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啊!你看我真的沒有騙你們,我真的有好幾個女朋友,只是剛剛真的看錯了,裏面這麼黑,一樣的體格,出去後我才發現原來不是我的真正的女朋友,希望各位大哥高擡貴手,放了她吧!”歐陽俊心裏默算着,藥效應該還有十幾分鍾,就跟他們忽悠吧!

“小子,你要是現在給我滾出去,你還有活命的機會,否則別怪我不客氣。”劫匪老大已經是不耐煩了,手指已經放到手槍扳機的位置,看那樣子,歐陽俊要是再糾纏一會,說不好這槍還真會走火。

如此同時,歐陽俊的眼中也是閃過一抹殺機,只是他還在等着機會,要把這裏的人全部帶出去,只好等藥性了。

“大哥啊!你看,我實在是不好意思出去啊!作爲男人,不保護自己的女人,這不是孬種嗎?如果說出去了,這我的臉真的是窩不住啊!大哥,你就行行好,讓我把她給帶出去吧!”歐陽俊裝出很可憐的樣子,人要臉樹要皮,這要是人臉都丟了,那自己還活着有什麼意思啊?只是這都是歐陽俊忽悠這幫劫匪。

“艹,你給我快點,看哪個你是你女朋友,趕緊給我滾蛋。”劫匪老大心中頓時就是一陣的無奈,怎麼感覺這小子不對勁啊!三番五次,爲了儘量不找麻煩,他就再讓歐陽俊再帶出去一個人。

“行,大哥,我帶她出去後再也不回來了,我保證哈。”歐陽俊臉上微露一絲奸笑,你們這些二百五,老子耍你們玩呢?

“快點。”老二手中的槍一直指着歐陽俊。

“這位大哥啊!你不看僧面看佛面啊!你看兄弟我剛剛還給你送來吃的,你就這要招呼你兄弟啊!

“呸,誰和你兄弟啊!趕快,要不然老子弄死你。”老二眼中惡狠的目光直盯歐陽俊。

“好吧!好吧!”

這次歐陽俊來到人羣中,居然發現了一個極品小妞,一身黑色的制服,包裹着那胸前抖拂的胸脯,正好小妞蹲着,看到她裏面穿的黑色蕾絲花邊的內褲,看這小妞臉上似乎是太害怕,站起來的時候雙腿發軟,歐陽俊直接抱了起來,聞着她身上談談的香水味。

“內個,大哥啊!我先走了,你們不用送了,你們留步哈。”說完歐陽俊懷抱極品美女走了出來。

背後幾個劫匪看着,氣都雙眼都變成魚泡了。

“他嗎的,老大,這小子不是把我們當猴子嗎?我艹。”幾個劫匪都鬧鬨了起來。

“算了,這小子還是有膽量,也夠義氣,唉。”劫匪老大嘆了嘆氣。

“謝謝你救了我,如果你願意要我的話,我以後就是你的人了。”走出來以後,這名極品美女心裏噗通不停,激動的說着。

“哇塞,美女,你叫什麼名字啊!”歐陽俊看着面前極品美女真不錯,就想能否套個近乎。

“我叫郝雪靈,這是我的電話,以後你需要的話,隨時可以給我打電話。”郝雪靈心中還在恐懼當中,把她的電話號碼給到了歐陽俊。

“好吧!你先走吧!我先忙去了,以後會聯繫你。” “嗯,我先走了。”郝雪靈轉身向警戒線走去,馬上幾個警察圍了上來,帶她離開了。

歐陽俊看着這個極品,她自己都送到嘴邊了,自己怎麼不收呢?

“砰”門被第四次打開。

“你他孃的什麼意思,他嗎的個比,你刷老子還沒有耍夠啊!”看到歐陽俊第四次進來,劫匪老大徹底大怒,直接把槍拿起來準備扣動扳機。

“各位大哥啊!把槍放下吧!你們把他們都放了,我做你們的人質,錢你們也可以一起帶走,大哥你說這樣何樂而不爲呢?”

