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啊!飛行卷軸?”白福聞言,立即驚呼起來。

“是的。”趙風點頭。

白福撫了撫胸口,這才使得他平靜下來,微回想趙風的話,他呼吸開始急促起來。

“你可以凝聚翅膀了?”白福不可置信的看着趙風,失聲詢問道。

“是的,那個飛行卷軸沒有等級。”趙風點頭,說出了自己所知。


“怎麼可能,沒有等級?天啊!”白福難以置信的看着趙風,滿臉通紅,呼吸很是急促。

“是真的。”趙風平靜道。

“少爺,你能凝聚出來讓我看一看嗎?”白福紅着臉說道。

“沒問題。”趙風輕輕一笑,催動着元力默唸心訣。

雷神幻翼!

頓時天地元力開始顫抖,瘋狂的向趙風身後聚集而去,最後一雙閃爍着雷電的翅膀自其身後凝聚而出。

殘留的元氣散播開來,趙風身後一雙黑色的翅膀流動着雷電,一動不動。

“真的是飛行戰技,而且還不需要繁雜的手訣。”白福驚呼。

趙風撓了撓頭,有些尷尬道:“我也很好奇,這戰技居然不需要捏手訣,不過確實是飛行戰技錯不了的,就是我不知道怎麼飛。”

“少爺,這戰技完全是給你準備的啊!這算是老天對你的彌補嗎?”白福老淚衆橫。

十幾年來趙風修煉不行,被掛上了廢物的名號,受盡了屈辱,而今能修煉了,許些不可思議的事到了他身上。

這黑色卷軸任別人怎麼搬弄就是沒反應,趙風這才一碰,便是讓其起了反應,還給了他一卷世間難尋的飛行卷軸,這在白福的認知裏,除了老天對趙風這十幾年來虧欠的彌補之外,他在也想不出些其他原因什麼來。

趙風沉默少許,聲音略微嘶啞:“算是吧!”

白福擦掉眼角的淚痕,聲音裏有掩飾不住的笑意,說道:“對了少爺,你還不知道怎麼飛是吧!我雖然沒修煉過飛行戰技,但是怎麼飛我還是知道的,飛行戰技講究的是隨心飛翔,只要心中想着飛行,翅膀便會煽動,帶你飛上天穹。”

“心中要想着飛行。”趙風輕聲呢喃。

閉上雙眼,趙風拋開其他,心中完全沉浸在想着飛行去了。

“飛吧!”

趙風的聲音低沉而有力,心中專心想着飛行,元氣飄蕩,他身後的翅膀突然舒展,煽動起來,一下就帶着趙風飛瓊上天。

砰!

一道身影重重落下,濺起許些灰塵!

“哎喲,我的頭。”趙風一落地便抱着頭痛呼起來。

趙風忘了自己是在房間裏面,房間沒有多高,那翅膀一煽動,他立即便是直接撞在了牆頂。

一旁,夢露捂着小肚子哈哈大笑,稚嫩的說道:“哈哈,大哥哥好笨哦,在房間裏飛,撞牆上了吧!”

一旁的白福聞言,也忍俊不禁。

趙風撓着頭,也哈哈大笑起來,一時間,整個房間裏到處充滿了歡笑。

“咚咚。”

清幽的敲門聲打破了歡笑聲,白福皺了皺眉頭,郎聲道:“門沒關,進來吧!”

‘吱嘎’一聲,房門被推開,一名保衛者踏步有進房間,恭敬道:“少爺,管家,外面有一名大王派來的侍者,說是讓少爺儘快趕去皇宮與大王匯合出發。”

“匯合出發?”白福茫然不知。

趙風聽聞後,倒是一愣之後才反應過來,沉聲道:“對了,我倒是忘了還有正事,福爺,我是來道別的,我要隨大王親征獸元絕林。”

“是嗎?那你放心的去吧!家裏的一切由我照料。”白福笑道。

趙風笑着點頭,想了想又道:“對了,我還沒向靈兒道別,時間來不及了,就麻煩福爺給靈兒說一聲吧!”

白福聞言,笑臉微沉,咬着牙齦道:“少爺,你這是何苦呢。”

