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深深吸一口氣,“總裁,我什麼也不會做,我……”

“你以爲我要你做什麼?”歐陽撤看着她受驚嚇的小鳥的樣子,嘴角冷漠的一笑,“你只要伺候我開心了,我不會爲難你的。還有,記住你的免費的傭人,二十四小時待命,只要我有要求你就得滿足我。”

他如變態的話狠狠的敲着方可可的心頭,好像木魚一下一下的。

“現在,去給我煮一碗麪。”歐陽撤灑的說,優雅坐在沙發裏。

方可可扭曲着一張臉,心裏有着不滿,可是這個時候她有不能言語什麼。

她默默的朝着廚房走去。

難道她真的要做一年的免費女傭嗎?

老天……想到這種暗無天日的日子,她不禁成了霜打的茄子。

方可可在廚房找到了面,也找到了番茄雞蛋,開始做着番茄雞蛋麪。

二十分鐘之後,她端着一碗麪出來。

“總裁,面好了。”她把面放在桌面上,依然一副小女傭的樣子。

歐陽撤微微擡起眼看着她,又看看面,端起來吃了一口,不禁皺了一下眉頭。

“面太硬,我不喜歡,重做。”

硬?腫麼會呢?

方可可皺了一下眉頭,自動嚐了一口,“不會啊,我覺得很好吃啊。”

“我說硬就是硬,換掉。”他語氣不友善的說。

楚王好細腰 方可可皺了一下眉頭,端着面走進廚房,半個小時候之後又端着一碗麪出來。

歐陽撤看着,拿起面嚐了一口,不禁皺了一下眉頭。

“軟了,重做。”

“什麼?”方可可張大了嘴巴。

“張那麼大嘴做什麼?想吃我不反對,但是快去給我煮麪。”

“︴”方可可帶着不滿再次回到廚房。

“可惡,懶人臭人,死變態臭變態……”她一邊碎碎念,一邊做着番茄面。

她有預感,早晚有一天會死在變態總裁手中的。

最後,她再次端了一碗麪出去。歐陽撤吃着面,微微的擡起眼看着她。

“勉勉強強可以入口,記得下次不要放雞精。”

有得吃還挑三檢四的,可惡!

方可可心中有着極度的不滿,暗自握緊了拳頭。

“怎麼?你有什麼不滿嗎?”不慍不火的聲音響起,惡魔總裁好整以暇看着方可可,嘴角微微揚起一個笑容。

“沒……沒有。”

“嗯。”他挑起聲調,玩味的看着她,“居然這樣,你去給我放洗澡水,我要洗澡。”

混蛋,該死的混蛋–

方可可一邊放着水一邊在心裏狠狠罵着總裁大人。

“可惡的臭男人,空有一整帥氣的臉,骨子裏壞到家了。爛人一個,沒有一點優點。身上的每個細胞都給全世界帶來不可估量的災難,如果不是遇見你,我一輩子都不會理解bt的真正含義……你已經入圍2012年十大玷污中國人物,很少有人****到完美,你卻是當之無愧……”方可可不客氣的罵着,絲毫不知道身後已經站了一個男人。

“我不知道我有這麼多的缺點。”低沉的聲音有力響起。

方可可倒抽一口氣,瞬間轉過身子,便看見總裁大人陰沉不變的臉。

她的小心臟咚咚的跳着,緊張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總……總裁……”他什麼時候出現的,像鬼一樣。

看着他朝着自己逼近,她不禁吞吞口水,不知道自己剛剛的話他聽到多少。

“總裁,水放好了,可以洗澡了。”

歐陽撤酷着一張臉看着她,“bt是什麼意思?”

他剛剛纔進到浴室,就聽見她嘴裏碎碎念,每一句都帶着嚴重的人生攻擊。

該死的小女人,她膽子真的很肥。

方可可一囧。

原來她說的話他都聽到了。

“bt是……”她咬咬脣想着,思量着這個說法也許會招來殺生之禍的詞彙要不要說。可就在方可可還沒想明白的時候,威脅的話響起了。

“如果你敢騙我,你會不得好死。”

方可可覺得‘不得好死’這四個字真的不像從高貴總裁身上說出來的。

於是,方可可很不情願的說出“變態”兩個字。

等待她的是沉默,也是最讓人不安的事情。

歐陽撤冷着一張臉,看不出他予以何爲。過了好一會,他優雅的開口。 “我要洗澡了。”

嘎?

