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初雪又仔細回想了一下佰草集裡面血色茱萸成熟果實的外貌特徵,已經可以百分之百的認定,這就是真正的血色茱萸。

進行確定之後,再也不耽擱一分一秒,直接從空間里拿出一把世俗界用的大鐵鏟,對著那株血色茱萸一鏟子給挖了下來,扔進了空間。

回到剛才的戰鬥場地時,聞人青已經醒了過來,他此時正在對那頭已經死了的長臂狼頭猿進行分解,看見夏初雪的到來並沒有多問什麼,而是繼續著手中的動作。

「夏道友好厲害,這長臂狼頭猿竟然被你給斬殺了,既然你出了多部分力氣,那我只要前置的一個手臂,其他的都歸你如何」

聞人青這樣分工其實(挺tg)公平的,不過夏初雪剛才已經得到了一顆血色茱萸樹,心虛的促使下讓她並沒有接受。

「我們平分吧」

看見聞人青想要說什麼,直接被打斷。

「之前戰鬥若不是你將長臂狼頭人打成重傷,恐怕我也不能再後來將他斬殺,這種(情qg)況我們誰也說不清,這裡血腥味太濃,估計不久就會被大量的妖獸佔領,我們還是趕緊走吧,至於長臂狼頭猿,我看你(身shēn)上帶著儲物袋,不如將它收進儲物袋,等出了秘境之後再行討論」

聞人青輕笑了一聲。

「你就這麼信任我不怕我將這大傢伙獨吞,然後跑路」

「那我剛好趁這個機會來考驗你的人品嘍」

夏初雪粲然一笑,背後的金色陽光照(射shè)在(身shēn)上,好似仙子降與凡間,美的出塵。

讓聞人青心中一陣激((盪dàng)dàng),感覺心臟開始不受控制的跳躍著,紅著臉別開,語氣尷尬的說道。

「我們還是趕緊走吧,要不然等會就走不掉了。」

夏初雪和聞人青又往另一個方向走了下去,他們這次並沒有往裡走,而是朝別處搜尋,要先找一個相對比較安全的地方打坐療傷恢復修為。

聞人都好像根本對於一直很在(身shēn)邊的蜂后非常好奇,不過夏初雪沒有說,他也很有顏色的沒有問。

「初雪,你看這裡比較隱蔽,要不我們就在這裡恢復靈力」

其實這個地方也不算隱秘,就是密密麻麻的大樹和灌木叢,平時坐在裡面打坐恢復修為,空氣會有靈力的波動,很容易引起別的修士或者妖獸的注意。

但是他們沒有時間再尋找了,兩個人因為喝了蜂蜜水,(身shēn)體上會是恢復了一些修為,可那些靈力根本無法支撐他們補充(身shēn)上所有的真元。

夏初雪空間里自然是有靈液的,不過能拿出來嗎當然不可能。

那種東西一旦出世,必當會遭人眼,哪怕面前這個聞人青對自己沒有任何惡意,在看見珍貴到幾乎絕版的東西時,還能保持原有的心境嗎

「聞人青,你(身shēn)上有沒有符篆不,有沒有符紙」

「有,你要做什麼」

聞人青(身shēn)上的符篆已經用光了,不過符紙還是有一些的,說話的功夫,就從儲物袋裡掏出一沓符紙一到夏初雪的手上。

夏初雪並沒有說話,而是從儲物袋裡拿出符筆蘸著硃砂開始製作符篆。

筆走龍蛇間,筆勢行雲流水,一張張一品符篆便被製作了出來。

在聞人青震驚的目光之下,夏初雪將一沓符篆在空中拉成一串,瞬間形成了一個簡單的隱匿陣法。

她輕輕的吐出一口濁氣,拍了拍並沒有灰塵的手掌。

「好啦,這樣就不會有妖獸感應到我們的存在了」

「你你是符篆大師,也是陣法大師」

再也壓抑不住內心無以復加的震驚,聞人青感覺自己的腦子都當機了。 陣法內有許多修為比較低的修士,被那強大的衝擊波給震的吐血不止。

「追!」

蘇宏大喝一聲,協同蘇家少主蘇將,帶領著沒有倒下的蘇家弟子率先沖了出去,剛開始他們之所以能夠一心結成大陣,那是在遇到生命危險后的齊心,現在能夠威脅生命的妖藤已被重傷,機緣就在眼前,誰還管法陣?

