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你是凡人,力氣沒我大,是打不過我。”

鍾毓氣的,用腳把門一踹。

“給我滾……”

……

別墅前的亭子裏,小憐吃着小果子,在她面前有一男一女。

男人長得橫眉大眼,身材魁梧,看起來凶神惡煞的。

女人穿長袖古裝,圍着她轉了三圈。

夜姬說:“真的失憶了?”

黑魁附和道:“這很正常,凡人別說少了兩縷魂魄,就是少一縷,都會變成傻子,她居然沒變傻,不幸中的萬幸,可憐鍾公子了,攤上這麼一個什麼都不會,天天圍着他屁股轉的小跟屁蟲。”

小憐拿着一個果子,直接砸過去。

“他是我夫君,理應照顧我,你們是他們什麼人,什麼關係都沒有,圍着他轉,你們纔是跟屁蟲。”

夜姬手心幻化鞭子,把她射過來的小果子一鞭子抽開。

黑魁臉一黑,直接跟她槓上了。

“我們是公子的護衛,保鏢,助手……你呢,什麼都不會,還讓公子分心照顧你,遇到事情,你就是第一個拉後腿的。”

黑魁話音一落,小憐風馳電擎一掌朝他門面上拍過去。

黑魁始料未及,睜大眼,想躲,根本躲不開。

特工重生:公主開掛啦 夜姬一鞭子纏住小憐的身體,將她強行拖住。

鍾毓從宅子裏出來,一看見三人就在八角亭子動手,大怒叱喝道:“住手。”

小憐立即飄下來。

夜姬收回鞭子。

黑魁從柱子背後冒出來。

鍾毓踏入涼亭,從三人面上掃過,最後目光落在小憐身上。

“你們跟在我身邊,要遵循凡間的規則,誰要敢破壞規則,我會馬上送他上魔域,讓其自生自滅。凡間比魔域自由,但決不允許你們濫殺無辜,給我惹禍上身。”

“現在全部收拾東西,下午就走。”

黑魁小聲的問:“公子,去哪兒?”

“回京城。母親回來了,我要帶夜姬給她簽訂養小鬼的契約。”

小憐看夜姬,又看鐘毓。

“爲什麼要把她養在你母親的名下?”

“閉嘴,鬼魂在凡間,沒有寄名在陰陽師名下,是無主魂魄,不論天師,道士,法師,遇到都可以誅殺。”

小憐看鐘毓:“夫君,那我怎麼辦?誰收養我?”

鍾毓冷眼掃過她,轉身,背對對三人說:“去,去收拾衣服。”

黑魁上前:“公子,我呢?”

“你,我會和父親商量。”

“你不會把我養在你父親的名下吧?”

“不,我會寄養你,但要經過父親同意,這是鍾家的規矩。”

黑魁高興道:“那太好了,多謝主人。我現在馬上去收拾包袱。”

夜姬和黑魁都走了,亭子裏只剩下小憐和鍾毓,小憐飄到鍾毓身後,雙手圍着他,從背後擁抱他。

“夫君,沒人收養我,我是不是不能在凡間停留了?”

鍾毓沒說話,背影挺拔,將她手指一根根的掰下來。

“夫君。”

身後小女人,聲音幽怨的說:“是不是我做錯了什麼?你不喜歡我?”

鍾毓背對她,聲音冷清:“不要問,不要纏着我,不要在叫我夫君,我不是你的夫君。”

她一下淚眼朦朧,哽咽道:“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又撲上去。

鍾毓怒斥:“放手!”

小憐不放手,臉貼着他背後:“你們都走了,準備把我一個人落在這裏嗎?”

鍾毓雙指縫中,夾着一張禁錮符。

小憐看見靈符,低頭,手慢慢將他鬆開,退出三步遠外。

鍾毓說過,不允許她距離他三步之內。

可是,她要是離得太遠,叫夜姬的女人,也喜歡夫君的。

那女人的心思她根本不用讀,一看就能看出來。

夫君長得這麼英俊,她醒來看見第一個女人,都喜歡他了。

以後呢,遇到更多的女人都喜歡他怎麼辦?

他會被那些女人迷了眼,不要她的。

她不能沒了夫君,亂世中會生存不下去的。

她要得到夫君的寵幸,懷下一個孩兒才行,夫君就不能隨便把她給推開,去看別的女人。

可是,他這麼討厭她,對她這麼冷淡,怎麼才能懷上孩子?

管家夫妻上前說:“東西都收拾好了,少爺。”

“小憐的呢?”

“放車上。”

“你們先上車。” 回到京城的家裏,先去拜訪了母親。

大莊園裏,鍾毓帶着小憐,夜姬,還有黑魁見採魅。

小幽還在長白山附近,原應由採魅去陪小幽的,但涉及需要收購長白山鎮上的醫院,還有醫院附近的地基。

他在長白山市有投資,收購的時,長白山鎮政府的要讓他重新建醫院,不是小事,便由他去溝通了。

採魅坐在金碧輝煌的大廳裏,肉身和靈魂的高度契合,她沒有任何鬼魂的特徵,看起來像極有氣質的貴族女子。

看年齡,根本看不出是鍾毓的母親。

夜姬和小憐,見採魅的美貌和時尚的穿着,高貴的氣質,在她面前有些拘禁。

黑魁穿着一套黑色正裝,滿臉絡腮鬍剃掉,連同雜亂無章的頭髮一起,剃成了光頭。

看的文雅不少。

鍾毓提出把夜姬寄養在採魅名下時,小憐偷偷的飄到鍾毓身邊,一雙小手有些懼怕攀着他手臂。

鍾毓手毫不留痕跡的將她扯下,回頭瞪她一眼:“三步之外。”

小憐嘟着嘴兒,想喊夫君。

鍾毓眼一橫,話到嘴邊又落下,只得悄悄後退,低頭揪着手指。

採魅將二人小動作看在眼裏,問鍾毓:“鍾毓,這位小姑娘是?”

