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動物就防不了了,不過這周圍也沒有大型動物,這菜地就在部隊的院牆外不遠。

幾個人來到這裏,就從一棵大樹下的簡易窩棚裏拿出了鋤頭,看樣子是想鋤地。


現在確實是整地的季節了。

封華也拿起了角落裏沒人用的一個鋤頭:“這是誰的?我能用用嗎?”

“哎呦,看看這細皮嫩肉的小手,你會用嗎?”藍英說道。

封華看她的表情,並沒有嘲笑的意思,純屬單純的疑問。


這是個心直口快的老太太。

“會啊,我是農民出身,地裏活都是做慣的。”封華說道。

“哎呦,我都忘了這茬了。”藍英說道。封華的資料他們都是知道的,之前還記着,可是見到人瞬間就忘了。

封華的身上可是沒有半點農民氣息。

封華拎着鋤頭,跟衆人一起幫着藍英把她的三塊小菜地都翻了一遍。之後其他人就自顧自忙自己的小園子去了。

藍英看封華那嫺熟的動作,地裏活是真沒少幹,心裏更高興了。這是個樸實的孩子,應該不會作妖。

“走,我帶你去找找地方,開個小園子。”藍英熱情地拉着封華的手:“我之前就物色了幾個好地方,非常大!可惜就是有點遠,我這老胳膊老腿的,爲了幾顆蔥爬上爬下的不值當,用孩子們的話說,再把我摔出個好歹的就虧了。”

附近這座小山頭,能種菜的地方都讓各位家屬佔了,而且每個人不是佔一塊,是想佔幾塊佔幾塊,只要這塊地是她自己開出來的,她就有使用權。

封華跟着藍英,來到了對面山頭“非常大”的地方,目測了一下,去掉柵欄的位置,大概能出10平米的有效使用地。

真的是非常大。 這地方不錯,封華非常滿意,第一點偏僻,周圍都沒有其他人的菜地,那她地上種了什麼,到底長了多少也沒人知道,方便她以後偷渡。

當然也不能太過分,沒準就有那麼一兩個好奇心重的人過來看看呢。

所以爲了以後可以光明正大的吃點好吃的,她還得多開荒。

封華跟着藍英又去了其他幾塊她物色好的地方,大小跟之前差不多,從山下背點土填一填,種個蔬菜是沒問題了。

方遠已經去背土了,反正都不能跟小丫頭單獨相處了,他就幹活吧。

“這方遠啊,真是好,我都相中了,可惜我沒女兒,不然啊。”封華在撿樹枝打算一會兒做柵欄,藍英就在旁邊聊天。

就是因爲沒女兒,所以她啥話都敢說。

“不然也輪不到您。”封華微笑着說道:“我跟他結婚的時候,他還沒調到這裏來呢。”

“啊…是這個理。”藍英恍然道。

說完兩個人都笑了起來,氣氛非常融洽,看對方都很順眼。

藍英就喜歡有啥說啥的人,最討厭那些說話嘰裏拐彎的,因爲她不會!偶爾還要聽不懂。

封華也喜歡她這種人,相處起來簡單。不過藍英這種性格可不適合當首長夫人,得拖不少後腿…..

但是都50來歲了,估計兩口子都沒什麼上進心了,後腿拖不拖都一樣。

藍英聊了一會兒就走了,孫子這時候該醒了,她得回去看看。

不過走之前,藍英熱情地邀請封華和方遠去她家吃飯。

方遠答應中午就去,也是該拜訪一下他們了。

等藍英一走,方遠就奪過封華手裏的鋤頭:“旁邊看着就行,我來。”

他早就想搶了,可惜周圍那麼多人,不合適,不然第二天小丫頭就不知道被傳成什麼樣子了。


總之嬌慣這一點是少不了的,對她不利。

方遠不想聽見任何人說一句封華不好。

封華站在旁邊,嘴角的微笑怎麼也壓不住。她和方遠這就開始正式過起日子了?真是夢想中的生活啊。

方遠也笑,心裏特別美好特別踏實。不過有些事情還是要注意:“這裏隨便種點土豆地瓜就行了,你不要總過來,荒山野嶺的。”

“就這地,土豆和地瓜能長這麼大。”封華比了個鵪鶉蛋的大小。

方遠…..一時忘了。

“那就隨便種點省心的,總之這裏不安全,別忘了,還有個……”第一天就想約她去靶場的人呢!

封華左右看看,周圍密樹林立,連路都沒有:“倒是個殺人放火的好地方,他來了正好。”

方遠……

“哈哈,我開玩笑呢!你就放心吧,我會時刻注意自己的安全的。”

她雖然不隨便放出精神力溜達了,但是因爲有不安全的因素在,方圓百米內還是要籠罩的。

不然哪天過來個流彈躲不過去豈不是冤枉死了?

封華已經看過了,這裏離訓練場說近不近說遠不遠,有個流彈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方遠見她知道注意也就放心了。只要她知道注意,這天下可能沒什麼能傷害到她。

某些人不來最好,來了他也不怕。

兩個人說說笑笑地忙了一上午,開出了3塊小田地。當然只有方遠一個人在忙,封華只負責在旁邊給他擦汗就好。

眼看就要到中午時分,封華和方遠回了家。

隔壁靜悄悄,沒有說話聲也沒有做飯聲,估計還沒起牀…..

