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能這麼拒絕她的要求,因爲她的時日不多了,也因爲她是歐陽撤的母親。

隨和,可可答應了她的要求。

可可合上電話,微微的嘆了一口氣。

她要怎麼說去英國的事情呢?就這麼和他說嗎?

哎!

可可嘆了一口氣。

“怎麼了?”歐陽撤的聲音響起,看着她嘆氣,他伸出手摸着她的頭。

可可眨着眼睛看着他,緊緊咬着脣。

“撤。”

“恩?”

“那個……我……”

“怎麼?有話和我說?”似乎看出她的欲言又止,歐陽撤低沉的聲音響起。

她可以說嗎? 相醫戰紀 但是不管怎麼樣,他都必須要試試的,發現現在歐陽撤也失憶了,什麼都不記得了,這是伯母最後的心願了,她怎麼都要幫她完成的。

“撤,我們去英國吧。”

“去英國?”歐陽撤不禁皺了一下眉頭,“爲什麼要去英國?”

“就是想去啊。”可可苦小一下,一時半刻也找不到什麼答案。

歐陽撤看着她,總覺得她有什麼事情。

“你要是不說什麼事情,我就不去。”

威脅?

入骨寵婚:誤惹天價老公 可可苦惱的皺着眉頭,有着不解。

她咬着手指根本想不到什麼答案,看着她苦惱的樣子,歐陽撤不禁皺了一下眉頭。

她有必要那麼苦惱嗎?

只要和自己說想去,撒撒嬌就可以帶着她去了。

“走吧。”歐陽撤冷然的生意落下。

“走?去哪啊。”可可有着不解。

“下山,回家拿護照,一起去英國。”

歐陽撤的話讓可可不禁心花怒放,一顆心緊張的跳動着。她開心的緊緊抓住歐陽撤的手,“你同意了?”

“恩。”歐陽撤點點頭。

шшш _Tтkд n _¢O

“爲什麼?”她不解,他怎麼就同意了呢

歐陽撤看着她,這個她還需要問嗎?如果不是自己太喜歡他,也不會如此的縱容她,寵着她。

哎,漸漸的,他發現自己一顆心會因爲她的神情來變化。

她開心呢,自己也會開心,她不開心,自己也會不開心。

完了,他真的被這個女人吃定了。

他突然摟住這個女人,下巴在她的頭頂。

可可眨着眼睛,有着一絲不解,不知道他怎麼可。

“撤,你怎麼可?”

“沒事,就是想抱抱你。 “

“哦。”可可點點頭,雙手環住歐陽撤的腰

此時此刻,她的心情不爽那麼的明朗,她很擔心凌撤的母親,也不知道她怎麼樣了,她得了什麼病?病得很嚴重嗎?

她心裏七上八下的,不知道接下來的事情要怎麼處理。

英國。

可可沒想到歐陽撤真的和自己來到了英國,她心裏真是萬分的雀躍。

“爲什麼要選擇這家酒店?”歐陽撤眼中有着不解,從一下飛機開始,她就就說已經選好了酒店了。

“我在晚上看見這家酒店,覺得不錯。”她隨隨便便的找了一個理由。

其實這家酒店是歐陽撤的母親給安排的,她就會出現在這裏,一切都是安排好的。

“學聰明瞭,看來你的酒店不錯。”歐陽撤忍不住的誇着她。

可可笑了一下,一顆心卻變得沉沉。

她和歐陽撤住在一間房,而且還是總統套房,從窗戶看下去,外面是一片美麗的風景,可是她卻沒有心情欣賞。

她真的好想去看看歐陽撤的母親,也不知道她現在如何了,身子好不好,她心裏有着各種擔憂。

歐陽撤從後面去圈住她,繡着她髮色的香氣。

“想什麼呢?”低低沉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自從這個女人上課飛機,就覺得她乖乖的,感覺像是有什麼心事一樣,一直悶悶反對不樂。

“沒什麼。”可可淡淡的說,她換過身子看着歐陽撤,摸着他的臉。“撤,你去洗臉,晚上我們一起去吃飯好不好?”

