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隊長頓時長出了一口氣,向身後嘰里咕嚕的說了幾句話,身後眾人頓時如釋重負,而且很快就興奮了起來,激動的鼓掌。

畢竟,R國軍隊的弱點沒有人比他們自己更加清楚了,在戰場之上,前期是陰陽師發力的最好時機,這時候就需要有大量的人來保護脆弱的陰陽師,但是這樣的話那些陣術師就無人保護,往往會陷入極度危險的境地,可如果轉而保護陣術師,陰陽師殺得喪屍數量不夠,陣術師根本就沒有作用,所以這是絕對的兩難選擇,而分開保護,則最後雞飛蛋打。

現在,華夏軍團竟然說要保護他們,而且是上級命令,這些人怎麼能不激動?

雷科見一大堆人都鼓掌,這麼有禮貌,他反倒有點不好意思的看了身後一眼,隨後咧嘴笑了笑,看了看杉田總一郎身後的亂糟糟的營盤,隨後說道:

「哎不用這麼客氣嘛,大家都是戰友了,我看你們需要幫手,兄弟們,幫忙!」

雷科說完話,沖身後喊了一嗓子,隨後一手直接扒拉開杉田總一郎,然後帶著一大幫人衝進R國營盤,將兩人拿著大鎚砸了一半的巨大帳篷釘一腳踩了進去,外圍的許多華夏戰士見了此景,也紛紛跑進R國營盤幫忙,R國營盤以極快的速度建立了起來。

杉田總一郎揉了揉被雷科搡了一把的肩膀嘟囔道:「華夏人還蠻好,就是下手有點重。」 華夏和R國的士兵們處的還算可以,這消息很快傳遍了整個戰場上的百萬戰士,包括所有的R國戰士,當然,也傳到了澤成麻美的耳朵里,澤成麻美則是直接歸功於自己留在華夏的女兒東野櫻子身上,認為是櫻子已經達成了心愿,和鑄魂師那啥了……

不過,很快,來到戰場上看望母親的東野櫻子就戳破了澤成麻美的猜測,原來櫻子還未達成心愿,看來這只是華夏戰士和統領自己的意思,這樣一來澤成麻美不得不對華夏敬佩有加,一改之前的態度,對趙靈非常尊敬。

中R的軍隊友好相處,這一幕當然很快傳到了戰鬥民族的老普耳朵里,老普一開始對R國也帶著些許敵意,雖然R國沒敢對他們放肆過,不過總歸R國在國際上給人印象很差。

楚河親自和老普溝通了之後,老普才釋然。

戰鬥民族同樣布置了軍隊,只不過不在黑洞的正南,而是在東南和西南兩面,這也是白桃的建議,而且戰鬥民族竟然也能夠拿出了百萬大軍,而且擁有無數重武器,當然,導彈類的他們是一顆都不敢放了,但是火和*,重機槍和坦克裝甲車什麼的,那是鋪天蓋地。

論重工業發展,戰鬥民族是當之無愧的巔峰國度,楚河萬沒想到人家隨隨便便就能拿出十幾萬輛重裝甲戰車和數萬輛坦克,這些東西,非是三五個六級喪屍一起上根本拆不了,在喪屍堆里依然是橫衝直撞的狠角色。

人類軍團的士氣,在一天一天的高漲,黑洞不斷融合的消息陸續傳回了軍團中,整個戰區都陷入了高亢的緊張狀態。

第四天,終於到了。

已經有五十幾層大樓高大的巨大黑洞,緩緩吞噬了最後一個黑洞,徹底變成了一個超級黑洞,那深邃而迷幻的黑暗之中,似乎有著讓人無法自拔的吸引力。

關小羽和錢猛兩人合體出現在大軍軍營之中,更是將華夏戰區的士氣拉高到了一個檔次,身懷有孕的秦珊則在大後方通過監控,等待迅速做出反應,張瑩則調動起了暗部,保護各個要害關節,不讓楚河等人出征的時候讓喪屍有可乘之機。

緊接著是楚河和白桃的現身,更是讓華夏戰區的士氣徹底進入了巔峰狀態,隨時準備好與喪屍一決生死了。

真正置身於華夏軍區的戰場之上,澤成麻美和東野櫻子才真切的感受到了華夏戰士們對於楚河的崇拜,那似乎是超脫了精神層面達到了實質性生理反應的異常狀態,楚河在戰場上就好像是給華夏軍團加了一個狂暴BUFF,這讓澤成麻美大為吃驚,畢竟這種氣勢的軍隊他還是第一次見。

