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嘿嘿冷笑兩聲,眼中惡意滿滿。

這已經是她給古細辛最大的寬容了,若是她還不是抬舉,就別怪她心狠手辣。

陸細辛揉了揉太陽穴,有些頭疼,怎麼這些小姑娘都這麼暴力,追男人而已,就不能用光明正大的方法么?

陸細辛做人的準則,一向都是,以德報德,以直報怨。

既然對方對這麼對她,她也就不客氣了。

陸細辛勾了勾手指,在動手之前,決定最後給小姑娘一次機會:「遲小姐,暴力是解決不了問題的,既然我們都喜歡洛安,那就各憑本事。」

「哼。」遲晚晚還以為陸細辛是怕了,冷笑,「誰跟你各憑本事,洛安哥哥是我的,只能是我的,你這個賤/人就去死吧。」

「你們,快去把她抓住。」遲晚晚指揮身邊的大漢。

幾個大漢按照吩咐,步步朝着陸細辛逼近,陸細辛往後退了一步,語氣無奈:「你別逼我。」

遲晚晚得意:「你現在想求饒,晚了!我是不會放過你的。」

「唉!」陸細辛低嘆。

本想塑造軟弱無助的小可憐人設,奈何現實不允許,總有人逼她暴露本性。

一個大漢已經逼近陸細辛,握著拳頭,直接一拳朝陸細辛襲來。

這人手下毫不留情,根本沒有留力氣。

見狀,陸細辛目光一黯,身體猛地一轉。

大漢還沒來得及看清是怎麼回事,一隻雪白纖細的手腕已經抓住他的手腕。

下一秒,身體突然騰空,被人重重摔在地上。

三分鐘,不到三分鐘。

五個一米九左右,體重近200斤的壯漢,全部趴在地上。

「這怎麼可能?」遲晚晚目睹這一切,目光驚懼,滿眼不可置信。

那可是五個訓練有素的保鏢啊,古細辛怎麼這麼輕易就制服 「這五枚錢幣是半個時辰前,錢幣司的人剛剛送來的,是樣品,若是覺得不錯,就可以按照這批銅錢樣品,讓錢幣司的人大批量鑄造,等鑄造到一定的量,就向民間發行。」

江無琊沒有回話,自顧自的仔細端詳五枚銅錢,端詳完又挨個掂量每枚銅錢的重量。

掂量完過後,江無琊滿意的點了點頭,對着嬴子辛說道:「陛下,臣覺得這些銅錢都做的很好,不同面額的銅錢大小不一,重量不一,這大大方便辨別真偽,可以作為我大秦的新貨幣!」

「朕也覺得可以,那麼就按照這批銅錢樣品,大批量鑄造吧!」

說完,嬴子辛朝着堂外輕喝一聲:「來人!」

守在門口的一名秦軍匆匆跑進堂內,走到嬴子辛面前三步,俯身作輯行禮應道:「陛下有何吩咐?」

嬴子辛給了江無琊一個眼神,江無琊得意陰白,遂將手裏的五枚銅錢遞給這名秦軍將士,而後嬴子辛吩咐道:「將這五枚銅錢送去錢幣司,告訴錢幣司的工匠師傅,這批銅錢樣品朕很滿意,從現在開始,立即大批量鑄造這五種銅錢!」

「諾!」秦軍將士接下五枚銅錢,匆匆退去。

嬴子辛也邁步走回首案,盤坐在軟墊上,江無琊這時說道:「陛下,您想好怎麼發行新貨幣了嗎?」

「早就想好了,朕給你說說吧,朕打算開辦一家大秦帝國國有錢莊,提供存款、貸款服務,另外在開辦一家大秦帝國國有糧店和一家大秦帝國國有鹽店!」

「糧店可以買賣糧食,而無論是買還是賣,都必須使用新貨幣交易,打個比方,糧店去民間收購糧食,給的是新貨幣,百姓去糧店買糧食,需要用新貨幣購買,如果到糧店買糧食的人沒有新貨幣,哪怕他給金餅銀餅,也不賣他一粒糧食!」

「鹽店也是同樣的道理,都必須使用新貨幣才能買到鹽,糧和鹽都是百姓的必須品,特別是鹽,所以百姓就算不敢相信新貨幣的購買力,也不信任秦廷,也不得不使用新貨幣!」

「若是百姓沒有新貨幣,可以讓百姓拿着家裏值錢的東西去換糧食,換來的糧食拿去糧店賣,從而把手裏的糧食變現成新貨幣,麻煩是麻煩了一些,不過後面大家都有了新貨幣,就好了。」

