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大人:“啊!你想要用這個醜東西幹什麼?不要往我身上戳啊~它……它不是每天早上纔會變大的嗎?怎麼……”

王昃:“不對不對啊,應該是這個動作沒錯啊……要不你的腿再高點?呃……還是剛纔那樣吧,不過話說你的身體柔韌性很好啊!”

妺喜:“那個……那個……你們不會是嗎?……”

王昃:“咦?妺喜你怎麼過來了? 銀魂神威唯唯不諾 說了少兒不宜!……”

妺喜:“你這裏應該放在這裏,哇!你的也……太大了吧?!”

王昃:“哦?是這樣啊,我就覺得這裏比較對,不過怎麼總進不去?”

妺喜:“……”

女神大人:“胡說!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放的進來?呃……啊!好疼,你輕點!”

王昃:“不疼怎麼算懲罰?”

妺喜:“要不……換我來?”

女神大人:“死開!”

妺喜:“那……我給你們按摩按摩就好了……”

王昃:“這怎麼好意思……唔……妺喜的小手好軟啊~”

……

於是乎,一場對於背叛的‘懲罰’,在妺喜的主動參與下,變得異常‘活潑’‘喜慶’。

王昃有些舒服的躺在地上,恨不能搞來一隻香菸,好好享受一番。

女神大人低着頭,小聲嘟囔道:“原來……人類是這個樣子……”

王昃疑惑道:“我很好奇,你們神靈不是也有情侶嗎?那麼怎麼……呃……增進感情?”

女神大人理所應當的說道:“送禮物啊。”

王昃滿頭黑線,問道:“還有吶?”

女神大人考慮很久,說了句:“送大點的禮物。”

王昃心中感嘆,神靈果然是一種天生自私的生物啊,禮物都得情侶間才能交換……

王昃又問:“那肢體接觸吶?”

女神大人思考道:“這個是很有講究的,‘搭肩’代表地位高的神祗對地位低的神祗,而攬腰是互相平等,還有用額頭觸碰腳面,就是地位差距很多很多那種。”

王昃額頭三條黑線劃過,不知爲何,他一時心情大好,翻身又把女神大人壓在身下。

女神大人悽苦道:“又來?”

妺喜在一旁,兩隻大眼睛看着王昃的下身,都要滴出水了,她撅嘴道:“該輪到我了吧?”

……

就在王昃開心快活的時候,世界再一次驚恐了。

那三顆依然在白日懸在空中的星辰,突然開始移動。

不管哪個國家的宇航局天文館,得到的結論都是‘三顆星辰距離地球很遠’,但這種移動速度,還是讓人覺得它們就是自己的頭頂,一不小心就會墜落下來,就像那顆已經掉下來的星星。

但不到兩天,讓人更驚疑的事情發生了,那三顆星辰竟然匯聚在一起,一陣奇異的光暈過後,竟然‘融合’了!變成了一顆堪比月亮大小的星星!

深山中那名急忙趕往四九城的老道,突然愣在當場,手指掐算了幾下後,整個嘴巴都張的老大,好半響後又禁不住一陣狂笑。

“哎呀哎呀!這世間機緣還真是玄妙,竟然可以發生這種事情,天道嗎?你他孃的太玩人了!不過……人活的久些,果然是有大好處的!”

……

天空之城這個空間很奇怪。

完全是依靠太陽神的力量維繫的,但由於這種空間一旦建成,除非太陽神死掉,就不會消亡,所以太陽神只能持續不斷的給它施加力量。

這個空間就成了雙刃劍,在保護太陽神不受傷害的情況下,卻是把‘軟刀子’,不停將他‘殺死’。

想一下也是,一個可以躲避衆神集體追查的空間,又豈是沒有一絲代價的?