C3區地下城中的放映兄弟,老早就加入了守夜人,現在在秦珊手下,而在這片戰場上依然有他們的用武之地。

此時天空上一個巨大的半透明熒幕,那是放映兄弟花了六天時間才製造出來的,這大熒幕上平時是不開的,因為他的視野無法向其他的那些直播的蠻存者一樣被巡航定位,而是只能依靠弟弟的異能當下操控,不過這也足以讓華夏軍區享受到只有衛星監控基地才能享受到的福利:獲取敵方視野。

現在,大屏幕突然被點亮了開來。

華夏軍區霎時間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抬頭向空中看去。

大屏幕中,深邃而巨大的黑洞終於動了,黑洞之中一陣陣黑霧翻滾涌動,似乎就要破洞而出,但是卻沒有一絲外泄,那黑霧就像是被一個透明的氣球包裹一樣,而這氣球越吹越大,那些黑霧也在黑洞外越鼓越大。

嘭!

裝著黑霧的氣球似乎突然間爆炸了,大片大片濃重的黑霧瀰漫開來。

楚河身邊的楚漢岳揚了揚頭道:「那個大蟲子,噴出的就是這樣的黑霧。」

果然,黑霧被風吹的消散而去,露出了黑霧中一個巨大生物的本體。

「什麼!?」

楚漢岳猛睜鬼眼,難以置信的大喊著看著眼前的生物。

那並不是楚漢岳向楚河說的那巨大的象鼻甲蟲一樣的蟲子,而是一個像是一條毛毛蟲一樣的巨大蠕蟲,通體乳白,實在是醜陋噁心至極,它的腦袋上估計有上百隻眼睛,看上一眼,必然會犯密集恐懼症,而且那些眼睛似乎有些許魔力,即便是隔著屏幕,也不敢有人和那些眼睛對視太久,總感覺反胃頭暈。

它的牙齒是圓形的一排利齒,但是身材臃腫,行動方式也和蠕蟲一模一樣,就是在地上蠕動前行,要說有什麼特別之處,那就是它太過巨大了,比一棟六單元的六層多層的居民樓還大四倍不止。

緊跟在這巨大蠕蟲之後,就是無數的喪屍,以三四五級居多,從巨大黑洞中如潮湧般狂泄而出,這副畫面一度讓許多在海邊生活過的戰士想起了家裡出海打漁,打到滿滿一網魚蝦,拉起網兜在船上傾倒的那一刻。

這些喪屍狂泄出來過後,第一時間向前奔跑到了巨大蠕蟲前方,隨後便像是稻草人一樣一個個的立在了原地,表現出了前所未有的超強軍事素質,這讓楚河心臟狠狠一抖,這一次的戰鬥看來不會那麼簡單。

蠕蟲只是蠕動了幾十次,便已經距離那黑洞數千米之遙了,隨後蠕蟲也停了下來,上半身竟然立起,似人一般的四下張望了起來。

身後的黑洞還在繼續冒出怪物,這一次伴隨著大量黑霧出現的才是楚漢岳所說的象鼻甲蟲。

顯然,這種巨大怪物並非是一兩個。

前前後後一共從巨大黑洞中冒出了四個巨大的怪物,分別是乳白色蠕蟲和象鼻甲蟲各兩個,而這四個巨大怪物,顯然擁有著極高的智力一樣,尤其是兩個乳白色蠕蟲。

他們直立起身體之後有五十幾層樓高,輕易的便能夠看清超遠距離的事物一樣,這讓楚河等人嚇了一跳,不知道怪物會不會看到華夏的大軍,要知道這裡可是距離黑洞有上百公里,但誰又知道那怪物的視力如何? 最終,這些怪物還是沒看到華夏的大軍,他們的視線很快就被周圍那三個無人堡壘吸引過去了。

按照以往正常的情況來說,那些堡壘中不斷的傳來噪音,而且如此巨大的堡壘,喪屍一定會不顧一切的直接攻擊這些堡壘,但是這些白蟲子怪物顯然不是一般的喪屍,而且他們不但注意到了這三個堡壘,還注意到了唯獨沒有堡壘的這個方向。

