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笨吶,你去哪兒了?”

“大笨呀,飯多吃,腦子不行,四肢要發達,來吃肉。”

“大笨呀,爹雖名有愚,可是一點也不愚蠢呀,你咋就這麼笨呢?”

“大笨呀,別說,他們給你起的名字比你爺爺起的好,這大笨大笨叫着還挺順口的。”

…………

修煉不行,又被人家嘲笑,李大笨也漸漸習慣了,武不行,我文難道還不行嗎?於是,他便開始了讀書,事實證明,他看書確實挺頂用的,原來書中所寫的有顏如玉、黃金屋是真的。

通過兩個月的讀書,告訴了他未來的道路是怎樣的,那就是,書中故事的的主角,要麼跳崖未死,得到了一件珍稀的靈藥,一吃,脫胎換骨,從此走上人生巔峯。

他試了試,有點恐高,還是算了。

有人出去救了一個老爺爺,但沒想到老爺爺是絕世高人,因爲受傷才被他所救,爲了感激他,給他渡功,一下子少奮鬥幾十年。

他試了,百里門百里之外就是有城池的,偷了爹藏在房樑上的私房錢,連着乞丐都沒放過,滿臉微笑的打賞,最後,無數乞丐將他綁到了衚衕裏,連着他衣服都給扒光,赤條條的回來。

有人救了一隻大蛇,大蛇感激,給他內丹,他去了,是被老爹李若愚給擡回來的,臉都毒黑了。

有人……

李若愚害怕了,將百里門所有的書都給燒了,這小子魔怔了,不好好修煉,光想走捷徑,世上哪有那麼好的事讓你給碰上。

噗!

李大笨在水裏憋了一會兒氣,最後一伸頭,大口喘着粗氣,胸膛劇烈起伏,差點給憋死在了下面。

“大笨,怎麼樣,找到什麼金玉了嗎?”岸邊大樹下,幾個年齡看上去十一二歲的少男少女,從修煉靜坐中醒來,看着滿是狼狽的大笨笑問道。

因爲大笨耐煩不了枯燥的修煉,說看過一本書,有人在水中得到一塊普通的石頭,打開一看,竟然是極品靈石,極品靈石呀,那裏面的精純元氣,隨便修煉,都比慢慢吸收天地靈氣要快很多。

可是,聽說那玩意兒有價無市,甚至有人拿着一千多元石,都無法換取一枚極品元石,這已經不是數量的問題了。

整個百里門,如今加起來的元石都不夠五百枚的,平常修煉都是反覆在用的,拿出來幾顆獎賞弟子們,李若愚都能心疼小半年。

大笨喘着粗氣,最後一抹臉上的水漬:“屁都沒有,倒是抓了一隻魚。”

大笨說着走到岸邊,然後在幾名少女尖叫聲中,呦呦呦疼的從褲襠裏揪出一條魚。

幾個男的哈哈大笑,女的臉色羞紅,氣急敗壞的直接逃離了,你說他修煉懶,沒有耐心,做這些想象中走捷徑的事,卻是比誰都勤快,都堅持的久,稱之爲百折不撓都不爲過。

以前大家都會嘲笑他,說他笨,不務正業,但時間久了,也就慢慢習慣了,如果換做自己,看着同齡人一點點的超越了自己,心裏又該是怎樣的感覺,他只想和大家齊頭並進而已。

所以,對於大笨這些年來的各種超乎常理的做法,許多人在理解中,慢慢學會了寬容,他們,都是在一點點的長大中,就這麼大一個家門,誰又有資格去嘲笑別人。

看着大笨沒心沒肺的笑着,幾個少男笑着離開了,去追心儀女子,然後找一個安靜的地方打坐了,很快,岸邊就又剩下了大笨一個,看着手中頑強掙脫的小魚,他一腳給踹飛到河裏,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來到樹邊而坐,兩眼落寞的看着面前廣闊的水面。

他已經好長時間沒有和大家在一塊談天說地了,總是一個人孤零零的在遊蕩,談什麼,說什麼,他們談修煉,自己聽不懂,相互交流,自己難道還將自己的修煉心得用作交換嗎?

