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納悶的走過去,就看見,她們剛剛趴著的桌子上,放著一張大大的報紙。

報紙上有一個醒目的大標題。

盛世集團總裁,情牽當紅嫩模。

蘇北呆在原地,她們剛剛在討論的,就是這個!

路南和嫩模?

他不是去出差了嗎?怎麼又跟小模特傳出緋聞了呢?

雖然蘇北清楚的知道,她跟路南之間,沒有任何可能。

可是,當她看到這則消息的時候,心裡還是非常難受的。

那種感覺,讓她有種患得患失的失落感。

就在早上,這則緋聞剛剛爆出來后。

上午的時候,蘇暖就上門挑釁了。

蘇北正在辦公室看劇本,就聽見外面吵吵嚷嚷的聲音。

她皺了皺眉,起身站起來,向著門口走去。

蘇北剛打開門,就看見蘇暖站在門口,一副怒火衝天的架勢。

兩個保安攔著她,卻不敢真的將她如何。

她好歹也是當紅大明星,身份和地位在那裡放著呢!

看見蘇北出來,蘇暖頓時來了勁。

她兇狠的盯著蘇北:「蘇北,你就這麼慫嗎?還讓保安攔著我,你自己怎麼不敢出來!」

蘇北向著保安使了個眼色:「算了,你們下去吧,她交給我來應付!」

蘇北說完,兩個保安就下樓了。

蘇北轉身,向著自己辦公室里走進去。

蘇暖一臉憤怒的表情,跟著蘇北走進辦公室。

一走進蘇北的辦公室,蘇暖臉上的神情,馬上變得得意起來。

她言語間全是奚落何不屑:「蘇北,這下你倒是繼續得意啊,路南不要你了,人家看上小模特了,看你以後還怎麼在我面前囂張!」

蘇北無語的看著她:「蘇暖,你來找我,就是為了這個事嗎?如果是這樣,你可以回了!」

蘇暖見蘇北一副淡然的神情,她頓時覺得憋屈到極點。

她本來今天還在臨市拍戲,為了看蘇北的笑話,她可是大老遠跑過來的。

沒想到,蘇北的反應竟然這麼淡。

她咽了一口唾沫,趾高氣揚的看著蘇北,嗤笑一聲:「蘇北,在我面前,你就別裝了吧,我知道你心裡難受,不就是路南跟小模特傳個緋聞嗎?你至於嗎,再說了,像他那麼英俊帥氣的男人,喜歡他的女人多了去了,以後這樣的事情還多著呢,你就慢慢受著吧!」

蘇北無語的看著蘇暖:「呵……蘇暖,你真是閑得慌,如果覺得我該生氣,那麼,非常抱歉,我真的沒有你想象的那麼憤怒,路南跟誰在一起,我們兩人之間的關係如何,那是我們的事情,你一個人外人,幹嘛這麼關心啊,你有這些閑時間,還不如多接幾部戲,提升一下自己的名氣!」

蘇暖看著蘇北,氣的咬牙切齒,只要一想到那天晚上在蘇家,路南為了蘇北,竟然那樣羞辱她。

她就恨不得將蘇北生吞活剝了,她指著蘇北:「蘇北,我告訴你,別以為路南真的把你當回事,男人嘛,有時候,面子比女人重要多了,你還是悠著點,不要帶了一頂綠帽子,還在這裡沾沾自喜。」

蘇北笑得諷刺:「這麼說,蘇暖,你還是在為我著想啊,那我是不是該請你吃個飯,順便謝謝你啊!」

蘇暖一聽蘇北話軟下來,頓時更加得意了:「我只不過是好心提醒你一下,如果你非得要感謝我,我也不會拒絕的,正好我這會也餓了。」

蘇北無語的看著蘇暖,她到底能不能聽懂人話,給她點顏色,她還真想開染坊了。

她挑了挑眉:「蘇大小姐,你想鬧事,出門下樓保安室,那裡自然會有人接待你,我這會還忙著呢,慢走不送!」

她現在實在是懶得跟蘇暖說話。

蘇暖聽到蘇北的話,頓時臉色一青。

她本來想撲上去抓蘇北,解解氣。

可是,她轉眼一想,路南跟模特鬧緋聞,蘇北現在肯定很心塞。

如果她打蘇北,很有可能引來保安。

但是,她就坐在這裡,言語間給蘇北添堵,她嘴上不說,心裡肯定難受到死了。

想到這裡,她越想越得意。

她甜甜的笑著:「姐姐啊,我怎麼可能想鬧事啊,我只不過是想來關心你一下,你看看,姐夫也真是的,竟然這麼不著調,跟小模特搞在一起,一點也不顧慮姐姐的感受。」

蘇北簡直想罵人,怎麼會有這麼聒噪的人啊。

她抬頭看著蘇暖,神色很不耐煩:「蘇暖,我看你是真的吃飽了撐的,你這樣裝來裝去的,難道你都不累嗎?你看看你現在的樣子,整個一噁心的女配,誰見誰噁心,還有,你別再叫路南姐夫了,你見過哪家小姨子,不知廉恥勾引姐夫的嗎?」

