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和孟星寒,還能夠回到過去嗎?

……

黑夜降臨,孟氏莊園里的地牢里。

盛雪落被關在這裡,耳邊傳來蚊子嗡嗡嗡的煩躁叫聲。

她皺了皺眉頭,抬起手胡亂揮舞了幾下。

然而,那蚊子只是暫時消停,很快就捲土重來。

盛雪落看向四周潮濕昏暗的環境,只有一張硬床和一個屏風。

屏風后是一個簡易的衛生間,除此之外,這裡什麼都沒有。

盛雪落苦笑,重新躺了下去,面朝著牆壁。

孟星寒還真是把她像是前世那樣關起來了。

比前世更慘。

前世他把她當成是禁臠,好歹還是錦衣玉食的伺候著,可是如今卻把她關進了地牢。 孟星寒為什麼不直接殺了她?

死了也好過像現在這樣生不如死的。

她重生而來是為了奪回屬於母親的一切,是為了守護她想要守護的哥哥,是為了……

算了。

她閉了閉眼睛。

她想做的事情都已經做完了,現在孟星寒殺不殺她,關不關她的,怎麼對她,她都不在乎了。

她只想再見哥哥一面……、

想著想著,不知不覺已經淚流滿面……

「隊長您來了。」

「開門,我來給她送飯。」

「是,我們這邊小心照看著,盛小姐好好的呢!」

「多嘴!」

外面傳來說話的聲音,盛雪落往床裡面挪了挪,抬起手將臉遮住。

她不想被人看到她哭了,不想被人看到她的懦弱。

開了門,霧影提著食盒出現在門口。

外面傳來的光亮,讓昏暗的地下室頓時亮堂了幾分。

霧影一眼就看到了蜷縮成一團的那個嬌小身影,背對著他靠在牆壁上。

霧影冷笑,妖妃終於失寵了,她也知道沒臉見人了。

「起來吃飯。」

霧影將食盒丟在一旁,冷聲說道。

盛雪落一動不動的,霧影等了一會兒,見到她沒動靜,皺了皺眉頭。

盯著蜷縮成一團的小丫頭看了一會兒,他抬手想要去扯開她捂住臉的手,盛雪落不由得縮了縮腦袋。

霧影愣住,看到她嬌小的身影縮成了一團,莫名其妙的有點不忍心了。

名門獨愛 只是才別開眼,他馬上又想起來她是妖妃,最擅長裝可憐,勾引自家星寒少爺了。

迷得他家星寒少爺團團轉!

為了不傷害她,星寒少爺給自己注射了加倍的藥量。

霧影的心又硬了起來,冷聲奚落道:「活該你有今天,星寒少爺對你哪裡不好了?平時寵著你,護著你,你要對付誰,他在後面給你遞刀子。你惹了麻煩,他幫你擺平,還不告訴你。

你要去緬甸,他就算是中了毒,變成了小孩子,不能輕易動用超能力也跟著你去。他對你那樣好,你還整天的跟他作,活該你失寵!」

替自家少爺不值,霧影又罵了一句:「白眼狼!」

盛雪落面朝牆壁,一動不動的。

霧影罵的她都聽到了,她不是白眼狼。

孟星寒對她的好,她都知道。

可是他們兩個之間的感情,霧影這個局外人又憑什麼來說三道四的?

如今她落得這樣的下場,還來奚落她,她才懶得理他。

罵了一陣,盛雪落理都沒理他,霧影自覺沒趣,哼了一聲說道:「少裝睡,起來吃飯。你要餓死了,回頭星寒少爺還得打發我來給你收屍!」

盛雪落根本就沒有胃口吃飯。

孟星寒是什麼意思?

不理她了?要和她分手了嗎?

至尊紈絝 現在還把她關在地下室里,她是有多大的心,還能吃得下去飯啊!

她了無生趣,他要關就把她關在這裡一輩子好了。

「愛吃不吃!你餓死了,還省得我天天給你送飯!」看到盛雪落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霧影也說不清楚是為什麼,就是覺得心頭無名火起。

丟下了這麼一句,就大步出了地下室。

只是走出來幾步,又悄悄地折了回去,躲在門口偷看。

妖妃依舊面朝裡面,趴在那裡一動不動的,只是肩膀在微微地顫抖著。

她哭了嗎?

霧影愣住,覺得有些不自在。

他堂堂一個大男人,怎麼能做出欺負小姑娘的事情,還把人給罵哭了?

默默地看了一會兒,霧影決定不管了,先回去復命。

從地下室上來,進入主樓,遠遠的就看到了趴在客廳里一動不動的團團。

在旁邊放了一盆狗糧,團團連看都沒有看一眼。

霧影不由得對這條狗刮目相看,倒是條好狗,懂得對主人忠心。

主人不吃飯,它也不吃飯。

默默的在心裡誇獎了一句,霧影加快腳步,朝著客廳里走去。

男人坐在客廳的主位上,一動不動的。

餐桌上面擺著滿桌子的美食,也沒有動。

霧影皺皺眉,扭頭又看了一眼團團。

忽然莫名其妙的覺得,星寒少爺和這狗倒是有幾分相似。

霧影一個激靈,趕緊按下了心頭的荒誕念頭。

他居然把星寒少爺和狗相提並論,他是腦袋進水了嗎?

走到孟星寒的身邊,霧影低聲說道:「星寒少爺,我把晚飯送過去了。」

孟星寒連眼皮都沒有抬一下,「她吃了沒有?」

霧影照實回答:「沒有,躺在那裡一動不動的,說話也不理我,後來我出來后再折回去偷看,看到她好像哭了。」

孟星寒的眼睛眯了眯。

她竟然會哭了?

沉醉不知愛歡涼 她不是那麼倔強嗎?