方可可愣了一下,真是出乎意料,總裁大人居然沒生氣。

“那……你慢慢洗,我出去了。”她剛剛纔開出幾步–

“你留來服侍我洗澡。”

蝦米?留下來服侍他洗澡?

方可可愣住了,轉過身子看着總裁大人。

正在脫衣服的歐陽撤動作非常的優雅,可是這種特麼**的動作方可可卻沒有心情欣賞,她覺得腦細胞被殺死不少,在看下去不知道會看到什麼。

最後,看着總裁將內褲勾下來,她捂住眼睛。

“總裁你別這樣,我不習慣,你還是自己洗吧。”她拔腿想溜。

“方可可,你敢出去,我會死的很慘。”

總裁威脅的話就在耳邊,方可可就算有一百個不願意也不得違抗他的命令。

瞬間,方可可是臉更加紅了。看着眼前的俊臉,輕柔的點着自己的鼻子,心頭不由得小鹿亂撞了下,她小心的微閉眼瞼,不讓他看見自己的意亂情迷。

“誰說……我沒看過,別忘了,我可是有男朋友的人。”她死鴨子嘴硬。

“是嗎?那很好,過來服侍我洗澡。”

歐陽撤大咧咧的坐在浴缸裏,浴缸內有人工按摩的水流,每次他工作一天累的時候就會,就會泡泡澡放鬆一下。

可是今天,他卻想換一個方式。

“過來給我按摩一下。”命令的口味響起。

方可可知道他在說自己,看着他背對着自己,不禁對他做了一個鬼臉。

她走到他身後,看着他寬闊的見竟然不知道要如何而下手。最後還是硬着頭皮伸出手。

他就像一個土皇帝一樣,霸道的無懈可擊。

“總裁,你真的讓我住在這裏嗎?”她小聲的問。 農門小仙女 她有夢遊的習慣不知道這個要不要說。

“你覺得呢?”

“我知道我犯了不可彌補的錯誤,可是我真不是故意的。”

“如果你是故意的,你會死得很慘。”威脅的話就在耳邊。

天知道自己爲什麼會容忍這個女孩!

害了他禁慾,按照慣例她會死得很慘的,別說只做一年免費的女傭了。如果是其他人,他在就發配到非洲了。

不過……她的小手按在他的肩上很舒服,緩解了他一天的怒氣。

“我知道……”她害了總裁不能人道,這是多麼大的事情啊。

“你知道就好,所以你要好好的伺候我知道嗎?只有我開心了你纔會有好日子過。”他霸道的聲音再次落下。

真是一個自大的人。

方可可繼續按着他的肩,像是想到什麼,嘴角笑了一下。

“總裁。”

“嗯。”

“你知道雙性人嗎?”

“恩?”

“你不知道嗎?就是那種喜歡男人既喜歡女人的那種人,男女通吃的。其實人的本性是可以開發的,有些人可能不知道而已。他以爲自己只喜歡女人,其實不然,說不定連男人都可以接受。”

“你到底想說什麼?”歐陽撤皺緊了眉頭。

“我想說……總總裁,如果你不能人道,可以考慮喜歡一下男人。”

“誰說我不能人道了?”蹭的一下,歐陽撤懂水中站起來,腰腹的力量彈力而起,微眯起眼緊盯着她,因爲他說出大逆不道的話,恨不得掐死她的架式。

“不是醫生的說的嘛。”

“方可可,醫生說我要休息一年,不是不能人道。”他要被這個女人氣死了。

“還不一樣嘛。”她低估着。

好,很好,真有這個女人的。

瞬間歐陽撤拉着方可可的手直奔臥室。

“總裁……你你你要做什麼?”

“讓你看看我到底能不能人道……”

“還不一樣嘛。 ”她低估着。

好,很好,真有這個女人的。

瞬間歐陽撤拉着方可可的手直奔臥室。

“總裁……你你你要做什麼?”

