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臉上瞬間明白了。

他們這些玩家,之所以會在戰亂的時候,被節目組用遊戲任務的名義送上戰場,成爲炮灰。

肯定不是節目組這邊主動要求的。

至少在沒有足夠利益的情況下,節目組不會願意主動參與或者說簡單的淌入這漩渦之中。

想讓這個已經是易鶴口中平衡權利的節目組,將自己手底下的玩家,以後和平之後的賺錢工具就這樣被扔出來,那絕對不可能。

而能夠對這個節目組的人足夠利益的人,顯然也只有那幾位了。

而那幾位知道的話,自然也就會告訴自己下面的人,會有這麼一批炮灰送過來爲你們遮風擋雨。

爲了能夠讓大家辨認出哪些是炮灰,他們也會告訴那些人,這些炮灰都有什麼特點。

想到這些,雲落天這些人眼中閃過悲哀,身不由己的情況下,他們又能做些什麼呢?

好在,這次是外敵入侵,他們現在所做的也算得上是保家衛國了,多少能夠緩解一下他們此時此刻的悲傷。

既然暫時不用返回飛船,那麼他們答應克洛斯的邀請也就沒什麼不行的了。

只不過……他們低頭看了一下,此刻地面的一切已經有些模糊不清,很多地方甚至已經被雲層遮掩。

他們根本不清楚那個克洛斯少校是不是還在原地。

要是跑開了,他們還得想辦法找一找聯盟駐軍會在什麼地方駐紮。

【先下去看看吧!——邱落】

沉默了半晌之後,還是邱落做出了決定。

其他人看了之後,也跟着邱落一起再次降落天冬星。

“嗨!”當他們回到他們和克洛斯分開的地方時,投影上面,那個身影正對着他們笑盈盈的揮手,張嘴打了個招呼。

從口型上可以明顯的分辨出他說的話是什麼。

重新回到天冬星的五人:所以果然是你,對嗎?

收好機甲,大家面上露出了無奈,卻還是不得不禮貌的迴應:“克洛斯少校,又見面了!”

“是呀,又見面了!”克洛斯這個金髮綠眼睛的傢伙,笑得格外的燦爛,“歡迎大家加入到我們的隊伍中來,一切爲了聯盟!”

被克洛斯直接語言綁架的五個人:……

你都這麼說了,我們還能怎麼樣?面子也給了,只能順坡下了。

“一切爲了聯盟!”雲落天等人右手握拳,敲擊胸膛,氣勢如虹的迴應了克洛斯。

“我已經通知手下的人,派飛行器來接我們了,大家稍等一下就可以了!也不用浪費機甲的能量。”見到邱落他們已經不打算計較什麼,默認加入到了自己的隊伍,克洛斯心裏樂開了花。

“畢竟我們機甲內的能量,都是要用來殺帝國那幫混賬玩意兒的!”說道這裏的時候,克洛斯有些咬牙切齒。

不過他說出的這話,顯然得到了其他人的贊同,大家紛紛點頭。

帝國那幫傢伙,可不就是混賬玩意兒麼?

很快,來接大家的飛行器,就來到了他們所在的位置,放下了升降梯。

只是,他們沒有想到的是,這艘飛行器,竟然被帝國的戰艦追蹤了。

就在他們剛剛跟隨着升降梯,就要來到了飛行器內部的時候,一顆小型離子炮在升降梯附近轟然炸開。

升降梯其中的一根繩子被直接炸斷,以至於升降梯變得沒有之前平穩,有些搖搖晃晃起來。

這樣的變故,是大家都沒有想到的。

毫無防備之下,乘坐在升降梯內的六個人,都跌坐在升降梯內。

而克洛斯正好在月華的對面。

他對這個短髮的“可愛妹子”還是相當有印象的。

畢竟在帝國駐地的時候,這個“妹子”可是大家的“重點保護對象”。

而這位“妹子”的長相,偏偏還正是他喜歡的那一類型。

要不是之前的時機並不是那麼對,他保證自己已經上去搭訕了。

就在這次變故出現之前,他還想着,自己要怎麼接近這個“可愛的妹子”,又怎麼合理的將人從那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成功的撈出來,做自己的妻子。

只是……

克洛斯的目光對準了不該看的位置,一臉的崩潰。

他甚至已經忽略了他們現在的處境,就這麼愣愣的看着月華身上那不存在於他想象中的零件。

“你在看什麼?”短暫的狼狽過後,大家都重新穩住了身形。

月華剛準備起身,就注意到對面克洛斯的表情有異。

順着他有些呆滯的目光一看,月華慌亂的起身,拉扯着身上的小裙子,對着他大聲吼道。

“你……你是男的?”克洛斯的表情,即使是用崩潰都不能夠形容了。


自己看好的妻子人選,突然間發現是個男的怎麼辦?在線等!急!