“老大,他說的也有些道理,但是我們不得不防啊!”老三湊到老大的耳朵邊上說着,都希望有活命的機會。

“我考慮一下,等等。”劫匪老大沉下心來自仔細的想一想,不能把幾個兄弟的名都丟在這裏啊!看了這次是真的失策了。

“好,我答應你,不過你,我們要綁上你的雙手。”劫匪老大想了一會兒,還是爲了兄弟們的安全着想,想把他們全班活着帶出去。

“行,”歐陽俊點了點頭。

“老三,給他綁上。”

“小子,給老實一點,不然的話沒有好果子你吃。”老三一臉兇狠,從包裏拿出繩子給歐陽俊的雙手反綁着。

“現在可以把他們放了吧!”

“兄弟們,把錢都拿上,人,我們現在就放,你們現在全班滾出去。”劫匪老大發話了,蹲在地上的人全部一涌的往門外跑去,有活命的機會誰不去爭取呢?

“我答應你的辦到了,現在走吧!”

“外面的警察都給我挺好了,我手裏還有一個人質,就是你們派來的小子,你們都給我撤出一百米之外的地方,給我們一輛防彈車,而且,在我們上車之後,不能派人追蹤我們,否則的話,這個人質我們就殺了,跟他同歸於盡!”劫匪老大在銀行門口喊着。

銀行外面的關靖萱,一聽心裏急了,急忙看着張天明。而市長聽到後,眉頭頓時皺了起來,讓這些守護人民安全的精英就這樣退下來,自然是不情願,可是那小夥子還沒有出來啊!嘆了嘆氣,趕緊命令公安局長:全部撤退一百米!”

劫匪老大很滿意警察目前的舉動,用槍指着歐陽俊的頭,幾個兄弟背上都已一袋一袋的錢,一起出了銀行。

“歐陽俊!”站在很遠的關靖萱看到劫匪槍下的歐陽俊,頓時心中一驚,驚呼道。

歐陽俊聽到了關靖萱的叫呼聲,對聲音來源的地方笑了笑。

“局長,是不是可以用狙擊手了?”張天明跑到公安局長身邊說道。

“不行,如果我們一擊不中的話,這人質就會有生命危險,你們看到他們後面四個人都拿槍對着人質嗎?”公安局長訓斥着張天明。

“告訴所有人不要輕舉妄動,先滿足劫匪的條件,然後再打算。”

“我知道了。”張正明很鬱悶,本來狙擊手都到位了,只要一槍擊斃,歐陽俊就安全了,可是要是一擊沒中,給了劫匪有一絲機會的話,那歐陽俊就會玩完,而且局長說的也對,張天明只好作罷。

看到警察這邊無動於衷,劫匪老大很得意,沒想到歐陽俊的計謀還是真管用,快速的帶着歐陽俊上了路邊上一輛黑色的防彈車,老五坐到主駕駛上然後發動了車子揚長而去。

“馬上命令人全程監控,一定要保證人質的安全。跟上他們,要小心謹慎,不要讓他們發現了。”公安局長吩咐道。

“是。”幾個警察馬上發動車子慢慢的跟在後面。

。。。

。。。

在車廂內的歐陽俊笑着看着四個劫匪。

“喂,小子,我真的佩服你的膽氣,要不,你跟我們混算了,這錢啊!我們分你一半。”劫匪老大看着歐陽俊這人真的不是一般,夠義氣的人,自己就是需要這樣的好兄弟。

“大哥啊!你看我上有老,下有小,哦!不對,上有老,下無小,我要是跟你混了,我的家人在怎麼辦啊!”歐陽俊苦笑一聲,這還真是想拉他入夥啊!

“小子,我也不爲難你,你幫我們這麼大的忙,以後只要你只應一聲,我會滿足你一個條件。”劫匪老大想了想,要不是歐陽俊,今天他們還真的出不來。

“行,這位大哥啊!你看給我一支菸抽吧!這嗓子發癢。”歐陽俊笑嘿嘿的說道。



“老二,給他抽一支點上。”劫匪老大抽着煙,深深的吸了一口。

老二從口袋裏拿出一隻煙,給歐陽俊點上了。

“謝謝大哥啊!”

