛水秘境去怎麼辦?

接下來大家就開始了各自的修鍊,墜兒每隔一段時日就讓舒顏用靈眼找一下沈清,但每次都是失望而歸,五年過後,他不再去催舒顏了,因為即便能找到沈清,沈清肯定也遠在天邊了,不太可能追上了,至此他不得不暫時放棄了去找沈清的念頭。

這或許就是命吧,在快到蒲雲洲時,沈清怕墜兒手上的那兩面善義旗落到千宗會手裡,所以就給收了回去,若非如此的話,兩個人早就聯繫上了。老天要想捉弄人就是這麼的輕而易舉,沈清這回算是自作自受,但站在沈清的立場上看她收回善義旗又是必然之舉,她雖然對南靖洲甚至是師門都看得淡了,可這善義旗是來自天律盟的,不是她的私人之物,一旦落入千宗會手裡就會給天律盟帶來極大的損失,本身把善義旗給墜兒就已經違規了,以她的為人肯定是不能讓善義旗落入到千宗會手中的。

自從斷了去找沈清的念頭后,墜兒也能安心修鍊了,但一腳踏一條路的修鍊方式不是那麼探索的,所以十多年後,其於四人的修為都有了明顯提升,他的修為卻如同被定住了一般毫無進展。 這天,意外毫無徵兆的降臨了,隨著一陣熱浪撲來,這處空間一下子就變得熱了許多。

西陽和絳霄衝下來查看情況,見墜兒他們三個皆是一臉驚疑,顯然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西陽頗為沉穩的對三人道:「我們去下面看看。」

「我也去!」呂罡早就想下去看看,只是後來因為修鍊的很順利就暫且把這事擱下了,如今他已到了結丹初期圓滿境界,一個月前就有點坐不住了,遇到這種事自然是不甘落後的。

「你別去了,咱們修為這麼低……」舒顏唯恐呂罡會出什麼意外。

呂罡的臉色一下子就變得難看起來,他的自尊心極重,舒顏這話讓他覺得太沒面子了。

墜兒忙打圓場道:「咱們跟在他們後面吧,萬一遇到什麼麻煩也可做個接應。」

絳霄和西陽不太想帶他們一起去,聽墜兒這麼說,絳霄只好道:「也好,那你們離的遠點,朗星你先把小猴子給我。」

墜兒當即把小猴子喚出來交給了絳霄,同時對他們叮囑道:「下到深處修為會受影響,你們倆可得謹慎點。」

西陽點頭道:「我有分寸,你照顧好他們倆,別跟的太緊。」說完就和絳霄飄身向下落去。

呂罡陰沉著臉緊隨而下,舒顏又氣又急的跺了下腳,呂罡真發了脾氣她就沒轍了,只得求助的看向墜兒。

「呂罡!」墜兒喊了一聲,帶著舒顏追了下去。

呂罡早過了耍小孩子脾氣的年紀,飛出沒多遠心頭那股邪火就熄了,等墜兒上來拉他時,他什麼都沒說的就放緩了速度,跟著墜兒與舒顏一起與前面二人保持著千丈距離全神戒備的向下落去。

西陽和絳霄是經過大風大浪的,他們倆行進的很謹慎,墜兒他們三個也是經過些風雨的了,雖然修為不高但顯得都夠鎮定的,這讓西陽感到很滿意。

隨著下落,氣溫不住的攀升,到達墜兒先前居住的那個平台時,呂罡和舒顏就有點受不了了,墜兒也感覺熱的難受了,這裡比先前要熱了數倍。

「墜兒……」舒顏用神念喚了一聲。

墜兒拉住了呂罡,對前面的絳霄和西陽傳去神念道:「我們受不住這熱氣了,只能在這給你們作接應了。」

「好。」西陽簡短的應了一聲。

墜兒他們三個各自找了一處平台呈品字形陣列,這種默契是不用臨時再商量的,墜兒站了一會見舒顏的護體神光綻出了紅色光芒,想來是不堪熱氣的侵襲催動了那身幽蠶絲衣裙,這讓他想到了自己在虛水秘境中得到的那件道袍,遂把它取了出來披在身上,一經催動,那身道袍立即綻放出柔和的蛋青色光輝,頓時就感覺不到逼人的熱氣了。

這麼厲害?!可真是撿到寶了!墜兒大喜的又把那件道袍看了一番,然後飛到舒顏身邊給她披上道:「用這個。」

舒顏送入靈力試了一下,睜大眼道:「哪來的?這可比我那身衣裙強太多了。」

墜兒喜笑顏開道:「小猴子給我的,不知道它從何處得來的,我也沒想到這東西如此的好。」

舒顏靠在他身上暗傳神念道:「給呂罡送去吧,我這身衣裙足夠抵擋此間的熱氣了。」

墜兒瞥了呂罡一眼道:「不管他,怎麼說他的修為也比你高著一塊呢,讓他吃點苦頭有好處,免得總是不知天高地厚。」

「唉……」舒顏嘆了口氣,她知道墜兒總是要先照顧好自己再考慮呂罡,這種呵護常常是讓她哭笑不得的,比如現在,她那身衣裙足夠抵擋這裡的熱氣了,完全可以把這件道袍給呂罡穿,可墜兒就是要找借口讓自己穿著,這好意她還不能不領。

