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聲音讓席秋怡拉回了神,面頰的疼痛迅速傳來,伸手又不敢太用力去摸,剛要大聲怒吼唐小芯時,結果力度太多,牽扯到了,臉更疼了,雙眸立即泛起了水霧,內心的不甘,導致了此時的她面容扭曲,難看至極。

已經失去了理智的席秋怡,直接對她大吼,「唐小芯你就是賤人……」

啪的一聲,在席秋怡話一落就已經大力甩上去。

打得手掌都有些發疼了,唐小芯特地甩了甩,舒緩一下,疾言厲色:「席秋怡看來我今天上午修理你還不夠呀!還竟敢罵我!好呀! 末日御獸大師 你竟然嘴巴這麼臭,那就應該喂屎喂尿給你吃,而不是吃我米飯。」

「唐小芯……」在唐小芯陰涼語氣的說話中,席秋怡那理智漸漸的恢復了一點,腦海里想到了今天那噁心的洗尿桶事件,光是想著,她又開始作惡了,如果萬一唐小芯真像她說的對自己那樣做,光是想到那樣的畫面,席秋怡又已經開始受不了,小心臟顫顫發抖。

對視席秋怡恐懼的眼睛,唐小芯冷笑,「現在才來知道害怕,已經太晚了!你剛才不是很有能耐的嗎?還不知道威脅我!」

說著,她蹲在席秋怡面前,又挪了一步上前,啪的一聲又摑了席秋怡一個響亮的耳光。

席秋怡終於被這一巴掌給打崩潰了,失控的她就朝唐小芯大吼:「唐小芯你就是賤人,賤人賤人……明明你是背著我哥偷人,你還有理了,我還敢打我,等我媽來了,我一定要你好看,我一定會讓她剝了你的皮,抽打你,把你趕出席家……」

「好呀!」唐小芯面容好整以暇,可雙眸陰冷得猶如零下三十度的寒冬,目不轉睛盯著席秋怡看。

這讓席秋怡猶如自己的脖子給刀子架著一般,特別沒用的咽了咽害怕的口水,可就算是如此,她還是沒能夠延緩她的心中對唐小芯的恐懼。

「不過在那之前你應該好好擔心你自己,接下來我是怎麼對你的。」

在唐小芯一說完,席秋怡還是抵不住內心的驚悚,狼狽不堪跑起來,想要外面奔跑,可惜,在她還沒跑兩步就讓唐小芯給揪住了頭髮,直接從院子里一路扯著頭髮,扯到了沖涼房。

雖說尿桶是洗乾淨了,但一股氣味還是在的,還有,席秋怡自己在睡午覺之前撒的尿。

「不要,嗚嗚,不要……」席秋怡不顧自己頭皮上的撕心裂肺疼痛,死死雙手撐住沖涼房的門,就是不讓唐小芯扯著她進去。

要是一進去,唐小芯肯定是會說得到做得到。

「唐小芯,嗚嗚嗚,我求求你,我不要,我知道錯了,我不要,你放開我……」

席秋怡那凄慘的哭喊聲,讓送飯剛回來的丁彩琴懵了,還想著問發生了什麼事,不過看唐小芯那一臉冷冰冰的樣子,十分的嚇人,她連忙從裡面跑了出來,心驚膽戰地跟柳小玉說了這件事。

柳小玉擺了擺手,「你管這些做什麼呢!席秋怡要是不犯渾,小芯能這麼對她嗎?那都是她活該。」

丁彩琴想了想也覺得是,平日里唐小芯對她們都是特別好,就跟個溫柔的大姐姐一樣,一定是席秋怡招惹了唐小芯生氣,所以唐小芯才這麼對她。

心中的恐懼漸漸消失了,丁彩琴就拉著柳小玉,問:「你說我們要不要進去看看?」

「說實在的,我聽到席秋怡那凄慘的叫聲,我就想著進去看了,可惜外面沒人看店子,我只能留在這裡。」

「那要不我看著,你進去看看?」丁彩琴微微咬了咬唇,猶豫的想了一下,再開口。

「這個倒是可以。」柳小玉剛一說完,她便看見店裡門口站著一個熟悉的身影,他……

隨即一想到裡面唐小芯正在修理席秋怡,還有席秋怡那慘叫聲,不禁面色泛白,略顯不自然。

要是讓席錦琛知道了,那他跟小芯的感情,肯定得不好了。

換是誰看見了自個媳婦欺負親自妹妹,那第一反應都是會幫親生妹妹的了!

