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楓已經確定自己剛剛確實有一段時間是喪失了理智的,還好貝娜沒受到什麼傷害,這讓他安心了許多,否則他無法原諒自己,此時想來,還是有些後怕的 今晚的天氣有些陰暗,就跟狼人傑瑞此時的心情差不多,他身形一絲不動地隱藏在陰暗處,如果仔細觀看就會發現,他看似平靜的臉上,不時輕顫的眉毛說明他的心情並不是表面上那麼平靜

傑瑞很小的時候就感覺自己跟普通人不同,從他有記憶開始就在流浪,也曾有慈善機構把他不止一次帶走過,但每次他都倔強地偷偷逃離,他自己也不明白這麼做的理由,只是感覺那不是他想要的生活,那裏不是他的家

直到有一次他跟另外一個成年流浪漢相遇,對方居然想把他當做孌童,他被徹底激怒,狂暴的怒氣令他第一次體會到了變身,體會到了什麼纔是兇殘,他毫不費力地咬斷了對方的喉嚨

他的心理畢竟還是個孩子,強大的對未知的恐懼感令他逃進叢林,本能讓他確定自己必須遠離人羣,當他再次回覆人身時,他瘦弱的身軀脫力地倒在一棵大樹下

他不知道自己跑了多遠,只是本能地不斷奔行,寂靜的叢林令他剛有了一絲安全感,一聲咆哮伴隨着高大的身影出現,那是一隻棕熊,脫力的傑瑞陷入無盡的恐懼和絕望

棕熊咆哮着接近傑瑞,撕碎他的意圖明顯,躺坐在樹下的傑瑞除了怒目而視,沒有其他任何反抗的能力,他太累了,而且很餓,結局好像已經註定了

但一條瘦弱佝僂的身影卻突兀地出現在傑瑞和棕熊之間,他面向棕熊,聲音令傑瑞感覺猶如行將就木,但很陰森

“離開—或者死亡”

傑瑞從沒聽人說過:熊也會恐懼,但他當時的確感覺到了棕熊的恐懼

棕熊低吼着很人性化地徐徐後退,眼前瘦弱的身形令它本能地感到絕對不可招惹,直到它感覺距離稍微安全些,才猛然回頭狂奔,轉眼消失在叢林深處—

當對方轉過身形後把傑瑞嚇了一跳,一張異常蒼老,行將就木令人恐懼的老臉,讓人感覺他好似隨時都會死去,但眼神開合之間卻有精光閃現,令人有股強大的壓迫感

傑瑞發自內心地明白,眼前之人絕對是個不可違逆的存在,他隨着這個老人來到一個巨大的城堡,先是飽飽地吃了一頓豐盛的菜餚,然後被僕從清洗乾淨,並換上了一身高貴的衣服

老人帶着他遠遠見到了一個粉雕玉琢般的女孩,女孩很美,很文靜,像是一個小天使,傑瑞感覺自己有些莫名的討厭‘天使’這個稱呼


但傑瑞卻知道她很孤獨,沒有緣由,他就是知道,雖然距離並不足以讓他看到對方的神情

“以後你的一生都將是爲她而活,你唯一的使命就是不能讓她死在你的前面”

老人的聲音很輕,卻有股令人不可置疑的氣勢,帶着一絲悠然升起的強烈保護慾望,傑瑞重重地點頭。 萬法梵醫 ,他必將堅守一生的承諾—

傑瑞在城堡中慢慢長大,有人教導他如何更好地掌握自己的力量,他極少有機會見到那個天使般的女孩,但她的形象卻清晰地印在自己的腦海中,這是一種猶如兄妹般的憐愛

直到有一天,成年的女孩把傑瑞叫到身旁,吩咐他去加入一個傭兵小隊,一個因爲有夏楓存在的傭兵小隊……

狼人目光一凝,瞬間肌肉緊繃, HELLO,我的甜心小初戀 ,但憑自己一人獨自面對,他的壓力很大,但他別無選擇

從小到大就一直有人給他灌輸着一個理念:自己就是爲了那個可愛的女孩而生,他自己也不排斥這種理念,併爲有這種機會而感到欣慰

三條精瘦的年輕身影好像是突兀的出現,並徐徐朝唯一一棟裝修好的別墅走來,都是歐洲面孔,他們的皮膚有些病態的白,動作儒雅、氣質高貴,最起碼錶面上如此

狼人從陰影處現身,站在別墅門口擋在三人的身前,中間的那個年輕人疑問的眼神看着他

“傑瑞?”

“是”狼人冷然回答,年輕人的笑容有些嘲諷的意味

“我知道你,雖然你實力不錯,但你認爲就憑你能攔得住我嗎?”

