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知道自己想了什麼,又或者是什麼都沒想,她只知道,所有人的動作在她眼裏,都彷彿慢了下來。

她突然轉身朝門外跑去。

在衝出去的那一刻,她轉頭,聲音冷靜無比,面孔卻被不知何時涌出的眼淚覆蓋:“鬆開它,我有辦法……”

這一刻,不知爲何,所有人都情不自禁鬆了手。

喪屍突然失去桎梏,眼看着目標已經跑出去,他大吼一聲,也緊跟着衝了出去!

周霜霜沒有走遠,她拖着一條受傷的腿,血跡蔓延到拐角處,喪屍只用鼻子,也在瞬間找準了她的位置。

就是現在!

他腳下微微用力,整個身軀直撲轉彎處,周霜霜就在眼前!

他伸出手掌,直接對準她的胸膛!

修真強者在都市 ——鮮活的,跳動着的力量!

這美味的血肉,還有血肉中不斷遊走的力量,都即將屬於他!

他收回胳膊,將指爪上串着的人也帶了回來,猙獰又腥臭的獠牙直接啃向了她的喉嚨!

“噗!”

就在獠牙刺穿血肉的那一刻,一枚圓圓的,金屬樣的東西突然透過他腰間的傷口,直接塞了進去!

下一刻,喪屍的身軀突然劇烈抖動起來!

那裏,彷彿形成了一個黑洞,正源源不斷的吸收着他的力量!

他的堅不可摧的皮肉和骨骼,他那獨一無二的,與衆不同的大腦——

全部被抽乾。

連聲音都沒發出一聲,他的身軀就迅速變得乾瘦,枯癟……

如同乾屍一樣的存在。

那乾巴巴的手掌,仍然插在周霜霜的胸膛處。

她咳了一聲,艱難的動着手指,把那枚銅錢重新勾了出來。

可惜……倉庫裏的東西,她都還沒來得及放……

在這一刻,開元通寶變得格外油潤又光亮。它在周霜霜掌心中閃了閃,疏忽間變消失無蹤,只剩她掌心中的四字烙印。

很快,連這烙印也消失不見了。

一陣風吹過,空氣裏帶着這個世界泥土的芬芳,她閉上眼睛,整個人也如同風一樣,化爲漫天金色的星塵,疏忽不見。 中午下了課,周霜霜轉頭拿起揹包就跑,魯麗在身後叫她:“霜霜,不吃飯嗎?”

周霜霜卻頭也沒回。

“怎麼了這是?”

周婷婷拿着書,跟魯麗和陳雪薇匯合,納悶道。

陳雪薇搖搖頭:“可能有什麼事吧?最近霜霜不是有時間就出去嗎?除了睡覺吃飯上課,我都沒跟她多說兩句話……”

小女生驟然被冷落,心中難免有落差。

反而是魯麗今天難得細心:“放心啦,霜霜之前說了,等她忙過了,會請我們吃飯的。”

“不過……”

她心中也有些奇怪:“霜霜她之前就算忙,也會跟我們一起吃飯的……今天,是不是有什麼事?”

周霜霜已經打車到了倉庫那邊。

大中午的,天氣還那麼熱,她打開倉庫門,一股冷氣撲面而來。

天氣太熱了,爲了這些一天內陸續送進來的樹苗,周霜霜是全天開空調的。

平時她打開倉庫,心中只有滿滿的自豪——成了另一個世界舉足輕重的人物,肩頭壓着的,可是救世主的責任呢!