“她叫小憐!”

“哦?小憐,擡起頭來,讓我看看。”

小憐擡頭。

採魅微笑道:“好一個漂亮的小姑娘,過來,讓我瞧瞧。”

小憐有些緊張,侷促的看鐘毓。

走到她身邊想開口喊夫君,又想到來此之前,鍾毓的告誡,不許在母親面前提起夫君二字,不許說他是她的夫君。

她走上前,站到採魅身前,小心翼翼的。

“你叫什麼名字?”

“小憐。”

“姓什麼?”

“文。”

“文小憐……名字很好聽,你和鍾毓是如何認識的?”採魅微笑的問她。

小憐回頭,不安的看了眼鍾毓,採魅明明是凡人,卻給她很大的壓力。

至於她和鍾毓是怎麼認識的,她忘記了,想不到。

鍾毓站在原地,面容倒是一如平常般的沉穩。

他說:“媽媽,你答應寄養夜姬了嗎?”

“如果我改變主意,想寄養這個小姑娘呢。”

鍾毓與年齡不符冷靜的臉上,有了些變化。

我靠做菜獨寵後宮 擡眼看採魅:“媽媽,小憐的不需要,您只要幫夜姬在凡間有個待下去的身份,就可以。”

“爲什麼,她也是鬼?”

“她在陽間的身份,我會另行解決。”

採魅道:“哦,怎麼解決,媽媽想聽一聽,這個小姑娘看着眸光晶瑩剔透,心思單純,但兒子,鬼是最會騙人的……”

“我心裏有數的媽媽,這個你不用擔心。”

“還有那名黑魁,你要如何打算?”

“寄養在我名下。”

採魅微笑看黑魁,看見他周身瀰漫淡淡戾氣,搖頭:“不妥,這樣吧,三人留下,我調教一段時間,覺得可行我會答應你,收養了夜姬和文小憐。”

“媽媽,小憐的事我會解決。”

“哦,如何解決,小姑娘好像很依賴你,鍾毓,記住你鍾家嫡孫的身份,你父親把所有期望都寄託在你身上。”

“我知道的,媽媽。”

……

從宅子裏出來,小憐跟在鍾毓身後,他步子走的很快,似乎帶着怒氣不想理會自己。

小憐想喊夫君,見進出的工人,話到嘴邊就嚥下了。

她想飄過去追,可是,鍾毓說過,在凡間不許動不動就飄,別人看見會被她給嚇死的。

鍾毓高,步子邁的大,已經走了很遠。

小憐在後面拎着裙子,慢慢的小跑跟上去。

應了母親的話,把夜姬和黑魁留下了,但是這個小白癡,他說什麼都不留下,剛纔還和母親吵了起來。

好在,母親做出讓步,讓他帶小憐回去。

此時,身後的小白癡喊:“夫……鍾毓,等等我,我追不到你了。”

獨家霸寵:帝少強制愛 “等一下,不要走的這麼快,鞋子不好穿,跟太高了。”

啪,小東西好像扭到腳,一下摔到地上。

鍾毓回頭一看,見她趴在地,惱怒兩三步走到她面前,單手將她扶起來。

“一點小事都做不到,我要你什麼用?盡給我拖後腿。”

小憐眼眸委屈,看鐘毓兇巴巴罵她。

“對不起……我下次不敢了。”

看她表情,眼睛有些微紅,腳上的鞋子爲了配合長裙,穿了高跟微細的。

他蹲下:“把的鞋子脫了。”

小憐拖鞋,鍾毓把一雙鞋撿起來,丟在旁邊的垃圾桶裏。

命令她:“在這裏等着。”

“哦,夫……你去哪裏?”

“開車,站着不許動。”

鍾毓去停車場開車,把車開到花園她站立的地方,車門打開,對她說:“進來。”

小憐環視一圈,左右看附近沒人,雙腳不離地,飄進車內。

……

奢侈品的鞋店裏,小憐坐在椅子上,店員一雙雙的幫她試鞋子,鍾毓坐在對面椅子上。

看見店員拿過來都是帶跟的,他冷冷道:“你們店裏,不帶跟的鞋子,全部拿過來,給她試。”

小憐知鍾毓給她買鞋子,臉上溢着笑,春心蕩漾。

“謝謝……夫……”

君字還沒說出來,鍾毓橫了她一眼。

小憐把君字給嚥下去。

門口,進來客人,一踏入店門口,濃郁的香水氣息噴過來,小憐不悅的皺着眉。

“哎喲,這是誰啊?我們鍾家的大少爺。怎麼,陪女人來購物?”

鍾毓望過去。

徐渭。

京大,當年走後門靠關係上了京大,後被爆出遲到,曠課,欺負同學。

把同系的同學打重傷,被開除的大學。

富家子弟,不,確切說是官二代。

年紀和鍾毓相仿,長得卻也帥氣,只是私生活混亂令人不齒。

此時進來,身邊帶了兩個身材火爆的美女,畫着濃妝,穿着清涼。

徐渭進來後,第一眼看見小憐,見她絕色,脣角含笑。

對身邊兩個女人說:“去挑,選中了我買單。”

兩個的女人在他臉上親了一口,去買鞋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