這種變異玫瑰妖藤,要是哪個家族得了,絕對會為家族帶來巨大的利益,甚至還能將一個弱小的家族提升至到三大家族之上也說不定。

「蘇宏你卑鄙!」

沈家少主也帶著身後的兩個鍊氣期第12層後期巔峰的修士緊追其上。

梁家少主更是不甘示弱,也率領家族弟子一前一後的御劍飛行。

一條條身影蹭蹭的躥過,飛劍破空之聲不絕於耳。

只是片刻,原本哄鬧的場面就靜寂了下來,只留下一片血肉橫飛的狼藉和那些失去戰鬥力的修士。

秘境裡邊原本不敢上前靠近的修士得到消息后也紛紛趕來,看到一地被藤蔓生生勒成兩段和被吸干精血而亡的屍體,再加上空氣中濃烈的血腥味,一個個躲到一邊嘔吐不止。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剛才的那一聲大爆炸,難道三大家族的修士全部陣亡了?」

路人甲八卦的東張西望。

眾人也都同意的點點頭。

就在這時,後期趕來的那些修士發現地上還有很多活著的修士,修為也都不太高,一個個躺在地上進氣少出氣多。

那些修士都紅了眼睛,想要將這些失去戰鬥力的弟子殺人奪寶,只是卻沒有人敢第一個出手。

因為他們沒有發現其中竟然沒有三大家族的少主和高手在內,這就說明事情遠不如先前所想的那樣。

看地上這些修士身上的衣著,全部都是三大家族的子弟,如果真要做了殺人奪寶的事情,怕是要被折返而來的家族高階修士追殺。

三大家族的聯手追殺呀!無論是哪一個散修或者小家族都是不能承受的。

原先和夏初雪一道行走對抗蜂群的那幾個散修撥開人群走到了蘇城的旁邊。

「這位道友,能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蘇城原本是看不起這些散修的,但轉頭看著周圍的一切,現在形勢根本容不得他們這些家族弟子拿喬,深深的嘆了一口氣,語氣生硬道。

「就是和變異玫瑰藤打起來了!」

一句話說的眾人直翻白眼。

切!看這打架的場景,誰不知道是打起來了?他們是想要知道具體情況。

後來的這群人中,有一個脾氣比較暴躁的修士,直接抓著蘇城的衣服領子給滴溜起來。

「你們家族的人呢?到哪裡去了?有沒有受傷?是不是都去追變異玫瑰藤了?」

這幾句話說出了眾人的心聲,大家不約而同的將目光望向了蘇城。

蘇城本就傷得不輕,現在又被一個散修給提起來羞辱,他氣得氣血上涌,口中一腥就噴出一口老血,然後華麗麗的暈了過去。

暈過去之前還在心中默哀。

老子這是作了什麼孽呀?竟然被一些散修質問,這種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感覺,真是太憋火了!

那個脾氣暴躁的修士本來就著急的,臉上被噴了一口鮮血,氣的他直接將蘇城給扔了出去。

蘇城現在是屬於半暈的狀況,已經沒有力氣睜開眼睛,但對於外界的感知還是非常靈敏的,被扔出去的那一刻。

『靠,你他娘的給老子等著』

暴躁修士把蘇城給扔掉之後,又抓起了另一個重傷的梁家弟子。

「你說!」

那個弟子害怕之餘,一股腦的將所有事情都說了出來。

「你的意思是說,三大家族的高階弟子,包括你們少主在內都有受傷?」

「…是!」

「姓梁的,你這個家族子弟的叛徒,知不知道這樣說會為你們家族帶來怎樣的災難?你想死是不是?」

一個身穿沈家服飾修士躺在地上氣得大喊,如果這一群修士全部一擁而上,緊跟他們家族高階修士身後的話,等到那些修士和變異玫瑰藤打到兩敗俱傷之後,再趁機偷襲。

不,哪怕不偷襲,家族的那些高階修士也必然會被折損。

該死的蠢貨!!

一時間現場所有躺在地上的家族弟子都對那個叛徒進行語言討伐,梁家那個弟子深知自己考慮不周,說錯了話,現在後悔也為時已晚。

「這位前輩,我將家族的事情給透露了,家族肯定饒不了我,您能給我一顆丹藥嗎?我也好提前離開!」

武人無敵 那個散修哈哈大笑一聲,直接伸出手一個用力,將那個梁家弟子的頭給擰了下來。

「這樣你就不用擔心了!」語氣中帶著暴戾和嗜血。

「走,我們現在追過去,三大家族的那些天才們都受傷了!也好讓我們感受一下斬殺天才的滋味哈哈哈……」

作為散修,大多都是心狠手辣,不擇手段的,一聽到這樣的話,心中立馬雀躍起來。

而那些不入流小家族的弟子們激動的差點跳了起來,那些修士可是三大家族所有練氣期弟子,未來家族的中流砥柱,如果全部都死了的話,無疑對於自己這種不入流的小家族來說是一種極大的機會。

吞併三大家族的機會!

