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別山區70后的娃們,每年夏天都會自己製作一件很特別的玩具。

一根五尺長的竹竿,砍去頭部的竹節,插入一彎橢圓形的竹篾,就變成了長柄網球拍的形狀。

然後找一個碩大的蛛網,伸上去胡纏一氣,一件捕蟲的利器就做成了。

用它來網蜻蜓、捉知了、逮蝴蝶、捕螞蚱,總是會無往而不勝。

那個時候鄉間的午後或是黃昏,當你看到一群光腚赤膊的農家小娃們,揮舞著竹竿在林間或野地上跑來跑去,十有八九都是在做這樣的勾當。

再用這些戰利品去釣魚釣蝦,用釣來的魚蝦喂貓喂狗,其中的樂趣無窮無盡也!

但蛛網有個缺點,就是太細太不結實了,遇到大一點的知了或蜻蜓就會穿網而過。

漫長的夏天,不知會有多少張可憐的蛛網,慘遭頑童們的毒手。

在油坊生產隊的王家大庄,誰家小娃想出了獨創的點子,用沒有去膠的蠶絲結網。

這樣的捕蟲神器經久耐用,十天半月都不會損壞。

但肯定不是狗蛋想出來的,以他的智商,還做不出這樣的新鮮玩意。

而蠶蛹的料理,也早已從田家圍子傳遍了整個油坊生產隊,小娃們還做了很多的創新。

稻田埂放水的缺口作為鍋灶,蠶蛹、知了、蜻蜓、河蟹用竹枝串聯,下面燃起一堆野火。

幾縷黑煙過後,沒有油鹽、半生半熟的野味大餐就造好了。

成子、剛子、狗蛋、栓子,個個吃的滿頭滿臉的黑灰,其中的味道,定是勝過了任何的山珍。

所以聽毛丫說不養蠶了,有着美好憧憬的小娃們一時茫然,個個生無可戀的看着他們的統領。

沒有頭領帶隊,接下來的日子就沒法混了。

「要不我來打信號,你們從碼頭那邊鳧水過來,我老爹看不見!」

每天上午和下午,田家圍子的大人們出工之後,只剩狗蛋老爹和另外兩個老頭,在圍子邊上的老柳樹下納涼。

只要能繞開他們,就萬事大吉了。

在眾位玩伴的白眼和威脅聲中,狗蛋終於想出了一個可行的方略。

「什個信號?」毛丫又來了精神。

「我學狗叫,家裏有大人,你們不能過來!我學貓叫,是大人們都上工去了!」

狗蛋的主意逗得大夥前仰後合,大成子乾脆樂得在滿是雞糞的地上打起滾來。

這個主意不錯,很合娃們的胃口。

田家圍子的池塘也就三丈來寬,會狗刨的剛子和毛丫,在上面游個來回不在話下。

大成子與栓子不會鳧水,可在邊上接應。

五人還約好以生產隊長老羅頭的出工哨子為信號,哨聲過後,便是毛丫、大成子他們出發的時間。

俗話說,三個臭皮匠賽個諸葛亮。

幾個不懂世事的小娃湊到一塊,有時也會做出令人瞠目結舌的事情來。

就如今天的大人與家中沉迷網游的娃們鬥智斗勇一樣,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他們做不出的。

