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似乎從前在哪見過這種說法。

不只是海里會產鹽,某些湖泊,岩石,土地里也會有鹽的存在。

像似土地里的都叫礦物鹽?

只是這個世界的地理環境不知道和她上一世一不一樣。

這裡有陳喜常見認識的,也有她從來聞所未聞的東西。

所以她也不能肯定。

但她決定再次下去看看。

若是真是鹽的話…

那可真是要暴富。

陳喜想想都覺得渾身發熱,激動的不亞於天上掉錢了。

環顧四周也沒有什麼東西可以支撐她下去坑底的。

於是她只能找到老方法,在附近尋找帶韌性的草編製成粗草繩,她嘗試一下發現應該能支撐她就繼而找顆樹綁上。

陳喜再次拽住繩子試試,確認可以才拉著小心朝坑底跳。

她腳踩著坑壁,手裡拉近草繩,一下一下地帶技巧跳。

很快就踩到鬆軟的落葉裡頭。

陳喜確認站穩才鬆口氣,轉身朝那邊走兩步,而後蹲下。

前幾日一直下雨以至於到處濕答答的就不顯眼,如今太陽出來暴晒幾天,這坑底果然泛起零星白色晶體。

這又是水又是沙石過濾再經過暴晒,一部分轉換成鹽也有可能。

陳喜再三考慮用手指沾了些在舌尖嘗嘗味道,結果頓時泛起鹹味,但是又苦又澀還有泥土,可確實是有鹹味的。

她呸掉口中的沙土,轉而一頓狂喜,開始把帶細碎晶體的土捧起幾捧收進空間,準備回去煉煉看能不能出鹽。

就連旁邊的小石頭塊也不放過,畢竟她也不清楚鹽在哪。

只能都試試。

雖然鳳尾林這邊沒什麼人來,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這寶貝可不能被其他人發現,所以她又把旁邊的泥土和落葉朝帶晶體想地方刨刨,把它們重新蓋上一層。

陳喜做完這個內心都還不能平靜,但還是按耐狂喜的心,準備繼續把今日安排的事情處理一下再做別的。

她拽著草繩就朝上頭爬,坑壁都是坑坑窪窪的土所以很好踩,她拉著繩子踩著坑壁就順利回到地面上。

再次把她踩倒的草叢復原一下,多少顯得不那麼顯眼。

陳喜這才癱坐在地上累得不行,腦袋還一跳一跳的疼。

萬幸還能忍。

她休息夠才拍拍身上的土起身,其實傷口已經不大疼,只要別太激動,運動過量,她的腦袋也不會疼。

陳喜緩過來就好了。

她這回沒再耽擱,直接朝宋獵戶家去,快到時就把菌菇和那罐護手霜拿出來,準備等會兒就直接給他們。

張漢三恰巧也在家,正在木屋門前修修補補什麼東西。

他聽見動靜就抬頭。

有著獵人天生的警惕。

看見是陳喜帶著一堆東西緩慢過來才鬆懈面容笑起來。

「丫頭,丫頭!快來看啊!喜鵲那丫頭來找你來了!」

宋桃的耳力不好,張漢三純屬靠吼的,她也只能聽見一些聲響,迷惑地抬頭看向外邊,一看是陳喜過來了。

她頓時也覺得心裡歡喜,不禁抿嘴悄悄笑了起來。

陳喜聽見張漢三那粗獷的嗓音就笑道:「叔好精神啊。」

張漢三忙把擋著門口的板凳踢開,笑呵呵地對著她道:「好,好著呢,你過來看我們,我們能更精神呢。」

他們家都許久沒有客人上門來了,可不叫人精神抖擻么?

「來,丫頭你進去跟我家丫頭坐著玩玩,我去給你倒茶,我才從城裡回來,買了好些茶點,你嘗嘗看好不好吃!」「小依!你走快點嘛~~」

「熱死我了~~」

唐橖回頭看了一眼慢慢悠悠的夏依,便退後半步落到夏依身後,然後手一伸,腰一沉,直接開始把夏依往前推。

「我也好累啊~」

夏依伸手抹了抹額頭的細汗,再對自己的臉頰稍稍扇了扇風,接着抬頭看了看前方一直往上蜿蜒的大道說道:

《我居然有一半的時間要變成女生》番外2(端午特別篇)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露絲想了想,是啊,為什麼自己只想到了讓莫曉輝做呢?

「曉輝,我們一起干吧?」

她覺得自己一股獨大有點不舒服,畢竟這是莫曉輝的提議。

莫曉輝哪來的錢投資,尷尬的笑了笑:「露絲,我還是替你打工吧?」

露絲真受之有愧:「不行,這樣,我給你技術入股,算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莫曉輝想推脫,露絲堅決不同意,否則就結束攝影工作室的想法。

莫曉輝想了想,雖然累了些,但可以做自己喜歡做的事,也算是不錯。

何況,還能有不錯的收入。

「好吧,但我只要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他不貪心,覺得露絲也不容易。年紀輕輕,人家可是冒著風險。

「什麼百分之二十?」

胡琳梓有氣無力的走了進來。

「與你無關。這麼晚了,還在閑逛啊?」

露絲和胡琳梓是不見又想,見了有愛懟,似乎是懟懟才健康一般。

「我來看看你們倆有沒有做出什麼出格的事。」

莫曉輝不想參與女人之間的針懟。

「露絲,那我先走了。」

露絲也怕胡琳梓無理取鬧,本來正常的事,就怕她添油加醋。

「好的,那件事,我們都在想想,有好的方案,我們再商議?」

莫曉輝比了一個OK的手勢:「好的。」

說完就欲離開。

「喲,我一來你就要走啊?我看還是我走吧?免得影響了你們?」

胡琳梓又開始了口無遮攔。

「你走什麼啊?三個人一起,不是更好?」

露絲見她沒留情面,也不客氣。

但莫曉輝被搞得很尷尬。

「一起就一起,誰怕誰?」

莫曉輝真覺得這兩個女人是奇葩。

不想理會她們,一個人準備離開。

「你不許走。」

胡琳梓一把抓住了莫曉輝的手。

莫曉輝欲掙脫,露絲卻去拉胡琳梓的手。

三個人突然就變成了拉拉扯扯的樣子。

就在這時,楚洛帶著貝貝走了進來。

「粑粑,你們是在玩老鷹捉小雞嗎?我也要參一個。」

幾個拉拉扯扯的大人瞬間都鬆開了手。

「楚洛,你怎麼來了?」

莫曉輝真想找地縫把自己藏起來。

這種場景,能解釋清楚嗎?

楚洛笑了笑:「你們還真是童心未泯啊?這麼晚還在玩老鷹捉小雞。」

露絲和胡琳梓也被搞得無地自容。

沒想到就是一個日常小懟嘴,瞬間就變成了清官難斷家務事了。

「楚洛,你別誤會,我們真是在玩老鷹捉小雞。」

露絲覺得自己都信不過,怎麼能讓楚洛相信。

「露絲阿姨,我來扮老鷹?」

貝貝對莫曉輝道:「粑粑,你扮母雞?」

貝貝又安排楚洛:「麻麻,你快點過來,和露絲阿姨,胡阿姨一起扮小雞。」

楚洛真是哭笑不得:什麼老鷹捉小雞啊!

這小凡人,白天還跟明明抱抱,晚上卻……

虧我還想撮合他和明明。

看來人家是早已有了打算,我才是瞎操心。

貝貝見眾人站著沒有動,急忙叫道:「你們怎麼不聽安排?」

楚洛氣的真想發飆,要不是沒有修為,她早就撕了莫曉輝這個陳世美。

「貝貝,我們回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