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真人,道不同不相爲謀,你和雪兒話不投機,今天的論道就到此爲止吧。改日,我再上龍虎山,向大真人請罪!”

天師呵呵冷笑,緩步後退:“道可道,非常道。坐而論道,不如起而行之。我這把老骨頭,今天斗膽向柳姑娘討教,以法論道!”「5.12,第一更。」

「本章完」 道理說不明白,就只能動手。

如此看來,道門中人和俗世之人,也是一樣的。

連天師大真人,也不能例外。

柳雪緩緩搖頭,說道:“我有說話的權利,也有堅持自己觀點的權利。我不想和大真人動手,請大真人不要勉強我。”

“我身爲道門天師,有衛道的義務。魔道不兩立,柳姑娘,得罪了,你準備接招吧。”天師繼續後退。

葉知秋一閃身,站在天師的面前,稽首說道:“大真人有氣,不如衝我來吧,我身爲道門弟子,雪兒又是我的妻子,我理應代她受過。”

天師搖頭:“葉知秋,此事跟你不相干,你也是被矇騙了。你閃開一邊,我想看看柳姑娘的本相,究竟是何方魔頭!”

葉知秋不動如山,說道:“大真人,我是不會閃開的。你要衛道,我也要保護自己的妻子,請大真人理解。”

“知秋,你的意思是要跟我較量一下?”天師問道。

豪門棄婦傷不起 “弟子不敢,所以,還請大真人放過雪兒,葉知秋感激不盡。”

“如果我不放過呢?”

“那就讓我死在前面。”葉知秋淡定地說道。

天師哈哈大笑:“說來說去,你還是要和我動手。也罷,我看看你現在的道行如何!”

說罷,天師向背後探手,抽出了一把古劍。

長劍出鞘,如秋水映月,寒光逼人,催魂奪魄。

“還請大真人手下留情。”葉知秋稽首。

“你爲什麼不出兵器?”天師問道。

“我的兵器,在天師大真人面前,還不是破銅爛鐵?所以不出也罷。”葉知秋微微一笑。

“好氣概,竟然空手對我的寶劍。”天師點頭,手中劍緩緩挑起,指向葉知秋。

只見寶劍上,電芒漸生,噼啪作響,如同一道道銀蛇,繞着劍身飛舞。

葉知秋退後兩步,掐了一個卓劍訣,也指向天師的劍尖。

“紫電青雷,起!”天師忽然左手掐訣,向着右手的寶劍一點!

寶劍上,嗖嗖嗖連射出七道雷光,打向葉知秋。

“紫電青雷,七疊而發,好厲害!”葉知秋也不後退,卓劍訣迎着雷光,一聲暴喝:“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急!”

一道紅光,從葉知秋的指訣上射出,撞向天師催發的紫電青雷!

轟!

一聲巨響,空氣震動,激盪得四周落葉紛紛!

一招交手,兩人各自後退幾步,竟然是個不分上下的局面。

甚至,葉知秋還稍勝一籌。

葉知秋葉知秋用的是道門中最簡單的劍訣,只要是道門中人都會用。

而天師使用的,卻是龍虎山的絕學,紫電青雷。

“很好,果然是道門中的妖孽人物。”龍虎山天師點點頭,忽然一揚手:“再試試我的天師伏魔印!”

葉知秋定睛去看,只見天師的左掌心裏,有紅色的亮光閃動,正是龍虎山的天師印符文。

符文帶着紅光,從天師掌心飄出,迅速放大,形成一道光網,罩向葉知秋和柳雪。

這不是天師本印,只是天師將大印的印文煉在掌中,使用方便。

“天罡天罡,九氣煌煌,吾爲破軍,萬鬼伏藏!”

葉知秋看見對方祭出天師印,不敢怠慢,也同樣一揚手,打出了天罡破軍符!