丁彩琴狐疑看著他,轉問柳小玉,「小玉姐,他是……」

「小芯的老公!席領導!」柳小玉跟丁彩琴小聲的說,又迅速跟席錦琛打招呼。

接著,又傳來了席秋怡那凄慘的叫喊聲。

直接把柳小玉嚇得小心臟一抖,哭喪著臉,目光看見了席錦琛冷沉著臉,眉宇間透著凍死人的冰冷,雖然她是不知道唐小芯和席秋怡在裡頭發生了什麼衝突,但是她堅信唐小芯的為人,於是小心翼翼的解釋:「那個……席領導你聽我說,事情不是你想象中那樣的……」

話還沒說完,柳小玉覺得眼前的身影一晃就從眼中消失了,她心裡咯噔一下,「完了,壞事了!」她連忙追上!

PS:這一章看得爽不!么么噠!愛你們!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唐小芯揪住席秋怡的頭髮,連續推了席秋怡好幾次,還是沒辦法將席秋怡推進去,想著之前杜美華、陶紅雲、席秋怡都給她臉色看,那心裡頭憋著一口氣,不假思索就用另外一隻手將席秋怡擋在門框上的手,一砍,痛得席秋怡直掉金豆子,手也就鬆開了。

唐小芯就是趁這個時候將席秋怡推了進去,然而,席秋怡還有一隻手死死扒著門框不放,淚流滿面的她可憐兮兮大喊:「不要,唐小芯不要,嗚嗚,我已經知道錯了!」

早知道唐小芯變得這麼恐怖,她就不在那個時候出來要挾唐小芯了,她就該躲在被窩裡,當什麼都沒聽到。

嗚嗚!她後悔了!

可現在即便是後悔,那也是沒用。

唐小芯不顧她哭喊,一心想將席秋怡修理狠了,讓席秋怡這一輩子都是深刻記住這次教訓,好,不肯鬆手是吧!不要以為自己拿她沒轍了,秉承著速戰速決的理念,伸手就提了尿桶的鐵線,將尿桶從沖涼房提了出來。

見狀,席秋怡心中直呼慘了!

害怕的她顧不得頭髮揪著的疼痛,拚命從唐小芯身邊躲遠,可不管她再怎麼閃躲,能躲的距離也是有限。

對唐小芯現在來說,就好比手上拎著一直宰殺的小雞一樣,拎著席秋怡,即便是席秋怡身上每一個細胞迸發著害怕了,她也不可能會放過席秋怡。

然而,這個時候的席秋怡,靈光一閃,她抬起腳就想提倒了尿桶,這樣一來,唐小芯就拿不了尿潑她了。

正當她這麼做的時候,唐小芯識破她內心的小九九,抬起腳猛然踢了席秋怡剛抬起的腳,啪的一聲,席秋怡又一次鬼哭狼嚎,「嗚嗚,我腳斷了斷了,嗚嗚……唐小芯你這個惡毒的女人!」大罵的氣勢可沒剛才足了。

