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殿之中古葬天依舊昏迷著,黑雲和劉老頭依舊靜靜的坐在一旁守著昏迷中的古葬天。

昏迷之中的古葬天卻不斷的和自己經脈之中的混亂的靈力做著鬥爭。

識海世界之中造化之花不斷的散發著造化之力,一股股澎湃的造化之力不斷的向著古葬天的經脈之中沖了進去。

彼岸之花上一絲絲的毀滅之力也不斷的向著四周擴散著。整個識海世界之中一股狂暴的氣息不但的肆虐著,一片空間不斷的破碎在不斷的恢復著。

雷池之中小雷靜靜的趴在池底感受足額和狂暴的氣息不敢從池底山來,雷池上一絲絲的雷電之力不斷的抵禦著狂暴的氣息。

古葬天的心神吃力的站立在大殿的頂部看著自己識海世界之中的變化,但是他卻沒有絲毫阻止的力量,只能看著眼前所發生的一切。

「這樣下去不行!一定要阻止,不然著識海世界就要毀滅了!」

古葬天看著識海世界之中狂暴的氣息,眼神之中憂慮突然消失了變的堅定了起來。

「九天十地,皇道浩淼!無盡蒼茫,道為唯一!」

古葬天說著衣服龐大的太極圖緩慢的出現在了古葬天的眼前,緩慢的向著識海世界之中狂暴的靈力壓了下去。

「轟!轟!」

一聲聲巨響不斷的在該組昂天的識海世界之中響起,沒每響一次古葬天的心神就變的虛幻一次。

古葬天的身體上傷痕之中也流出了新鮮的血液,剛剛換上的衣服再一次被鮮血浸透了。

「這是!」

劉老頭看著全身布滿鮮血的古葬天吃驚的說道。

「不知道!但是這樣下去,他一定會死的!」

黑運說著眼神之中閃現出了一絲驚恐的神色。

「我們就沒有任何的辦法嗎?」

「沒有!只能看他自己了!要是撐不過去,那就是他的命也是我們的命!」

黑雲嘆息的說道,蒼老的臉上出現了更多的皺紋。 「我一定要堅持下去!一定要堅持下去!」

古葬天在內心之中不斷的狂喊著,識海世界之中的彼岸花似乎也在古葬天瘋狂的求生意識下開始散發淡淡的灰色的光芒,一道道的灰色氣息不斷的向著著四周擴散著。

「彼岸花!你終於還是行動了!」

古葬天看著不斷的散發著混沌氣流的彼岸花心中不有的常常的出了一口氣。

「總算是撐到了它出手。」

古葬天心神疲憊的說著,目光開始仔細的觀察起了識海世界之中的變化。


只見灰色的氣流如同大海上的波紋一樣不斷的洗涮著識海世界之中的一切。

一道道狂暴的氣流在面對灰色的混沌氣流都顯得特別的脆弱,化進混沌氣流之中不斷的壯大這混沌氣流。

「我靠!真是太強大了,要是我掌握了著混沌氣流一定可以和八品大帝戰和平手的。」

古葬天看著秋風掃落葉一樣的混沌氣流不有的感嘆的說道。

「算了不想這些不切實際的了,還是好好的觀察經脈和識海世界之中的變化,這些傷痕也夠我好好的修復一段時間了。」

古葬天說著開始緩慢的引導著混沌氣流快速的向著狂暴氣流聚集的地方衝擊了過去。

時間一點一點的消失著,古葬天時識海世界之中狂暴的氣流不斷的減少著,原本鬱鬱蔥蔥的世界也變的特別的蕭條了。

古葬天看著眼前荒蕪的世界頓時有一種想要死的感覺。

雷池之中小雷也似乎感覺到了籠罩在自己頭上的危險消失了,開始偷偷的從池底遊了上來,在池面上露出小小的頭仔細的觀察著周圍的一切。

「小雷出來吧!一切都過去了。」

古葬天看著小心翼翼的小雷大聲的說道。

聽到古葬天的話小雷如同閃電般的快速的竄到古葬天的懷中,用頭緊緊的抵著古葬天的胸脯。

「好了!一切都過去了!不會有危險了,不要害怕!」

古葬天一邊撫摸著小雷的頭一邊安慰的說道。

小雷點了點頭之後有快速的跳進了雷池之中,一道道雷電又開始在雷池上不斷的閃爍了。

「唉!真是一個欺軟怕硬的傢伙!」;