“我別無選擇”

“雖然我不喜歡狼人,但如果你以後願意跟着我,我可以給你一輩子都得不到崇高地位,因爲我的父親是末卡維公爵大人,你可以叫我強森子爵大人”強森表情高傲,語氣猶如在施捨乞丐

“貝娜公主的威嚴不容侵犯,任何人都不行”狼人語氣堅決,令強森皺了皺眉,他扭頭吩咐道

“既然他不識時務,康特你去讓他明白跟我們末卡維家族作對的下場”

“遵命,強森大人”一名年輕人擡腿朝前逼近

狼人知道必須拿出自己全部的實力面對眼前的危機,他毫不猶豫地選擇了變身,一聲淒厲的狼吼,他的身體快速膨脹,衣服被瞬間撐破,變成了無數碎片漫天飛舞

一頭體型猶如豹子般巨大的黑狼出現在三人面前,圓睜的滲人雙目怒瞪着前方,張開的鋒利獠牙森冷嚇人,好似能撕裂鋼鐵,渾身肌肉緊繃,做出隨時撲擊之勢

“我討厭這些骯髒的畜生,康特不用留手”強森不知從哪掏出一塊雪白的手帕,做出捂鼻壯,臉上是嫌惡的表情

“是—”康特大喝一聲,身形閃電般射出,雙手上的指甲陡然變長,鋒利的指甲衝着黑狼揮去—

wωw✿ тTk an✿ co

狼人知道面對他們自己的速度處於劣勢,所以集中注意力,直到鋒利的指甲近在眼前時才陡然發力,血盆大口一張,衝着對方的脖頸咬去—

康特相信對方鋒利的牙齒絕對能咬斷自己的脖頸,所以他不得不急忙躲閃變向,他們錯身而過,立刻又轉身對視,康特五指向下,下垂的指甲上一滴液體滴落地面,只是第一次交鋒,狼人就已經受傷了

狼人的實力令康特有些心驚,他的反應如果再慢上一剎那,就有可能已經被對方咬住喉嚨,下場令他不敢想象

“康特”強森不耐煩地催促道,康特應聲而起,再次撲向對方,不過明顯小心了很多,始終保證自己留有餘力應變

他們的身形不斷交錯,狼人始終攻其必備,寧可受點小傷,也保證自己每次的攻擊都是置對方於之死地,這令康特大感顧忌,他們的爭鬥僵持了下去,強森越加不耐地吩咐

“懷特,你也上,我們不能耽擱太久,這裏是華夏,變數太多”

“是”強森身旁的年輕人立刻衝了上去,兩人開始配合着圍攻狼人

狼人本來在速度上就處於劣勢,這樣一來他顧此失彼,身上的傷口開始不斷增加,他不斷的嘶吼,可惜速度不如人,他的攻擊根本對兩人沒有致命威脅。 頭號婚寵:大叔,放肆撩! ,他告訴自己:我發過誓,要用生命保護她,所以只要我還有一口氣就絕對不能倒下,就算是死也不能退卻—

可惜,一股強烈的眩暈感終於令他再也控制不住龐大的身軀,一頭栽倒在地,強森叫停了兩人對毫無反手之力的狼人發動的絕殺

“留他一條命,否則貝娜公主會不高興的”

狼人試圖爬起來,但沒能如願,他心裏充滿悲哀:對不起!我沒能做到自己的承諾……

他聲音微弱地咆哮着威脅對方

“等到貝娜公主力量覺醒後,你們末卡維家族不會有好下場的”

“哈哈哈—”強森囂張地狂笑着說

“貝娜公主一定會在我的幫助下覺醒力量,然後我就會成爲幾千年來血族新的親王,我們末卡維家族只會更強大,而你這個骯髒的畜生以後永遠都將是我們末卡維家族的一條看門狗,你信嗎—” “我不信”很標準的英語

隨着一個懶洋洋地聲音響起,夏楓的身形出現在門口,他接着對狼人說道

“變回人形”

他現在可沒辦法給一隻狼鍼灸,但狼人的狀況好像有些不妙,必須儘快幫他止血,狼人變回人形,**着身體蜷伏在地上,夏楓上前兩步擡手一揮,幾根合金針射入他的體內

“先找個地方休息,等下我再幫你治療”

“你是誰?知不知道你在跟誰說話”恍然的強森緊盯着他問道,康特和懷特戒備着小心移動到他的身旁,目光盯着夏楓

“我不需要知道死人的名字”夏楓的聲音很冷,這些人居然把狼人傷得這麼重,讓他很生氣,但最讓他不能容忍的是:他們是不安好心,來打貝娜主意的,這就是觸到了他的底線,是絕對不能容忍的


他潛意思中已經把幾女當做了自己的禁忌,如同他的逆鱗,任何人膽敢觸碰都是不可原諒的,所以此時眼前的三人已經被他判了死刑

“好大的口氣,知不知道我是誰?我的父親是末卡維公爵,跟我作對你小子會死無葬身之地”

對方對眼前在普通人眼中異常詭異地現象表現的卻若無其事,這令強森明白:對方絕對不是普通人。所以他強壓着怒火,沒有急切地妄動,選擇了恐嚇,不過好像效果不大,因爲夏楓斜眼看着他,眼神滿布蔑視

“就算你爹是皇帝,今天也救不了你”