封華去廚房翻了翻,看看拿哪種東西合適。

第一次去領導家,總不能空手吧,但是送東西又不好,這一路上多少雙眼睛看着呢,送了就得出事。

方遠又說了,他們團長是個很正的人,不興那一套,他們要是送東西,連人帶東西都得被扔出來。

所以封華最後選了個透明的網兜,裝了些核桃。網兜是她自己用麻繩編的。

這樣誰都能看見她送了什麼。核桃也不多,兩三斤的樣子。

土特產基本不在“禮品”範疇內,特別是只有兩三斤,誰都不會當一回事。

果然,路上遇見的幾個人都是匆匆掃一眼就過了,方遠和封華也順利地進了團長家的門。

見到他們拿的核桃,團長還挺高興。這東西補腦,給家裏小孩子吃正好,外面還真不好買。

不過團長還是問道:“哪來的?花錢買的?”

“不是,家裏有棵核桃樹,自己種的。”方遠說道。蔡家院子裏是有一棵核桃樹,他說得是實話。

團長徹底放心了,拉着他聊天。

他也是真喜歡方遠,覺得這小子哪哪都好,將來成就可能在他之上。

封華起身去了廚房,打算幫藍英打下手。

藍英也沒客氣,直接問道:“你會做飯嗎?”

“會。”封華說道:“農村的孩子早當家,女孩子基本10歲就會做飯了。”

“那行,今天讓我嚐嚐你的手藝吧,說實話,我雖然做了一輩子飯,但是做的真不好,拿出來招待你們,我都不好意思。”藍英一臉大實話的表情。

她是真沒有這方面天賦,家裏從老到少沒一個人說她做飯好吃的,老伴寧願吃食堂也不回家吃飯,今天是專門讓她叫回來的。

“行啊,我來做。”她既然這麼誠心邀請了,封華也不客氣。

掃了一眼廚房,都是大衆菜,土豆蘿蔔白菜,其他沒有。現在還算是青黃不接的時候。

封華拿了4個土豆2根蘿蔔1顆白菜出來。

即便是家常菜,也不是可以敞開了吃的。特別是方遠說過這是個很正的領導,那就沒有其他收入了,吃的全是配給內的,可丁可卯。

不能敞開吃,但是可以吃得精緻。土豆蘿蔔白菜,每樣單拿出來封華都能做出18道菜來。

所以雖然只有這麼幾樣東西,但是最後竟然擺了滿滿一桌子。

藍英驚歎地站在桌子邊:“還可以這麼做嗎?真好看。”

“肯定也好吃。”李德昆補了一句:“比你強多了。”

藍英白了他一眼:“不用你說,我看見了。”

她一點都不生氣,李德昆但凡吃過誰做的飯,都會說這麼一句。

她也承認這個事實….

但是這倒是他第一次沒吃就說這話。 老兩口客氣了幾句就催着兩人坐下,趕緊吃飯。

封華的手藝自然沒話說。

“方遠可真是找了個好媳婦!”李德昆飯後第一次正面誇封華,說完又道:“以後沒事常來,教教你藍姨做飯!吃完你做的,我真是再也不想吃她做的飯了。”

封華…..這也是個不會說話的,兩口子真是般配,誰也別說誰拖的後腿。這是你拖左腿我拖右腿啊!

被他當着外人的面這麼說,藍英竟然也不生氣:“來來來,以後常來,我看你做飯真簡單,我肯定能學會!”

她年輕的時候也拜了不少師,學做飯,簡直是逮誰拜誰,但是一看就會,回家就忘。

什麼五分熱七分熱,先放水後放鹽啥啥啥的,之前明明記得好好的,進了廚房就忘了,反正一拿起鍋鏟她就懷疑自己智力是不是有問題…

而且一個人做飯一個門道,學多了反而把她學懵了,後來乾脆不學了,就水煮、亂燉。


但是封華剛纔的做法特別簡單,特別是幾個涼菜,只有兩三個步驟,她應該能學會。

“好啊,以後大家沒事一起交流。”封華說道。

離開李家,封華就跟方遠分開了。他被抓了壯丁,即便還有2天假期才結束,但是團長見他沒什麼事情,就拉着他商量事情去了。


封華一個人溜溜達達往家走,方遠就在不遠處,跟她在一個大院子裏,這麼近的距離,她心裏特別踏實。

再說她也有事要忙,她得回家繼續給寶寶做衣服去。

回到家,隔壁的院子裏終於有了動靜,方芳正在做飯,蘇哲哼着不着調的歌在洗…牀單。

封華笑了一下,沒有進去,回家做衣服去了。

而一下午的時間,封華廚藝特別好的事情也傳遍了家屬區。

家屬樓就那麼大,李家中午做飯的時候又開了窗戶,簡直是滿樓飄香。大家又都知道藍英的手藝如何,這肯定不是她做的。

衆人好奇地問了問,封華廚藝非常好的消息就傳開了。

滿樓飄酸。

身爲方遠的媳婦,封華身上自帶仇恨光環,不管是大姑娘還是小媳婦還是老太太,都有酸她的理由。

不過中午的香味真的太誘人了,幾乎所有人都聞到了,她們沒理由反駁,只能用眼神酸酸就算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