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寒,不是那樣的!瞳瞳不會有事的!”孔宣急忙解釋。

墨寒卻不聽,怒火只升不降:“她少一根頭髮都是有事!”

他的鬼氣驟然爆發,繞開我,紛紛朝着大鵬和孔宣攻擊而去。

氣得大鵬一邊擋住他的攻擊,一邊大聲吼道:“我說了她不會有事就不會有事!一根頭髮都不少!”

墨寒狂暴的鬼氣這才稍稍平靜了下來,他盯着大鵬,一字一頓的質問:“你說的?”

“我說的!”大鵬怒道。

“發心魔誓。”墨寒又道。

“墨寒!”孔宣想要阻止,被大鵬攔住了。

“好。”大鵬一口答應了下來,伸出手來指天發誓:“我大鵬發誓,絕不會害慕紫瞳一分一毫。若是有違誓言,慕紫瞳什麼遭遇,我什麼遭遇!”

“你懷孕你也會懷嗎?”我嘴快問了一句。

大鵬的臉色難看的彷彿吃了一隻蒼蠅,他的手還保持着發誓的姿勢。望着我,咬牙補充道:“包括慕紫瞳若是懷孕,我也懷孕!”

“噗嗤——”

我不自覺腦補了一把整天陰沉着臉的大鵬懷孕時大腹便便的模樣,一個沒忍住就笑出了聲來。

孔宣難受的看向大鵬,大鵬遞給他一個安心的眼神,又對墨寒道:“冷墨寒,這回你該放心了吧。”

墨寒思索了一下,還是擔憂的望了眼前面:“我要去那裏看看。”

“那裏是我母親去世的地方。”孔宣不怎麼高興的提醒道。

“你們若真的沒有想害慕兒的心,那便是讓我們過去看看又如何?”墨寒問道。

孔宣沒了言語,他看向大鵬。大鵬思索再三,嘆了口氣,側身讓開了一條路。

墨寒與我對視了一眼,抱着我飛快的往前飛去了。大鵬和孔宣就跟在身後,兩隻鳥都無精打采的,滿臉心事。

墨寒的速度漸漸慢了下來,我轉頭朝前面看去,看見參天的樹木中,有着一大塊的空地。而空地之上,還真的有一個四方形祭壇。

我的心一緊,渾身的血液彷彿都在這一刻凝固起來了。

墨寒的臉色也瞬間冷了下去,轉身質問孔宣:“那是什麼?”

孔宣沒有說話,大鵬道:“祭壇。”

墨寒的鬼氣又要狂暴起來,大鵬又道:“是用來祭奠我母親的。不管你信不信,我都覺得母親的魂魄沒有完全灰飛煙滅。上次水鏡裏的那道殘魂,就證明了我的猜想。我想收集她的殘魂,哪怕只有一道,我也用心養着。”

鳥界好兒子呀!

我在內心佩服了大鵬一把,墨寒的鬼氣瀰漫在空中,沒有進一步朝大鵬和孔宣進行攻擊,卻也沒有收回去。

他依次掃視過那兩隻鳥,抱着我慢慢往下落去,一直落在了祭壇下面。

孔宣和大鵬跟着我們落在我們身旁,墨寒低聲問我:“有什麼特殊的感覺嗎?”

我點點頭:“感覺很奇怪……就彷彿是……我想過去?” 契約休夫:全能王妃 我說着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的感覺,“墨寒,我居然想過去?”

我記得剛剛在空中看到祭壇的第一眼,便是想飛快離開。

怎麼會這麼快就改變了主意?

墨寒正欲發作,大鵬搶先一步道:“瞳瞳是我母親的心頭血所化,這祭壇又是用來祭奠我母親的,有感應不是很正常麼。”

是醬紫嘛……

我不是很懂,墨寒謹慎的打量着那祭壇,還在思考大鵬的話有幾分真幾分假。

正在這個時候,我的肚子驟然疼了起來。一開始是微微的有點疼,然後很快的,疼痛便不斷加劇了起來。

我正要告訴墨寒,一股濃烈的鬼氣忽然從我們腳下蔓延而開。接觸到那黑色鬼氣的所有青草,瞬間枯萎了下去。

“冷墨寒!”大鵬厲聲。

墨寒抱着我飛離到空中,同時解釋道:“不是我!”