大笨呀大笨,你怎麼就這麼笨呢?老頭不是說了,小時候叫什麼狗蛋、醜娃之類的,長大後就會向相反的方向來,這都叫了這麼多年了,沒向相反來,許多人連自己的真實名字都給忘了,有時候連他自己都犯迷糊起來,自己叫啥?

不行,得找花爺爺去,看他下次進城能給自己再帶點傳奇的書嗎,這些方子都試了,嗎,沒一個管用的。

大笨打定了主意,剛要起身離開,眼睛不經意一瞥,突然看見河面上遊一沉一浮的木頭上,趴着一個白衣人影,仔細再一看,似乎昏迷了過去,只是下意識的抱着浮木。

李大笨第一時間快速將上游發大水、遭災等等數十種可能略過,看着那浮在水面上的白衣,心裏突然劇烈的砰砰跳了起來,喉嚨乾澀。

難道真的猶如書中所寫的那樣,讓自己給趕上了?

落難的絕世強者,白髮飄飄的白鬍子老爺爺,救命恩人?報恩?……

上天終於是被自己的堅持給感動了,他就知道,機會一定會輪到自己的。

大笨二話不說,滿臉潮紅的‘撲騰’一下就跳入了水中,向着改變自己的命運之神‘老爺爺’游去……

“老爺爺,堅持住,大笨來救你來了——” 當大笨興高采烈的游到‘白鬍子老爺爺’身邊時,看着他趴在木頭上,批頭散發,不是白髮,難道已經返璞歸真,返老還童了?

但此時顧不上看老爺爺的真容,因爲這裏是河水中間位置,水流有些湍急,再叫了兩聲前輩後,沒人理睬他,他便卯足了勁,拖着木頭向岸邊游去。

當筋疲力盡的將自己的命運之神拖上岸,一翻身,看着他那年輕的臉龐,大笨連蹦帶跳,這是老爺爺?返老還童也沒這麼徹底底呀,看這樣子,就是個十七八歲的小哥哥。

騙子!

大笨很生氣,感覺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更加可氣的是,這位少年郎讓他心目中僅剩的希望蕩然無存,這種給了希望又帶給無比的失望,是最讓人難受的。

李大笨氣惱的看着蘇言,最後手腳發軟的起身:“我也算救了你一命,你卻恩將仇報,自生自滅吧,”

李大笨說完,直接氣呼呼的轉身離開,徒留昏迷不醒的蘇言溼漉漉的躺在岸邊,一會兒的功夫,先前離去的李大笨又慢悠悠的走了回來,來到蘇言身邊,嘆了一口氣,將他背在背上,望着對面山峯上的百里門,嘴裏不知道在嘟囔着什麼,漸漸離開……

蘇言只感覺自己彷彿在一片混沌中,茫然而又漫無目的的遊走着,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又要去哪兒?渾渾噩噩,頭暈腦脹,直至下一刻,在遠處似乎出現了一個銀色的洞口,他邁着疲憊的腳步,踉踉蹌蹌前進,直至終於一頭栽進去……

蘇言只感覺腦瓜子賊疼賊疼的,有點像重度腦震盪,緩慢的睜開眼,眼前的景物漸漸清晰,他看到的是一座木屋,跟第一次在地府那邊醒來看到的差不多。

難不成這次是真的穿越了,還是再次死亡了?

蘇言只感覺渾身軟的厲害,下意識的看向大門處,是不是待會又有一個滿臉鍾馗樣子的魂厲走進來呢?

傾耳聽了聽,外面似乎有些嘈雜。

“大笨,聽說你這次終於功德圓滿,找回了一個絕世高人?”

“你們一個個都注意點,大胖從今天開始,將會飛快的超越你們,直至成爲門中年輕一代的扛把子了。”

“哦,大笨師兄好,以後記得提攜提攜小弟呀,哈哈~~”

“你們都幹什麼,有沒有點良知,大笨哥你別管他們,到時候記得小妹我就行了。”

“嘁~”

…………

吱呀一聲,房間的門開了,一個胖乎乎,濃眉大眼,帶着兩個香腸嘴的少年,端着盤子走了進來,盤子裏,是一個簡單的飯菜。

他滿臉通紅,使得原本黝黑的臉更加的黑了,一隻腳關了門,將飯菜擱在桌子上,兩眼發呆的坐下來,託着下巴盯着蘇言看。

在過了大概一盞茶的時間後,他猛地坐起:“咦,你醒了?”