“讓你看看我到底能不能人道……”

什麼什麼?

方可可腦袋瞬間當機了,看着總裁大人拉着她進了房間,接着把她摔在大牀上。

她被摔的有些頭暈,幾秒鐘回過神來,看着總裁大人赤。裸的站在自己的面前,她真的被嚇死了。

老天啊!

這種事情不是經典的小說橋段嗎?邪惡的變態男主要強上無歸善良的女主。

不要不要,不要發生這種事情。

“總裁,你冷靜一下,醫生說你不可以的,身體重要。”方可可安撫躁動的總裁大人。

“醫生說的都是狗屁。”爆粗話的震徹山谷。

“不不不,總裁你要冷靜。來,和我我一起做,吸氣,吐氣,再吸氣,再吐氣……”她用手的上下移動來輔助示範呼吸的動作,胸口不自覺的跟着呼吸的吐納而起伏。

她以爲這這招很有用,可是一瞬間,歐陽撤撲着她而來。

方可可嚇得大叫,瞬間躲開,卻被歐陽撤固定在身下。

男上女下承受曖昧的姿勢。

“總裁,真的不可以的,要注意身體。”方可可害怕的不知所措,一方面也擔心他的身體。

歐陽撤看着她,嘴角詭異一笑,“我知道我不可以,但是你可以。”他捏着她的下巴,眯着眼睛看着她。

什麼意思?

方可可不解,看着完全貼着自己,炙熱的氣息吹拂着她的耳際使得她身體一顫。

“你讓我不好受,我也讓你不好受。”他邪惡的話響起,火熱的氣息噴在她的臉上,令她的身子一陣抖縮,芳心狂跳不已。

看着她緊張的樣子,歐陽撤笑得更加邪惡了。他修長的手指摸着啊的臉頰,沒想到她的肌膚滿稚嫩的,摸起來的手感很不錯。

“你真的有男朋友嗎?”他低沉的聲音響起。

“什麼意思?”

“看你的樣子不是很像。你還是處。女嗎?

他直白的話然方可可羞紅了臉,緊張的看着他。“你……你你知不知道羞啊,要你管啊。”

“我是不想管,不過我到是很有興趣看看你對男人的反應。來,先親一個。”

做了歐陽撤的祕書已經半個月了,她才知道什麼是苦逼。

在公司她累的像頭牛,回到家她繼續耕耘。

她見過悲催的,沒見過比自己更別催的。

方可可打着文件,終於結束了上午的工作,鬆了一口氣。

看着時間,已經十二點了,難怪她覺得自己餓了。

預備去把便當熱一下,她纔拿着便當走進茶水間,極品的電話鈴聲響起。

武俠仙俠世界的廚神 啊嘶嘚啊嘶嘚,啊嘶嘚咯嘚咯嘚,啊嘶嘚啊嘶嘚咯吺–

她急急忙忙接起電話,那邊傳來親切的聲音。

“可可。”

“遲熙?”電話是冉遲熙打來的。

“死丫頭,你還知道是我。這麼久不和我們聯絡,還以爲你死在外太空了。”冉遲熙抱怨的聲音響起。

方可可頓時一囧,自從做了勞工之後,她很少和兩個好姐妹聯繫了,她真的覺得很過意不去。

“沒有,最近工作很忙,回到家還要伺候他大爺的,弄得我筋疲力盡。”

“他大爺?”冉遲熙不解的問。

“哎呦,就是總裁了。”

“哦……可可那你要好好照顧自己知道嗎?對了晚上你回來一趟吧,我和明月晚上吃火鍋,你也一起來。”

說道火鍋,她的口水開始忍不住的泛濫了。

想想也好久和沒姐妹們一起了,還真是想念啊。只是不知道總裁會不會同意,不管她不管了,姐妹纔是重要了。

和遲熙通話結束之後,她深深吸了一口氣。接着拿着熱好的便當走了出去,結果她纔剛剛出去就看見門口高大的身影。

起初看見這個身影,方可可真的被嚇了一跳。他的身影和總裁大人很像,可是仔細一看,纔看出來他是j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