我們都飛到了空中,仔細往下看去,那濃郁的鬼氣竟然都是從祭壇下面冒出來的。

難道是盤鳳凰傲晴化鬼要出世了?纔有這不亞於墨寒的鬼氣?

等一下,這鬼氣給我的感覺還真熟悉,還真像是墨寒的鬼氣!還像墨淵!

我不解的看向墨寒,卻見他的臉色不大好,忙問道:“墨寒,怎麼了?”

“是幽冥鬼氣。”墨寒有些不可置信。

孔宣與大鵬同樣聽到了這話,也是不怎麼敢相信。

我的肚子還在疼,像是一種絞痛,時時刻刻的刺激着我。

我分出一道意識去查看肚子裏寶寶的情況,發現小傢伙很不安分的在我肚子裏動着,緊閉着彷彿在尋找着什麼。

“寶寶……”我試圖叫醒他,小傢伙卻渾然不知,不禁讓我着急起來:“墨寒,寶寶怎麼了?”

墨寒聞言離立刻將一道寒氣打入我的體內,隨即臉色大變。

他還沒有來得及說什麼,我已經痛的喊出了聲:“好痛!墨寒,寶寶——寶寶到底怎麼了?他不要緊吧?”

“他要出生了。”墨寒抱緊了我,焦急的問孔宣:“有產婆嗎!”

孔宣也是焦急,卻更無奈:“羽族都是生個蛋,哪裏會有產婆!你等着,我去找幾隻下過蛋的凰女過來!”

他展翅便要飛走,卻不料纔要離開,一道威力非同一般的天雷在他面前落下,擋住了他離開的去路。

天空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變成了血紅色,大鵬飛到我身邊,望着臉,神色是前所未有的擔憂:“糟了,他知道了!”

我被肚子上的疼痛折磨的沒有任何精力去管他們,寶寶毫無意識一般,在我肚子裏橫衝直撞,想要找個地方出來。

我試着分出一道靈力探入肚子,試圖讓寶寶安靜下來。一開始的確有效,可是很快寶寶便又胡亂的找起方向來了。

孔宣被洪荒天雷纏住,大鵬替我和墨寒擋去了幾道天雷,四個人聚集在一起,所有的天雷也朝着我們這裏打來,彷彿是想要把我們一網打盡一般。

“墨寒……怎麼吧?寶寶爲什麼不理我……他沒事吧?”我疼的滿頭是汗。

孔宣聽見,回頭道:“鬼胎出生之時是沒有意識的,只會根據最原始的本能,一個勁的想要出來。冷墨寒!你快點想辦法把孩子引出來,不然鬼胎會根據本能剖開母體肚子自己爬出來的!”

我一緊,我們家寶寶那麼可愛,怎麼可能做出這麼血腥的事來!

正要徵求墨寒的權威意見來反駁孔宣的話,卻見墨寒擰着眉頭安慰我:“別怕,我不會讓這事發生的。孔宣!凰女呢!”

他不顧形象的吼道,孔宣再次想要衝出去,還是被洪荒天雷打回來了。

我的疼痛更加嚴重了,墨寒將他的鬼氣打入我的肚子之中,將在裏面不斷亂動的寶寶強行固定在了原處,卻不能減輕我的疼痛。

寶寶才八個月,預產期是在下個月。墨寒原本是打算讓我在冥宮生產的,所有的準備他都爲我準備好了,卻沒想到寶寶這個時候會早產。

“冷白焰!你聽着,不準再讓你母親難受了!”墨寒盯着寶寶命令道,同時心中也明白,有些事,寶寶並不控制。

我疼的幾乎要昏死過去,墨寒一邊用鬼氣維持着寶寶的姿勢不讓他亂動,一邊還要張開結界護住我,以免洪荒天雷落在我身上。

而祭壇之下的鬼氣卻也只增不減。

那火焰石築起的祭壇,在黑霧般的鬼氣中,逐漸崩塌。大鵬想要衝上去,卻被一道洪荒天雷逼退了回來。

一怒之下,他化回原形,便要朝祭壇出去,孔宣忙大聲喊道:“大哥,瞳瞳要緊!”

