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

“凱哥哥!”

“夏凱…”

異口同聲的三道呼喚,讓夏凱也是身形一滯,眼神中投射出許多感動的光芒,自己閉關這麼久,最掛心的還是自己的三位夥伴啊。

就在剛纔,火靈根排出最後一顆黑色雜質的時候,夏凱發現血皇再造丹的藥效終於停止了,這就意味着,火靈根的改造也塵埃落定,雖然夏凱無法確定自己火靈根目前確切的等級,但從外表上就可以知道,此時火靈根的品質比當初的地階中等要高出不少了。

如果有機會,到成老頭那裏借一個測試晶球來試試吧,夏凱暗想着,不論是地階高等,甚至是天階靈根,反正夏凱變身爲血皇靈師的第二步終究是完成了。

“大哥,你的左臂?”禹青突然驚呼道,因爲他發現夏凱剛纔的左手手指動了一下。

“呵呵,已經好了,你們看。”夏凱誇張地用手臂在半空中畫了一個大圓,看着夏凱笨拙又好笑的動作,銀月和繆瑤兩個女孩眼角都閃爍出了幾朵淚花。

“你是怎麼做到的,我的光系法術都無法…”銀月沉吟道,只是她口中的話剛說了一半,就被一件更加驚人的事情卡住了。

“九星…九星靈導師?你是晉升了三星嗎?”銀月提高聲音道。

她的話讓繆瑤和禹青也同時臉上一僵,紛紛用精神力探查出去,沒錯,居然真的是九星靈導師,靈導師的巔峯狀態了!

夏凱閉關之前,還是六星靈導師的實力,五個月的時間晉升三星,在靈導師的等級可是非常驚人的。更何況,還是在夏凱沒有使用靈泉的情況下。

夏凱嘴角一揚,露出了嘚瑟的笑容,揮了揮手說道,“九星靈導師而已嘛,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其實,閉關五個月能有這樣的成果,夏凱也是非常高興的,這三星的實力提升,跟血皇再造丹的藥效作用有莫大關聯。

就在夏凱服下第二顆血皇再造丹以後,他便發現火靈根在排除雜質的同時,也在以驚人的速度生長,這種生長彷彿是長久以來的阻礙被掃除,導致壓抑後的爆發,即使是沒有外在濃郁靈氣的滋養,也有一個非常恐怖的速度。

最終,火靈根的雜質完全排除時,它的形態也停留在了四朵同樣大小的火苗之上,也就是九星靈導師的狀態。

夏凱看了看其他三人的修爲,繆瑤和銀月都提升了一星,分別是九星大靈師和二星靈導師,禹青則仍舊是五個月前的狀態,想必是因爲忙着建設夏宗府邸的緣故。

“禹青,這段時間辛苦你了。”夏凱發自內心地說道。


禹青雙眼一熱,臉上頓時佈滿了興奮的表情,“大哥,這點辛苦算什麼。我要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們城外的府邸,已經建好完工了。” “哦?這麼快?” 重生空間之1980 ,要知道那塊城外的荒山,面積有數百畝之多,在五個月內就建設完工,可以算得上神速了。

夏凱哪裏知道,雲靈城的工匠自然和普通人類社會的工匠不同,就像禹青可以用土系法術削平荒山一樣,這些擁有靈力的木工泥工也自然是用木系和土系法術進行房屋的建造。

要不是禹青的設計圖紙太過複雜,區區數百畝的地盤,他們只需要一個月就可以完工了。

當然因爲禹青的吹毛求疵,建設工期拉長到了五個月,建設出來的府邸也自然是鬼斧神工。

“大哥,你看,這是我的設計圖紙。”禹青滿是自豪地將圖紙攤開給夏凱過目,光是圖紙的長度就達到了誇張的十米,要是把它當做一副畫作,也是藝術品的等級了。

銀月和繆瑤兩位女孩負責牽住圖紙的兩端,夏凱則跟着禹青煞有介事地從頭到尾看了一遍,他眉頭緊蹙,很是專注,還不時默默地點了點頭,以示對禹青能力的肯定。

禹青心中的不安也在夏凱的點頭中,漸漸消除了,雖說夏凱把全部的建設任務都交給他,但畢竟府邸好不好,還是夏凱一個人說了算,忙碌了五個月之久,自己的成果能夠讓大哥滿意,禹青覺得這一切都值了。