“小子,你真的很有本事,沒有想到你看到我們都不怕,你小子真夠膽,小兄弟啊,你尊姓大名啊!”老二佩服的豎起了大拇指,還時不時的點了點頭。

“我啊!一個學生!你們不要見慣啊!”

“那個大哥啊!你看我手都酸了,你們就把繩子解開吧!你看你們這麼多槍,我又跑不了,是不是!”

“行,給他解開。”劫匪老大揮了一下手,覺得歐陽俊應該不敢耍花樣。老二繞道歐陽俊的後面,把他手上的繩子給解開了,歐陽俊甩了幾下手碗,還真的勒紅了。

“幾個大哥啊!你看你們也不容易,要不跟我混吧!吃香的喝啦的都可以,這個主意怎麼樣?”歐陽俊嘴角微翹,知道藥效已經差不多了,笑着看着車廂裏的四個劫匪。

“啥,你,就你,你有多少錢?呵呵,就你這身破衣服,準是個窮光蛋,還要我們跟你混,你能給我們什麼?錢,美女?”老三恥笑着。

要說歐陽俊昨天以前也是個千萬富翁啊!而今天他是億萬富翁,只是他們不知道而已。

“呵呵,你們要多少錢?是錢重要還是命重要。”說道最後歐陽俊的眼睛裏露出一道殺氣,這個車廂都被迷漫着。

“老大,這小子真的不對勁,小子,你他嗎的到底是誰?”幾個劫匪都發現歐陽俊眼神不對,劫匪老大看着歐陽俊。

“你沒有資格問,一句話,到底是跟我混,還是死在這裏,兩個選擇沒有餘地。”歐陽俊將手中即將燃燒掉的菸頭一彈出去,快速的站了起來,盯着四個劫匪。

“艹,老大,這小子他嗎的裝比呢?毛都沒有長齊,就想出來混,好,老子今天就讓你漲漲見識,看我怎麼收拾你。”老三大聲的罵道,將手中的槍放到後要上,從後面拿出一把匕首,對着歐陽俊就撲了過來。

“老三,你給。。。”劫匪老大沒有想到老三太沖動了,還不知道這小子的底細呢?本來想要止住老三,話剛剛開口,沒想到歐陽俊已經動了。

要說這老三,身體素質還真的不一般,衝過去的速度很快,可是當幾個劫匪看到歐陽俊的速度時,眼睛已經呆住了,那速度。。。

歐陽俊對着老三猛衝了過來,還沒有等老三反映過來,歐陽俊已經抓住了老三的手腕一捏,手上的匕首已經往下掉,被歐陽俊的另一隻手給抓住了。

歐陽俊的一隻腳已經動了,直踹老三的肚子上。

“砰。”老三往後面車皮上倒去,“哐”撞到車皮上慢慢的溜了下來。其實歐陽俊沒有用很大的力氣,這老三其實也沒什麼大礙,只是痛幾天而已。

“如果你再動手,我毫不猶豫的殺了你,你有沒有感覺到身體的力氣已經慢慢沒有了嗎?”看着忍着疼痛的老二站了起來,似乎想再次衝過了,歐陽俊滿臉殺氣盯着老二。

老二其實心中不服,不過當看到歐陽俊那殺氣的眼神,只覺得全身一陣寒冷,停下自己的腳步,呆呆着看着歐陽俊,而自己身體慢慢的有些酥軟下來。

幾個劫匪都傻看着歐陽俊,這他孃的還是人嗎?就一招,老三就敗下來了,劫匪老大現在終於見識到歐陽俊的厲害了,而他們三個人也出現了虛弱的現象。

“說說活路吧!我帶着這一幫兄弟,就是爲着他們能活。”劫匪老大知道歐陽俊肯定在水裏面做了手腳,臉上帶着震撼的表情,看歐陽俊穿的很樸實,根本就是一個學生,與他的實力,智謀相比,根本聯想到不一塊去,但爲了兄弟們着想,幾年的兄弟之前,希望他們能好好的活着。