古葬天無語的笑了笑,然後心神緩慢的回到了身體之中。

就在古葬天的心神回到身體的那一瞬間,古葬天頓時感覺到了一陣刻骨銘心的疼痛感,一滴滴的汗珠的不斷的在古葬天的額頭上出現。

古葬天仔細的觀察著自己的經脈,看著已經斷斷續續的經脈古葬天瞬間崩潰了,眼神緩慢的露出了絕望的神色。

「看來我的武道之路已經結束了,失去了武力的我似乎已經沒有活在這個世界之上的必要了。」

古葬天雙眼無神的看著這大殿的頂部,一滴的淚水緩慢的從他的眼角流了下來。

此刻他的眼睛不斷的閃現著那個一直維護他的身影,不管在任何時期都沒有拋棄他的身影。

接著有一道倩影出現在了古葬天的視野之中,大大的肚子,優雅高貴的氣質,思戀的目光。

看著眼前的影子古葬天的心中的不斷的在流血,一陣陣的疼痛不斷的刺激著他的心神。

「轟!」

就在古葬天的雙眼出現煞白的時候,一道他深深的藏在內心深處的身影出現在了他的視野之中。

「哥哥!你還好嗎?你一定要好好的!我們都需要你,想想爺爺,想想那些為你付出的人們,你一定要好好的活著。」

古葬天看著眼前的身影深處了雙手也想要擁抱眼前的身影,但是就在他的雙手快要接觸的時候,那道身影化作額一絲青煙消失在了他的面前。

「冰靈!冰靈!你原諒我了,我知道你原諒我了。」

古葬天不斷的大喊著,但是視野之中的身影卻依舊消散了就像是沒有出現了一樣。

「你出現了!我看到你們了!或許我應該就是你們是生命之中的過客吧!」

古葬天緩慢的放下了雙手看著眼前的一片虛無沮喪的說道。

「葬天我和孩子會想你的!你一定要早點回來啊!一定要早點回來。」


一聲聲急切的呼喚出現在了古葬天的耳朵之中。

「韻蝶!」

古葬天看著再一次出現在自己的耳朵之中的聲音開始在這一片虛無之中不斷的尋找。

「韻蝶你到底在哪裡!出來啊!出來啊!」

古葬天不斷的大喊著,但是每一次他總是感覺韻蝶就在自己的身邊,但凡是卻有沒有在自己的身邊一樣。

「古葬天你一定要堅持住!你要死了!我和孩子怎麼辦!你這混蛋!你一定要活著!一定要活著!」

韻蝶焦急的聲音依舊在古葬天的耳邊不斷的響起,但是古葬天話語卻好像傳不到韻蝶的耳朵之中一樣。

「孩子!我還有孩子!我一定要活著!」

聽到孩子的古葬天的煞白的眼神之中突然閃現出了一絲淡淡的生機,眼前的虛無也開始變的狹小了起來。

「古葬天!你聽著你要是了我就帶著帶著孩子去找你!去找爺爺評理,就說你丟棄了我們母子。」

古葬天的耳邊不斷的向著韻蝶的話,古葬天的眼神之中的生機也變的更加的濃郁了,識海之中的造化之花也開始瘋狂了起來。

一道道混沌的氣流瘋狂的注入到了造化之花之中,一道道的造化之氣瘋狂的從造化之花之中散發了出來。

整個識海世界之中的到處瀰漫著濃郁的造化之氣,雷池之中的小雷也在雷池的上空不斷的飛舞著,不斷的吞吐著造化之氣。

不斷的吞吐著造化之氣的小雷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瘋狂地長了起來,一滴滴的雷液也不斷的在雷池的上空凝聚著。

古葬天的經脈之中在濃郁的造化之氣也開始緩慢的恢復,一點點的斷出也開始出新了新的經脈。

大殿之中的劉老頭看著全身散發著清香的古葬天眼神之中閃爍著詫異的神色,絲毫沒有顧忌趴在一旁的韻蝶,快速的拉過古葬天的手開始仔細的檢查了起來。

「怎麼樣?有什麼變化?」

黑雲小聲的向著劉老頭問道。


「已經好多了!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他的身體之中會出現這麼濃郁的造化之力,但是在這濃郁的造化之力之下,他原本的傷勢也基本得到了遏制。」

劉老頭看著滿臉依舊煞白的古葬天平靜的說道。

「前輩那是不是說葬天就沒有生命的危險了!」

滿臉淚痕的韻蝶焦急的向著劉老頭問道。

「現在的他已經成果了最艱難的時間了,現在你的不斷呼喊下他已經會面的有了強了的生存意志了,我想他心在已經沒有生命危險了!」

劉老頭認真的說著,原本提仔嗓子眼的心夜放了下去。

韻蝶似乎帶著殷切的目光向著自己身後的飄渺道姑看了過去。

「蝶兒!你放心吧!小劉說的不錯!古葬天確實已經沒有了生命危險了,不過要他醒來還是需要一段時間的!你還休息吧!穿越虛空對你肚子中的孩子還是有一定的不確定性的!」

飄渺道姑扶起扒著的韻蝶,緩慢的走到了一旁的椅子上。

韻蝶坐在椅子上之後卻再也說什麼都不願離開了,目光緊緊的盯著古葬天。

飄渺道姑看著眼睛之中只有古葬天的韻蝶眼神不由的發出一聲常常的嘆息。

「唉!好吧!師傅陪你!不過現在的你一定要注意休息!你還是睡一下吧!不然對孩子是不好的了,這也古葬天不希望的。」

飄渺道姑緩慢的把自己的披風披在了韻蝶的身上說道。

「那好師傅!不過葬天醒來的時候你可一定要叫醒我!一定要叫醒我!」

韻蝶看著飄渺道姑帶著祈求的目光說道。

「好!我一定要叫醒你!」

韻蝶似乎也是太累了,說完之後就快速的進入到了睡夢之中。

飄渺道姑看著昏迷的古葬天,再看熟睡的韻蝶眼神之中不有的閃現了羨慕的神色。

「前輩!要不這裡我們守著吧!你帶著韻蝶好好的休息吧!」

黑雲笑聲的走到飄渺道姑的身邊向著飄渺道姑說道。

「沒事!你們干你們的事情去吧!這裡有我守著就行了,你們應該很忙吧!」

飄渺道姑一揮手淡淡的說著。

「前輩我們沒事的!我們一定要受到古葬天的蘇醒的。」

黑雲看著昏迷的古葬天堅定的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