十米長的圖紙,夏凱從頭到尾認真地看了五分鐘,直到兩人走到了圖紙的尾部時,夏凱才轉過臉,對禹青幽幽地說了句,“我沒看懂…”

銀月和繆瑤額頭上頓時佈滿了黑線,禹青更是覺得一隻巨大的烏鴉嘎嘎地從眼前飛過,大哥,你看不懂還看了五分鐘…

“走,我們還是直接去看實物吧。哈哈。”夏凱手臂一指,便自顧朝庭院外走去,留下三個灰溜溜的人影互看了一眼,然後無奈地跟了上去。

屬於夏凱的府邸在雲靈城外一處較偏僻的地方,離城中心最繁華的地段有一段不短的距離,不過,這也正合夏凱的意,僻靜的環境纔是適合靈脩者修煉之所,更重要的是,府邸夠偏才不會讓靈氣之眼的祕密被其他人發現。

雖然地方不近,但以夏凱四人的速度,還是不到一個時辰的時間便到達了。

放眼望去,夏凱頓時雙眼發直,這哪裏還是當初的荒山啊,高低毗鄰的房屋錯落有致,一道巍峨高聳的圍牆把全部面積都包括了進去,正門的高大石獅竟是照着卡卡變身後的樣子雕刻的,惟妙惟肖的樣子,不怒自威。

紅色的巨大木門高度接近十米,寬度更是達到了十五米,如此氣派的府邸根本就是王公貴族的等級了。

“哇靠,禹青,你要是做地產商,早就是富翁了。”夏凱由衷地稱讚道。

“地產商?”其他三人都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呃,就是躺着就能賺錢的那種人…”夏凱隨口說了句。

禹青卻臉色一紅,躺着就能賺錢,那不是出賣肉*體的…大哥怎麼會覺得我適合做那個…

“我們進去看看吧。”夏凱發現整個府邸被禹青有心地用一個禁制包裹了起來,能夠釋放迷亂之陣法術的他,自然佈置簡單禁制也是不在話下。

“嗯”,禹青帶着泛紅的臉色,念動了一串開啓咒語,一絲靈力注入之後,夏宗四人便全部跨入了府邸的範圍。

“夏宗的匾額怎麼沒有掛上去?”夏凱擡頭看了看大門,問道。

“大哥,我們不知道應該寫夏宗,還是夏府。”禹青道出了實情。

夏凱臉色一沉,“當然是叫夏宗了,我早就說過,這座府邸是屬於我們夏宗的,也是夏宗在靈脩界立足的根本。”

夏凱的話讓其他三人心中都涌起一股暖流,看來,這位夏宗宗主時刻都是把夏宗的利益放到最高的位置。

其實,對夏凱來說,不管叫夏宗還是夏府,他都已經把眼前的府邸當做了夏家家族崛起的基地,夏家家族只剩下他一根獨苗,取名夏府不是自欺欺人麼?

推開沉重的木門,府邸內的景色頓時盡收眼底,只是從內部看去,更讓夏凱激動地把禹青抱起來轉了一圈。

“我X!禹青,你簡直就是天才!這哪裏是府邸,根本就是皇宮嘛。”夏凱興奮地大叫道,夏宗三人也紛紛都露出了喜悅的光芒。

數百畝的荒山,此時全然夷爲了平地,在這片廣闊的面積內,大大小小的房屋數不勝數,每一座都造型別致,雕樑畫棟,飛檐琉璃,目光所及內,竟然沒有兩座房屋的設計是一樣的。

不僅如此,三步一庭院,九步一回廊,小橋流水,河畔山石應有盡有,整個府邸的建設效果超出夏凱的預期太多了。

“走,快帶我到處看看。”一想到這種低調而又奢華的府邸,即將成爲自己的住所,夏凱便激動興奮不已。


禹青也開始唾沫橫飛地介紹起來,“大哥,我按照八卦陣法的方式,總共建造了九九八十一座房屋,這些房屋的位置,都跟八卦的相位有關。但你現在看到的還只是地面上的建築,地下還被我挖開了不少的空間呢。”

“地下也有?”夏凱驚訝地問道。

“嗯,地下的面積還有地面的一半大小,主要是設置了一些修煉和避難的密室,大哥放心,這些密室都是我親自建造的,連雲靈城的工匠都不知道。”