“跟我走就是了。”

“如果我們不答應呢?我不相信你一個人可以對付我們四個人,而且你手中沒有槍。”

“呵呵,就你們現在這個樣子,你覺得你們四個能行嗎?如果你們覺得能行,可以試一下?”歐陽俊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不過那笑容給人感覺實在是有些可怕。

“要是你騙我們呢?”劫匪老大臉上豆大的汗珠淒厲而下,有點不敢相信歐陽俊。


“呵呵,你覺得我會騙你們嗎?別給我墨跡了,我晚上還要和大美女一起吃飯,趕緊停車。”歐陽俊揮了揮手,有些不耐磨了。

“行,老五,停車。”劫匪老大咬了咬牙喊道。

老五聽到老大的聲音,本來自己已經手軟了,趕緊踩下了剎車盤,一陣剎車的聲音,防彈車停了下來。正好這裏是一片空曠的地方,這條路上沒有多少車子從這裏過。

“好了,下車吧!”歐陽俊第一個跳下了車,緊接着劫匪老大慢慢的下了車,再後來全部下車了。

“過來吧!”歐陽俊拿出銀針包。

“哦!”劫匪老大現在已經中招了,只好任歐陽俊擺佈,拖着虛軟的腳步,慢慢的走了過來。

“哧哧!”歐陽俊在劫匪老大身上快速的紮了幾針,幾分鐘後劫匪老大身體已經恢復了。


然後歐陽俊同樣的在其他四個劫匪身上如出一轍,等他們全都恢復好了。

“走吧!”歐陽俊帶頭走着,五個劫匪每人揹着一個大袋子在後面跟着。

“馬成,趕緊給我派一輛麪包車,到XX地方來接我。”歐陽俊給馬成打了一個電話。 “老大,這小子我們憑什麼相信他!”這時老五忽然喊道,他還不知道在車廂裏面的情況。

“老五啊!爲了兄弟們,憑他的身手,我相信我們不是他的對手,跟着他混,說不好以後我們就不用幹這些偷雞摸狗的事情了。”劫匪老大看着歐陽俊的背影,雖然說他只是一個少年,但是他身上的那股鎮定,還有他所表現出來的實力,已經他那可怕的眼神,都已經證明,這個少年不是那麼簡單,現在劫匪老大的心中也是再賭,他賭這個歐陽俊,可以幫自己等人保住小命。

既然老大這樣說了,老五也不在說什麼了。

“好了,你們都把面罩給摘了吧!”歐陽俊把他們帶到一片樹林裏面。

“都摘了吧!”劫匪老大第一個開始摘掉面罩,緊接着其他四個都把面罩給摘了下來。

“呵呵,說說吧!你們以前都做什麼的?”

“我們以前都是僱傭兵,在越南邊境上,只是這些年邊境打擊的很厲害,兄弟們都在哪裏混不下去了,才跑回來幹起了這個勾當。”劫匪老大微躬着身子,把以前的情況說了出來。

“哦!僱傭兵,怪不得你們身體素質這麼好,這回撿到寶了,嘿嘿。”一聽他們都是僱傭兵,歐陽俊心裏高興啊!那他們肯定上過戰場,那自己的計劃能很快實施了。

幾個劫匪都氣的瞪眼,沒想到歐陽俊說是撿到他們。

“這次真的是謝謝你,要不是你的話,我們可能已經。。。算了,這些話不說了,你有什麼吩咐就說吧!我們以後就跟着你混了!”

“好,就等着你們這句話呢?我現在要訓練一批人,缺幾個向你們這樣的人手,希望你們以後能好好的教他們,至於錢嗎?你們不用擔心。”

“好,我金彪以後就跟着你幹了,以後你就是我們的老大,兄弟們,叫老大。”金彪第一個開口道,金彪的幾個兄弟也開始叫了起來。

“嗯,好。”歐陽俊正說着,手機響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