「我從來都沒說過我是善良的人,既然你都覺得我很惡毒,那你幹嘛還要來招惹我,你這不是找死嗎?我正好現在成全你而已。」

唐小芯後面也不跟她廢話了,揪找席秋怡頭髮的五個手指一收,將席秋怡往地上拽壓過去。

席秋怡失去了平衡,又再加上腳的疼痛,讓她直接坐了地上。

纏綿入骨:總裁追妻路 這時唐小芯便鬆開了她的手,而席秋怡正當僥倖可以逃跑的時候,還沒等她起身,啪嗒的一聲,那尿桶里的尿直接朝她潑了過去。

臭氣熏天的味道迅速揮散,一下子整個空間都是尿騷的臭味。

席秋怡那驚悚的尖叫聲立即劃破了半空中:「啊!」

在席秋怡不要命的尖叫聲之下,唐小芯把尿桶放下,迅速轉身洗乾淨雙手,順勢撈起旁邊的掃把,一還打了一瓢水。

席秋怡喊了大半天之後,四肢開始漸漸扭曲,面目猙獰,跟個夜晚見到雙眸發紅的厲鬼一般,兇狠瞪著唐小芯,一下子忘記了尿騷的噁心,咬牙切齒:「我……我跟你拼了!」

反正她都已經是這樣了,她還有什麼怕的。

現在她就想著跟唐小芯拚命。

唐小芯好整以暇看著她,粉唇冰冷一勾,她早就做好了準備,就是等著席秋怡爆發。

不知道她在想什麼的席秋怡,四爪子從地上趴了起來,剛要朝唐小芯撲過來,唐小芯下動作就將手裡的一瓢水潑了過去。

啪嗒一聲。

席秋怡又一次站住了,徹徹底底成了落湯雞,而那尿騷氣味也被這水沖淡了。

「唐、小、芯……」席秋怡自己都還沒觸碰到唐小芯的衣袖,又讓唐小芯潑了一瓢水,心口的怒火爆發,渾身氣得不斷發抖,十隻手指扭曲成了鷹爪子,手背上的青筋僵硬冒起。

然而,還沒等她把下一句話說了,唐小芯又一瓢水潑了過去,這次潑出去的水衝擊著席秋怡身上的尿騷,飛濺到席秋怡口中去。

這下直接把席秋怡自己都給噁心到了,反應火速,她捂住胸口,直對地面吐口水,還不斷傳來聽著都覺得噁心的作惡聲。

看著她,唐小芯這才將葫蘆瓢放回去。

以為就這麼放過她了嗎?

那席秋怡還真是會做夢呀!

唐小芯手握緊了掃把,上去就是一頓抽打席秋怡。

席秋怡下意識伸手去擋住,然而,還沒擋兩下,被打的實在太疼了,席秋怡連忙放下手,用另外一隻手去擋,一下子她顧不上嘔吐了。

「讓你爬到我頭上來,欺負我,讓你欺負我,讓你罵我賤人,我今天非要好好教教你以後怎麼做人,怎麼尊重別人……」

唐小芯不斷抽打她,嘴裡還生氣念叨。

這時席錦琛已經來到了院子,看到的正好是這一幕,緊隨席錦琛身後的柳小玉,也剛好看見,小芯這抽打人的姿勢,連她看著都覺得疼了,更別說席秋怡本人,那一定是疼得撕心裂肺,身上一定是青一塊紫一塊。

「小芯!」柳小玉回過神,連忙喊著,她這麼做也是順勢提醒唐小芯,席錦琛已經來了,她也該收收手了。

唐小芯抽打的動作突然一停,順著柳小玉的聲音望著,便看見了席錦琛,她不慌不忙將手上的掃把放回原位,嘴角勾起了燦爛的弧線,滿眼思念望著席錦琛,道:「你回來了!」

席秋怡眼角的餘光順著望了過去,一見到席錦琛,她雙眸一亮,猶如在沙漠中找到了水源一般,欣喜若狂,一下子都忘記了自己身上的疼痛,朝席錦琛喊哭道:「哥救救我,唐小芯她要打死我,嗚嗚,她還身上潑了尿,還讓我做事情,我不做她還打我……」噼里啪啦,不斷跟席錦琛告狀。

最後還說:「哥你一定要幫我討回公道。」

席錦琛不動聲色大步走來。

這把柳小玉看得又心驚膽戰了,這要是萬一打起來,那怎麼辦呀!於是她連忙亦步亦趨跟上。

席錦琛淡漠的視線在席秋怡身上掃了一眼,轉目注視唐小芯,「下手太狠了!」淡淡的嗓音里夾雜著一抹溫柔與寵愛。

「是呀,哥,唐小芯就是下手太狠了,你一定要幫我報仇,還有,唐小芯她在外邊有人,那個人還是她未來的妹夫,我就是因為知道這件事,唐小芯才想殺人滅口。」 偏偏席秋怡一心想著席錦琛為她報仇,還來得及細細聽席錦琛話里的語調,便噼里啪啦說了一大堆,站到席錦琛身邊,還挑釁而幸災樂禍回頭看著唐小芯,「你死定了!」

「我就下手這麼狠了,怎麼?你要幫席秋怡教訓我嗎?」哪怕是唐小芯聽得出席錦琛捨不得責怪她,但又看見席秋怡拿著席錦琛當令箭來對付自己,便不由來有些生氣,然後有些不快的語氣反問席錦琛。

席秋怡期待的目光緊盯著席錦琛,完全就忘記了現在自己狼狽不堪以及剛才那渾身疼痛的感覺。

柳小玉心裡焦急想著:完了完了,席錦琛要生氣了,她該怎麼勸呀!

