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監獄的這些天也深刻的反省了,她覺得她以前確實是性格太差。

那些同學圍着她轉,其實都是爲了討好她,想送她身上得到好處。

無垠 但是一旦她出事了,卻沒有一個同學來看她,這就能說明她的人緣兒有多麼多麼差勁,沒有一個人是真心對待她的。

現在聽她舅舅說她的爸爸媽媽又要出去工作了。

她也是很心疼她的爸爸媽媽的,雖然她的爸爸在前兩天打了她一巴掌,但是她也想明白了,她爸爸都是爲了他好。

血濃於水,他們是父子關係。

這種關係是永遠無法改變的,她也下定決心,以後一定好好學習,不會再讓她的父母操心的。

趙偉見小雨沒有接他的話,說出那家人的地址,他對他媽使了個眼色。

他媽說:“小雨,那家人對你家付出了這麼多,而且對你又那麼好,怎麼可能說一下就不理你們了呢,我想這中間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啊,姥姥一定要去問清楚,你把地址告訴我,一會兒姥姥就去他們家問個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小雨從心裏還是相信她的爸爸媽媽的,既然她的父母已經跟她說了,那麼她相信,她爸爸媽媽是不會騙她的。

但是既然現在她姥姥問出來了,她想了想對她的姥姥說:“姥姥,其實去不去都無所謂啦,既然我的爸爸媽媽都說了,那就肯定不會有錯的,你們去了也是白去。”

“不,小雨,姥姥一定要去問個清楚,也是替你去問一問。”

小雨根本不知道她姥姥和舅舅的目的。 畢竟小雨年齡小,還不像大人那麼成熟,所以她想的也沒有那麼多,現在看到她姥姥這樣爲她着想,她也有點兒感動。

而且他姥姥他們去一趟,也就徹底讓她死心了,所以她就把九窈的家告訴了她姥姥。

她姥姥又安慰了小雨幾句,然後趙偉三人就離開了。

趙偉三人坐上車直奔九窈的家。

他們到的時候,正好兒九窈和葉小倩在家裏看電視,因爲九窈葉小倩都是女人,所以趙偉交給他媽出面,對九窈他們說明了來意。

九窈和葉小倩聽了趙偉他們的話,互相對視了一眼,都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

九窈也沒有邀請趙偉三人進屋,直接在門口兒就對趙偉他媽說:“阿姨,趙會平知不知道你們過來?”

趙偉趕緊說:“當然知道啦,我姐她是不好意思啊,所以才由我們出面過來找你們的。現在他們家生活實在是太艱苦了,一下子沒有了生活來源,現在我姐和我姐夫都正在找工作,但是工作也不是一下就能找到的,而且工資也不是一下就能發的,等小雨出來後還要面臨轉學,上學等,這些都需要花錢,你們是從小看着小雨長大的,對她那麼好,肯定是有感情的。其實你們認錯人了,但是畢竟照顧了小雨十幾年,總不能在最關鍵的時候拋棄她吧!”

“那你們是什麼意思啊?”九窈問到。

“我們這次來主要是想向你們借一筆錢,等我姐和我姐夫掙夠了錢就還給你們,拿這部分錢先暫時度過這個難關。”

“你們想借多少?”

“200萬!”趙偉伸出了兩個手指頭。

葉小倩也走了過來,問:“這筆錢是誰來還,是你來還?還是你姐姐來還?”

趙偉打個哈哈,說:“我和我姐是親姐弟啊,誰還都一樣。”

“親兄弟還明算賬呢,如果我借給你們這個錢,你們誰打收條,籤誰的名字?”

趙偉三人一聽傻眼了,他們只想拿到錢,可不想打收條。

如果他們今天寫了收條,那麼將來可是要他們來還錢的,他們可不想來還這筆錢。

他們今天來的主要目的就是想白拿錢的。

趙偉他媽說:“兩位,你們那麼有錢,現在只是讓你們拿出200萬幫助一下小雨,這200萬對於你們來說,簡直就是太小意思了,你們就是見了一個路人還要出手幫助呢,何況是跟小雨十幾年的感情啊!”

“我們的錢也不是大風颳來的,也是我們辛苦掙的,總不能隨隨便便就給人吧!”

葉小倩接話道,“而且你說的對,我們確實是有感情的,所以我們纔沒有收回那套房子,那兩輛車,還有以前他們消費的黑卡,這樣我們已經算是做得夠可以了,我想你們對那張黑卡也有所瞭解吧,”

“是的是的。”趙偉說,“我們非常瞭解,你們對小雨那麼好,那張黑卡是無限額的。”

“既然瞭解,就應該知道這些年來,你們花了我們多少錢,現在居然還好意思過來,想白拿我們的錢,如果要借錢就打欠條,並且讓你姐親自過來,我就把錢借給她。”

1627崛起南海 九窈不客氣的說道。

趙偉說:“你能不能先把錢給我,然後我再讓我姐過來,跟你寫欠條?”