說到底,她也只是一個小女生,在拼命壓制自己膨脹的心態時,還是會忍不住沾沾自喜,彷彿有種主宰別人命運的感覺……

更何況,那個世界的事情,並不能干擾現在的自己,她那麼大方的帶東西過去,無非是後來查覺出兩個身體所受的傷害並不是百分百同步的,略有些有峙無恐罷了。

在這種心態下,她依舊還能保持住自己的行事作風沒被扭曲,已經是相當難得了。

可如今……

她看着滿屋子因枝葉被修剪掉後顯得光禿禿乾巴巴沒有一絲活力的樹苗,再也忍不住,鼻頭一酸,竟直接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起來——

“哇——”

倉庫門被反鎖,明亮的燈光下,除了那些物資之外,只有她一個人,此刻回聲漫漫,越發顯得她的傷心欲絕。

“叮鈴鈴——”

就在這時,電話響了。

一遍又一遍,周霜霜都沒有接。

直到她控制不住開始打嗝了,這纔打開了手機——

來電人:爸爸。

周霜霜擦擦眼淚,勉強壓抑住自己的哭腔,又打了個嗝,這才接通電話。

電話那頭,周爸爽朗的聲音伴隨着收銀小姑娘的“一共二十五”,一起傳了過來。

“霜霜啊,怎麼不接電話?吃飯了沒?”

他問道。

周霜霜卻只覺一個嗝上來,再也控制不住,又一次哭了出來。

“爸……爸……我,”

她嗚咽着,分外狼狽:“我做錯事了……怎麼辦啊……怎麼辦……”

如果不是她把土地活化,吸收了那些力量,喪屍根本就不會找過來。

如果她吸收力量之後遠離帝都,也不會因此死了那麼多人。

陳少澤的傷那麼重,萬一救不回來……還有,還有大家,隊友們都還……

她想都不敢想。

還有那個女人……直到現在,她也不知道人家真名叫什麼,她之前嘴上說無所謂,實際上一直看不起這種女人……可就是自己心裏頭默默鄙視的人,最後卻……

“怎麼辦啊……”

她哽咽着,陷入了自我厭惡當中,拼命鑽起了牛角尖。

此刻,她的聲音裏充滿無助,周爸立刻就急了!

他“騰”的從收銀臺站了起來,在原地團團轉了兩下後,直接竄了出去!

直到旁邊的老顧客跟他打招呼,這才彷彿冷靜下來。

“霜霜啊……”

周爸壓低聲音,輕聲叫道。

“寶貝啊,你的事,爸爸能幫你忙嗎?”

那頭一陣沉默。

半餉,周霜霜的聲音傳了過來:“不能。”

周爸皺起了眉頭。

“那你做錯的事,還有挽回的餘地嗎?”

周霜霜想起死去的那些人,又看了看四周的物資,啜泣道:“有些可以……有些,有些不可以……”

周爸爸心痛如絞。

他的女兒哦……

他之前做過功課,聽周圍鄰居說,女生們第一次住校,肯定會有矛盾的。他原本想着周霜霜這麼可愛,誰會不喜歡她呢?

卻沒曾想,矛盾來的這麼快。

他嘆口氣,深沉的說道:“不管怎麼樣,霜霜,爸爸都是會維護你的。”

“但是,人活在世上,註定不會永遠都一個人,你總要學會用更好的心態去看別人,去尊重別人。”

周霜霜想起那個爲她而死的人,還有許許多多一直在保護她的人,想起自己之前的偏見,果然……太不應該了。

她抽了抽鼻子,忍住即將掉落的眼淚,悶聲答道:“嗯。”

周爸也鬆了口氣。

看來自己猜的沒錯。

他連忙叮囑道:“那犯了錯的話,你也不要只會逃避,你總要解決這個事情的。”

“現在,好好想想,有沒有補救的機會?”小女生鬧矛盾,應該還能和解的吧……

他想着。

周霜霜看看自己倉庫的東西,下意識點了點頭。

點頭周爸自然是不知道的,不過現在,他也不需要回答。

“如果有的話,儘快,不要拖延!”

都跟人家有矛盾了,千萬不要到冷戰的地步,萬一人家以後不跟女兒玩了,那她不還得傷心嗎?

周霜霜站直身子,擦乾淨了眼淚。

她伸出手,一寸寸的**着面前的東西——樹苗爲了更好的存活,一定是要最先送過去的。那裏空氣質量那麼差,萬一這些存活了,不光能夠結果,還能淨化空氣呢!

她買的果苗不大,雖然很多品種結果還要幾年,但是先增添點綠色,總也是好的啊!