夏凱已經無法可說了,這樣的設計無疑是今後夏家崛起的最佳基地,即使是有強大的外敵入侵,又有誰會想到,府邸地下還有大片密室的存在呢。

“除此之外,九九八十一座房屋也剛好形成了一個天然的防禦法陣,每一座房屋之下,我都至少鑲嵌了一百顆的高級靈石,一旦有需要,我還可以用法陣的力量,來改變這些房屋的排列結構。”

聽完禹青的一席話,夏凱就差膜拜自己的小夥伴了,自己只看到了府邸的外在,沒想到裏面還有這麼多文章。

“好吧,我決定,今天就離開雲靈學院,入住真正的夏宗!”夏凱振臂一呼,禹青三人全都歡欣雀躍,能夠在這樣的府邸中修煉,不知道比雲靈學院的住所好了多少倍了。

…… 一個時辰之後,夏宗四人出現在了雲靈學院的長老院,成旬帶着驚訝的目光,最後確認道,“夏凱同學,你們真的要離開學院了?”

夏宗雖然是入學兩年的次新生,但云靈學院這次摘得三院爭霸賽的冠軍頭銜,全靠這幾名年輕的學員。雖然雲靈學院有一座府邸做爲獎勵,但也不是出於讓他們離開學院的目的。

“嗯,”夏凱點了點頭,在其他長老在場的情況下,夏凱還是給足面子地不叫他成老頭,“成長老,既然獲得了學院的獎勵,我們就要好好利用,夏宗本來的那股靈氣之眼,你們正好可以讓給其他師兄弟了。”

見夏凱去意已決,成旬只好退而求其次,“要不這樣,你們是雲靈學院學員的身份仍然不變,但可以長期住在外面的府邸,我們並不過問,如何?”

夏凱看到成旬渾濁的雙眼朝自己眨了眨,心裏頓時明白了,這隻老狐狸在擔心自己的天罡甲冑呢,生怕一旦脫離學院的束縛,這件極品護具就找不回來了。

“好吧,兩年之內,我仍然會是雲靈學院的學生。”夏凱故意強調了兩年兩個字,好讓成旬的猜忌之心可以收回了。

“不過,這些顏色道袍我們就不穿了,既然到了外面,我們想要更多的自由。”說着,夏凱便自顧把道袍一扯,裏面早已穿好了一身便裝。

禹青三人也同時把道袍從身上褪下,沒有了道袍的印記,纔算是真正脫離了雲靈學院的陰影。

“這個…”成旬臉色有些尷尬,但夏凱的行爲不容他分辨,也就只好聽之任之了。

一行四人走出長老院以後,夏宗成員就像呼吸到了自由的空氣一般,渾身都一陣輕鬆,沒有了學院的束縛,這就意味着,夏宗從此就要在靈脩界闖蕩了!

看到夏宗四人的背影,不少長老都微微搖頭,“得了一個冠軍就如此自大,外面的世界豈是那麼好混的?”

成旬卻笑了笑說道,“年輕人嘛,由他去吧,吃一蟄才能長一智。”

……

夏凱在雲靈學院的住所收拾一番後,把必備物品都裝入了空間戒指,便兩手輕鬆地走到了庭院之中。

此時,禹青三人還在收拾自己的行李,夏凱突然想起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連忙跑到一間偏房,念動起了冗長的咒語,一片瑩然的光芒逐漸亮了起來,那是他設下的傳送法陣。

這間庭院內傳送法陣總共有兩個,一個是通往家族的藥草位面,一個是通往淬鍊島的靈獸位面,現在要離開這裏,必須把這兩個法陣的痕跡抹去才行。

等到夏凱一切都處理妥當時,禹青三人已經在庭院中央等待了,夏凱帶着笑意將右手一揮,支撐這座庭院的初級禁制也因此消失,他環顧了一下四周,沉默不語。

銀月關切的問道,“你是不是有些捨不得?”畢竟這座庭院少說也住了兩年之久了,可以稱爲夏宗的起源之地。

沒想到,夏凱卻說了句,“我只是在感慨,我堂堂夏宗宗主,怎麼在這種破地方住了兩年,趕緊回我的皇宮內院去。”

銀月,“…”


……

折騰了半天,夕陽已經西沉,再次回到夏宗時,府邸各處都被一片金色光芒包裹,更加顯得美輪美奐。

“嗯,這樣的地方纔配得上我的身份嘛…”夏凱沉吟道,突然想起了一個重要的問題,“禹青,建造這座府邸,總共花費了多少靈石?”

