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抽針的動作比她下針的動作還快,那手法彷彿練過了十數年一樣,一點也不象是一個小姑娘的所為。

醫生看傻了,「莫老,還說不是你的關門弟子,這手法,除了是你的弟子,我不相信還有其它人能做到了。」

喻色收完了最後一根針,這才起身對醫生道:「他顱腦的創傷剛已經被我恢復了,只剩下了外傷,包紮一下就可以了,不過肋骨斷了三根,腰椎也傷了,剛剛在人前他穿著衣服我不便施針,剩下的外傷就交給你帶去醫院醫治吧。」

說完,她起步就要離開。

這一折騰,原本就緊張至極的時間更緊張了,她可能進去超市還沒能挑完要買的東西,就要出來回學校上課了。

「姑娘,你等一下,等等我。」莫明真看到她要走,急忙追上來。

然,不等他追上喻色,已經被之前那些崇拜他的人給攔住了。「莫老,簽個字吧。」

「莫老,能不能給我診斷一下病情。」

莫明真急了,手指著喻色的方向,「你們要追星也是追她,讓開讓開。」

只是不管老人家怎麼喊,這些人也不讓開,讓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喻色從眼前消失。

有莫明真吸引了眾人的目光,還有那個醫生堅信喻色是莫明真的關門弟子,所以,還真沒有人追出來。

。 聖劍王城到底有多大,說實話就連清風和蕭逸都不是很準確的知道。

王城共分內、中、外三城,其中外城最大,中城次之,內城最小。可單單一個內城縱深就有三百里,由此可見,聖劍王城真的很大!

或者可以說,真正的聖劍王朝其實就是指這一個王城!因為在王城之外的遼闊之地,僅僅分佈著五大家族的駐軍以及住著零零散散的一些散戶。

也就是說,聖劍王朝的人,基本上都是生活在王城之內的。

這樣的情況,在其他三大勢力當中也是一樣的,這也是長久以來隨著世界的變化而自然形成的現狀。

在段平的帶領下,一行人進入王城之後開始順著中軸大道向內城行去。

清風那微微泛紫的雙眼看著走過的那些陌生的場景,心中卻是升起一種熟悉的久違感覺。這也使得一路上他那始終平靜的眼神,再也難掩一種複雜的情緒。甚至於越靠近內城,他的神情就越不平靜!

這一切都被蕭逸看在眼中,由此更加肯定了他心中的判斷。

「回到家族之後我一定會被父親關去禁閉,估計安子也不會倖免。不過你放心,作為我的隨侍我自然會先將你安排妥當,到時你就安心等著,相信很快我就會出來的!」聽蕭逸的語氣可完全不像是將要接受懲罰的樣子。

清風點了點頭沒有說話,倒是一旁的安子哭喪著臉,顯然是在愁苦自己被自家少爺給連累了。

內城,主要居住的自然是五大家族的人。當然,那些在聖劍王朝有一定地位和實力的自然也在其中,只是他們的大本營只能定居在中城而已。

蕭家的位置在內城的正北方,段平他們也正是從這個方向進入王城的。

此時,蕭府門前正站著蕭家的大總管蕭宏。他是一個看起來頗為和善的老人,當看到蕭逸他們后便立刻迎了上來。

「三少爺,您可總算是回來了,若是再遲幾天老爺他可就真要大發雷霆了!」

聞聽此言,蕭逸之前表現的雲淡風輕頓時煙消雲散,小心翼翼的低聲問道:

「宏伯,父親他……很生氣嗎?」

蕭宏聞言嘆了口氣,苦笑著搖搖頭說道:「三少爺啊,這次您可是失了分寸呦。不尊軍規擅自行動,完全可以當做逃兵論處!對此不但族中一些人很不滿意,就連其他家族也拿此事對老爺進行責問呢!」

「啊?!有這麼……嚴重嗎?」蕭逸真的有些害怕了。

族中的一些人倒還好說,無非就是一些平日和他不對付的人在趁機找茬兒,除此之外充其量就是那些族老們的「倚老賣老」,對此蕭逸可是完全不放在心上。

但若是其他家族死拿這件事說事兒,那最後的結果可就不在他的掌控範圍內咯!