“不行。”

趙偉媽說:“兩位姑娘,趙會平是我親女兒啊,我是不會騙你的,小雨在監獄的這幾天可是瘦了很多,也變得乖巧了很多,我們拿上這筆錢,也趕緊去給小雨打點打點,讓她少受點罪,我隨後就讓我女兒過來行不行?”

“你可以現在給你女兒打個電話,讓她親口給我說一聲也行,如果她同意了,我現在立馬給你們拿錢。”

趙偉他媽猶猶豫豫的說不出話來,她不能打這個電話,因爲,趙會平根本就不知道他們過來找九窈他們的事情。

我的雙眼變異了 即使她告訴了趙會平,趙會平也不會過來打欠條,所以她也不知道該怎麼接話了。

其實從剛開始,九窈和葉小倩從他們的一言一行中就看出來了,趙會平根本就不知道他們過來這件事情,所以她們纔會故意這樣說。

今天即使趙會平過來了,她們也不會把錢給趙會平,因爲她們已經跟趙會平說清楚了,以後她們不會再資助他們了。

只要稍微要點臉面的人都不會再向九窈他們要錢。

他們也是想看一看趙會平會不會過來向他們要錢。

而現在看來,趙會平還是不錯的,起碼沒有不要臉的過來胡攪蠻纏。

九窈說:“等你們商量好再過來吧,我還有事兒就不奉陪了。”

砰的一聲,九窈關上了房門。

趙偉還想說話,不過幸虧他躲得及時,否則他的臉可就要碰到門上了,被門撞到了。

看到門關上了,三人又開始頭苦起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該怎麼辦。

趙偉跟他媽說:“媽,不行你跟我姐打個電話,跟她說一下,讓她過來打個欠條。咱們先把錢拿上再說。”

“你姐肯定不會同意的。”

“你沒有試一試,怎麼會知道她不同意呢,你多跟我姐說說好話。”

趙偉他媽耐不住趙偉的哀求,只能拿起來電話給她女兒打了過去。

趙偉媽在電話裏就滔滔不絕的跟趙會平說了起來。

沒等她說完,趙會平就打斷了她媽:“媽,你說什麼,你在九窈家門口,你們想從她那裏借200萬,還讓我過去打欠條,你們怎麼臉那麼大呀,居然好意思跑去人家的家去找人家,而且還是爲了還你兒子的賭債。”

趙偉他老爸一把奪過手機,在電話裏吼道:“趙會平,我命令你,趕緊給老子過來,現在,立刻,馬上。”

然後就掛斷了電話。

趙會平氣得真想把手機給摔了。

她還不得不過去替他們收拾爛攤子。

趙會平跟她老公和她婆婆說了一下情況,趕緊向九窈家趕去。

趙會平匆匆忙忙的趕到了九窈他們所在的小區。

趙會平在小區門口兒見到了保安。 保安們以前見到過趙會平和小雨一起過來,但是,他們也不敢隨便放人進去,直接就打通了九窈家的視頻,通過聯繫就讓趙會平進了小區。

九窈和葉小倩也想看一看趙會平過來是爲了什麼,是給他們打欠條兒的,還是過來有什麼其他的意思。

趙會平來到九窈家門口,趙偉三人看到趙會平來了,眼中閃過驚喜的光芒。

他們都以爲趙會平是過來給他們幫忙的。

趙偉他媽對趙會平說:“女兒呀,我們已經見過九窈和葉小倩了,她們答應借給咱們錢了,但是她們必須要你出面兒打欠條纔可以,你先打上欠條,等以後讓趙偉還錢。”

趙會平聽到她媽的話,伸出手指了指她媽,又指了指她爸。

最後指向趙偉,走上前啪的一聲給了趙偉一個大耳光。

她的父母作爲長輩,她不能把她的父母怎麼樣,但是,作爲姐姐是可以教訓弟弟的。

“趙偉,你這個混蛋,你怎麼能帶着爸媽來這裏呢,這肯定是你出的餿主意對不對?九窈和葉小倩他們已經挺夠意思了,沒有收回房和車,也沒有讓咱們還以前刷黑卡的錢。你們居然還有臉跑來這裏向他們要錢。”

趙偉瞪着他姐姐說:“你不借給我們錢就算了,你還不允許我們自己想辦法呀,如果今天我不還上200萬,那麼,他們是不會饒了我的。”

“你就應該受點教訓,你自己想辦法去吧,我是不會向九窈和葉小倩他們開口的,我也沒有那個臉,你們趕緊給我離開這裏。”

趙偉開始向他媽告狀:“媽,你看看我姐,她打我,她沒有錢,不借給我們就算了,現在我們想到了辦法,只是讓她籤個字兒,寫個欠條,她居然都不願意。她眼裏還有我這個弟弟嗎,還有你們二老嗎?”