那隻碩大的金翅大鵬雕身形一頓,回過頭來看了我一眼,重新展翅。

這一回,卻不是飛向祭壇,而是繞到了我們頭頂,硬是用自己變回原形後,強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的法力,抗住了一道洪荒天雷。

祭壇崩塌,只留下一個黑色的無底洞。詭異的黑色鬼氣在那裏翻涌着,讓人光是遠遠看着都覺得後背發涼。

裏面彷彿有無數的冤魂伸出手來,墨寒臉色更加難看的吐出一個詞來:“怨鬼峽?這不可能……”

正說着,一隻通體漆黑的鬼便從那鬼氣翻涌的地方飛出來,想要抓住我的腳,被墨寒一道強力威壓壓下去,直接魂飛魄散了。

寶寶很把難受在我肚子裏動着,鬼胎出生是個不可逆的過程,除非是要把他扼殺掉。

墨寒不可能真的會傷到孩子,可是他也同樣不想傷到我,只能儘可能的拖延寶寶出生的時間。

疼痛越來越嚴重,墨寒伸出一隻手給我咬住,試圖減輕我的疼痛。

與此同時,我的眼角看見那祭壇坍塌形成的鬼氣沼澤中,飄出來了一個人影。

居然是墨淵!

見到我們,他也是一愣:“怎麼會是你們?這裏是哪裏?”

“洞天福地!你怎麼會從那裏出來?”孔宣忙問。

墨淵看了眼墨寒,墨寒滿門心意都在我身上,完全顧不上他,直接道:“快說。”

“我在幽冥視察……等等!慕紫瞳不是要生了吧!”

“你瞎嗎!”孔宣沒好氣的回嗆了他一句。

墨淵愕然的看着我,又回頭看了眼自己身後詭譎翻涌着鬼氣深淵,錯愕道:“難道就是因爲這樣,幽冥鬼氣纔會暴動?”

墨寒一怔,看向墨淵,兄弟兩個交換過眼神,瞬間心裏都有底。

我也明白過來了……

是寶寶……寶寶要出生了,所以幽冥鬼氣纔會暴動。

“可是,爲什麼鬼氣會翻涌到這裏?”墨淵又納悶了起來。

孔宣不語,將一道強勁的法力丟出,打散了一道洪荒天雷。

墨寒厲聲質問道:“你們究竟在這祭壇上祭奠什麼!”

“不管你信不信,我說的都是實話!”孔宣道。

“那怎麼會連接着我們冥界的幽冥境?”墨淵也厲聲問着。

“我怎麼知道!”孔宣大聲吼了回去。

我疼的幾乎要昏死過去,可是要是昏死過去,寶寶就得剖開我肚子爬出來了,我只能強迫自己醒着。

墨寒這個時候也沒了跟孔宣糾纏祭壇的心情,對墨淵道:“帶路,我帶慕兒從你過來的路回冥宮!那裏生產她纔不會這麼難受!”

墨淵應聲,他放出一道威壓,直接碾死了擋路的陰靈,擡腳踏入了自己來時的鬼氣之中。

墨寒抱起我,心疼的對我道:“慕兒,忍一下,回冥宮就好了。”

我點了點頭,墨寒正要帶我跟着墨淵走進去,卻不料墨淵猛然往後退了一步。

“哥,路沒了!”他詫異道。

爹地寵妻100分 墨寒不信,抽搐長劍,蓄足了力量,朝着那深不見底是黑色沼澤劈下去。

黑色的鬼氣一瞬間被他的力量震散,那裏居然堆滿了屍骨。並且,屍骨正以一種詭異的速度上升着。

墨淵與孔宣都對着那堆積成山的屍骨放下了一道法力不低的攻擊,屍骨被震碎,又很快被其他的屍骨填充堵滿。

墨寒放出鬼氣去查看,真的找不到回冥界的路。

“這……怎麼可能……孔宣,你給我說實話!你們的祭壇,究竟是怎麼建造的?!”墨淵怒問。

孔宣對付完一道洪荒天雷,怒道:“你沒看見麼!現在別管那麼多了,先讓瞳瞳平安生下孩子纔是最重要的!”