然而,就在這時,席錦琛深眸布滿了寵溺,開口,「我沒有要怪你的意思,我還不了解你嗎?你要不是忍受不了,你也不會下死手,一定是秋怡招惹你生氣了。」

柳小玉目光驚異猛地盯著席錦琛看,吃驚不知不覺張開了嘴巴,眼前的人,還是席錦琛嗎?居然不怪小芯,而且還是在小芯都還沒做太多的解釋時,說出這樣的話,這是多麼信任彼此呀!

這不是一般男人可以做到的。

席秋怡嘴角那一抹得意的笑弧,遽然一僵,不敢相信地看著席錦琛,面對這樣的局面,她肯定是不能接受,歇斯底里大喊:「哥,我才是你妹妹,親生妹妹,你居然連是非黑白都分不清楚,你就直接站在唐小芯那邊去,明明就是她不對,是她先有人的,你怎麼還幫她?難道你嫌你自己戴的綠帽子不夠綠嗎?」

「閉嘴!」

還等席錦琛喝斥席秋怡,唐小芯就搶先一步,冷眼生氣說道:「我看你是嫌剛才的教訓,還不夠讓你深刻,那很好,我再給你一點教訓。」

席秋怡一看見她手裡拿著掃把,她恐懼下意識就往席錦琛身邊躲去,然而,在她躲的那一刻,席錦琛不著痕迹退了一步。

這可把席秋怡給看蒙圈了,這還是疼愛她的那個哥哥嗎?更不明白,他為了一個唐小芯,而將她這個親生妹妹給捨棄了。

席錦琛面龐冷肅:「都已經這麼大的人了,還不知道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就會到處闖禍,還連自己嫂子都不知道尊重,在家裡媽捨不得教訓你,那就讓小芯教訓你,也好讓你記住,什麼叫尊重,什麼叫禮貌。」

席秋怡那張嘴巴,就老是喜歡搬弄是非,他不好對她說什麼,但是,並不代表他覺得她就是對的。

看到席錦琛不管是說話,還是行動上,那都是站在自己這一邊,而且還是無條件信任於自己,不禁,一股感動的熱流在心間流淌。

唐小芯唇角沒遏制內心的喜悅與感動,微微向上揚起,朝席秋怡投去了目光,挑釁的眼神,似乎在寫著『小樣兒的,還敢跟她斗,存心來找死的』

席秋怡看得氣呼呼,面容瘋狂而扭曲,「席錦琛!」氣得現在連『哥』都不喊了,彷彿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來攥緊拳頭,「你幫我也就算了,還教訓起我來了,我有什麼錯,做錯事的人就是唐小芯,你應該罵她才對的。」

席錦琛冷淡的目光冷肅瞥了她一眼,沒有與席秋怡說話,反而與唐小芯說:「這一陣子辛苦你了!」他一回到特殊隊,他就已經聽說他媽和席秋怡來了這邊,只是特殊隊住幾天,就去過來這邊找唐小芯。

而唐小芯還要做生意,又還要顧著他媽和席秋怡,這夠累得了。

席秋怡還不斷給唐小芯闖禍。

這一點,也是他無法忍受的。

唐小芯輕輕笑了一下,給出模稜兩可的回答,「還好!」

「我今天來就是把她帶回鄉下,留她在這裡,只會繼續給你添加麻煩。」

「好!」

席秋怡看著他們兩個,擅自做主幫自己做決定了,而且自己都還沒找唐小芯算賬呢,怎麼可以就這麼走了,她拉高嗓子大喊:「我不要回去,我要這裡等媽來給我主持公道。」

「輪不到你說不要!」席錦琛態度冰冷而僵硬,他勢必要將席秋怡帶回去,哪怕到最後是要綁,他都要將席秋怡搬回去。

「你……」席秋怡氣得連話都說不出來了,漸漸的,覺得自己特別委屈,自己讓唐小芯這麼欺負,席錦琛都不幫她,明知道她是為什麼非要從家裡出來,現在還要帶她回老家去,這不是存心把自己往火坑裡推嗎?