太陽神死了,空間自動破滅。

天空之城‘萬幸’的出現在一片荒漠之上。

王昃拿出手機,打開‘xx地圖’,發現這裏竟然是非洲的沙漠地帶,百十公里都荒無人煙。

鬆了一口氣,王昃坐在天空之城上,盤着腿望向下面的荒漠,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如何安置它了。

女神大人連續兩天一直有意無意的躲着王昃,有時她擡起頭跟王昃對視一眼,就馬上紅着臉躲開,好似一隻受驚的兔子,看得王昃一陣好笑。

王昃問道:“那個啥,能不能把這天空之城放在你的方舟裏?這世界上衛星恨不得比人都多,要是被人發現了那可不得了。”

女神大人閃爍着他的視線,點頭道:“可以是可以,不過你要那麼多城幹什麼?”

王昃伸了個懶腰從地上坐了起來,笑道:“幹什麼?維護世界和平啊!”

……

時隔十幾天,王昃再一次回到了家中。

不過這次他卻是領着一個絕世大美女。

王父第一眼看到女神大人,整個人都懵了。

直呼‘兒子長大了!’,都說了幾百遍。

如果是這樣那也就算了,王昃的身後還跟了一個‘小蘿莉’,可愛的讓人恨不得一口吞下去,十分乖巧的站在王昃身後,就像是一條‘小尾巴’。

這當然就是妺喜了。

世間的事往往很多出於預料,比如在全世界都背叛王昃的時候,這個只接觸了幾天的‘小色女’卻意外的站在王昃身邊。

這讓王昃對她很是喜愛。

更難能可貴的是,女神大人終於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她雖然沒有道歉,但對於妺喜的‘俞越’卻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但再過神奇的事情,看的時間多了也就變得不讓人驚奇了。

三個人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在家裏一呆就是幾個月,王父王母也習慣了自己兒子大享齊人之福。

這一天,女神大人坐在窗臺旁,看着外面的景物怔怔發呆。

王昃走過來問道:“怎麼了?有心事?”

女神大人回頭看了他一眼,點了點頭。

王昃:“能跟我說說嘛?”

女神大人嘆了口氣道:“我們兩個……唉,太陽神還活着,不知道這世界上還有沒有其他的神靈隱跡其中,如果那些神靈並不像太陽神一般只剩下神魂的話……”

王昃更加疑惑,問道:“你爲什麼擔心這個?”

誘僧 女神大人猶豫半天,才說道:“人類與神靈……是最不允許出現……出現像我們這種情況的,甚至比被神龍搶去凌辱都來得痛恨……”

王昃費解道:“這是爲……”

剛問了一半,他就閉嘴不言了。

神靈與人類,人類本身就是神靈通過巨大威能孕育而出的,兩者的關係就像是‘人類與貓狗’。

試想,一個人怎麼可能與貓狗有男女之歡?即便是出現了,他們又怎麼可能被‘倫理’所接受。

王昃嘆了口氣,單手在女神大人的背脊上輕輕撫摸着,安慰道:“別想那麼多了,你也是身不由己,被我搶了就是搶了,這怨不得你,而且……億萬年了,人類的發展你也是親眼看到的,我們雖然現在仍不能處在平等的地位上,但這是一個好的開始,不是嗎?”

女神大人無奈的點了點頭,突然道:“既然事情已經是這樣了……那你能不能答應我一件事?”

王昃好奇道:“什麼事?”

女神大人果斷道:“把妺喜這個狐狸精趕走!”

王昃滿頭的黑線。

因爲……

妺喜一個高從王昃的身後跳了出來,衝着女神大人吐了吐舌頭,雙手緊抱着王昃的腰際,哪有一點離開的意思。

王昃心中哀嘆,這女神大人……還真是不懂得人情世故,就算要說這樣的話,也不能當着人家的面說不是。

這不是……情等着鬧‘後宮矛盾’嗎?

‘宮鬥’果然是臭了街了,無處不在啊!

江少追妻路漫漫 正這時,外面傳來噹噹的敲門聲。

王昃趕忙離開了‘戰場’,跑到門口從門鏡往外一看,這心情就又不好了。

他轉身就想走。

敲門聲這時也停了,外面傳來聲音道:“小哥,這事真的不能怪我……”

王昃翻了個白眼,轉身一把把門拽開,喝道:“顧天一!你他媽的今天要是不給我說明白了,信不信老子把你一巴掌拍牆上,扣都扣不出來?!”