白桃此時雙手抱胸,眯著眼睛看著大屏幕上的大蟲子,這是一場博弈,白桃不知道這些大蟲子智力究竟高到什麼程度,她自己也沒有十足的把握能夠算計成功這怪物。

第一個出來的白色大蟲子似乎在思考,後續出來的幾個怪物似乎都為他馬首是瞻,而喪屍還在源源不斷的從那巨大的黑洞中湧出來。

大約過了足有二十幾分鐘,在這個過程中,所有的華夏軍團早已經全部進入了備戰狀態,而那黑洞居然還在不斷的吐出喪屍,足足看了二十分鐘噴涌喪屍畫面的華夏軍團的戰士們面面相覷,甚至開始議論紛紛。

R國軍團,已經徹底呆愣住了。

這二十分鐘那黑洞中冒出的喪屍,已經超過了他們整個國家的人數了,達到了恐怖的一億五千萬左右,而至此,那黑洞才開始有了衰減的跡象,喪屍的數量得到了控制,但白蟲子也開始動了起來。

經過二十分鐘的思考,他還是決定了走沒有堡壘的那一側,但是喪屍的隊伍卻並不密集,而是異常稀疏,喪屍大軍中每一個喪屍都和周圍的喪屍相隔出大概一米左右的距離,有條不紊的開始緩緩向前推進。

「它知道了??」

楚河眉頭一擰,面色頓時沉了下來,看向白桃。

「沒辦法,它比我想象的聰明,不過總好過它再傻一點,他如果不相信周圍有詐直接去那三個堡壘的話,我們的計劃就徹底泡湯了。」

「可是這樣也沒法形成較大的殺傷力。」

楚河有些擔憂的說道。

白桃緩緩閉上眼睛,眼皮快速眨動,頻率極高,隨後突然睜開眼睛,對身後的趙靈道:

「傳令下去,全軍戰術撤退三十公里,打掃戰場,什麼都不許留下,動作要快要輕。」

「是!」

趙靈辦事非常穩,她先是找來了六個副官,然後讓他們進行秘密傳令,做出戰術撤退的樣子,這時候切不可直接傳令撤軍,否則的話士氣很可能直接崩潰,一會真打起來就都成了軟腳蝦,尤其是這一次又是救世軍居多。

「你有把握嗎?」

楚河聽到戰術撤退的時候自然就知道了白桃的想法。

「沒有十足的把握,但是既然它聰明到這個地步,如果我是她,我的下一步絕對不是繼續前進。」

身旁的錢猛和關小羽幾人雖然也一直在聽,但是他們並不是太清楚白桃究竟打得什麼主意。

「猛哥,告訴他們先不要動手,跟著大軍一起後撤。」

白桃說完,當先帶著幾個副將開始忙活撤軍的事情,錢猛點了點頭,看了楚河一眼,楚河無奈的攤了攤手,表示自己也有點懵。

華夏軍團很快就開始了輕巧而快速的撤退,雖然人數眾多,但是由於救世軍和守夜人都有著極強的軍事素質,所以行動力非常強,救世軍雖然戰鬥力上差點,但是論素質來說可是要比守夜人這些半路出家的軍人強很多的。

此時的華夏軍團距離黑洞非常遙遠,要想看到幾乎是不可能的,白桃下的決斷早,所以這一波撤退,完全沒有影響到大蟲子的視野。

喪屍大軍很快便進入了那一大片無人地下基地的上空,但是此時大蟲子身上發出一種極為奇異的震動聲音,類似一種超聲波之類的東西,這種東西伴隨著空氣剎那之間便傳遍了整個喪屍大軍的上空。

只見前方的喪屍大軍行軍的速度,居然再一次慢下了一拍,根本就不像是在行軍打仗。

地面微微的顫動,巨大的地下基地傳來一陣陣機器的轟鳴聲,其他的幾個怪物都紛紛發出一種和大蟲子一樣的叫聲,似乎是在提醒大蟲子,但是大蟲子只發出了一聲震動回應,所有怪物便都閉上了嘴。

它似乎很清楚地下有一個基地,但他根本沒當回事,或者說它壓根就知道這根本就是一個幌子。

雖然喪屍大軍的行進速度很慢,但是大蟲子卻越來越不安了起來,直到足有一個多小時的時間,緩慢行進的喪屍大軍,竟然安然無恙的穿過了這一大片無人地下基地的上方,什麼都沒有發生。

其他幾個怪物發出一聲怪叫,各帶一路喪屍想要向其他的邊路行進,好拉開橫向戰線,誰知道此時的大蟲子突然發出了一聲兇猛的暴吼聲,他那巨大的圓口張開,一排排尖厲的牙齒就像刺蝟身上的倒刺。

整個喪屍大軍,居然徹底停了下來。

上億喪屍大軍,伴隨著大蟲子的叫聲,剎那之間一片死寂,彷彿無數稻草人一樣,一動不動,連像之前那樣自行晃動都做不到了。

強制控制!