“恩,可以。”歐陽撤捏着她出的小臉,“丫頭,你不是大實驗要和我求婚吧。”

一胎三寶:墨少早上好 “啊?”方可可愣住了一下。

他他他……他說什麼呢?

“你這個樣子不得不讓我懷疑你有什麼居心。”歐陽撤淡淡的笑着。

“歐陽撤,你的想象力很豐富啊。”方可可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

她的心情很不好,這個男人居然在開玩笑。

歐陽撤看着她,不禁點點頭,在她脣邊親吻一下。“等我一下,我去洗澡。”

“恩。”可可點點頭,看着歐陽撤走進浴室,她鬆了一口氣。

還有一端時間,她可以去看看撤的母親,想知道她到底如何了。

接着可可就走了出去。

她知道撤的母親在上一層的總統套裏,她按下電梯剛想走進去,裏面一個女人走了出來。

兩個人的肩不小心撞了一下,可可歉意的說了一聲對不起。

接着擡起頭,看見那名女孩的時候不禁有着幾分的錯愕。

真是好美的女孩。

就在咫尺的這個美女,肌膚勝雪,白裏透紅,再配以明眸皓齒,那鼻樑的俊挺,真的很吸引人。她穿着不算低胸的連衣裙,卻微微地會引人生了

一點點的遐想,魔鬼一般的身材更是吸引人。

可可眼睛都不眨的看着她,覺得這個自己見過最美麗的女人了。

女人看着她,只是笑笑就離開了。

回過神,可可走進電梯,感覺電梯中還有着一股的香氣。

一定是剛剛那個女人留下來的!

想着那個美麗的女人,可可不禁笑了。那麼漂亮的女人一定是所有男人夢寐以求的對象,不知道歐陽撤看見她會不會喜歡她呢?

可可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

叮–

電梯到了頂樓,她剛剛出來就看見兩名黑衣男子。

“你的方小姐?”其中一名黑衣男子開口。

“是的。”可可點點頭。

“請和我來。”黑子帶路,可可默默地等在後面。

接着,她被帶到總統套房裏,在裏面的房間果真看見了褚簫雲慧。

和上次的不一樣,現在的她變得憔悴,顯瘦。才短短那麼幾天,她怎麼就變成這樣了。

她心中有着疼惜,馬上跑上來,她蹲在地上緊緊握住她的手。

“伯母,你怎麼……你到底得了什麼病了。”她眼睛紅了,眼淚一滴一滴的落下。

看着她的樣子,褚簫雲慧笑了一下,不禁抹去她的眼淚。

“別哭,我沒事的,你在哭就不漂亮了。”

可可搖搖頭,“我本來也不漂亮。”

“傻瓜。”她寵愛的摸着她的頭,眼中有着一絲疼惜。

“伯母,告訴我你到底怎麼了?好端端的怎麼會生病呢?你的病好不了嗎?我不你死。”她是歐陽撤的母親,感覺就像自己的媽媽一樣。

褚簫雲慧無奈的嘆口氣,“我得是絕症,癌症末期,已經沒得治了。”

什麼?癌症末期?

可可不經愣住了,怎麼也沒想到會是這樣。

“可可,我沒有什麼要求,我只希望可以和撤一起吃一頓飯,希望她不要在恨我了,如果可以我希望她可以叫我一聲媽。”這是她最後的心願了。

她的日子不多了,沒有那麼的事情求得兒子的原諒了,以前的是是非非無法說清楚。如今,她只希望可以和兒子以前吃飯。、

可可緊緊的咬着脣,如果是其他人,這個願望在簡單不過了。

一個母親和想自己的孩子一起吃飯,是在簡單不過的事情了。但是對於褚簫雲慧而言,這個願望卻顯得那麼的難。

她緊緊握住褚簫雲慧的手,“伯母,你別擔心,我一定會幫你的。我已經和撤說了,今晚一起吃飯,我們才一起好不好?現在現象沒有記憶了,

我想她應該不會恨你了,一定會心平氣和和你一起吃飯的。”