不是要跟他鬧嗎?

這麼快就哭了?

本來想把她關在地下室里關一晚上,讓她好好反思的。

只是……

孟星寒的目光不由得又看向了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的團團。

這狗倒是忠心得很,沒見到自家的主人,也不吃飯了。

要是這狗餓死了,回頭小丫頭不還得跟他生氣嗎?

那到時候就更難哄了。

想了想,孟星寒道:「把她帶過來。」

霧影在心裏面翻了一個白眼。

星寒少爺讓把人帶過來,大概是要和妖妃說清楚吧?

這樣也好,他倆早日了斷,星寒少爺以後就會把注意力集中在練武之上。

這麼想著,霧影領命而去。

地牢里,盛雪落依舊背對著門口,躺在硬床上,默默流著眼淚。

回想重生以來發生的事情,一樁樁一件件,每一件事情都有孟星寒的身影。

怎麼能夠為了一個莫須有的未婚妻,她就和他鬧脾氣,跟他鬧分手,把兩人的關係又回到原點呢?

這是她的男人,她就不信了,她一個重生的人,還調-教不好她的男人了!

要是她真的和孟星寒因為這點事情就鬧僵了,那豈不是讓那個季欣欣樂死了?

想通了,盛雪落擦了擦眼睛坐了起來。

看了眼旁邊擺著的食盒,她雖然沒有胃口,但還是打開來,拿起筷子擦了擦就開始吃。

味同嚼蠟般地吞咽著,思索著該怎麼樣和孟星寒談。

內心深處,盛雪落依舊相信孟星寒不會不理她的。

飯吃到一半,外面又有人來了。 盛雪落猶豫了一下,沒有理會,繼續吃飯。

想到前世她被孟星寒囚禁的時候,那些傭人奚落她,看不起她的眼神,她鎮定了下來。

如今她越是落魄,就越是不能讓別人看到笑話。

只有吃飽了才有力氣翻身,所以她繼續安心吃飯。

霧影走到門口一看,看到她居然在吃飯,頓時愣住了。

剛剛明明還躺著一動不動的,還偷偷的哭,難道都是裝出來的嗎?

他才剛走,她就開始吃飯了。

霧影覺得有些看不透這個妖妃了,他故意用力地推開門。

盛雪落彷彿沒有聽到一般,依舊無動於衷地吃著飯。

她的動作慢條斯理,彷彿她不是在地牢里吃飯,而是坐在優雅的法國餐廳里吃飯似的。

霧影心裡更覺惱火。

她和星寒少爺慪氣吵架,把星寒少爺氣得半死,星寒少爺到現在還沒吃飯。

自家少爺不吃,他也沒吃飯。

妖妃倒是好,還吃得這麼香。

霧影站在門口,冷聲道:「星寒少爺要見你。」

聞言,盛雪落放下筷子,站了起來。

她的頭髮有些亂,身上的衣服也沾了不少灰塵。

明明看起來狼狽極了,可是短短時間她就恢復了淡定冷漠。

霧影看著眼前的女孩,眼神不自覺的開始複雜起來。

這個妖妃長得漂亮,關鍵是星寒少爺喜歡她,和他們兄弟幾人相處得也不錯,尤其是和歐明宇關係好。

今天她被關起來,歐明宇急得團團轉,跑去找星寒少爺說情,被白墨給強制帶走了。

否則連帶歐明宇都會被罰。

不說別的,光是這份沉穩,就不由得讓霧影高看她一眼。

如果不是這個妖妃耽誤了星寒少爺的求武之心,霧影突然覺得她倒是也有幾分配得上星寒少爺。

在帶盛雪落去主樓的路上,霧影心事重重。

他竟然有些動搖了……

不行!

一會兒把妖妃帶到之後,他還是趕緊去拳擊室練300回合的拳擊,讓自己冷靜一下。

主樓的客廳里,團團一直沒精打采地在那裡趴著。

忽然,耳朵尖動了動,看到了主人的身影,團團立刻竄了出去。

跑到盛雪落的跟前,抬起爪子就往自己主人的身上撲。

盛雪落看到自己的愛寵,不由得心軟了幾分。

還沒養幾天呢,這狗對她倒是真心的關心……

看著眼前的男人,盛雪落頓住了腳步。

團團扭著小身子,要往主人的腿上撲,被霧影及時抓住。

團團汪汪的叫,霧影帶著它出去,順手關上了門。

盛雪落直視著對面男人的眼睛,不等他開口,她主動說道:「你不是要把我關起來嗎,又叫我過來做什麼?」

一開口,她就有些後悔,覺得自己說話的語氣有些像是在撒嬌。

孟星寒雙眸諷刺地看著她,理所當然地說:「你是我的人,我想把你叫過來就叫過來。」

盛雪落抬起頭,迎上他的目光,平靜道:「你是權勢滔天的孟少爺,自然是你說什麼就是什麼了。我就是一個家破人亡,落魄的小女子,我又有什麼能力反抗了。」

孟星寒手撐著下巴,盯著她,盛雪落依舊保持著和他對視的姿勢,毫不怯懦。

孟星寒嘴角忽然上揚,「這麼說的話,我說什麼你都會照辦了?」

盛雪落彷彿心灰意冷般說道:「我不同意的話,又有什麼用呢?反正還不是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孟星寒站了起來,走到她的面前,抬起她的下巴,盯著她略顯狼狽卻依然美麗動人的臉蛋,「你知道嗎?如果換個人這樣跟我說話,早就已經死了。」

盛雪落別開眼,或許正是知道男人對她的縱容,所以她才有了底氣。

「你說你要怎麼回報我?」孟星寒緩緩靠近她的臉,目光落在了她紅潤的唇上。

盛雪落閉上了眼,都隨他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