這道天罡破軍符,現在也被葉知秋煉在掌中,可以隨時使用。

兩道符文再次相遇,竟然悄無聲息,互相消融,最後化作紅光散去……

天師印對戰天罡破軍符,還是一個平局。

“哈哈哈,真是後生可畏。”天師大笑,忽然收了招式,揮手道:“不用比了,我甘拜下風。知秋,你和柳姑娘可以去了。”

這樣就過關了?葉知秋一愣,隨即稽首:“大真人慈悲,手下留情,弟子感激不盡。”

“我也沒有手下留情,只是無法勝你。”天師搖搖頭,又說道:“這次,我衛道失敗了。不過,還請柳姑娘以後,切勿傳播那套歪理邪說,以免撼動道門信念,造成陰陽兩界的混亂。”

柳雪想了想,點頭道:“好吧,我記住了。”

天師也點點頭,看着葉知秋,說道:“知秋,你要記住自己的身份,堅定道心,維護三清正道,切不可有任何搖擺。一念在天,一念在地,假如一念之差墜入魔道,便是萬劫不復。”

葉知秋稽首:“弟子牢記大真人的教誨。”

“如此就好,哈哈哈……後生可畏,後生可畏啊!”天師大笑,轉身而去,大袖飄飄,頃刻間消失不見。

葉知秋長長地鬆了一口氣,看着天師消失的方向,沉吟不語。

蘇珍走了過來,說道:“這個老古董簡直蠻不講理!我師父可不是道門弟子,他憑什麼來干涉我師父的事?”

然後,蘇珍又看着柳雪,抱怨道:

“師父你也是,你爲什麼不承認自己是九天玄女轉世?你承認了自己的身份,那個老古董還敢得瑟嗎?你本來就是九天玄女啊,如果不是,我又怎麼會是你的徒弟?”

柳雪坐了下來,搖頭道:“我本來就不是九天玄女,只是九天玄女的某些東西,在我身上。我認你和王晗爲弟子,也不是因爲九天玄女的記憶,而且對你們有親切感……”

“對啊對啊,就因爲是上輩子的師徒,所以纔有親切感的嘛,要不哪來的親切感?”蘇珍說道。

柳雪翻白眼:“我和你師公也有親切感,難道也是上輩子的師徒?”

蘇珍聳肩:“或許你們上輩子,也是夫妻呢?”

“夾纏不清,懶得理你。”柳雪瞪了蘇珍一眼。

葉知秋笑了笑,說道:“雪兒,這件事,你還真的不能怪蘇珍。其實,我的想法和蘇珍一樣,你就是九天玄女轉世,只不過……九天玄女的記憶,還沒有完全甦醒。”

事實上,葉知秋,天師,蘇珍,乃至於所有的佛道兩家弟子和冥界,都是一樣的看法。

柳雪說沒有善惡報應,沒有前生後世,沒有宿命輪迴,是挑戰陰陽兩界的世界觀。

葉知秋幫着雪兒護着雪兒,但是內心深處,不同意雪兒的說法。

柳雪搖搖頭,說道:

“現在跟你們說不清,斗轉星移之後,這個世界,這個宇宙的真相,就會完全暴露在我們的眼前。天師不讓我說,是因爲他心裏畏懼。冥界也一樣,在拼死維護他們構築的謊言。”

正說話間,樹林外忽然傳來說話聲:“葉大師,你和柳姑娘在這裏嗎?”

“日遊帥?”葉知秋皺眉,朗聲說道:“我們在這裏,日遊帥現身一見吧。”

重生后成了四個大佬的長嫂 話音未落,日遊神已經到了眼前,也不施禮也不客氣,急急地說道:“葉大師,柳煙可能……有些麻煩!”

“煙兒有事?”柳雪吃了一驚。「5.12日,第二更。」

「本章完」 葉知秋更是吃驚,問道:“柳煙怎麼了?有什麼危險?難道又有魔頭,攻擊茅山?”