蘇言能動的話,差點一口鹽汽水噴死你,我還以爲你看見我了,我不停的給你眨眼半天了都,這反射弧是不是長的有些過頭了。

見着大笨粗手粗腳的過來,蘇言看着他那憨厚的樣子,大概有些明白了,自己被那黑洞給吞噬,僥倖的活了下來,然後被這小胖子給救了。

蘇言想說句謝謝,但剛一張嘴,就感覺喉嚨似乎要裂開了一般,大笨見此,趕緊倒了一杯茶給蘇言灌下去,蘇言嘴脣剛沾了點,竟然鬼使神差的硬蹦出來一個字。

“燙!”

大笨這才發現,自己倒了熱水,頓時臉更紅了:“對不起對不起,我這就給您換涼的。”大笨連忙出去找涼水了,蘇言艱難的伸出舌頭,舔了舔自己嘴上新生的水泡,欲哭無淚,怎麼會有這麼笨的人,自己沒被他給救死,上天簡直開眼了呀。

一會兒的功夫,蘇言喝着大概剛從井裏打上來的冷水,只感覺火燒的嗓子好了許多,如果腸胃夠堅強的話,估計晚上應該不會拉肚子。

“多謝。”

蘇言被扶着躺在牀上,看着這個憨厚的少年真心感謝道,再怎麼說,自己的命也是他救的,身爲鬼差,體內陰陽失衡,是會直接成爲渾渾噩噩的亡魂的,搞不好遇見一個血衣候就順手帶走了,他還沒活夠呢。

“沒事沒事,我看見你在河裏飄着,這才救你上來的,也算你命大,對了,我能問一下,你今年高壽呀!”大笨擺了擺手道,一副小事而已,最後,又貼着臉,帶着一絲希冀看向蘇言問道。

蘇言一愣,你小子讀過書沒有,高壽這個詞用在我身上合適嗎?前後兩輩子加起來都用不上呀。

“我叫蘇言,今年,或許二十歲吧。”蘇言原本想說自己老王的,最後想了想,還是算了,自從用了老王,倒黴事就沒停過,在新的代號還沒想出來時,還是用自己的真名吧。

至於年齡,他也說不上自己多少歲了,前世剛剛邁入三十歲,一朝之前,在複印機前蹦了個野迪,就來到地府了,身子骨倒是越活越年輕,像個十七八歲的男孩一般,這也使得當初在紫陽山脈沒被認出來。

說十八歲吧,幼稚,三十來歲吧,跟自己的帥氣相貌又不搭,說二十歲剛合適,正是一個男人的黃金年齡,下一次的黃金階段,就是四十歲了,剛好打個對摺。

在聽聞蘇言的真實年齡後,原本滿是希冀的大笨頓時兩眼灰暗,沒有返老還童,這就是一個落難的大哥哥而已。

你這啥表情,我怎麼有一種你救錯人了,後悔了的感覺。

大笨一副落寞的神色,往桌子上這麼一趴,滿是嘆氣:“你說你老幾十歲多好!”

蘇言:“……”

一晃五天的時間而過,蘇言的身體在飛快的康復着,期間有很多少男少女們,裝作不經意路過,看了看蘇言,然後似乎鬆了一口氣,蘇言偶爾慢慢走出來,在院子曬太陽,殺菌消毒,聽着他們的談論,似乎漸漸瞭解了大笨的處境,更加驚訝的是,他竟然來到了青州。

這一次的乾坤大挪移是不是挪的太遠了,從冀州直接到青州,差的可不是十萬八千里呀。

不過,更加高興的是,自己終於是躲過了江雨霏和古婧的視野,她們估計都以爲自己死在那祕境裏了吧,哈哈,爺沒死,活的好好的,打破腦子都想不到吧。

蘇言徹底的大放心,這裏,又沒有什麼仇敵,天高任鳥飛,海闊憑魚躍,只可惜,當日一語成讖,真的再回不去地府了,兩州之間,恐怕一個來回至少多半年吧,也不知道這裏又沒有同行,回家的節點又在哪裏?