都有時間來自己這裏,怎麼可能沒時間親自去找蕭靈道別?白福知道這其中的緣由。 李玄雲,一個在翔雲帝國家喻戶曉的男人,他被譽爲英雄。

被很多花 齡少女所傾心,那羣花齡少女之中,其中一個便有蕭靈。

知根知底,從小一起成長到大,這其中的情感不是她人能相比的,由此李玄雲不理會她人,選擇了蕭靈。

相依相偎的兩人,卻是沒有注意到,一旁的角落裏,一個孤單的身影孤獨的看着前方的那兩道溫暖的身影。

在寂夜的角落裏,趙風沒有上前打擾,只是一個人落寞的悄然離開。

確實,相之比較,李玄雲和趙風,當時的選擇絕對會很明確,不過一個人除外,那個人就是白穎。

不管趙風在外界怎麼怎麼樣,但是白穎卻是對其依舊好,不但不棄,反而更甚。

由此,趙風深受感動,便爲白穎作詩題詞,自此他也踏上了才子之路,雖然那些詩詞什麼的都是盜用前世記憶的。

再說了,趙風對於蕭靈的感情也只是在兄妹之間而已,當然從小一起長大,好感或多或少也是有的。

他的孤單並不是因爲李玄雲和蕭靈在一起了,而是因爲他們三人只要有了兩人關係更親密一點,那他們之間便會出現裂痕。

而且現在的趙風,大部分的情感都到了白穎身上,相比較之從小一起長大的那兩個人,白穎更給趙風熟悉之感。

他們三個人,在不知道什麼時候,變得有些陌生了,雖然外表看不出來,但是隻要細細留意一下,就能感覺出來。

對於李玄雲和蕭靈在一起了,趙風還是打心眼裏爲他們高興、祝福,甚至他還想過,在其二人成親的那天,宣佈從此其二人脫離趙府,另立新府。

畢竟,如果他們二人一直留在趙府的話,那他們始終都只是奴僕,身份會低人一等。

雖然趙風沒有那樣想,並一直拿二人當兄妹,但是有些事不是這些能改變的,所以其二人離去另立新府是必要的。

而這個如果趙風不同意,任誰也不能讓李玄雲和蕭靈脫離趙府,所以他想在二人新婚當天,給予他們自由。

趙風搖頭,輕聲道:“有些事情強求 不得,不是我的我不會搶,該是我的永遠都不會屬於他人,感情的事是不能勉強的,我不會用那個救命恩人,亦或者養育之人的名義去拆散他們的,記得當時遇到他們的時候,他們就是相依相偎在一起的呢……”

白福顫抖着音:“少爺……”

趙風的聲音有些嘶啞,擺了擺手道:“福爺,不要再說了。”


“好了,現在不早了,我得走了,靈 兒那裏就麻煩你了,還有家裏也拜託了。”

趙風揮了揮手,快步衝出了颶風拍賣行,只留下了房間裏環繞的餘音。

白福重重的點頭,沉聲道:“放心, 只要我還活着,家裏一切都會無恙。”

颶風拍賣行外面,趙風齜牙一笑, 旋即全身元力沸騰,最後全部聚集於雙腳,他化作幻影奔向皇宮,只留下了一道道殘影消散在原地。

夢露眨巴着水靈靈的大眼,纖細的小指頭輕敲小腦袋,心中暗自想道:“以後,就由我來陪伴大哥哥……”

翔雲帝國,帝都,皇宮!

大殿之外,廣場上黑漆漆的一片將兵,一股強烈的肅殺之氣瀰漫開來。

首居上方,龍椅之上,白雄正座,在其旁邊,白穎也在,在她的旁邊還有幾位皇子。

“大王,午時早過,爲何我們還不出 發?”一名武將出行,半跪在地,拱手施禮恭敬道。

白雄擺了下手,輕笑道:“龔將軍很着急嗎?還有一人未到,我們再等等吧!”

“大王,約定的時間到了,我們不能比其他帝國君王晚到啊!”又一名武將出列,屈膝拱手施禮大聲道。

“是啊!求大王下令出發。”又一名武將出聲附和。

“求大王下令!……”

白雄龍椅下方,一衆武將皆是屈膝半跪在地,齊聲震喝。

白雄展顏一笑,說道:“諸位愛卿,再等片刻可好?如果到時再未到,那我們就不等了。”

一道殘影瓊過皇宮大門,趙風縱身來到廣場,理了理氣息快步向白雄走去。

“不好意思,我來晚了。”趙風微屈身軀,帶着歉意對白雄說道。

白雄微笑擺手,站起身來,震聲喝道:“出發!”

“喝!……”

白雄一聲令下,下方所有將士皆是震聲大喝,舉起了手中的武器。

走過兩旁擠滿了人流的街道,由白雄親征的隊伍,一衆人緩步走出了翔雲帝國的帝都。

中央主帳,白雄、白穎和趙風還有幾位皇子同是坐在毛絨絨毯子上,笑呵呵的談着話。

“風兒,再出發之前,丞相去找我了。”白雄對趙風道。

趙風一鄂,隨即微微一笑,想也不想便道:“是因爲他兒子的事吧!”

白雄點頭,說道:“我剛聽到的時候,我還以爲耳鳴聽錯了,不過似乎確實是那樣。”

“是的,確實是那樣。”趙風點頭,並不否認。

做人就得敢作敢當,趙風自認自己所做的事情他都是敢於承認的,不管後果如何。


“什麼事啊?”白穎好奇的問道。

白雄摸了摸白穎的腦袋,笑道:“還能有什麼好事,你風哥把丞相的兒子狠狠地打了一頓,丞相到我那裏去告狀去了。”

“什麼?”

幾聲驚呼聲同時響起,白穎和幾位皇子都是瞪大了眼睛,一臉的不可置信。

趙風的情況,他們很清楚,丞相的兒子的情況,他們也很清楚,所以他們才訝異得很。

一個是早就踏入修煉一途的人,一個是不能修煉的廢物,兩者之間差距天大,他們難以相信一個修煉者會被一個廢物打。

而且看丞相都來告狀的樣子來說,那個人肯定還傷的不輕,他們很難想象,趙風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以一個不能修煉的廢物的身份,打敗了一個早就開始修煉的人,這是前所未有的事,開創了歷史先河。 看到幾人如此驚訝,趙風不由得撓了撓頭,說道:“有必要這麼驚訝嗎?”

“你說呢,做出了這麼厲害的事,怎麼可能不讓我們驚訝?”幾位皇子還沒說話,白穎便道。

趙風聞言,輕輕一笑,這件事對自己來說或許沒什麼,但對於別人來說就不一樣了,他也不想在這個問題上多說什麼,便不再開口。

“我之前聽到的時候都愣了好半天,你們這樣也正常。”一旁,白雄出聲笑道。

“風弟做出瞭如此驚人之舉,如何不讓人驚異啊!”大皇子由衷感嘆。


“不能修煉都能這麼厲害,我真是服了。”

“是啊,風弟真是了不起啊!”

“如果風弟能修煉,那成就還了的,不一飛沖天了?”

其餘幾位皇子也紛紛出言附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