蘇北說的蘇暖,臉上一陣青一陣白。

她咬了咬牙,狠狠地盯著蘇北:「蘇北,我說的話,戳到你內心最難過的地方了吧,所以,你才用這麼惡毒的言語中傷我,我只不過是關心你,你別這麼不知好歹,我要是告訴爸媽,你這樣對待我,你覺得他們會怎麼想?」

蘇北差點吐了。

她看著蘇暖:「蘇暖,你別噁心我了,行嗎,你看看你現在的樣子,就像是沒斷奶的孩子,就知道向爸媽告狀,你還能不能有點新的創意!」

蘇暖渾身一僵。

她瞪著蘇北,渾身顫抖:「蘇北,你……你……你……」

蘇北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我什麼我!我招你惹你了,你沒事趕緊滾,我懶得再這裡跟你繼續扮演姐妹情深!」

就在蘇北剛剛說完話后,辦公室的門,瞬間就被推開了。

辦公室里的一眾女人,都好奇的伸著頭,看著辦公室裡面。

她們實在是好奇,這兩個女人長得這麼像,會不會撕逼撕的特別厲害啊!

她們將耳朵貼在門上,結果,人太多了,一不小心,將蘇北辦公室的門推開了。

她們乾笑著,看著辦公室里的蘇北和蘇暖。

蘇暖本來憤怒的神情,立馬變得無比幽怨:「姐姐,你別這樣啊,我真的是為你好的,姐夫出軌,你也不能全怪在他身上啊!他也是有苦衷的!」

蘇北哪裡想到,蘇暖還會來這麼一招。

她平日里演戲不累嗎?還跑到她這裡來演戲了!

她蹭的從椅子上站起來:「保安呢,將這個瘋女人拉出去!」

蘇暖得意的笑了一聲:「不用保安,我自己走!」

說完,她扭著屁股,一扭一扭的離開了。

蘇北氣的抓狂,她剛才明知道蘇暖是故意的。

可是,她還是忍不住生氣了。

蘇暖一走,整個辦公室都炸鍋了。 星空娛樂,果然是盛傳八卦的地兒。

一上午的時間,蘇北的身份背景,就被傳出無數的版本。

當然,這件事情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蘇暖模稜兩可的話,信息量實在太大了。

「你們知道嗎?Anne和大明星蘇暖竟然是親姐妹!「

「怪不得她們長得那麼像!」

「你們知道嗎?Anne已經結婚了!」

「啊!她那麼年輕,真的看不出來啊!」

「你們可能還不知道吧,Anne的老公出軌了,而且聽大明星蘇暖說,還不能全怪Anne她老公!」

「你的意思是,Anne的行為不檢點,所以才導致她老公出軌?」

……

蘇北都快要抓狂了,這些女人,簡直就是八卦的製造者啊!

她真心不知道,自己的事情,怎麼會引起她們那麼大的興趣。

一下班,蘇北就逃也似的離開了公司。

終於遠離八卦中心,蘇北覺得整個人都輕鬆多了。

回到家裡,蘇北懶懶的窩在沙發里看電視。

蘇寒拉著她的手:「媽咪,你就陪我出去玩會吧!」

蘇北直接躺下去挺屍,「小寒乖,聽話點,媽咪今天很累,哪裡也不想去,你讓婷洛帶你去玩,好不好?」

蘇寒搖搖頭:「不好,婷洛姐姐今天忙,我讓她晚上別過來了,不然,她一個女孩子家,晚上回去多危險啊!」

蘇北笑了一聲:「哎呦喂,我們家的小紳士,才這麼大點,就知道心疼女孩子了!」

蘇寒癟癟嘴:「媽咪,你不要小看我,好不好,人家也是小男人!」

蘇北被兒子嗆了一下,她神色詭異的將蘇寒,從頭到腳打量了一番。

最終,她咽了咽口水,得出一個結論:「兒子,你的確還是個小男人!」

蘇寒小小的身軀,猛地一顫:「媽咪,為什麼我覺得,你的笑容好猥瑣啊!」

蘇北無辜的笑了笑:「我有嗎?」

蘇寒涼涼的看了她一眼:「媽咪,樂極生悲,你聽過嗎?」

蘇北剛要說「當然聽過!」

只不過,她還沒有機會說出口,她的手機就瘋狂的響了起來。

蘇北納悶,都下班了,這會還會有誰給她打電話啊!