“叮咚,恭喜宿主,晉升爲六品鬼差,獎勵紫色大禮包一個,望宿主再接再厲,一年後,達到五品鬼差!”突然出現的聲音,將正在曬太陽的蘇言嚇了一大跳。

什麼鬼? 隨着那聲不久前的熟悉聲音再次響起,蘇言直接懵圈了,緊接着而來的便是一股龐大的魂力自體內散發而出,魂泉更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增長着,連着體內的暗傷也在頃刻間痊癒,精神力倍增。

蘇言再三確認後,表示自己沒有出現幻覺,可是,這不可能呀,自從上次成爲七品鬼差後,他距離晉升六品雖說還有一小段距離,但是,那一小段自己再也沒有去定魂,應該說,還欠着呀,怎麼可能……

蘇言神識進入,發現魂星指數的確已經到了五萬,而這次追播間人數更是擴張到了十萬,種種跡象表明,系統又不知道腦子哪裏短路了。

不過,他喜歡,多短路幾次也是極好的。

而隨着人數位置的猛增,直播間自行打開,這些天受傷,他一直沒精力去開。

【哇,主播我還以爲你進去了,這都好幾天了。】

【怎麼,還在祕境裏呀,出去了沒?小心外面兩個母老虎呀。】

【我終於進來了,誰說的限額,這不還有好幾萬的位置嗎?】

【主播,十萬?你又晉升了?】

蘇言看着大量的新人涌入,點點頭:“幸不辱命,我也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反正總歸是好事,這裏已經不是祕境了,那天……”

蘇言便向許多關心他的人一一講述,那天所發生的事,他原本是準備去茅草屋再‘和稀泥’的,這才關了直播,沒想到先後碰見裹屍布,腦子出現幻覺,空間裂縫,然後從冀州被僥倖的挪移到了青州,被一個笨小子給救了,然後又突破了六品鬼差。

簡直匪夷所思!

“歡迎新人呀,我再介紹一遍,我是蘇言,異界直播的鬼差小哥哥一枚,我……”又新人加盟,蘇言現在精神又是出奇的好,當然要先自我自戀一會兒。

可是他突然看到,原本靜悄悄的魂星,竟然在他眼皮底下突然多了一個,蘇言趕緊去看看頁面,沒人打賞,就算打賞,所能兌換的魂星也不是一個呀。

這怎麼一覺到青州,系統大變樣了?還是自己魂星多了,能生利息了?

蘇言攪破腦汁都沒想明白:“啊哈,差點忘了,還有一個大禮包呀!”

蘇言這纔看到商店外面,此刻七彩光芒包裹着一個紫色大禮包,頓時激動了,這跟以前在網上買東西,回來後拆東西是一樣的心情。

那還知道里面是什麼,這可是充滿了未知,不知道這次會不會也是一個活物,他想到了小黑和小白。

隨着蘇言越發白皙的蘭花指點向大禮包,一陣光華四起,在眯過眼後,看着那懸浮在半空中的禮物時,震驚的連呼吸都忘記了。

此刻出現在蘇言面前的是,一對散發着雷弧的巨大紫色雙翼,那雙翼光從遠處看着,竟然讓人感覺有一種特殊的金屬質感,羽翼邊緣處,更是延伸出了不小約莫寸許長的紫色尖刺,淡淡的雷電繚繞其上,形成色澤不同的神奇紋路,看上去極爲的玄奇和華麗。

“此雙翼名雷靈翼,取自九天之上的雷靈鳥,速度極快,是宿主對敵和逃命專用,消耗魂力也是極大,望宿主再接再厲,五品有超值驚喜喲!”