夏楓的反應令強森感覺怒火滔天,但他依然命令自己必須冷靜,因爲來之前,父親特意交代過他:

此次華夏之行必須要低調,萬一行蹤敗露就必須立刻離開,因爲神祕的東方有可能比西方的教會更加令人恐怖—

“如果你願意立刻離開,就能獲得末卡維家族的友誼,我可以保證你以後能富可敵國”恐嚇不成,強森便改爲誘-惑

“嘿嘿,富可敵國?能比貝娜給我的還要多嗎?”面對他的誘-惑,夏楓不屑一顧,輕蔑的眼神猶如在看待一個弱智

“你—”夏楓的話令強森無言以對,貝娜是什麼身份?她是血族未來的皇者,只要她成功覺醒,血族的一切就都是她的,誰敢跟她比財富,但此行的意義太過重大,強森無論如何也不會輕易放棄

“華夏有句古話: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所以我勸你還是儘快表明身份跟我合作,只要你願意,我就能讓你立刻見到我的誠意,先給你賬戶打過來一億O元怎麼樣?”

強森不死心,他相信就算付出再大的代價,只要能成功把貝娜帶走,所有的投資,就都會呈無數倍的回報再次被賺回來

夏楓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如同在分析利弊,他徐徐走下臺階,這令強森有了些期待

“我仔細分析還是感覺不跟你合作會更划算些”

他氣死人不償命地表情古怪着開口,令強森立刻明白對方是在耍弄自己,他眼神閃爍地心想:


這裏很偏僻,而且沒有發現還隱藏着其他人,傑瑞已經沒有再戰之力,就算眼前這小子有點實力,也不可能扛得住我們三人聯手,速戰速決後帶人立刻離開還是問題不大的

“康特、懷特,你們聯手,殺了他”

強森陰沉着臉,語氣冷森地吩咐道

“是”兩人話音未落,身形同時撲向夏楓,鋒利的指甲一取咽喉,一取心臟,殺意凜然


夏楓眼神一凝,身形陡然衝出,後發先至,雙拳分別轟中兩人的腋下,兩人全都是平沙落雁式栽倒在六七米外,但他們躺在地上只是愣了下,稍微活動下有些不適的胳膊,就再次起身撲了上去

“咦—”夏楓有些驚奇,自己最低也用了三層力,居然不能給他們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這還是自己實力暴漲的情況下,如果是昨天面對他們,估計自己還真有點應付不來

強森看到康特和懷特兩人第一回合就沒佔到便宜,心裏立刻重視起來,他輕喝一聲

“一起來,速戰速決”

隨即自己也親自撲了上去,夏楓感覺壓力陡增,不過他實力剛剛獲得很大增長,抱着適應的態度,逐漸增加自己的速度和力量,幾人進入纏鬥

不時有人躲閃不及被夏楓擊飛,但明顯這種力度對他們傷害不大,因爲每當有人被擊飛後,稍微愣神後就再次撲入戰圈,躲在陰暗處的狼人不知道夏楓的目的是想適應自己的力量,所以有些急切地開口

“他們的抗擊打能力很強,要害位置是心臟和頭”

纏鬥中的幾人對他的提示置之不理,現在沒空搭理他,不過強森已經決定等下要對狼人加以滅口,而且他有些心神不定,夏楓的實力令他感到心驚,必勝的信心有了一絲動搖,況且時間好像拖得有些久了

“不要再保留了,儘快殺了他”

強森大喊道,三人的雙眼隨即迅速變的血紅一片,尖利的獠牙在他們的口中出現。延伸出脣外,伴隨着有些低昂的嘶吼,三人速度力量陡增,夏楓哈哈一下

“那就結束吧”

隨着話音響起,一股強烈的氣勢陡然在他體內爆發,功法運行,拳頭已經帶着殘影轟出—

“啊—”

“啊—”

兩聲淒厲的慘嚎同時響起,康特和懷特兩人胸部心臟位置居然被打穿,同時一條黑影閃電般一躍而起脫離戰圈,落地時已經在七八米外,是強森,他居然跑了


當夏楓的氣勢發出時,一股心悸感出現在強森的心裏,他果斷止住自己的攻勢,轉身迅速逃離

夏楓把兩具屍身甩落地面後身形電閃而出,追向強森,同時大喝道

“你走不了。今天你必須死”

強森頭都不敢回,他心裏充滿恐懼地加快速度衝向夜色,此時他才確信父親的忠告確實言之有理,華夏果然不能輕易涉足,但目前最重要的是保命,他期盼着自己能逃過此劫,以後他保證再也不來華夏了

強森陡然止步,因爲前方出現了夏楓挺立的身影,他非常悲催地確定:自己逃不出對方的追殺

“放過我,我保證以後再也不來華夏打擾您”

“任何敢招惹我的人,特別是想打我女人主意的人都不會有以後,因爲只有死人的話我才相信”

夏楓的淡淡回答令強森立刻感覺自己的心沉入谷底,他絕望地吶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