“廢話!”本來因爲被迫穿了這件連衣小短裙,加上一連串的事情,心情就一直沒有好起來的月華,對克洛斯這問話,回答得相當不客氣。


心有猛鬼

比起月華嗶了狗一般的心情,克洛斯的內心已經完全不能用言語來表達了。

聽着月華毫不客氣的回答,一時間也咆哮了起來:“那你穿什麼女裝!”


“靠,老子願意?”被這樣質問,揭傷疤,月華可愛的小臉,被氣得紅通通的。

而同樣對於自己無疾而終的感情相當抑鬱的克洛斯,根本沒有太多的心情去理會月華的語氣,以及話語中到底是什麼意思。

那句“老子願意?”在他這裏,自動變成了“老子願意!”

“不知羞恥!”氣到口不擇言,卻又看着月華通紅的臉蛋,又有些心神搖曳,最後憋了這麼四個字。

也不知道到底是在說的是什麼。

但是月華需要知道他說的是什麼?

並不!

這個叫克洛斯的傢伙就是找抽!

月華心裏只有這麼一個想法,並且,擼了擼並不存在的袖子,就要上去跟克洛斯打架。

卻被站在一邊的雲落天拉住了:“這件事情一會兒再說,我們現在的情況可不太好!”

一邊說着一邊指了指外面的已經戰鬥起來的飛行器和帝國軍艦,順便給了克洛斯一個“不識大局”的眼神。

克洛斯:……

只是接人的飛行器,顯然沒有帝國的軍艦裝備精良,現在已經傷痕累累。

可以預見,要是再不想辦法的話,他們這艘飛行器墜落是遲早的事情!

克洛斯好歹也混上了少校的位置,判斷了眼前的狀況之後,迅速的切換了心情。

還是先處理現在的問題吧!

心中被欺騙的怒氣,持續發酵,嗜待發泄!

既然有人送上門,那麼就讓他們有來無回好了!

克洛斯毫不客氣的想着,對着雲落天他們說到:“我先去料理了他們!”

說着打開了升降梯的門,一躍而下!

半空中,克洛斯熟練的放出機甲,迅速在發現他動作的帝國軍艦攻擊到來之前,成功的完成機甲入倉,並且啓動機甲,展開了反擊。

帝國軍艦追來的時候,可沒有想過會遇到這樣的情況,面對真正的戰爭兵器——機甲,一艘小型軍艦,顯然是沒有多少抗爭能力的。

駕駛軍艦的人立刻下令返航。

只是這個時候,一切都已經晚了!

心裏憋着火氣的克洛斯也沒有打算給這個傢伙逃離的機會,尤其是他駕駛的機甲還是S級機甲,要是真的讓這麼一艘小型軍艦跑了,這讓他作爲S級機甲戰士的臉往哪裏放?

一個加速,就來到了軍艦的上方。

只是他並沒有選擇直接轟殺。

火氣爆棚的情況下,他選擇了最令他感到爽快的方式,揮舞着機甲雙臂,他一拳又一拳的狠狠砸在了戰艦上。

強悍無比的力道,直接撕開了戰艦的外殼。

風倒灌而去,戰艦裏面的人被吹了個七倒八歪。

悍妃在上:妖孽邪王輕點愛

要是他不是機甲戰士,沒有配備機甲的話,後果也就顯而易見了。

聽着那些飛出戰艦的帝國士兵的慘叫,克洛斯的心情稍微舒暢了一點。

感受到自己心裏變化,克洛斯在狂風的機甲艙內露出了殘忍的笑意。

對於這些侵略聯盟的帝國人,他可沒有半分的同情心。

從被自己撕開的破口伸出手去,將破洞擴大,隨後抓住那些甚至已經沒有精力做別的,只能想盡一切辦法穩住自己身形的帝國人。

一個一個的拋出機甲!

無視他們的慘叫、尖叫、破口大罵、哭天搶地、各種告饒的聲音。

自顧自的發泄着自己的怒氣,平復自己的心情。

在將戰艦裏面所有的帝國人都扔出去了之後,他總算是感覺自己的心情好了那麼一點兒。

看了一眼被自己踩在腳底下,已經破破爛爛,勉強保持飛行姿態的帝國戰艦。


克洛斯的眼中閃過了毫不客氣的嫌棄。

既然都壞成這樣了,也沒有什麼修復的價值了,乾脆就徹底廢了吧!

懷着這樣的想法,克洛斯用最暴力的姿態,駕駛着自己的機甲狂風,手撕了這艘帝國軍艦。

隨後,將殘骸一扔,克洛斯回到了卡在倉門的升降梯裏面。 升降梯內的空間其實並不大,加上因爲一根繩索被戰艦炸斷了,有些歪斜,以至於根本不能被前來接人的飛行器正常的回收到飛行器內。

等到克洛斯回來的時候,升降梯裏面原本已經稍稍緩和的氣氛,再次凝滯起來。

不過,在他出去發泄情緒的時候,雲落天等人顯然已經抓住機會跟月華做過了思想工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