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個日日夜夜,他都希望自己能離她這麼近,可是,偏偏最後的結果,總是自己把她氣得想殺了他。

“陌兒,若是當年沒有那件事情,你就是我的妻,我君臨天這一生做得最後悔的事情就是寫了那張休書,成全了你和沐雲軒。”

君臨天的眸色變得黯然,深沉如寒潭般的眸子裏都是無盡的悔意。

蘇紫陌的眸光淺淡,眉目間清愁輕籠,清涼如水的眸底,卻有着恍惚之色。

她微微側身,緩緩開口:“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沒有誰遇到了誰,就一定會在一起,一紙婚約也不一定能綁住彼此的一生,說來說去,不過是緣薄而已,誰的人生都會有遺憾,你也不必太計較。”

他遙遙而望着她清冷的目光中,是一種清淺的孤獨之意。

他脣角微勾,自嘲地說:“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誰的人生都會留下遺憾?陌兒,雖然是簡簡單單的兩句話,可是聽着卻能讓人的心裏悲涼不已。”

可誰的人生都不想留下遺憾,特別是對自己愛的人。

他那驚鴻一瞥的目光中,倒影着她若有若無的紅色倩影,眸底躍動着對前塵過往的深深眷戀,顯得如此的深情。

他斟酌了好一會,才緩緩開口,“陌兒,現在我們都死了,九泉之下,你也不能在給我一次機會嗎?”

說完,他黑眸一瞬不瞬的靜靜的看着她的目光。

只是那目光裏,波瀾不驚! 令君臨天心裏無比的失望,也許,他這個願望在陌兒這裏,也是妄求。

隨即,他目光中,透着親切的笑意,波光轉動,深邃的眼底,泛着陽光般的溫暖之意,在眸色中清澈見底。

蘇紫陌看着他癡情的目光中,有着望穿秋水的苦苦期盼。

“君臨天,都到這個時候了,還要說這樣的話嗎?你明明知道不可能的。”

蘇紫陌清涼的眸色間,隱約泛着一種無情的冷光。

她和他,永遠都不可能。

蘇紫陌迎視上他的目光,微微一笑:“到了現在,這段感情你也該放下了。”

她婉約的美目裏,彷彿流轉着坦然的光芒,令她美輪美奐的眸色中,充滿了絕俗的清麗,令人倍感驚豔。

他癡望着她,蘊含着迷霧般的煙霞之色,透着濃濃的迷戀,輕漾着淺淺的哀傷。

他低頭,輕輕的抿了抿脣,漸漸溢出一絲苦笑。

“陌兒,謝謝你!”他擡眸,泛着絲絲縷縷的悲涼,她的出現,讓他學會了如何去愛。

兩人相視一笑,許多東西在慢慢發生着變化。

君臨天的腦海裏劃過過往的一幕幕。

有幸福的,也有痛苦的。

“陌兒,今晚可否陪我說說話?”

他深深的凝望着她目光,燃燒成一片濃濃的執念,微妙的眸色裏,彷彿歷盡歲月的滄桑,寂寞無邊。

蘇紫陌抿了抿脣,面露難色:“按理來說,你這樣的要求我不應該拒絕,可是雲軒知道我在這裏,他現在守在你的身體旁,一會,他應該會尋我回去。”

君臨天一聽,眼底閃過一絲失望。

這是他最後的願望,活着的時候,他希望得到她,死了以後,他依然有這一股強烈的慾望。

他們黃泉路上相遇,卻依然沒有緣分。

也許他和她之間,只有微薄的緣。

這股感覺,讓他的心底亂成了一團。

以前,她粘着他,他卻一味的想避開她。

後來再次相遇,他得不到,卻也不想別人得到。

所以,死了之後,他同樣抱着這樣的希望。

“雲軒真的很有福氣,他也很不錯,從小就很優秀,我同他一起長大,他在我們幾人當中,都是出類拔萃的人,可我卻很狠魔靈,他讓我變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說完,君臨天目光溫暖的看着她。

回想自己的過往,他突然覺得就像一個笑話一樣,他弒父殺兄,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卻在也得不到她。

“臨天,現在一切都已經結束了,魔靈已經死了,恨一個人是需要感情,需要心思,需要力氣的,往事如過眼雲煙,你沒有必要在這些人身上浪費心思和力氣。”