顧天一苦着臉看了看身邊的天依,嘆了口氣走進了王昃的家門。

他屁股剛一落座,就直言道:“小哥,前些日子……我確實算出你此行必死。”

王昃大怒道:“果然是他媽的你小子,好好好!你給我去死,天依留下給我暖牀!”

顧天一趕忙說道:“不過小哥你想想,即便我不讓你去,你真的就不會去嗎?”

這一句一下子就把王昃問在當場。

是啊,事關女神大人的身體重塑,王昃確實不可能不去的。

顧天一又說道:“我承認,我讓許未茉那丫頭跟你一起去,是報着能讓你死的更透一些,小哥,一個時代其實有一個天才就足夠了,這世界就像是一座金字塔,不管我們在下層如何的要好,等登上頂峯,必然只有一個席位,臥榻之側豈容他人安睡?”

王昃眯上了眼睛,冷冷道:“哦?那你今天是準備跟我分個高下的?”

本想伸手就打,突然他又愣住了,表情有些怪異的嘟囔道:“是……是啊,許未茉……人吶?”

他進了天空之城,卻把許未茉和上官無極扔在金字塔中,之後又是直接出現在非洲沙漠上空,再加上女神大人給他‘上眼藥’,弄得他根本把這件事就給忘了!

顧天一嘴角一挑,趕忙又恢復常態,說道:“小哥不用擔心,雖然許姑娘和上官哥哥現在有些麻煩,但無關性命。”

王昃釋然的點了點頭,隨即又想起自己剛纔要幹什麼,就擼着袖子惡狠狠的走向顧天一。

顧天一趕忙擺手道:“小哥還不明白嗎?我今天來就是爲了表態的。” 王昃眼神瞄向天依,舔了舔嘴脣說道:“哦?是要吧天依送給我算作賠罪嗎?咳咳……沒有這個程度我可是不會原諒你的!”

顧天一抹了一把額頭的汗水,說道:“小哥真會開玩笑……呵呵……呵呵……不過我給你的好處可不會比天依少,既然你這次活了下來,那就是我輸了,既然一山不容二虎,那我就不去老虎,去當一隻狐狸,可以在後面給你出出主意,在你前面狐假虎威。”

王昃歪着腦袋問道:“你的意思是你想做我的手下?”

顧天一尷尬道:“如果能換個詞……那我會不勝感激,不過意思也確實是這麼個意思,我生來精通玲瓏閣最強祕法,不是我自吹,除了開山鼻祖以外沒有任何一任顧天一會比我的天賦好,我身具‘破軍’之命,本應在這世上擁有一番作爲,不想卻有你這個混……咳咳,驚才絕豔的人物同世出現……這幾天天上的星辰難道你沒看嗎?‘三星聚首’,數千年從未出現過的‘天兆’出現了,我也只能如此了,不是嗎?”

王昃疑惑道:“什麼三星聚首?什麼天兆?你在說什麼啊?”

顧天一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半響才問道:“你……小哥你不知道?”

王昃大怒,喝道:“操!知道我問你?你當我閒的蛋疼,在這考驗你嗎?”

顧天一干咳兩聲,趕忙解釋道:“事情是這樣的……”

但凡人類發展到一定程度,必然要‘改天換地’,而只要這種時候,天空中就會出現之前從未出現過的三顆星辰,地面上也會有三個人對應着三顆星辰應運而生。

‘七殺’‘貪狼’‘破軍’,三顆能夠動搖世界的絕世災星。

具體在人世中的表現,‘七殺’指的是‘內亂’,‘貪狼’指的是趁亂而起的諸侯,‘破軍’則是名流千古的大將。

但凡亂世,三星必出。

就像三國時期,黃巾軍動搖整個漢室,他張角就是應運‘七殺’,羣雄割據,‘最爲禍者’反倒是劉備,所以他應了‘貪狼’之命。

而‘平天下’的人物,反倒是那個丞相之位的‘白臉曹操’,他應得就是‘破軍’之命。

雖然三個天災之星看似恢宏無比,但實際上結局卻都不會好,災星來,擾亂世界,世界平,災星滅。

但凡事都有例外,比如……天煞!

