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眼眸中一串串的數據流動,頃刻間開始侵蝕進入大漢帝國的電腦以及各種電器設備之中。

劉辨哂然道:「若是讓你逃出朕的掌控,豈不是笑話!」

他引動氣運雲海,以大漢帝國的氣運對整台電腦不斷地進行煉化。

而紅後主板也在氣運的洗鍊之下逐漸地開始變化。

紅后的侵蝕突然被中斷,她捂著頭慘叫著,不停地求饒,看起來楚楚可憐。

劉辨卻絲毫不為所動。

這個小東西可不是好路數,當年喪屍世界的人類幾乎被她殺絕。

論罪惡,許多絕世大魔頭都比她不如。

隨著劉辨完成了煉化,對整台電腦的操控達到了如臂使指的程度,紅后的形象開始閃爍不定,五官也變得模糊起來。

劉辨知道這是因為在大漢氣運的沖刷之下,紅后的靈智被毀滅,相當于格式化了,成為了一個新誕生的空白的智能生命。

他開始重新設定了紅后的形象,仍然是一個模樣精緻的小女孩。

不過看起來卻只有兩三歲,黑髮黑眼的漢人模樣。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在靈山之中,有一片金燦燦的池子,池水金黃透亮,泛著淡淡的金色熒光飄散,滾熱的霧氣升騰,猶如一座爐子。

這池子便是金剛池,一旁便是金剛果樹,樹上的果子雖以金剛為名,但卻柔嫩似水,每隔十年便會成熟墜落融入池水之中,便成了這已有萬年歷史的金剛池。

金剛池最大的作用莫過於淬鍊體魄、

《我的弟子皆是天驕》第六百章:風波將至 「你閉嘴,別跟我提寶寶!明楓,你還要害我到什麼時候?我被你害得還不夠慘嗎?」

若晴手裡要是有棍子,保准一棍子打過去。

這個混蛋。

把她害得夠慘的了。

上輩子是他,這輩子還是他。

他就打著想與她再續上輩子前緣,想讓寶寶回到他們身邊的旗號,破壞她的婚姻。

「若晴,我害誰都不會害你呀,跟我走,好嗎,我們回去后再好好聊聊。」

明楓用著哄的口吻,想哄著若晴跟他走。

「明楓,你就死了這條心吧,別說我和戰博還是夫妻,就算我們離了婚,我寧願餘生單著也不會跟你。」

明楓默了默后,說道「若晴,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回家再說,你是自己上車還是我抱你上車。」

「抱你個頭,你敢碰我一下試試!」

若晴被這個無恥的男人氣得心口都痛了。

她真是倒了幾輩子的霉,才會遇到明楓這樣的瘋子。

「把慕二小姐帶走。」

明楓見若晴不肯跟他走,沒有再多費口舌,吩咐保鏢們強行帶走若晴。

若晴又豈肯束手就擒。

明家保鏢一上前,她就不客氣地動手了。

童熙不會打架,幫不上忙,牢記著若晴跟她說過的話,守住若晴的後方,不要被明家保鏢從背後偷襲若晴。

面對一兩個明家保鏢的時候,若晴還是有勝算的機會。

更何況明家保鏢都知道若晴是他們家主的心頭肉,傷不得,他們便有點束手束腳的,哪怕此刻同時幾個人上,一時半會都沒有辦法控制住若晴,反而挨了若晴幾腳。

明楓倒是不急。

他就站在那裡看著。

若晴是女人,體力有限。

又是以一敵五六個保鏢,很快就處於下風,也漸漸累了。

明楓這次帶了很多保鏢來,是想確保萬無一失的。

那幾名保鏢累了后,第二批保鏢又上。

若晴在心裡罵娘。

該死的明楓。

竟然採用車輪戰術。

「若晴,別再做無謂的反抗了,戰家的老太婆看你不順眼,不會再讓戰博來找你的,這條路的車流量也低,沒有人可以幫到你,還是跟我回去吧,拳腳無眼,免得被傷到。」

明楓上前兩步,沉聲勸道。

若晴喘著氣,又是一腳逼退了一名保鏢,沒有回應明楓。

她得保持著體力干到底。

見她如此倔強,就是不肯跟他走,明楓也失去了耐性,他倏地箭步竄到童熙的面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緊緊貼著若晴後背,幫若晴守衛後方的童熙拉開。