趙偉的爸過來,對趙會平就是一陣劈頭蓋臉的罵:“臭丫頭,今天叫你過來,是讓你過來打欠條的,不是讓你過來教訓趙偉的。現在最主要的就是趕緊把錢拿到,剩下的事情以後咱們再說。”

“爸,你的眼裏永遠只有趙偉這個兒子,沒有我這個女兒,趙偉做了什麼事情,你們都護着他,所以他惹下的禍越來越大,我憑什麼要給你們打欠條,我早就跟你們說過了,我沒錢也不會向我的朋友借錢,更不會從九窈他們這裏拿錢,你們就死了這份心吧,你們走不走?不走,我可叫保安過來了。”

其實九窈他們也可以讓保安過來,攆走趙偉三人。

畢竟他們這個小區是高檔小區,私密性還是比較強的。

如果不經過主人的允許,外人是進不來的。

九窈放趙偉三人進來也是想看看他們有什麼目的,現在讓趙會平進來也是想看看趙會平心裏是怎麼想的,她想怎麼解決這件事情。

門口發生的一切,其實裏面的九窈和葉小倩都知道,他們兩人也在屋裏說着話。

九窈對葉小倩說:“小倩,看來趙會平沒有徹底迷失了自我,並不是無可救藥,如果她今天過來是想從咱們這裏拿到這200萬,那麼她就徹底無可救藥了。”

葉小倩也說:“是呀,希望他們以後能好好教育小雨吧,她們說的也對,雖然他們的女兒不是周小雨,但是咱們畢竟也是看着她長大的,也是有一定感情的,這次咱們跟他們斷了關係,也是想讓他們在金錢上不再依賴我們,否則他們只會越陷越深,那樣對他們一家人都不是好事。”

趙偉的父親見趙會平居然要叫保安過來把他們攆走,頓時怒氣沖天。

三國之召喚時代 他衝過來,抓住趙會平的頭髮,就開始打趙會平。

趙會平因爲被揪住頭髮,擡不起頭了,而且她的力氣也沒有她的父親大,所以趙會平能捱打。

趙偉站在旁邊也沒有上前阻攔他的老爸。因爲他也希望他老爸能把趙會平打服了,然後讓他姐去找九窈他們借錢。

趙會平的母親見到趙會平被打,本來想上前拉架,但是趙偉一把就拉住了他媽,給他媽說:“媽,難道你不想要到錢嗎。如果今天要不到錢,就很有可能會失去我這個兒子了。”

趙偉他媽一聽趙偉的話,也停下了準備前進的腳步。

她看看趙偉,又看看趙會平,最後她心裏的那個天平偏向了趙偉這邊。

畢竟從小她的觀念就是養兒防老,兒子永遠比女兒重要。

現在她也是放棄了趙會平,準備來成全趙偉。

趙會平的父親一邊打趙會平,一邊說:“你去不去借錢?去不去寫欠條?如果你不去借錢,我今天就打死你,反正你也沒什麼用了。”

趙會平聽了他爸的話,真是心涼無比。

她雖然對她的父母有些失望,但是從來沒有像此刻這麼絕望過。

她從來沒有想到過,她父親居然會說出要打死她這樣的話,看來,在她父親的眼裏,錢比她這個女兒還重要。

她本來還想着,以後好好工作,掙了錢以後,要好好孝順二老,看來以後沒有這個必要了。

她爸在這裏打她,而她媽和趙偉都沒有上前阻攔,可見,她媽和趙偉也放棄了她。

所以她此時下定了決心,她要跟他們斷絕關係。

九窈看到趙會平被打,她本來想出來阻止,但是被葉小倩拉住了。

葉小倩說:“如果咱們出去了,可能會讓趙會平誤會咱們對她還有感情,這樣對他們一家都不好。”