墨淵沒有辦法,只能跟我們一起加入了對抗洪荒天雷的隊伍中。

我緊緊抓着墨寒的手,覺得自己和寶寶都快支撐到極限了。

“墨寒……剖腹產就剖腹產吧……給我打個麻醉就行……好不好……好痛!真的好痛……”

“慕兒……”

“可以的!我知道你可以的!你的鬼氣那麼冷,就跟液氮麻醉一樣!只要溫度夠低留可以麻醉的!好痛——墨寒——剖腹產吧……寶寶也要撐不住了……”

我知道我的臉色已經蒼白的沒有一絲血色了,墨寒咬牙同意了:“好……”

他正要抱着我進入墨玉之中,卻沒想到一邊傳來一道不易察覺的法力,竟然直接朝着我的肚子打去。

墨寒立刻截下了那道法力。

我擡頭望去,震驚的連疼痛都忘記了。

居然是昀之……

他就站在森林的邊緣,血色滔天之下,洪荒天雷之中,面無表情的望着我們。

請別叫我蕭太太 “果然是他!”大鵬渾厚的聲音響起,振翅便朝着昀之飛去。

我想要阻止,可是肚子上猛地傳來一陣痙攣,讓我喊停的話語卡在了喉嚨口。

痙攣退去,我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

大鵬衝到昀之面前,口中含着一道金光便朝着昀之吐去。

我在心裏拼命的想要昀之躲開,他卻連眉頭都沒有動一下,愣是伸手接住了那團蘊含了大鵬大量攻擊的金色光球。

他這才擡頭看了眼大鵬,眼中滿是輕蔑。

握着金色光團的手一擡,便將那攻擊原封不動的朝着大鵬打回去了。

“哥——”

孔宣着急的立刻衝上前去,五彩神光之中化作原形。巨大的孔雀撞開了那隻金翅大鵬雕,紛紛撞在了地上。

昀之卻連看都沒有看他們一眼,便朝着我們這裏一步步走來。

雖然是走的,他的速度卻很快,幾乎是眨眼間,便到了我們面前。

與墨玉的聯繫被切斷了,墨寒正在拼命的想要解除那禁制。

墨淵雖然不知道昀之和洪荒天道的事,但是也瞧出來了他不對勁,握着劍擋在了我和墨寒的前面,問昀之:“你小子怎麼了!”

“滾。”昀之冷冷道,雖然聲音還是他的聲音,可是我知道那不是他!昀之絕不會用這樣的語氣跟我們說話!

“臭小子!敢這麼跟本座說話!”墨淵也怒了,擡手便想要教訓昀之,卻不料昀之先發制人,沒有太多防備的墨淵唰的一聲就被摔在了一邊。

(本章完) 昀之繼續朝我走過來,他還帶着稚嫩的面容上,我只能看見一片陌生。

“昀之!”我費力的喊着他,看見昀之那即將擡起的手一頓。

“昀之!是我!我是姐姐!”我繼續喊道,然而,昀之那頓了一下的手,繼續僵硬的擡起了。

一道攻擊在他的手上凝聚,很快朝我的肚子攻來。墨寒擋在我面前,揮劍打開了那道攻擊。

那攻擊落在一邊的地方,炸出半道天雷的威勢來。

若是落在我的身上,恐怕我和寶寶都魂飛魄散了。

“慕兒,他已經不是你弟弟了。”墨寒驀然對我說了這麼一聲。

我還想反駁,他卻已經和昀之纏鬥在一起了。昀之的實力,居然絲毫不遜色於他!

肚子上的疼痛由於沒有了墨寒小心翼翼的控制,驟然變得再次嚴重起來。彷彿有一把鑽孔機,在我肚子裏飛快的運轉着。

“墨寒……”我能感覺到寶寶的難受,即使是還處在沒有意識的情況下,這個孩子還是不願意傷到我。

墨寒聞言退回到我身邊,昀之想要追過來,幸虧墨淵反應及時,揮劍攔住了他。

“哥!慕昀之怎麼了!這氣息不像是他一個人!”墨淵一頭霧水的衝我們大聲問道。

“他是洪荒天道!”孔宣從地上爬起來對墨淵道,“攔住他,讓瞳瞳平安分娩!”

墨淵詫異了一下,不可置信的看向墨寒,見墨寒沒有反駁,纔信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