若晴發覺不妙,回身就是一拳揮過去。

明楓輕鬆地捉住了她的拳頭,再用力一拉,若晴就撲向了他。

他卻不是抱住撲過來的若晴,而是錯開身子,再朝若晴的后脖子上一劈,若晴只覺得后脖子劇痛,眼前一黑,便什麼都不知道了。

這個時候,明楓才接摟住若晴軟下的身子。

「若晴。」

童熙被明楓拉開的時候,差點撲倒在地上。

等她站穩,回頭一看,若晴已經被明楓劈暈了。

這個男人原來這麼厲害的。

他也奸詐,等若晴累了,才出手。

若晴不累的時候跟明楓正面交鋒,都沒有勝算的機會,更不要說現在累了。

童熙撲過來,想從明楓的懷裡拉走若晴,被明家的一名保鏢推開。

「哎喲。」

童熙跌倒在地上,摔痛了,本能地叫了一聲。

明楓蹙眉,瞪了那名保鏢一眼。

保鏢……

他也沒有用多大的力氣呀。

是童小姐太軟弱了。

他輕輕一推,童小姐就跌倒在地上。

「明楓,你放開若晴,若晴不愛你,你就不要再對她糾纏不休的,你害若晴害得還不夠慘嗎?」

童熙爬起來,再次撲過來,想阻止明楓把若晴抱上車。

這一次,沒有保鏢敢推童熙的。

明楓抬腳就踹,快要踹到童熙身上的時候,他又縮回了腳。

童熙得以近前,伸手就想拉扶若晴,還往明楓的手背上狠咬了一口。

明楓一手扶住若晴,一手被童熙咬著,他臉黑黑的。

「把她給我拖開!」

有他的命令,保鏢們才敢上前。

童熙不會拳腳功夫,兩名保鏢把她架起來,令她雙腳騰空,輕輕鬆鬆就把她拖開,讓她無法再阻礙明楓抱若晴上車。

明楓低首看著被他劈暈在懷裡的若晴,眼底一片溫柔。

他在若晴的額上,落下一吻,柔聲說道「若晴,我們回家。」

說著,他打橫抱起了若晴。

「明楓,你個混蛋,你放開若晴!」

童熙奮力掙扎,對那兩名保鏢又踢又咬的,兩名保鏢不敢亂傷她。

竟然被她掙脫了鉗制。

她發瘋一般衝上前,想救若晴。

明楓忍無可忍,等她近前了,他放下若晴,出手,把童熙也劈暈了。

眼看童熙的身子要跌在地上了,他又忍不住伸長腿勾扶了童熙一把,起到了緩衝作用,等他縮回腳的時候,童熙跌在地上,也不會摔傷。

她要是受傷了,若晴醒來,會心疼,會生氣。

明楓告訴自己,他這樣做,並不是擔心童熙會摔傷,而是不想讓若晴氣他。

「噠噠——」

好幾架小型的私人直升飛機由遠而近,很快便飛到了明楓等人的頭頂上空盤旋。

見此情景,明楓趕緊抱著若晴上車。

他的保鏢們動作也很快,全都上車,準備溜。

只是,那幾架小型的直升飛機降落在公路上,把他的前後路都堵住了。

從飛機上走下來十幾個人,為首的那個男人,高大峻冷,懷裡抱著一個三四歲的小男孩,那小男孩俊美可愛,和那個高大峻冷的男人有幾分相似。

一看,便知道是父子倆。

明家的保鏢紛紛下車,擋在明楓的車子前方,防備地看著那十幾個從天而降的人。

是東城海家家主!

明楓猜到了對方的身份。

沒想到,海銘鋒會及時出現。

他消息真是靈通。

也有可能是戰博向海銘鋒求助,海銘鋒才會緊急飛過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