蘇紫陌看着他,他俊顏上溫暖柔和。

那股恨,似乎沒有那樣的強烈。

蘇紫陌的話,就像一把尖銳的刀,狠狠的刺進心窩。

原來,恨一個人,只不過是浪費時間,他恨得心底時常有一團火在,可是被他恨着的人,沒有絲毫的感覺。

“陌兒,我懂了!”他看着她笑了笑,心裏豁然開朗,世界似乎一下子就明亮了。 “明白了就好!”蘇紫陌微微一笑。

看着一旁的沐雲軒已經起身。

他撤掉結界,看到慕容邵峯就站在不遠處。

隨着魔靈的消失,魔兵也消失了。

煞氣滿天的世界,突然變得出奇的安靜。

“陌兒,你在哪?”沐雲軒四處尋找着蘇紫陌的身影。

夜風吹來,帶着刺骨的寒意,幾縷青絲,盪漾在蘇紫陌的臉頰,讓她看起來如夢似幻般的美。

“陌兒,他在找你。”君臨天提醒到,眼底閃過一抹憂傷,快到讓蘇紫陌都沒有捕捉到。

蘇紫陌看向她,笑得一臉燦爛。

“君臨天,你相信人有前世今生嗎?”她清靈的聲音令君臨天不自覺的點了點頭。

“陌兒,我相信。”

他溫笑着點了點頭!雙手卻不由之主緊握。

他好想聽到一句,下一世我們在一起。

可是她的眼中除了燦爛的笑容以外,沒有其他的。

“君臨天,希望你的下一世能過倖幸福福的,過好一個屬於你自己完美的人生。”

君臨天的雙手又緊了幾分,眼底是掩飾不住的失落。

誰的人生都會留下遺憾,只是這遺憾太大,他有太多不甘又如何,終究是無法強求!

他目光溫柔的看向蘇紫陌,笑得一臉的坦然。

“陌兒你也一定要幸福,就像你喜歡的鳳尾花一樣,永遠都是絢麗的色彩,絢麗的一生。”

說真的,他真的很捨不得她。

可是現在,似乎和他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

陌兒,若是有來世,請一定讓我們再次相遇,能彌補這段遺憾,也足矣!

吸血鬼公主的血色愛戀 蘇紫陌聽着他溫柔的聲音和坦然的笑意,知道他釋懷了!

而君臨天也不知道,他說起話來竟會有這樣的溫柔。

“謝謝你!臨天。”她對着他會心一笑,緩緩轉身,朝着沐雲軒走去。

走了幾步,她又突然扭過頭,看着君臨天說道:“對了,臨天,還有另外一個蘇紫陌的存在,你若是能遇到她,你還欠她一聲對不起。”

君臨天蹙眉,還有另一個蘇紫陌,這是怎麼回事?

“啊!”君臨天驚叫一聲,身子漸漸變得透明。

蘇紫陌猛的回頭看去,已經沒有了君臨天的身影。

“君臨天,君臨天。”蘇紫陌叫了幾聲,都沒有聽到君臨天的迴應。

“陌兒。”久久找不到蘇紫陌的沐雲軒眼裏閃現出前所未有的急切。

蘇紫陌回頭,四處看了看,確實沒有君臨天的身影了,也許,那真的只是君臨天的一抹執念吧!

“陌兒。”沐雲軒四處看了看。

天際邊,一輪硃紅色的太陽從天際慢慢地爬上來,紅彤彤的,彷彿是一塊光焰奪目的瑪瑙盤,緩緩地向上移動。

蘇紫陌走過去,輕輕握住沐雲軒的大手。

沐雲軒急迫的心瞬間變得安心。

“陌陌沒在嗎?”慕容邵峯走過來,溫潤的眼眸裏閃過一絲擔憂。

“她就在本座的身邊。”沐雲軒淡淡地道。

慕容邵峯看着他的周圍,什麼都沒有。

心裏難免很失落,“你帶陌陌回去休息吧!天快亮了,齊兒已經讓皓月國太子君少辰回來了,接下來的事情,就由他處理了。” “君少辰已經到明月山莊了嗎?”

“嗯!”慕容邵峯點了點頭,看着君臨天的屍體,這樣對於君臨天來說,也是一種解脫。

“今夜我們接到普達的消息,便已經連夜部署好了,這個時候,君少辰已經控制住局勢了,剛纔朕已經看到他們發的信號,一切都在我們的掌握之中,應該不一會,他就會帶着衆人回到皇宮裏的。”

“好!”沐雲軒拉緊蘇紫陌,“我先送陌兒會雲城休息,之後在回明月山莊來。”

沐雲軒擔心她累了一晚上會耗盡修爲。

他現在是真的怕了,他現在根本就看不見陌兒。

“好!”慕容邵峯點了點頭,此刻他似乎沒有之前那樣芥蒂沐雲軒的存在了。

現在和他說話也能心平氣和的了,時間真是能磨平一切,他突然發現,自己心底的那股恨意,怒意,也悄然而逝了。

蘇紫陌聽着他們兩人的對話,從來沒有覺得眼前的兩個大男人會這樣的兒女情長!

都什麼時候了?