「如果富裕百姓有金銀,則可以拿着金銀去錢莊兌換新貨幣,這樣一來,我們朝廷就能收走民間大部分的真金白銀,之後再把黃金白銀綁定在新貨幣上面,確保新貨幣不會輕易貶值。」

嬴子辛神色淡然,不緊不慢的侃侃而談道。

江無琊聽完連連點頭,「陛下考慮的周到,不過開展起來有些難度,特別是鹽店,如今我大秦雖然佔領了遼東郡,但並未對遼東郡的鹽地進行有效控制和了解!」

「哈哈!」嬴子辛笑了笑,「這就得靠丞相了,朕給你半個月的時間,將遼東郡的鹽地了解清楚,如有多少塊鹽地,每塊鹽地的產量又是多少,這些都要務必查清楚,另外再統計我們現有的鹽有多少。」

「糧食也是如此,都要進行一個統計,看看我們現有多少糧食,建立錢莊的事也交給你來辦,務必在每個縣建立一座錢莊,建立錢莊需要多少錢糧,你給個預算!」

「反正發行貨幣的事,就交給丞相了,包括開辦大秦帝國國有糧店和鹽店!」

嬴子辛這個老闆當的好,把全部事情都甩給了江無琊。

「臣領命!」江無琊毫無疑問的應了下來。

嬴子辛繼續說道:「朕除了要發行新貨幣之外,還要讓遼東郡的糧食年產量達到十萬噸以上!」

「不僅如此,遼東郡人均每年收入糧食要達到一千斤以上,遼東郡內也要修建一條總延展超過一萬里的廣闊水泥公路,遼東郡人口要達到三百萬,遼東郡境內還得修建十座可容納二十萬人口的新城!」

嬴子辛綜上所言,都是系統發佈的支線任務——發展。

包括鑄造錢幣,發行貨幣在內,總共六個發展階段。

聽完嬴子辛的話,江無琊眉頭微微皺起,不由沉默下來,眉宇間流露出沉思之色,沉思片刻之後,方才帶着遲疑之意開口道:「聽陛下的意思,陛下是不打算向遼西進兵,選擇騰出手來冶理遼東?」

嬴子辛坦然點頭承認,「沒錯,朕現在不打算向遼西進兵,相信丞相也知道,我大軍總數已經超過一萬六千,一萬六千人的吃喝是個問題,以我們目前的糧食儲備,根本承受不起長時間消耗。」

「因此朕想將遼東打造成第二個川蜀關中之地,作為我秦軍日後的糧倉,難道丞相覺得不妥,想要乘勝西進?」

「不不!」江無琊連連搖頭,神情恭敬的俯身作輯行禮道:「臣的想法和陛下一樣,暫時不對遼西動兵,先將遼東冶理起來,為我大秦打造一個富裕且穩定的大後方。」

「只是讓臣驚訝的是,陛下居然能夠在不斷的勝利之下,保持着理智頭腦。」

嬴子辛聽了頓時哭笑不得,「丞相啊,你是在誇朕,還是在罵朕呢?」

「當然是誇讚陛下了。」江無琊淡笑道。

「哈哈!」嬴子辛忍不住樂呵一下,「好,那麼這個誇讚,朕收下了!」

江無琊笑而不語。

「咳咳!」嬴子辛故作咳嗽幾聲,表情重新嚴肅起來,「發行貨幣,糧食年產量達到十萬噸以上,人均糧食收入一千斤以上,一萬里的水泥公路,三百萬人口,二十座新城!」

「六個發展階段,愛卿覺得,我大秦該從那個階段開始最好?」

江無琊神色也漸漸肅穆起來,聽完嬴子辛的話之後,便恭敬回道:「回稟陛下,臣建議先從發行貨幣、提高糧食產量這兩個階段開始發展,至於一萬里水泥公里,三百萬人口、二十座新城則暫時不進行發展。」