頓時,席秋怡絲毫不顧形象,嚎啕大哭起來。

席錦琛冰冷不耐煩一攏眉頭,疾言厲色訓斥席秋怡:「閉嘴,要哭回去再哭,在這裡哭得吵死人。」

席秋怡非常委屈的目光看了一眼席錦琛,連忙收住了哭聲,抽抽噎噎,恍若她就是被人拋棄的孤兒一樣,十分的可憐兮兮。

兩個小時后,席錦琛不顧席秋怡再怎麼心不甘情不願,還是得要乖乖回魚山村去。

這時,柳小玉跟唐小芯站在一塊時,不由感嘆:「你家席領導真是個不錯的男人,這麼好的男人,我還是第一次見到。」

唐小芯聽到她的誇獎,嘴角一彎,眉開眼笑。

柳小玉沉思了一下,「不行,回頭我得要讓我家那位跟席領導好好學習學習一下。」

「其實我覺得沒必要這樣,每一對夫妻都有他們的相處方式,又再加上每對夫妻的性格不同,你讓雲飛學習錦琛那樣,他肯定是學不來,何不如就用你們覺得最舒適方式去相處,這不是更好嗎?」

聽著她的話,柳小玉不由想了想,過了幾秒鐘,很是認同的點了點頭,「也是,就好比拿任曉萍和胡林宏來說好了,這兩個人也是絕配,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要是讓我學任曉萍那樣,我肯定是學不了,而曹雲飛也學不來胡林宏那樣性格,包括做人放事。」

「是呀!一個鍋就該配它合適的鍋蓋。」

柳小玉突然想到了什麼,「小芯,席領導將你小姑子帶回去,讓你家婆看見了,肯定是生氣的,你就不怕她從老家殺過來嗎?」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就連丁彩琴對這個話題也表示十分感興趣,「是呀!」杜美華的厲害她也是見識過了,那潑婦性格,她真心小芯姐不是杜美華對手。

唐小芯像一隻狡黠的小狐狸那般,笑容里透著聰慧,「你們以為我沒想過這個問題嗎?其實我早就想過了……」

……

席錦琛帶著席秋怡坐了好幾個小時的車到了永和鎮,馬不停蹄地將席秋怡帶回了魚山村。

回到魚山村,已經是六點多,大家都在吃晚飯的時間,

當杜美華見到席秋怡那臉上的一個清晰可見的巴掌痕迹,手臂上還有淤青,立即把杜美華心疼壞了,二話不說,就喊著要去找唐小芯算賬。

席建立、席錦榮、陶紅雲、席國強他們看見席秋怡時,立即嚇得驚呆了,如果不是聽席秋怡說是唐小芯打的,他們都還因為席秋怡被人那個什麼了。

席建立在聽到杜美華怒聲,便板著臉,怒斥杜美華,「去什麼去,你就會聽到秋怡一面之詞,你就去找小芯算賬,你也不想想,平日里都是秋怡闖禍,招惹是非,今天秋怡會被小芯打,那一定是她闖禍了。」

席秋怡急忙為自己辯解,「我沒闖禍,是唐小芯針對我,她還不給我飯吃,還讓我幹活,還打我,她還對不起咱哥,她在外邊有人,她偷人……」

「閉嘴!」這次不是席建立怒斥她,而是冷峻的席錦琛喝斥她,「說話都不經過大腦,難怪你會挨揍!」今天送席秋怡回來家裡,時間有點趕,不然他都會問清楚小芯,當然,他是百分百相信她,但也要知道這到底怎麼回事,然後自己心裡也有個數。

席秋怡似乎總算是逮著席錦琛的辮子一樣,食指朝席錦琛指著,「媽,哥在城裡的時候,也是這麼對我,他從來都不相信我,就連小芯什麼都沒說,他就已經相信小芯,他還罵我……」說著,她又很委屈的哭了起來。