這大蟲子頃刻之間強行控制上億喪屍到這種程度,足以讓楚河等人無比心驚。

大蟲子再一次人力而起,這一次他再看向南方,依然沒有華夏軍團的影子,楚河不由得捏了一把冷汗,如果不是白桃下令撤退,它這一下張望,很可能已經通過肉眼看到了華夏軍團的影子。

大蟲子似有些不甘心的忘了許久,但也沒看出什麼端倪,於是它轉身望向身後黑洞的方向,還有黑洞兩側的東西兩方那些無人堡壘的方向。

嗡!~~~

一股微妙的震顫再一次從它的身上發了出來,其他三個巨大的怪物想要向外擴散去的身子,竟然開始緩緩向後撤退,而喪屍大軍也開始後退變前隊,不過他們的身體還沒有轉過來,而是開始向後倒退著走。

大蟲子轉過身,面向正北的位置看了一眼,隨後又開始向正北方向蠕動了起來。

遠在華夏軍團大營中的白桃雙睛一亮,欣喜的和楚河對視了一眼。

「成功了!」 這一次撤退起來,喪屍可就沒有那麼分散了。


大蟲子算準了不能再繼續向前走,便是已經將危險定在了前方,而只要不繼續向前,就不會有危險,這是一個慣性思維,即使是高智商的大蟲子也不得不這樣去思考。

於是,喪屍再一次擁擠了起來,開始了大規模的後撤。

「準備吧!」

白桃向身邊的錢猛說了一句后,錢猛直接拿起了腰間的對講機,按下了接通鍵。

「藥師,準備引爆,收到請回話!」

約有十秒左右,對講機中傳來了沙沙的信號,緊隨其後便是一個刻意壓低的聲音。

「這裡是藥師,隨時準備引爆。」

而幾乎就在藥師的話剛剛響起的時候,大屏幕上的兩個象鼻甲蟲,突然同時猛地一頓,隨後緩緩的轉過身子,其中一個更是發出了一聲驚天的尖嘯聲音。

「不好!」

白桃還沒來得及大喊出口,果然錢猛腰間的對講機竟然呲啦一聲電弧閃爍,頓時冒出了一股青煙,華夏軍團中所有正在運行的電子設備同樣瞬間失靈,而後半部分離著那橡皮甲蟲方向最遠的那些華夏軍團的電子設備則幸免於難了。

但是這一下,不用想也知道,藥師那邊的對講機顯然也不可能用了。

萬分危急的時刻,沒想到卻在此時除了岔子!

幾乎不等眾人反應,楚河一腳在地面踩出一道深坑,身體如同被彈簧打出去的一樣,快速一道歷閃,眨眼之間便已經竄出了人群,向藥師的方向衝去。

就在楚河前沖的過程中,一個同樣快的身影,出現在了楚河身邊,正是身材魁梧的兕,兕在跑動間一手猛地向前一劈,空氣中頓時裂開一道黑縫,兕的另一隻手拽上楚河的手腕,順勢一攬,兩人同時消失在了空氣中。


白桃等人無不是心臟狂跳,同時也暗送了一口氣,有楚河在,這種安全感還能夠挽救他們一時,而東野櫻子和澤成麻美等人,皆都是甩了甩腦袋,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剛才看到的東西。

杉田總一郎用力的揉了揉眼睛,用日語向身邊的副官詢問道:

「他剛才……是不是飛起來了?」

副官緩緩的搖了搖頭道:

「對不起大隊長,我也沒看清楚……」


消失在空氣之中的兕和楚河,僅僅過了五秒鐘左右,便在空間之中橫穿了十幾公里,兕再一次撕裂空間,拉著楚河又一次鑽進了空間裂縫之中。

五秒穿越十幾公里,除了兕,整個華夏沒有第二個人能夠辦到,楚河都差的太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