九窈想了想,覺得葉小倩說得很對,所以她就沒有出去,而是給門口的保安打了電話,讓他們上來阻止這一切,然後再把他們都趕出去。

只要把他們趕出去了,趙偉他們也就不再抱有幻想了,趙會平也就解脫了。

九窈告訴門口的保安,以後這四個人來到小區就不用通知他們了,一律不許他們進來。

保安放下電話後趕緊過來,把趙偉父親拉開了。

趙會平也得到了一絲喘息的機會,但是這時候趙會平除了臉部以外,身上被他父親打了很多下。 趙會平一直用雙手護着臉,因爲她明天就要開始上班兒啦,這張臉很重要。

如果今天被打的面目全非,那麼明天她將無法上班,剛找到工作就請假,特別不好。

再說了,她肯定不能以面目全非的模樣去上班兒吧,所以除了那張臉以外,她此刻的身上,可以說,都已經青了。

只不過現在外面穿着衣服,別人根本看不出來。

趙會平現在很狼狽,保安把他們趕出去後,趙會平對三人喊道:“我沒有你們這樣的父母,沒有你這樣的弟弟,我要跟你們斷絕關係,以後我跟你們就沒有一點關係了,你們以後也不要再來找我了。趙先生,這次你打我,我就不報警了,如果還有下次,我一定會報警,把你抓進去。”

趙會平也不叫爸了,直接叫了趙先生。

“臭丫頭,你居然要跟我們斷絕關係。你是我們生的,你一輩子都是我的女兒,你想不認都不行。”

“你們認我這個女兒,無非是想從我身上得到利益,我告訴你們,以後你們休想從我身上得到一分錢,以後你們也別來我家,我也不會讓你們進門。”

趙偉不幹了,他也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他以後還想指着他姐呢。

“姐,你這樣說就不對了,爸媽辛辛苦苦把你養大,你就這樣回報他們?”

“因爲我以前太在意他們二老的感受,處處爲他們着想,所以才把他們慣成現在這樣,一有點兒事情就找到我的頭上,我做什麼事情都不對,而你做什麼事情都是對的,他們也是被我慣壞了,以後他們就由你去孝順吧,我孝順的也夠了。”

說罷,趙會平就要轉身走。

趙會平老爸還想上前打趙會平,被趙會平的媽攔住了,說:“你再動手,萬一會平真的跟你斷絕關係你怎麼辦?現在會平肯定是在氣頭上,以後等她氣消了。她肯定還是會認我們的,如果你把她惹急了,以後咱們沒有一點好處。”

趙會平看了她媽一眼,轉過身走了。

趙會平回到家後,她老公和婆婆看到她狼狽的樣子,連忙問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趙會平就把事情的經過跟老公和婆婆說了一下。

她婆婆聽了後非常生氣,大罵趙會平父親不是東西,怎麼能對自己的女兒下那麼重的手。

等趙會平告訴她婆婆,以後她不會再認她的父母和弟弟後,趙會平的婆婆就笑了,說:“你做的對,以後你就是我的親生女兒,他們那樣對你,不認也罷,以後媽一定會好好疼你的。”

經過這幾天時間的相處,趙會平和她婆婆的感情,可以說是突飛猛進。

倪老師看着他媽和老婆感情這樣好,他心裏特別欣慰,等到小雨回來了,他們一家四口就團聚了。

他相信他們以後的生活會越來越好的。

趙偉他們的計謀又沒有得逞,他們本來以爲從九窈這裏拿到200萬,然後就去還錢,但是現在看來,這條路還又走不通了。

趙會平對他媽說:“現在實在是無路可走了,咱們只剩下一條路了。”

“哪條路?”

“把咱們的房子抵押出去或是賣掉。”

“不行,,如果把房子抵押出去,一個月得還1萬多塊錢,你來還錢嗎,這是我和你爸這老骨頭來還,我和你爸掙不了幾年錢了,如果以後還不上,房子是要被收回去的。”

趙偉說:“那不行就賣了吧!”

“賣了,咱們住哪呀?這是咱們最後的資產了。”

“那一套房子值300多萬,等賣了後還上200萬,還能剩下100多萬,咱們可以先租個房子。剩下的錢,也夠咱們過一段兒生活了。”

“100多萬說是不少,但是我和你爸老了,以後肯定會生病,只要一得病,100多萬也許一下就折騰進去了,如果你不好好工作,以後咱們就真的連個住的地方都沒有了。”

趙偉媽還是不想賣房子。

趙偉見他媽不同意,也沒有再說什麼,畢竟以後他還要指着他爸媽呢。

他們昨天晚上也沒有想出個什麼好辦法。

轉眼就到了第二天早晨。

上午九點鐘,前臺就給趙偉打來了電話,問他什麼時候過去還錢。

趙偉知道這一關遲早是要過。所以他對前臺說,大概十點多左右過去。

前臺就掛斷了電話。

趙偉跟他爸媽說了,他爸媽也是挺苦惱的,一晚上都沒有睡好,他們也特別擔心趙偉。

如果今天不去的話,讓賭場的人找上門來,那樣影響更不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