「好臭!成子,你身上哪來的雞屎啊!」

大事商量完畢,大家才注意到成子身上的臭味。

毛丫捏著鼻子,在堂弟的光腦袋上狠狠來了一巴掌。

剛子、狗蛋他們一鬨而散衝出了房門,生怕成子滿身的臭雞屎,擦到了他們身上。

大成子這下可來了勁,拚命追逐著每個躲他的小娃,也樂翻了天兒。

曾幾何時,往小夥伴們身上擦牛糞雞糞,也成了一種貓捉老鼠的遊戲。

童年的快樂無處不在,純真無忌的笑聲灑滿了故鄉的每一個角落。

而這種歡樂已經越來越遠了,變成了一縷無法遣懷的鄉愁,灑在我們早生的華髮上。

接下來的日子裏,成子他們的養蠶大業進展順利。

毛丫家的蠶床由篩子變成了更大的竹席,每天從田家圍子涉水採桑的盛器,也由小簍變成了竹籃。

一個月後,稻草做成的蠶山上終於結滿了白花花的繭子。

春蠶化蛹成蝶,烏赤酸甜的桑葚引來了滿樹的黃鸝。

也讓剛子、大成子這些饞嘴的貓兒,又有了新的追求和希望。

坐在田家圍子的老桑樹下,大把的桑果塞進嘴裏,吃的滿嘴流墨,那就是過年了吧。

就像古詩里說的那樣:黃鸝啄紫葚,五月鳴桑枝。我行不記日,誤作陽春時。 身體素質的提高,讓炭治郎的行進速度尤其的快。

即便背著一個竹箱子,裡面有著自家的妹妹在裡面,也比一般的奔馬要快上許多。

呼吸法的延續,讓他幾乎把自己的呼吸頻率完全更改,配上有了長足進步的身體素質,他能發揮出的能力,比之他的師匠鱗瀧左近次也只是差了小半而已。

戰鬥力差的自然不止這些,可是其他方面確實是已經差距不大了。

所以他們才能在緊急趕路中,趕在柱眾會議開始前,到達鬼殺隊最重要的地方。

在那裡,炭治郎與禰豆子將遇到一場質詢,而這場質詢,也將徹底的改變這個世界鬼殺隊的走向!

在多元世界餐廳當中等著可能的顧客上門,並不斷再次磨礪著自己廚藝的趙扶余可不知道,自己對鬼滅世界造成的震撼,以及一個從未設想過的未來可能。

只不過在他完成了今天的營業后,那久未跳脫出來的系統,竟然再次給出了一個提示。

『招待客人已滿三位,試營業期結束,正式營業即將開始,屆時會送上開張大禮。』

『整個多元世界餐廳即便進行全面升級,並且會在開業當天,進行一次弦月級別的邀請,還請宿主做好完全準備。』

看完了多元世界美食系統給出的提示,趙扶余的眼睛頓時都亮了起來。

只不過那升級時間需要整整十天,倒是讓他頗有些意外。

『看來這次升級,並不簡單…』

眸子里想到了什麼,趙扶余忽然意識到,多元世界餐廳,會不會能夠讓他去往其他的世界當中?

雖然積分兌換里有這個選項,可是一直以來他都忽略了一點,既然是餐廳,哪怕僅僅是短時間前往食客的世界也是應該的事情。

而且已經前來的食客,應該擁有邀請其他食客前來的能力才對,不然已經宣傳到了的餐廳,怎麼可能一個世界只有一個食客?

而不是需要積分兌換,才能來往。

『要真的是這樣…那這次升級確實是很關鍵了。』

『還有就是…弦月級別的邀請…』

『特地的要我做好完全的準備…那就是…會來什麼大人物么?』

隱隱有些興奮起來,趙扶余這次招待了三人,入賬也不過是一百七十幾的積分,並不算多。

可是也可以看得出來,這些積分靠的便是食客的實力來評價的。

或許餐廳更新過後,他也能看到食客們的實力劃分。

總之趙扶余對升級后的多元世界餐廳就更加期待了。

而且,這次的升級只是影響趙扶余的時間,對於食客們來說,並不會造成他們那邊的餐廳邀請會延期。

這一點趙扶余也是專門問了一句,也從這裡看出了這個系統對於多元世界的食客還是挺照顧的。

「那麼說,這十天倒是也給我一個空隙,能把現世里的那些麻煩處理乾淨了。」

「還有食之契約的事情…」

「估計也快找上門了,那位魔王…」

趙扶余的身影消失於多元世界餐廳當中,隨後這個餐廳就好像徹底的化為了無數粒子一般歸於虛幻真實之間,在那時空之上的所在,被無數的光輝改造著。

一粒粒的變化成更為璀璨的模樣!

「死了?」「死了?!」

在酒店的豪華套間內,氣質如烏鴉般陰鷙的男人,盯著出門的那些黑暗料理人,此時那低頭的人影里,已經少了一個鮮活的傢伙。

以他的城府也忍不住發出了怒吼。

「他怎麼會死了?這是在京都御!」

「哪怕是我們也要收斂爪牙,誰敢動他?」

只見他猛地抓住面前的人,一把提起來又甩出去。

『砰』

勁風過處,那個人影就好像一個炮彈一般,將路過的無數傢具撞碎,也在酒店的牆壁上留下了一個深深的龜裂坑洞。

『咳咳』

那被打飛出去的人,正是這次參與聯合會食戟的黑暗料理人的第二號人物。

他也是做夢沒有想到,不過是一次沒有半點危險的食戟,他們就這麼折損了一人。

所以被陰鷙的男人懲罰,他也沒有半點的怨言。

只是想到看到的那具屍體上殘留的痕迹,他還是忍不住渾身顫抖了起來。

「是…難吃印…」

「難吃印!!」

一開始只是呢喃的聲音,可是到下一刻,就是如同遇到了惡魔般的癲狂。

而隨著『難吃印』三字出口,即便是那陰鷙非常的男子,也忍不住雙眸閃過了一絲懼色。

「不可能。」

「這裡是京都御!」

「即便是那些傢伙,他們也不敢在這裡亂來!」

「我不信!」

這個年紀輕輕,在黑暗料理人當中也迅速躋身高層的男人,目露凶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