“葉大師別急,聽我說……我日常巡遊,在崑崙山下,遇見一箇中年貌美尼姑。”日遊神冷靜了一下,說道:

“尼姑很厲害,一招就扣住了我,向我打聽柳姑娘和柳煙的事。她問我……柳姑娘是不是九天玄女轉世,我說不知道。尼姑又問我,柳姑娘姐妹,是不是和茅山派有瓜葛。我只好說,柳姑娘和茅山弟子葉知秋是朋友。然後,尼姑把我暴打了一頓,轉身走了。我偷偷跟蹤,發現尼姑去了茅山……”

“那現在怎麼樣?”柳雪急忙問道。

“我跟到茅山腳下,就回來了,也不知道目前怎麼樣。”日遊神說道。

柳雪心急似焚,急忙掏出手機來看。

可是這兒還在大山裏,偏偏沒有信號!

“雪兒別擔心,茅山派有禁制,還有兩位師叔坐鎮,不會有事的。我們這就出發,到前面打個電話去茅山。”葉知秋急忙安慰柳雪。

日遊神卻搖頭,說道:“茅山派的禁制是沒用的,因爲那個尼姑很厲害!”

“有多厲害?”葉知秋問道。

追婚三十六計 日遊神猶豫了一下,說道:“我懷疑……她是觀音娘娘下凡。”

“啊?觀音菩薩?”葉知秋愣住了!

觀音菩薩下凡,這玩笑開大了吧?

如果真的如此,那麼茅山派的禁制的確沒用。

因爲道門中的禁制,是對付邪魔外道的,對於觀音娘娘這樣的正神菩薩,自然沒用。

蘇珍說道:“觀音娘娘慈悲爲懷,不會跟我們爲難的。我猜測,不是觀音娘娘。”

“先不用猜測了,立刻回茅山看看!”葉知秋說道。

“我們先走,你們隨後!”柳雪更是心急,扯着葉知秋的手,已經遁了出去。

前方不遠處,就有人煙。

柳雪急忙停下來,撥打柳煙的電話。

還好,電話通了,柳煙在那邊很開心,說道:“姐姐,鐵冠道長去了閣皁山,說你們要回來?”

“煙兒,現在不說別的,注意你自己的安全!我們接到消息,一箇中年貌美尼姑,此刻就在茅山,恐怕要對你不利。你立刻召集大家,尋求保護!”柳雪急急地說道。

“啊?中年尼姑?中年尼姑找我幹什麼?”柳煙一愣。

“別說那麼多,快去找許佩加和知秋的兩個師叔,尋求保護,我們正在趕回!”柳雪說道。

“哦哦……啊!姐姐……尼姑來了……放開我!”電話裏,忽然傳來柳煙的尖叫!

很顯然,柳煙正在通話的過程裏,受到了襲擊!

柳雪嚇得魂不附體,大叫:“煙兒,煙兒!”

電話裏換了一個聲音,一個非常柔和的女聲,說道:“柳雪,想救回你妹妹,崑崙山塔格峯上等我!”

“喂,你要幹什麼!?”柳雪厲聲喝道。

“你是誰,爲什麼要對付柳煙!?”葉知秋也心急如焚地對着電話大喝。

“世路崎嶇,看迷人捷足登山,爭到懸崖無退步;佛天悲憫,願衆生回頭是岸,早離苦海渡慈航。我乃南海觀世音,看你們姐妹已經在紅塵中迷失方向,特來引路,度你們重回仙班。柳雪,回頭是岸吧,我在塔格峯頂等你,善哉,善哉……”

隨即,那邊掛了電話。

葉知秋滿頭大汗:“難道真的是觀音娘娘,要帶你們姐妹迴天庭?”

“不可能,崑崙天梯在六千年前已斷,絕地天通之後,天上沒有人可以下來!”柳雪斷然搖頭,說道:“一定是什麼妖尼姑,冒充觀世音之名來算計我們!”