可可緩緩的說,這是她想到的辦法,好在是歐陽撤現在失憶了,什麼都不記得。

褚簫雲慧點點頭,感激的看着可可。

“丫頭,謝謝你了,真的謝謝你了。我不會忘記你的恩德的,我一定會記得了。”褚簫雲慧緊緊握住她的手,心中有着感激。

可可搖搖頭,“伯母,你別這麼說,這是我應該做的。”

她伸出手摟着他,這是她心甘情願的,她也不希望撤有遺憾。

“伯母,我不能留下太久,我得回去,不然撤會起疑心的。”可可說着,看着她。“晚上我們一起吃飯,伯母你的身體可以嗎?”

“可以可以,我可以的。”可以和兒子吃飯,一切都可以的。

可可點點頭,接着她離開這裏,再次回到房間,看見歐陽撤還沒出來,她鬆了一口氣。

還好還好,沒有被發現。

這個時候歐陽撤從浴室裏出來,可可看着他不禁臉紅了一下,他下身就爲了一條浴巾。

看着他赤|裸|裸的樣子,可可的心砰砰的跳着。

“過來。”歐陽撤看着她,換換的開口。

方可可咬咬脣,朝着他走去,走到她的面前。

“幫我擦擦頭髮。”

“哦。好的。”可可結果毛巾擦着他的頭髮,心有慼慼然。“撤,等一下吃飯,還有一個人,我要介紹一個人給你認識。”

歐陽撤看着她,就覺得她有事情。

“怎能?你要介什麼給我認識,不是你的家人吧。”

可可咬着脣,點點頭。

“真的?這麼快就想讓我見你的父母了?”他伸出手摸着她的頭,眼中有着一絲寵愛。

可可看着她,覺得他能開玩笑是一件好事。

“你去了就知道了。”

“這麼神祕?” 千迴百轉之戀 歐陽撤不禁皺了一下眉頭,也開始好奇今天要見什麼人。

晚餐的時候,他們選擇了酒店的餐廳,可可和歐陽撤先來,等了一回就看見褚簫雲慧姍姍來遲。

她應該的化了妝的,可是精美的臉上還是很白,她很憔悴,可惜依然抱着好看的笑容。

看着她這個樣子,可可都覺得心疼。

“撤,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遠房的一位阿姨。”可可只能這麼介紹,因爲她是在是想出其他的。

接着,她看着一邊的褚簫雲慧,明顯的可以感覺到她的緊張。

她緊緊握住她的手,下了一下。“阿姨,這位就是撤。”

做戲要做組套!

褚簫雲慧點點頭,看着一邊的歐陽撤。

“撤,你好嗎?”她眼中有着一絲期盼,沒想到有一天可以和兒子坐在一起吃飯。

也許真是的是老天的眷顧,讓她有這樣一個彌補的幾乎。。

歐陽撤看着這個女人,心口總有着說不出的感覺,拿着感覺很奇怪。好像很熟悉,可是又想不起來。

“我們以前認識嗎?”冷不防的一句問話緩緩的溢出來。

一邊的可可驚呆了,看着褚簫雲慧,心裏緊張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老天,這是什麼情況?

“撤,你……。記得了?”可可提着小心臟緊張的問着。

歐陽撤皺着眉頭,“記得什麼?”

“她……我的阿姨,其實你們以前見過一次的,你記得?”可可還是不確定,歐陽撤不會在在各個時候很恢復記憶吧。

她心裏是萬分的緊張,不知道如何是是還。

此時的歐陽撤看着方可可。

“不記得了。”

呼~

可可不禁吐了一口氣,緊張的一顆心稍稍安定了下來。

還好,他沒有記得。

“那我們點東西吃吧。”可可笑了一下,拿過餐盤,因爲褚簫雲慧一直看着歐陽撤感覺氣氛十分的尷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