還擔心她累着。

她哪裏累了,她此刻正精神抖擻着呢?

魔靈死了,她真的很開心,天下似乎在也用不着她們來擔心了。

若是能活過來,她就可以享受自己平靜安穩又瀟灑的小日子了。

蘇紫陌想說話,可知道他們聽不到她的聲音。

蘇紫陌乾脆用行動告訴他們,蘇紫陌拉着沐雲軒的手往出宮的方向走去。

“陌兒,去哪?”沐雲軒往前走了幾步,眼眸裏閃過一絲不解。

蘇紫陌翻了翻白眼,她說的話他們要是能聽見,還用得着她用這樣的方式嗎?

“陌陌應該是想回明月山莊看看吧!她心裏應該放心不下。”慕容邵峯看着沐雲軒身邊空空如也。

他不知道陌陌是不是真的在那裏!

可看到沐雲軒的樣子,他寧願相信陌陌就在那裏。

蘇紫陌快速的點了點頭,還是邵峯瞭解她。

魔靈死了,君臨天死了,君少辰就等着撿現成的了。

剛剛沒走幾步,便看到以君少辰爲首,帶着衆人走了過來。

幾月不見,君少辰越發的氣宇軒昂,玉樹臨風,五官俊俏,身上依然散發着一股高貴的氣質。

她身邊的顏昭雪皮膚白皙,嬌俏無比,站在君少辰的身邊,嫣然一副小鳥依人的樣子。

蘇紫陌一看兩人的樣子,眉頭緊蹙,這兩人的關係……非同一般?

“爹爹,慕容叔叔。”

蘇齊快速的走到沐雲軒的身邊。

蘇櫟也走過來打招呼!

“嗯!明月山莊那邊沒事吧?”沐雲軒問道。

蘇齊大眼一眯,笑得一臉得意。

“爹爹,有齊兒和衆人在,沒有搞不懂的事情,敵人永遠都進不了我們明月山莊的,明月山莊外圍的機關,就能讓他們撞得頭破血流。”

“你呀!調皮。”沐雲軒寵溺的揉了揉兒子的頭髮。

“雲軒,星月皇,謝謝你們二位。”

君少辰抱拳感謝沐雲軒和慕容邵峯。

沐雲軒一臉面無表情,淡漠地道:“希望在你的治理下,皓月國會越來越好!”

和平,安寧,是沐雲軒最想要的。 君少辰微微一笑,“我一定會好好做的,替我謝謝莊主,莊主的事情,我孃親已經和我說了,謝謝!”

君少辰心裏自嘲一笑,自己去躲了幾個月,便能安安穩穩的坐上皇位,而這些爲他鋪路的人,他會記得一輩子的。

“臨天,臨天。”突然,他們身後不遠處,雅芙抱着君臨天的屍體痛哭不已。

衆人回頭一看,聽到那撕心裂肺的聲音,心裏難免難過不已。

“臨天已經改過自新,可是最終沒有逃出魔靈的掌控,好好料理他的後事吧。”沐雲軒回頭對着君少辰說道。

“雲軒,我會的,他是我的弟弟,若是沒有生在皇家,我們之間不會變成這樣,如今的結局對於他來說,也是一種解脫。”君少辰滿目憂傷的看着不遠處君臨天的屍體。

他心裏還曾想過,若是他當上皓月國的皇帝以後,他能把國家治理好,他就老死在蓮花村。

可接到齊兒的消息,他又不得不回來。

這裏是他的責任,他不會逃避的。

“以後的事情就交給你處理了。”

說完,沐雲軒緊了緊手中的柔荑。

“陌兒,你都聽到了吧,現在該放心了。”

只是沐雲軒的話音剛落,突然聽到雅芙的狂笑聲。

“哈哈……沐雲軒,慕容邵峯,你們殺了我的夫君,我雅芙在此發誓,一定要讓你們血債血償。”

說完,在衆人驚訝的目光中,雅芙帶着君臨天的屍體往皇宮外飛奔而去。

“普達,快,帶人將我皇弟的身體搶回來。”君少辰吩咐道。

“是,太子殿下。”林普達帶着一對侍衛,快速的朝着雅芙離去的方向飛去。

“爹爹,孃親在你身邊嗎?”

蘇櫟問道。

就知道孃親不會一直待在雲城裏,他忘記告訴爹爹,今晚的行動本不應該讓孃親知道。

孃親知道了,不會好好的待在雲城的。

“櫟兒,你孃親她在。”

蘇齊一聽,皺了皺眉頭。

笑着打趣地說道:“老孃,你連做鬼也要這樣操心嗎?”

蘇紫陌一聽,快速的在蘇齊白皙飽滿的額頭上拍了一下。

“臭小子,老孃做鬼都不放過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