這是一顆奇怪的星辰,‘天煞出,則三星隕落,朝代不更’!

一般天煞這顆星辰,都會應在‘天子’身上。

所以自從顧天一第一眼見到王昃,就知道他是自己一生中最大的敵人。

但現在……天煞隕落了,三星聚首了。

這正意味着,歷史正在向一個誰也看不清的方向前行,而其中的關鍵……就是王昃!

顧天一在生存還是死亡中很容易選擇了前者,所以他趕在‘所有人’前面來到王昃身邊。

聽完顧天一的講解,王昃摸了摸下巴,疑慮道:“你能保證今後肯定不在我背後捅黑刀子?”

顧天一搖頭道:“我不能肯定,如果機會允許的話,我想我真的忍不住。”

這個答案王昃反而還滿意一些,誰也不能指望一個表面上可愛無比,成天‘小哥小哥’叫的親切,又突然讓你去死的一個小狐狸,會猛然變成你鐵桿盟友。

所以‘誠信’,是現在王昃和顧天一之間最欠缺的。

顧天一懂這個,王昃也懂。

他們兩個一隻老虎和一隻狐狸,正在討論着‘國家大事’的時候,女神大人偷偷從房門的縫隙中使勁的看着。

她不由得嘟囔道:“哦!原來是這樣!怪不得老孃機關算盡,甚至藉助了太陽神那蠢貨的力量,都不能把他給解決了,原來又是命運那個死娘們搞的鬼!王昃這個死混蛋,竟然讓我變成野獸一般任由他……那樣!實在是罪不可贖!千萬不要讓我找到機會,要不然看我不一點一點的吃光你!”

妺喜在她身後眨了眨眼睛,突然說道:“那個……姐姐,有人告訴過你,使壞的時候要心中默想嗎?”

女神大人臉一紅,接着惱羞成怒,轉身就將妺喜撲倒在地。

結果……

妺喜羞紅着臉小聲道:“姐……姐姐,你溫柔點……”

女神大人直接絕倒。

王昃送走了顧天一,商談的結果就是‘有事打電話’。

剛要回房間,突然又傳來的敲門聲。

王昃皺了下眉頭嘟囔道:“今天到底什麼日子?平時一個人不來,這下一起來兩個?”

開門一看,發現正是老熟人上官無極。

不過相對於顧天一,上官無極顯得有些‘悲憤’。

也是,任誰被留在一個金字塔中,還要照顧一個一驚一乍的女人,誰都不會好受,即便他是上官無極。

王昃理虧道:“啊,哈哈,你看起來不錯嘛,挺……完整的。”

上官無極瞪了他一眼,怒道:“也就是現在還完整!”

王昃問道:“咋說?”

上官無極嘆息道:“那天在金字塔旁邊,咳咳……我們腦袋上可是有超過十顆衛星在盯着啊!唉……其實也是我笨,怎麼可能會想不到,那樣重要的地方,怎麼可能不全天候的觀測吶?”

王昃皺眉道:“你是說……我們做的事情被發現了?不過也沒事吧,又沒留下照片,看不到臉……”

上官無極勃然大怒,喝道:“我呸!還看不到臉?現在衛星的技術你難道真不知道?他們想要知道時間,都不用看自己的手錶,在屏幕上看你的手錶就行了!”

王昃:“呃……那豈不是慘了?!”

上官無極揉着額頭道:“所以我說啊……要不是這些年我爲國家做牛做馬,再加上動手的並不是我,要不然我現在已經坐上去米國的飛機了。不過……對於你,小昃先生,國家卻是讓你有一個選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