PS:「求推薦票,求推薦票!」 楚瀾和喬安夏坐立不安的,到目前為止,刷單依然只是她們的猜測,沒有真憑實據,只有找到證據才能揭穿方碧晨。

秘書進來通報了一聲,「方碧晨的助理楊露來了。」

楚瀾眉心一蹙,「她來做什麼?讓她進來吧。」

楊露趾高氣揚的走了進來,「是方小姐讓我來的,她說怕你忘了,讓我來提醒你一句,別忘了去御景酒店跟她跪下認輸。」

環視着辦公室,見辦公桌前坐着一個人正盯着電腦,有些好奇,她不認識莫文軒,但猜測有可能是在查方碧晨刷單的事,「喲,這位是?」

楚瀾隨便找了個借口,「他是我們公司研發部的,有什麼問題嗎?」

楊露湊近了些,「研發部的盯着電腦幹什麼?」

喬安夏冷聲道,「他是不是盯着電腦跟你有關嗎?楊露,你到底來做什麼的!」

楊露不敢跟喬安夏頂撞,「我都說了,我是來提醒楚瀾的。」

喬安夏冷眼看着她,「不需要你提醒,事情到底怎麼樣結果還沒出來,你回去告訴方碧晨,別欺人太甚!否則這一切都會報應到她自己身上去。」

楊露不敢過多停留,轉了一圈就走了,回去跟方碧晨彙報,「我懷疑那男的就是她們請來的電腦高手。」

方碧晨說道,「你讓昨晚刷單那些人提高警惕,不能被查到,否則,我不會付錢。」

「我已經打電話提醒過好幾次了,讓他們打起精神來,就怕楚瀾她們請的網絡高手太厲害,還有,估計厲景霆那邊也在查了。」

方碧晨有點後悔,「我就不該給楚瀾那麼多的時間,應該讓她即刻過來跟我跪下磕頭!」

楊露轉達了喬安夏的話,「她說如果你願意放手,這件事就到此為止,不然……」

方碧晨陷入了糾結中,實在是不甘心放棄都快到手的成果。

楊露勸了句,「其實,到目前為止你已經贏了,楚瀾是不是跪下認輸並不重要,你如果放手反而會讓人覺得你寬宏大度,我想謝總也會更喜歡你的,不然,他也為難,你想,楚瀾跟喬安夏是最好的閨蜜,謝總就算不顧及楚瀾,也得給喬安夏和龍禹辰面子,我覺得,你就別揪著不放了。」

方碧晨在屋裏來回踱步,思慮再三撥通了厲景霆的號碼,「厲總,我是方碧晨,謝黎墨的太太,我代言的LK產品銷量數據我都看到了,銷量挺好的,黎墨說,改天有空想請你吃個飯,一起交流交流,厲總……」

厲景霆沒出聲等她往下說。

方碧晨又不能明說,支支吾吾的,把謝黎墨搬出來給厲景霆施加壓力希望他別去查刷單的事,「我聽說有些產品為了銷量找人刷單,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厲景霆慢悠悠的說,「我也聽說了,我們公司的相關部門正在查。」鏡子中的自己,看起來氣色不太好,許菀就化了個淡妝,臉上那道傷不知怎麼了,反反覆復的,還有些發紅,但她沒有再用遮瑕蓋。

化好妝,許菀看著鏡子中的自己,想了想,又從首飾盒裡翻出來一個小盒子,裡面是一對琺琅袖扣,她看了好一會兒,還是放在了自己的手袋裡。

收拾完,許菀就……

《陷入熱戀:蕭先生輕輕親》第067章以鑽贈她 柳無邪祭出刀法的那一刻,不僅是兩名對手驚呆了,周圍其他考核弟子同樣是一臉震駭。

刀氣猶如海浪,捲起一層厚厚的灰塵,周圍的空氣不斷壓縮,形成強烈的氣爆之聲。

可怕的不是刀法,而是柳無邪身上釋放出的氣勢,宛如一尊諸神,讓人不敢逼視。

牧恆跟沈月站在擂台中間,臉色越來越難看,看似這四人無緣無故的攻擊柳無邪,但很多人心裡都清楚,此事跟他們有脫不開的干係。

主要是柳無邪搶走了屬於他們的光環。

「死!」

四周氣溫陡然降低,一層淡淡的寒霜浮現在蒼穹之上,這一刀已經可以改變天地法則,就算是脫胎境都做不到這一點吧。

刀意凌冽,殺意漫天!

此刻的柳無邪,就是一尊萬古殺神。

「咔嚓!」

第一人身體炸開,化為無盡的血水,被柳無邪一刀四分五裂。

剩下一人嚇得不敢動彈了,站在原地竟然不知所措。

寒芒閃爍,掃過這名男子的脖子,圍攻柳無邪的四人全部死亡。

收起他們的儲物戒指,柳無邪彷彿做了一件極其簡單的事情。

「嘶嘶嘶……」

四方傳來一陣陣倒吸涼氣的聲音,都被柳無邪的手段驚呆了,前後也就五個呼吸時間,斬殺四名脫胎七重高手。

靠的近的那些青年男女,紛紛朝後退去,以免波及到了自己。

「這小子也太狠了!」

其他脫胎七重不敢出手了,看向柳無邪的目光流露出無盡的恐懼。

「我們還是離開這裡吧,這小子很詭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