呂罡冷眼看著這二人嘀嘀咕咕,他對墜兒拿出的那件道袍很感興趣,可這種時候容不得分神,所以他並沒有跑過來湊熱鬧,而是握緊了血鐵大棍堅守在自己的位置上。

墜兒說是不管呂罡,可從舒顏這邊離開后就飛到了呂罡那裡,把自己穿的道袍脫下來遞給了呂罡,他這身道袍是炎冰送的那套,屬中上品級也很不錯了。

呂罡沒跟墜兒客氣,二話不說的跟墜兒換了道袍,這裡的熱氣確實讓他苦於抵禦了,如果把靈力都耗在抵禦熱氣上一會萬一出現戰事他就幫不上什麼忙了,跟墜兒他不會逞強。

換好道袍,呂罡說道:「你給舒顏穿的那身道袍哪來的?她那身衣裙應該夠用的了,我看你還是自己穿那件道袍吧。」他很清楚墜兒對舒顏的照顧有多不計後果,現在面臨險境,他不能不勸一下。

「你到時別拖累我們就行了。」墜兒半是叮囑半是數落的說了一句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平台上。

足足過了有大半個時辰,在三個人心裡都開始發慌時,絳霄和西陽終於回來了。

「找到變熱的原因了嗎?」墜兒迫不及待的問。

絳霄答道:「找到了,底下裂開了一道大口子,下面是一片火熱的岩漿。」

「啊?什麼樣啊?那個洞能堵上嗎?」舒顏不安的問,她最怕的就是失去這處藏身之地。

「就是這樣的。」絳霄用靈氣凝出了一幅圖景給他們看。

圖景顯示的是一道長長的裂隙,裂隙下面是紅彤彤翻滾著的岩漿,絳霄解釋道:「這道裂隙有上千丈長,最寬處有十幾丈,厚達百丈,下面就是一眼望不到頭的岩漿了。」

呂罡皺起眉道:「你用靈氣凝出景象而非展示記憶,這是何故?」

絳霄笑道:「你怎麼那麼多事?不該問的別亂問。」她跟呂罡很熟了,彼此都知道對方的性情,性情潑辣的絳霄數落呂罡兩句是常有的事,呂罡是不跟絳霄計較的,所以呂罡這次也是笑笑就不再多問了。

「那能把這道口子堵住嗎?」墜兒替舒顏問道。

絳霄向上指了指道:「從上面能挖動的地方取些土應該能堵上,回頭我和西陽弄吧,你們先上去找個能呆住的地方等著吧。」說完她盯著舒顏穿著的那件道袍問,「你這道袍……是什麼品級的?」

呂罡壞笑著道:「你怎麼那麼多事?不該問的別亂問。」

絳霄揮手朝呂罡虛拍了一掌,笑罵道:「我又沒問你,多嘴!」看得出她的心情很好。 絳霄和西陽忙活了兩天把下面裂開的口子給堵住了,溫度隨之就降了下來,他們又可以繼續修鍊了,這令舒顏大為開心,而絳霄和西陽說炎熱的地方有利於他們感悟功法,兩個人就到下面去修鍊了。

呂罡心裡始終存著疑惑,對下面也充滿著好奇,過了幾天,他找到追鼓動墜兒跟他一起下去看看,墜兒也能看出絳霄和西陽肯定是對他們隱瞞著什麼,可他們不是也對西陽和絳霄隱瞞了不少秘密嗎?所以他不太贊成呂罡的主意,覺得大家還是互相尊重彼此的隱私好一些。

「我就是想下去看看底下是個什麼樣子,又不是去探查他們的隱秘,你要不去我自己去。」

呂罡賊心不死,這讓墜兒無可奈何了,只好依了他。兩個人趁舒顏閉關之際偷偷的向下溜去,呂罡穿著蛋青色道袍,墜兒穿著炎冰送的道袍,很快就越過了墜兒先前居住的平台,可再往下走就不那麼輕鬆了,二人只覺能發揮出的修為越來越低,護體神光能起到的作用越來越小笑,大半要依賴道袍去抵禦炎熱了,再落兩三千丈,反倒是修為高的墜兒先受不住了。

「這身道袍真不錯,你在這等著我吧。」呂罡拋下滿頭冒汗的墜兒繼續向下落去。

「你回來!」墜兒焦急的喊了一聲,呂罡早就有所防備,方才就有意和墜兒拉開了距離,怕的就是被墜兒拉住,墜兒這一喊他跑的更急了。

墜兒只得拚命對下面傳去神念道:「絳霄姐姐,西陽,呂罡下去了!」可神念在此間能傳送的距離有限,估計絳霄和西陽是收不到的,他又丟了幾顆用廢的靈石下去,希望這動靜能驚動二人,他最擔心的就是呂罡的突然造訪會引起西陽和絳霄的不快。

墜兒的擔心有點多餘了,沒過多一會呂罡就大汗淋漓的上來了,他對墜兒搖頭道:「太熱了,先上去,換你穿這身道袍下去試試。」

墜兒哈哈大笑,然後翻了呂罡一個白眼后就轉身向上飛去,他才不會下去呢,呂罡這回該能死心了。

「你就下去幫我看看唄。」呂罡追在墜兒屁股後面求起墜兒來,他才不會死心呢,大不了等破境之後再說,反正他已經到圓滿境界了,用不了多久就能進入結丹中期了。

「把道袍還我。」墜兒必須得對這小子加以防範。

「歸我了!」呂罡抓緊道袍的衣領,理直氣壯的看著墜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