“那好,我們就去塔格峯頂,看看對方究竟是誰!”葉知秋說道。

柳雪卻反倒冷靜下來,說道:“半路阻擊也是個辦法,如果遇不上,再去塔格峯頂。”

正說話間,葉知秋的電話響了。

許佩加帶着哭聲,叫道:“葉師兄,柳煙被一箇中年尼姑抓走了,我追不上……”

“我已經知道了佩加,這不怪你,那尼姑很厲害,自稱是觀世音下凡。”葉知秋說道。

“那現在怎麼辦?我要往什麼地方去追?”許佩加問道。

“大家不用追了,守在茅山就好。尼姑已經和我們約定,在崑崙山見面,我和雪兒過去就行。”葉知秋掛了電話。

柳雪已經算出了茅山和塔格峯之間的直線,拉着葉知秋,展開身法遁去。

一番飛遁之後,柳雪在一座大山裏停了下來。

這時候,正是傍晚時分,莽莽羣山,都被暮色籠罩。

葉知秋環視四周,問道:“這是什麼地方?那妖尼姑,會經過這裏嗎?”

“如果她從直線來,就會經過,這裏是西川腹地的金佛山。等我在南北拉一道網,如果對方經過,我就會知道。”柳雪說道。

說罷,柳雪割破中指,展開身法,南北方向飛遁,讓自己的血,滴在山地上。

片刻之後,柳雪回到葉知秋的身邊,說道:“行了,南北十里,我拉了一條線,如果有高手闖過,我會感覺到。”

“那好,雪兒你先休息一會兒,定定神,稍後肯定有一場惡戰。”葉知秋說道。

柳雪點頭,盤腿坐了下來。

葉知秋也和柳雪背對背而坐,默默等待。

柳雪忽然說道:“知秋,我忽然有一種不祥的預感……我覺得,形勢越來越艱難。”

“雪兒別怕,不管如何艱難,我都會和你在一起。”葉知秋轉過身來,握住了柳雪的手。

柳雪依偎在葉知秋的胸前,說道:“我擔心的就是,那些人容不得我,要把我們強行分開……妖尼姑說,要度我重回仙班,恐怕也不是空穴來風。”

葉知秋心裏一陣恐懼,說道:“不會的,你不是說,絕地天通之後,崑崙山天梯已斷嗎?就算那人是觀音菩薩,又如何打開天路,送你回去?”

柳雪沉默了一下:“按理說,絕地天通之後,沒有人可以上天。除非下界有大能,可以強行劈開天路。妖尼姑究竟是誰,竟敢如此誇口?”

“管她是誰,就算她真的是觀音娘娘,我也不會讓她傷害你們姐妹的。”葉知秋說道。

“弱肉強食,不以個人意志力而改變。如果對方道行太高,你不願意也沒辦法,只能捱打。”柳雪苦笑,忽然又問道:“知秋,假如我真的被帶走了,你怎麼辦?”

“不會的!如果誰要帶走你,我也會跟着一起的,天上地下,永遠都在一起!”葉知秋說道。

柳雪搖搖頭:“如果你跟不上,最終和我分開了呢?”

“那我還活着幹什麼?不如死了算了。你走了,我活着還有什麼意思?”葉知秋說道。「5.12,第三更。」

今天更新完畢,明天繼續。

「本章完」 葉知秋這話,可不是矯情。

如果自己保護不了柳雪姐妹,還不如去死!

柳雪搖搖頭,握着葉知秋的手,說道:“你錯了知秋,活下去纔有希望。如果我出現不測,你要堅強地活下去,繼續修煉,等到斗轉星移的到來。那時候,又是一番光景。”

“雪兒我們不說這個了,太不吉利。”葉知秋搖搖頭,說道:“你不會有事的,我也不會跟你分開的。”

柳雪溫柔一笑,靠着葉知秋的肩膀,閉上了眼睛。

葉知秋默坐,如雕塑一般,一動不動。

誠然如雪兒所說,形勢越來越複雜。

今天邂逅龍虎山天師,一場鬥法,天師最後莫名其妙地走了。

然後,就出了柳煙的事。

冥界,龍虎山,似乎都各有打算。

蜜棗有戀:直播女神,乖穩我 還有,葉知秋有些不明白,那個妖尼姑道行絕高,爲什麼還要先抓了日遊神?

總感覺到,對方是有意讓日遊神來送信的!

妖尼姑和冥界,和龍虎山,究竟有沒有瓜葛?

還有龍虎山天師,會就這樣放過雪兒嗎?

越想,葉知秋覺得越複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