這次的系統多送了蘇言幾個字,連着語氣都不是那麼冰冷和生硬了,不對,這系統絕對的有問題,你還是恢復原先的樣子吧,這樣讓我很怕怕的。

蘇言總感覺背後涼颼颼的,似乎系統準備坑自己一把,不過,這雷靈翼太霸氣了吧,看的就讓人雞皮疙瘩起一身。

送來了小黑,給自己當代步,少了他太多的事,這次,竟然直接送給他一雙翅膀,他是不是能飛了,要成爲傳說中的鳥人了,不過,你這說的逃命就有些侮辱我了,對敵才差不多。

蘇言已經等不及了,手指一點那雷靈翼,看起來猶如鋼鐵的羽翼,摸起來反倒像普通的鳥翅膀一樣,太神奇了。

隨着蘇言的觸碰,驟然間雷靈翼光芒大盛,電弧閃爍,最後化爲兩道細小紫色光芒,閃電般的竄進了蘇言掌心之中。

蘇言只感覺那兩道光芒進入體內之後,便是順着經脈急速流轉,當它們流轉到蘇言背脊處的經脈之時,卻是驟然停頓,然後硬生生的自蘇言主脈上拉扯出了兩條極爲細小的支脈。

蘇言並沒有感覺有多大疼,反倒癢癢的,這樣的拉扯持續了約莫半柱香時間,旋即只聽得哧啦一聲,一對約莫三尺左右長的雷翼猛然自背後暴射而出,拉風的不要不要的。

在蘇言感覺中,這就是自己的另一雙手呀,太神奇了,隨着心神一動,雷靈翼輕輕扇了扇,頓時在院子中帶起一道細微的悶雷以及狂風呼嘯的聲響,他似乎有些明白鳥兒飛行時是怎樣的一種感覺了。

【臥槽,主播,你,你這是變異了?】

【翅膀?真的假的,這特效做的太真實了吧。】

【主播主播,到底怎麼一回事,快說說呀,哎呦我這心臟都等不及了。】

【太玄幻了,還有雷弧,主播不會是雷震子轉世吧,讓我看看你的鼻子有沒有變尖。】

…………

頓時,無數人被蘇言背後這突然出現的一副巨大的紫色雙翼給嚇住了,不管新來還是舊的,漫天打賞飄過。

“哈哈,太爽了,這是我剛纔晉升六品鬼差的紫色大禮包,沒想到是一對翅膀。”蘇言高興的向衆人解釋道。

哐當!

端着盤子的大笨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從外面進來,一眼看到蘇言身後不斷揮動的羽翼,手中的飯菜盤子頓時不知覺的仍在了地上,嘴巴瞪得老大。

蘇言看了他一眼,也顧不上了,此刻極爲激動的適應了一下雙翼,在無數觀衆要求飛天看看時,雙翼一揮,身子一弓,藉助腳的往後一蹬,瞬間撲向天際。

此刻的他在飛到天空的一刻,踉踉蹌蹌後,很快找到感覺,感受着風從耳邊劃過,不借助任何工具,就這麼飛上了天際,他激動的心臟都幾乎要停止了,整個人猶如一個陀螺飛速旋轉,忽而上忽而下,連吼帶叫,好不自在。

這就是飛行的感覺嗎,簡直爽到家了。

果不其然,魂力消耗的很快,按照如今的六品鬼差魂泉,大概只能堅持一炷香的時間,最後一刻,他就這麼揮舞着雙翅,停留在空中,看着周圍無數的大山,看着下方的百里門,以及那個遠處小庭院,此刻猶如黑點孤零零仰着頭的背影…… 百里門並不是很大,人數也少的可憐,在蘇言感知中,此地最強的便是位於山頂處那座獨立的小殿的人,一位僅僅只是鬼差巔峯的人,再就是三個和他修爲差不多的老人家,除此之外,都是一些菜鳥。