杜美華連忙將她擁了在懷裡安慰:「你放心,無論這次說什麼,我都會給你討回公道。」

接著,杜美華唯恐天下不亂一般,還繼續當著所有人面,清清楚楚,仔仔細細問席秋怡,唐小芯偷人的事,到底是怎麼回事。

經過席秋怡心裡頭對唐小芯的怨恨,故意添油加醋把這件事給說了。

杜美華立即生氣:「這個唐小芯,我就知道她不是一個安分的主,好了,現在跑到城裡去,就是為了整出這事,爸你都還說唐小芯好,你看看她現在,她對得住我們家錦琛嗎?錦琛在部隊忙得腳都不著,唐小芯居然還對不起錦琛……」

席錦琛緊鎖眉頭,「媽,你就會聽秋怡說這些,小芯是什麼人,相處了這麼久,難道我還不知道嗎?」為了能夠說服家裡人,他又將柳小玉在小芯店子工作的事,也說了,還說:「如果小芯真要是做對不起我的事,柳小玉一定會跟我講,更何況小芯根本就是秋怡嘴裡說的那種人。」

席建立嚴肅板著臉,沉聲說道:「小芯的為人我很相信,一定是秋怡記仇,在我們面前搬弄是非,非把小芯說成了對不起錦琛。」

「爺爺,我沒有說謊。」席秋怡極力為了自己辯解。

席建立冷瞅了她一眼,「你有沒有撒謊你心裡有數!」

席國強這時忍不住為女兒辯解,「我覺得無風不起浪,要是沒有的事,又怎麼會讓人說呢!」他的態度是百分百站在席秋怡這邊。

「秋怡是你女兒,她是什麼性子,難道你不了解嗎?經常都是做錯事,還把責任推卸到別人頭上來,上一次小芯回來這邊過年,她呢!」席建立指著在杜美華懷裡特別委屈的席秋怡,「都做了什麼,難道你們不知道嗎?還要我再次重複嗎?」

席錦琛心思一沉,冷聲忍不住追問:「爺爺,都發生了什麼事?」

席建立朝他看去,能這麼問,那也說明了小芯連這件事都沒跟錦琛講,這樣的小芯,不由多心疼幾分,也更加堅定了小芯的為人,對小芯的一切,他更是深信不疑。

席錦琛看著席建立,沒見他出聲,心底升騰起了不悅,冷漠的目光掃向席秋怡。

席秋怡身心一抖,不斷往杜美華靠近,求安慰。

席建立這時緩緩說:「小芯跟我們生活了這麼久,我看到的是小芯除了忍你們還是忍你們,尤其是對秋怡,她更是除了忍讓還是忍讓,偏偏秋怡就老是喜歡給小芯闖禍。」

陶紅雲原本是聽到席秋怡說了唐小芯出軌的事,心裡還偷偷樂著,想著杜美華他們都去把唐小芯在城裡的生活,攪得翻天覆地,現在看到席建立竭力維護唐小芯,她內心略顯失落,找唐小芯麻煩的這件事是不會成功。

席錦榮看了看席錦琛,其實他是不相信唐小芯,畢竟唐小芯待在那麼遠的地方,誰都沒看著,人也是會變的,說不定早就偷人了,後面才讓席秋怡給發現的了。

當然,這些都是他心裡的想法,他不敢說,看到席錦琛維護唐小芯那個勁,他要是說了,席錦琛那驚人拳頭就會朝自己揮過來。

「難道這件事就這麼算了?」杜美華不甘心問。

席國強也緊盯著席建立,和杜美華一起等著席建立給出的答案。

「去什麼去!」席建立怒斥杜美華,接著他又反問杜美華:「上次你們去城裡,怎麼也不跟我說一聲?回來的時候,還說回娘家住幾天,還撒謊說秋怡就在娘家待幾天,說有人帶她去城裡做事,結果你們是去找小芯了。」

面對席建立的質問,原本還憤怒不已的杜美華,漸漸變得沒底氣了,就連她懷裡的席秋怡,也是如此,顫顫巍巍縮到杜美華懷裡,想著這樣就可以讓席建立忽視她的存在了。

這些人個個就知道整天給家裡添堵,一點用處都沒有,就老是拖小芯後腿,席建立瞪著杜美華,「你給我解釋解釋,你那幾天都在小芯那邊做了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