聽到這句話,禹青面露難色,在工程上的極盡完美,不但讓工期拖長了幾個月之久,花費也呈幾何級數上升,這是禹青在建設過程中唯一沒有控制好的事情。

他掏出那張夏凱給的靈石卡,輕聲說了句,“大哥,裏面的靈石只剩下幾萬塊了…”

在夏凱交給他以前,靈石卡的餘額接近一百八十萬,如果是建造了這麼一座龐大的府邸,只花了一百多萬還是說得過去。

“沒事,靈石這種東西,大哥分分鐘就掙到了。”夏凱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你們不是都還有一張百萬的靈石卡麼,夏宗的日常開銷還是沒問題的。”

“呃…大哥,其實我們是先把自己的花光了,再花你的…”禹青艱難地說道,府邸的建設進行到三分之一的時候,禹青便發現開銷遠遠超乎了他的預料,但已經規劃好的圖紙又不能改變,最終只有一條路走到黑了。

夏凱沉重的眉毛挑了挑,一顆貪財的心瞬間飆血,原來是五百萬…五百萬塊高級靈石只剩下幾萬了…

夏凱看着眼前如皇宮般的府邸,不得不面對一個尷尬的問題,自己變成窮光蛋了…

“大哥,其實本來還能有不少結餘,但都被一個叫樂正家族的走狗收走了。”禹青憤憤地說道,工期有五個月,樂正家族也就收了五個月的保護費,而且看到府邸建設的如此龐大,保護費還每月遞增,從最初的一萬,到最後的二十萬,樂正家族簡直就是赤*裸裸的流氓。

“MLGBD,竟然欺負到我夏宗的頭上了!”夏凱大罵一句,儘管他心裏清楚,真正靈脩界的環境比雲靈學院還要惡劣不少,但剛剛搬出來就碰上這種事情,還是讓夏凱一股怒火上涌。

“喲,傳說中的夏宗宗主終於出現了。”夏凱話音剛落,一個帶着極盡輕蔑語氣的聲音出現了。

禹青偏頭看去,雙眼中頓時射出了憤怒的火光,“大哥,就是他,這個月又來了。”

夏凱轉身一看,來人是一個乾瘦的中年男子,年紀大概三十歲左右,身體緊縮成一團,透露出非常純正的猥瑣氣質。

最重要的是,夏凱一眼便看出了對方的修爲,六星大靈師,比夏宗任何一名成員的實力都要弱,但憑藉着背後的樂正家族,卻讓夏宗交了五個月的保護費。

“久聞不如一見,你果然長得夠猥瑣。”夏凱不客氣的說道。

來人乾瘦的臉部一僵,立即狐假虎威地叫囂起來,“叫你一聲夏宗宗主,你還真的把自己當回事了,我們樂正家族的族長可是靈王等級的存在,你,是想找死了?” 夏凱冷哼一聲,靈王?在三院爭霸賽上,自己打敗的靈王實力多了,區區一個靈王族長又算得了什麼。

“哇塞,靈王這麼厲害,我們夏宗還真的惹不起,保護費要交多少?”夏凱擠出了滿臉笑容說道。

看到夏凱態度的一百八十度轉變,來人僵硬的臉色也舒緩了一下,“這纔像話,不多不少,三十萬吧。”乾瘦男子揮了揮三根手指,肆無忌憚的在夏凱面前晃了晃。

夏凱竊笑着朝他勾了勾手指,示意對方走近一點。沒有起疑心的樂正家族走狗還以爲夏凱就要把三十萬的高級靈石,裝入他的空間戒指,連忙兩步跨了上去。

接着,啪…啪啪…啪啪啪…

夏凱左右開弓,兩隻手像是無影手一般,瘋狂地在乾瘦男子臉上狠狠地抽了起來,清脆的響聲彷彿是奏響了一首歡快的樂曲。

銀月和繆瑤都莞爾一笑,禹青也解氣的揚了揚拳頭,這幾個月最直接面對乾瘦男子的欺凌就屬禹青了,今天大哥在場,終於幫自己出了口氣。

但心裏最震驚的還是被抽的腦袋一片嗡鳴的樂正鵬,他沒有想到做爲樂正家族的嫡系子孫,在雲靈城居然有人敢抽自己耳光,更加沒有想到的是,自己大靈師等級的實力,完全在對方面前無法抗拒,彷彿身體都被對方的威壓給震懾住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