「宏伯,我父親最看重您了,所以這次您可一定得救救我啊!」蕭逸拉長著臉哀聲道。

「唉,我倒是求情來著,可是沒用啊,所以這次三少爺您就自求多福吧!」蕭宏說完,似乎不願在此事上多說,於是轉向段平說道,

「段副將任務既已完成,那就儘早返回營地吧,記得代我向遠軍將軍問好!」

蕭宏作為蕭家的大總管,其地位可以說是僅在家主蕭楚雄之下,不要說他段平僅是一個副將,哪怕是他在軍中的最高領導蕭遠軍將軍,在面對蕭宏時也得客氣三分。

於是只見段平非常恭敬的抱拳回道:

「大總管的話末將一定帶到,不知大總管可還有別的吩咐?」

蕭宏微笑著搖了搖頭,「別無其他!」

「那末將就告辭了!」

說著段平分別向蕭逸和蕭宏行了一禮,然後在蕭逸愁眉苦臉的隨手擺了幾下后便離去了。

待段平走後,蕭宏將目光轉到了清風的身上,笑問道:

「這位是……」

只是普通的看向自己而已,可是清風卻瞬間感覺到自己彷彿被這位大總管完全看透了一樣,心中不由凜然。

饒是如此他的臉上也仍然是一片平靜,而且也沒有說話,因為他現在畢竟已經是蕭逸的隨侍,那麼由蕭逸來介紹自然更加合適。

果然一旁的蕭逸隨手指了清風一下,心不在焉的說道:「他是我在邊地收的一個隨侍,宏伯就把他安排在安子的房間旁邊就行了!」

隨侍?

蕭宏有些詫異,因為他還以為這個紫發少年是三少爺結識的朋友呢,否則他怎會帶著那個紅色絲巾。

關於紅色絲巾的來歷蕭宏自然是清楚的,但相較於此,讓他更加在意的而是這個紫發少年的奇特。

體內有著一股非常奇特的力量,雖然還很弱小但感知起來卻頗為的霸道,如果不出意外這少年修習的當是某種異常歹毒的毒術。

而且從這少年身上,蕭宏也隱隱感知到了一種極為玄妙的感覺,竟然連他這個蕭家的大總管都說不清楚。

這樣的一個人卻成為了他們三少爺的隨侍,這讓蕭宏對事情的經過有些好奇了。

這一切只在心中一閃而過,蕭宏的臉上並不能看出有絲毫的異樣,只見他對著蕭逸笑道:

「三少爺,您這個隨侍我會安排妥當的,您和安子還是趕快去見老爺吧!」

「唉,好吧!安子,我們走吧!」

說完,蕭逸耷拉著臉便和安子向蕭府內走去。

走了兩步又停了下來,轉過身對著清風說道:「你哪裡都不要去,老老實實在房裡待著等我出來!」

「是,少爺!」清風恭恭敬敬的彎腰應道。

按說一個隨侍,哪怕是得到認可的三少爺蕭逸的隨侍安子,也不值得讓蕭宏親自引領。但作為蕭家大總管的蕭宏,卻是有必要弄清楚這個紫發少年的底細和來歷。

再有就是他也對這個就連自己都無法看透的紫發少年,產生了一絲絲的興趣。

「你叫什麼名字?」蕭宏問道。

「回大總管話,我叫清風。」清風躬身回答,完全一副隨侍該有的模樣。

「清風?名字不錯!」

「大總管過獎了!」

蕭宏點了點頭,又說道:「看來三少爺很看重你,否則斷然不會把這個彩鳳絲巾送於你。」

「少爺厚愛,清風以後必定盡心服侍!」

清風的表現可謂是非常符合一個隨侍該有的態度,但蕭宏還是看出了這少年身上那一種不卑不亢的氣質。

「跟我走吧!」

也沒有點明,說了一句之後蕭宏便走進了蕭府,清風自然在身後小心跟隨。

蕭家作為聖劍王朝的五大家族之一,其府院佔地很大的同時也自是別有一番氣派。但一路上清風一直都微微低著頭謹守一個隨侍的樣子。

偶爾碰到一些蕭家的人,也都對蕭宏很是恭敬乃至敬畏,這也足可見其在蕭家的地位。

「你和三少爺是怎麼認識的?」走在前面的蕭宏隨口問道。

「我在前來聖劍王朝途中恰遇少爺和鐵碭游馬在對峙,故而結識!」清風簡單回答道。

「竟然是鐵碭游馬,三少爺確是魯莽了!」蕭宏微微一愣道。

清風自是不會接話,而且他明白這位大總管此時是在探自己的底細,並且還沒完。

果然只聽蕭宏接著問道:「鐵碭游馬的名頭我是聽說過的,以三少爺和你的實力怎會安然無恙?」

「回稟大總管,只是因為我與鐵碭游馬的頭領鐵三相識,而且他們也顧忌蕭家的威名,故而並沒有為難我們!」清風答道。

「哦?這麼說你來自遺棄之地?」

「是的!」

「那你為何來我聖劍王朝?又為何甘心成為三少爺的隨侍呢?」

蕭宏問的隨意,但清風卻是知道若是不能有一個合理的答覆,恐怕不等蕭逸出來,他就被蕭家給處理了。

好在早有所料,胸中也已有腹稿,因此他並沒有慌亂。

「回大總管話,遺棄之地僅是一個蠻荒混亂之地,又怎能比得上在四大勢力中也是數一數二的聖劍王朝,故而我對聖劍王朝早已心嚮往之!」清風語氣平緩的說道,

「要想在聖劍王朝站穩腳步並且有所成就,那麼加入五大家族是最好的選擇!」

「而且通過與少爺的一番接觸了解后,我確定他也值得讓我就此跟隨左右,因此才會心甘情願成為少爺的隨侍!」

清風適當的表露出了一點野心。因為正如他話中所言,能夠進入五大家族在許多人看來確實是一種至高的榮耀,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而且以蕭家的實力和地位,根本不怕你有什麼野心,相反,若是連一點野心都沒有,才會更加讓人懷疑。

聽完之後,蕭宏的臉上沒有任何的變化,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話音一轉問道:

「你修鍊的是一種毒術?」

「大總管慧眼!」清風順口就是一句恭維,然後略帶惶恐的語氣說道,

「遺棄之地多不安寧,我也是迫不得已為了生存才修鍊了這種毒術,若是大總管覺得……」

「呵呵,你不必驚慌,我並不是指責你不能修鍊毒術,只不過但凡毒術都太過歹毒了一些。你還年輕,若是因此而偏離正途卻是得不償失,因此你今後要多注意心境的修鍊才是!」蕭宏笑道。

「多謝大總管指點,我一定銘記在心!」清風趕忙弓腰拜謝。

「……」

「你這面具不錯!」

「只因我臉上有恙,故不便示於人前!」

「……」

就在兩人一問一答的情況下,終於來到了一處頗為清麗的小院子。

「正房是三少爺的住處,安子住在東偏房,你就於西偏房住下吧!」蕭宏指著西邊一間房說道。

「多謝大總管!」站在院子中,清風再次向蕭宏弓腰拜謝。

「估計三少爺這次的禁閉要有些時間了,這期間你就待在這裡不要四處走動!」蕭宏最後提醒道。

「是,我只在此等候三少爺出來!」

蕭宏點了點頭,然後深深地看了清風一眼之後沒有再說什麼,轉身走出了院子。

「呼~」

待蕭宏走後,清風不由得長長出了一口氣,

「果然不愧是蕭家大總管,看來已經引起了他的注意啊,也不知道是好是壞!」

雖然在路上蕭宏的問話都很隨意,自己的回答也還算合理,但他卻明白,自己已經讓這位蕭家的大總管產生懷疑了。

但就目前的結果而言,還算讓人滿意,只要隨後等蕭逸出來然後有了他為自己打掩護,那就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

至於說來自於蕭宏的懷疑,其實清風並不是特別的在意,因為說到底,他接下來要做的事和蕭家並沒有關係,甚至於以後還要藉助蕭家幫自己取下千針封魔環呢。

反正我又不會對你蕭家不利,也不怕你有什麼懷疑的!

無論是蕭逸還是蕭宏都說要清風老老實實的待在這裡,這也正中下懷,因為他正可藉此機會好好研究一番自己的身體到底怎麼回事,畢竟在返回聖劍王朝的一路上,可沒有機會讓他坐下來探查。

於是,清風便走進西偏房,然後拋卻心中雜念開始仔細探查體內的變化。 聽到電話那頭的中年男人好像暴跳如雷了,胡天心裡也有些意外。

暈了,這傢伙是從哪裡冒出來的,說起話來,怎麼跟精神病差不多啊?

想到這裡,胡天冷冷的說道:「我想不想在水城混,取決於我的心情,你說了不算的。」

「你難道不知道我是趙家的管理層嗎?」趙大海氣急敗壞的說道。

「大叔,我連你是哪位都不知道,我怎麼知道你是趙家的管理層啊?」

胡天有些莫名其妙的說道:「再說了,趙家算是什麼東西,跟我有半毛錢關係嗎?」

「你,你……」電話那頭的趙大海氣的有點說不出話了。

也是啊,趙大海畢竟是趙家的棟樑。

就算是放眼全國,他也是很有身份的存在。

他什麼有過這樣的遭遇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