當她看到來電顯示的時候,瞬間蔫了。

果然是樂極生悲啊!

蘇寒這臭小子,烏鴉嘴也太厲害了。

剛說完樂極生悲,她馬上就開始倒霉運了。

這幾天和蘇寒生活的太愜意,她都差點忘記,自己還有一個名義上的丈夫。

來電顯示上,路南的名字不斷的閃爍著。

蘇寒笑眯眯的看著自家媽咪:「媽咪,你怎麼不接電話啊?」

蘇北一眼就看出來,兒子這分明是故意的。

她幽怨的瞪了蘇寒一眼:「臭小子,都怪你,媽咪這下慘了!」

蘇寒笑得幸災樂禍:「媽咪,你要是不接電話,會更慘的!」

蘇北認命的接起電話。

她的聲音無比幽怨:「喂……」

路南的聲音沙啞低沉,他說:「接到我的電話,你似乎很不開心呢!」

蘇北扯了扯嘴角,乾笑了兩聲:「我哪敢啊!」

路南冷哼了一聲:「我聽你的聲音,完全一副不想跟我說話的語氣,難道這我耳朵出問題了!」

蘇北無奈的嘆口氣。

她真的想說,路大總裁,你在外面,跟嫩模玩嗨了,現在想起我這個名義上的小妻子了。

我難道就沒有任何反駁的權利嗎?

蘇北心裡這樣想著,但是,嘴上卻不敢真的說出來。

她狗腿的開口:「我的聲音出了點問題,可能是這兩天感冒了,所以,你聽起來有點怪怪的,對了,你不是在出差嗎?找我有何貴幹啊?」

蘇北這樣一說,路南神情頓時有點冷。

他在外地出差的時候,他還想著,這麼久沒有見蘇北了,不知道,她會不會想自己。

可是,當他回到家裡,卻發現家裡空空如也,好像已經五六天沒有住過人了。

他伸手摸了一下,桌子上面全都是塵土。

路南有點咬牙切齒,這個沒心沒肺的女人!

最近這段日子,究竟去哪裡了?

他剛放下皮箱,就給蘇北打了電話。

他倒是很想知道,她現在人在哪裡呢?為什麼家裡一副久無人居住的現狀。

路南不想跟蘇北廢話,他現在只想蘇北儘快出現在他面前。

他直截了當的開口:「你現在人在哪裡?」

蘇北愣了愣,無比心虛的開口:「我在家裡啊,怎麼了?」

路南瞬間沉下臉:「蘇北,你最好實話實說!我人已經在家裡了,連個鬼影子都沒見到,到處都是塵土,你還敢跟我說,你在家裡,你說這話的時候,難道不會心虛嗎?」

蘇北一下子從沙發上跳起來。

她激動的開口:「路南,你說什麼?你已經回家了?」

路南涼涼的開口:「不然呢,你以為我為什麼給你打電話,難不成還是我想你了!」

蘇北心虛的看了看窗外,對面的公寓樓,她似乎好久都沒有回去了。

路南說,到處是塵土……

蘇北的心裡,頓時像是吃了一隻蒼蠅一樣,心塞,那感覺難受極了。

她現在改話,還來得及嗎?

果然是樂極生悲,這下完蛋了。

她乾笑著開口:「路南,那個,這兩天,我在朋友家住,一個人待在屋子裡,實在是太悶了,所以嘛……你得理解我……」

路南冷著臉:「別再找借口了,我命你五分鐘內趕回來!否則,後果你自己掂量!」

蘇北低頭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睡衣,她大聲的爭辯:「五分鐘!路南,你還有沒有人性!」

路南的聲音更沉了:「再說就三分鐘!」

蘇北趕緊跳下沙發,急忙為自己爭取時間:「五分鐘就五分鐘,你等著,我馬上回來!」

蘇北說完,飛速在睡衣上面,套了一件長風衣。

她拎著包包,以風一樣的速度,在蘇寒目瞪口呆的注視下,直接衝下樓。

路南掛了電話,不徐不疾的走向陽台。

他倒是想看看,蘇北究竟是怎麼樣,五分鐘之內趕回來的。

他剛在陽台上站了一分鐘,就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向著公寓樓衝過來。

路南的眸子,狠狠地閃了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