這一群修士興奮著,雀躍著,激動著,散修想要的是殺人奪寶和變異玫瑰藤的機緣,小家族的修士則是有著更大的野心。

他們的目標是一致的,也正因為這一個目標讓他們凝聚起來,那就是殺了前鋒受傷的那些高階修士。

一群修士正打算離開,帶頭的那個修為最高的散修突然站住了腳,一雙眼睛驚恐的望著頭頂上方的空中。

因為他們面前上空的空氣突然一陣攪動,憑空出現一道長長的口子,露出兩隻骨節分明的大掌。

只見大掌往兩邊一撐,慢慢的將那條口子變成了僅容一人通過的通道,然後一個紅色妖冶男人就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眼睛如幽井般深不見底,渾身帶著張揚的霸氣。 隨著張揚的紅衣男子出現,他身後空中的那道裂縫慢慢的癒合,直到融為一體,好像從來都沒有出現過。

紅衣男子妖嬈至極,一頭墨發披肩,長相極品邪魅,攬盡芳華!

比他容貌更為出眾的是那一身無與倫比的氣勢,眼睛只是微微上挑,就讓在場所有人下意識想要臣服。

身體果然不受控制的跪了下來,一個個冷汗直冒跪在地上瑟瑟發抖,只感覺哪怕看那個男子一眼就是褻瀆,就會被對方的氣勢所轟殺。

亂世卿臣:將軍,請寬衣! 此時的這些修士就是地上的污泥,而紅衣男子就是高高在上的神。

無殤輕蔑的看著地上一片螻蟻,不,他們對於自己而言,連螻蟻都算不上。

只要動一根小手指就能將所有人給碾死,他更不屑動手。

紅唇輕啟

「爾等可曾見過…」

無殤的聲音又停頓了下來,他一直以來都是自己尋找花淚,從來都沒有找人詢問,這一開口又不知道該如何說起。

花淚已重生,現在的樣貌幾何就連自己都不知道,該怎麼找呢?

帶頭的練氣期第十二層後期巔峰的散修偷偷抬頭,看見無殤皺眉像是在思考什麼,開口想要問,可他的嘴巴就像灌了鉛,只顧著打哆嗦,一個字都沒有說出來。

「你們這裡可是無上秘境?」

無殤聲音中不大,卻帶著無人可敵的霸氣,眾修士的臉已經貼到地面,如此還恨不得鑽入地下。

無殤本就是妖魔兩界之主,當然知道這些螻蟻嚇得說不出話來,煩躁的說道。

「說,否則…死!」

只是四個字,體重修士就感覺到猶如死神降臨一般,身體更加瑟瑟發抖起來。

還是那個帶頭的鍊氣期十二層後期巔峰的散修唯唯諾諾說道。

「回…回前輩的…的話,這裡…就是無上秘境!」

話音剛落,他們明顯感覺到頭頂的氣血翻湧和衣袂掠動之聲。

無殤精神一陣,就連喘息都變得粗重起來,多少年了,他找了這麼多年,上窮碧落下到黃泉,就連十八層地獄,忘川河底都被翻個底朝天。

現在終於有相見的機會,無殤激動的同時,突然有些害怕。

他怕花淚陌生的眼神,更怕花淚還記得前世的痛苦,不會原諒自己。

自己更加沒有尋求原諒的勇氣!

渾身的整個氣勢突然變得有些低迷,想起秘境開啟的時間肯定有限,無殤不敢他想,衣炔飛掠間身形便消失無蹤。

無殤離開約半個小時,這些跪在地上瑟瑟發抖的修士,才敢抬起頭來,一個個互相對望,眼神中都充滿了驚恐。

他們不知道我突然出現的詭異男人到底是誰?修仙界什麼時候出現了這麼厲害的人物?

撕裂空間!

那不是上古大能才會的嗎?

此種功法只有在傳說中聽說過,根本沒有人親眼所見,整個修仙界都以為只是一種傳說而已。

沒想到今日竟然真的見到,那些修士發抖和驚恐的同時,又很雀躍。

他們能夠看到此等大能,也不玩秘境之行了。

回去以後可是多了很多的談資,以後也可以和後輩驕傲的說『老祖我可是見過撕破空間的大能!』

呵呵…想想都覺得挺驕傲的。

眾人議論一番后,這才想起來他們之前想要做的事情。

「現在都過去這麼長時間了,我們再去追還有什麼用?我覺得還不如趁秘境沒有關閉之前趕緊去尋找其他資源!」

一個小家族的領頭人說道。

大家也都贊同的點頭,期間也走了好些人。

唯有人群中那個修為最高的散修始終沒有說話,等人走了有一半的時候才站起來說道。

「我打算繼續前行,說不定現在正是他們兩敗俱傷的時候,我們也可以去坐收漁翁之利!」

那個散修當然不是好心想要分享資源,他有著自己的考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