大笨因爲是百里門門主的兒子,所以享受着私人的庭院,而又因爲他不善於與人交際,事實上,也沒人願意和大笨交際,所以,他的庭院是偏僻孤立的,一般很少有人來。

前些日子因爲蘇言的到來,才使得許多人跑來看一看熱鬧,看看這個被大笨成天嚷嚷着要撿回來一個落魄的老爺爺到底是怎樣的。

當見到真容時,很快就索然無趣,不再關注,所以,對於蘇言的大鵬展翅,無人察覺,而且蘇言的速度實在太快,此刻就算這麼凌空而立,在衆人眼裏,也只是一個黑點,一隻鳥而已。

和衆人一扯皮,簡單給嚮往的他們解說了一下飛行的感覺後,便猶如一道紫色的閃電,再次降落在獨立的小院中,雷靈翼在一陣細微的光芒下,迅速的縮小,最後化爲兩道毫芒,投射進入蘇言身體,消失不見。

WWW● T Tκan● ¢Ο

通過第一次試飛,無論速度還是掌控,都是出奇的好,你說這要是在冀州開啓這麼一個大禮包,誰能追的上自己,來,江雨霏,你修爲比我高是不假,但術業有專攻,你追我一個試試。

此刻的蘇言感覺這次的大禮包太實在了,不過說五品有超值驚喜,真不知道是怎樣的,不行,得抓緊時間定魂了,自己雖然不在冀州區域了,但是,他現在定魂又不是爲地府定魂,只要將自己手中的亡魂交給任何一位鬼吏就行了,系統自會給自己加魂星的。

五品呀五品,當自己踏入五品的行列,也纔算是和衆人拉近了距離,真正有了自保能力,土生土養的古婧,不也只是五品層次嗎?

蘇言豪氣大發,感受着經脈中磅礴的魂力,只感覺前途一片光明,還沒從無數密密麻麻新人詢問的彈幕中走出,徹底回過神來的大笨直接一個飛躍,噗通一聲,跪在了蘇言面前。

“師父在上,請收徒兒一拜!”

李大笨不顧蘇言的錯愕,立馬砰砰砰來了三個極爲響亮的磕頭,然後一臉希冀的看向蘇言。

蘇言是呆住的,這啥套路?

【哇,恭喜主播收徒弟一枚。】

【這就是你之前說的那個大笨嗎,看起來好憨厚的樣子,主播收了他吧。】

【你看他那兩眼放光,似乎看到了神仙一般,主播,你剛纔的舉動應該驚着他了,也是,換做誰都一樣,我到現在都沒緩過神來。】

“我收他?我自己每天還如履薄冰呢。”蘇言撇撇嘴道。

雖然不知道這位‘騙’了自己的‘老爺爺’在說什麼,但是,話中意思卻是很明白,不行,絕對的不行,這是他這麼多年來,第一次看到希望,第一次感覺能追上同齡人的希望,不能錯過,絕對的不能錯過。

“師父在上,請收徒兒一拜!”李大笨二話不說,又再次砰砰砰的磕了六個響頭。

“大笨呀,你拜錯人了,我也只是比你強了不多一些,你雖與我有救命之恩,但是,收你做徒弟,是害你,我自己還……”

“師父在上,請收徒兒一拜!”

大笨的額頭已經發青了,院子雖小,但是卻是實打實的青磚所鋪。

蘇言已經無語了,當人師父,絕對很爽,可是,自己該教他什麼呀,葵花寶典九十九種逃命手段?等那天讓自己教他真才實學時,自己算不算丟人了。

“我說的是真……”

“師父在上,請收徒兒一拜!”李大笨再次磕頭,嚇得蘇言都不敢說話了,無力的往院子石凳上一坐,怎麼隨波逐流到青州,突然就多了一個徒弟呢。

摸了摸嘴角剛下去不久的水泡,他也擔心另一方方面,結合幾天前他所聽到的話,再看看四方四頂的國字臉的憨厚樣子,這麼笨,自己恐怕傳授一樣最少一兩年,那還不把自己給氣死,會減壽的。

大笨額頭開始滲出絲絲血跡,滿眼的倔強看着蘇言,被人這麼盯着看久了,反倒把蘇言給看心虛了,時間就這麼一分一秒的過去了,太陽暴曬下,大笨黝黑的臉上汗水直流,但眼中的執着卻是一點也不少,反倒隨着時間的推移,更加的堅定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