電話那頭,周爸還在絞盡腦汁:“如果真的到了沒法挽回的地步,那你就放開心胸,不要強求。得失我命,咱們得看的開闊點。”

萬一人家蠻不講理,自己女兒也不能爲了維持友誼就這麼忍了啊……

周霜霜已經收了一部分樹苗進空間了。

周爸囑咐了那麼多,此刻才小心翼翼的問道:“霜霜啊,到底怎麼回事啊?跟爸說說。”

周霜霜卻已經調整好了。

她的聲音充滿了激情,此刻忙着往空間裏收攏物資,回答道:“爸爸,我明白了,我正在努力!”

“謝謝爸爸!”

“嘟——嘟——”

電話掛斷了。

周爸:…… 周霜霜心無旁騖的在倉庫默默收取東西。

不過,她的空間就算擴大了,跟這正經的一排倉庫,到底還是有一部分差距的。尤其是收進去的東西亂七八糟東倒西歪,無形中便浪費了許多空間……

不過那也沒辦法,力量沒有被完全消化,她如今,還做不到得心應手,如臂指使。

重生之女神醫 她站在那裏,下意識摸了摸胸口,感受到空蕩蕩的脖頸之後,這才怔怔的看向手心。

白嫩的右手掌心裏,只要她念頭一轉,一個小小的銅錢烙印便浮了上來,清晰無比的展現出“開元通寶”四個字。

她想起軍訓時擔心開元通寶烙身上的擔憂,如今再回想,竟然遙遠的彷彿上輩子……

周霜霜搖搖頭,不禁自嘲:什麼上輩子啊,其實離現在,不過才一個月多一點。

只不過兩個世界意識來回切換,所以才顯得漫長了些。

這次之後,銅錢的力量彷彿又飽和了。

周霜霜仔細觀察着掌中的烙印,紅紅的,微微凸起的痕跡。

她想起那天接收到的意識。

跑出去之前,她都沒能想到對付喪屍的辦法。

可就在那個女人死去的一瞬間,她突然想起了自己的銅錢。

這一切都是因它而開始。

沒有開元通寶,周霜霜不會接觸到這個世界。沒有接觸這個世界,所有人的喜怒哀樂都不能干擾到她…

那時候,已經無路可走的她突然想到,銅錢既然能夠吸收土地異化的力量,那麼,同樣將人變成喪屍的力量,應該也是一樣的吧。

她是無路可走,最後才決定一試。

那時候,她已經做好了準備。

如果這個方法不行,那……那就當她已經盡力了吧。

她從來沒爲什麼拼搏過,如今,就爲這個世界,再賭一把吧!

所幸,她賭贏了。

半空中,兩扇門靜靜佇立。

一扇,是通往末世。

那扇門凝實又穩定,周霜霜就是靠着它,來回切換意識。

那麼如今,末世的“周霜霜”已經消失,自己,還能再過去嗎?

懸天 還有另一扇門,它如今,也已經變得同樣凝實了。之前大地的力量幫忙開啓了它,而喪屍的力量,則成了最後一根稻草。

下個世界……

周霜霜不禁有些動搖。

不過,她轉過頭看,看着倉庫的各種物資,突然想到,自己好像少買了許多東西?

最重要的,是藥品啊?!

末世的東西早就不能用了,就算能用,恐怕也相當有限。

更何況,那裏發展緩慢,醫學進度遠不及如今,人們受傷之後,還不知道怎麼辦呢!

但是……但是藥品這東西,她要怎麼大批量買?

周霜霜有些着急了。

她在空了許多的倉庫裏來回轉着,這纔打開手機,淘寶上,是可以買到各種酒精紗布繃帶手套和常規藥品的,而且,可以批發!

她迅速搜索着,儘可能的查看同城店家,一邊又找到附近打印店,打印了一份清單。

清單上赫然一行打字:野外生存必備藥品!

想了想,又跑到門口配鑰匙的地方,做了個一次性的假章扣了上去……

咳,這一招,是周爸之前說起過的,周霜霜就那麼一聽……

去了藥店,直接把紙拿給營業員看。

對方當時就愣了:“朝陽野外生存俱樂部?咱們帝都還有這個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