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要給林子瑜打個電話,現在也只有她,能想出辦法來了!

夢瑤的電話還沒撥出去呢,門外就傳來鐵手焦急的叫聲:“大小姐,大小姐!開開門,開開門!” 夢瑤只好起身去開門,見鐵手正要踹門,便問道:“怎麼了,發生什麼事?”

“大,大小姐,你沒事吧?”鐵手見夢瑤出來了,有些結巴的說道。他是見好長時間,屋裏一點動靜也沒有,又忽然聯想到電視上,有好多殉情自殺的,便有點慌了。萬一大小姐有個三長兩短,那豈不是……

他這才焦急的敲門!

“我能有什麼事?沒事別來煩我,滾!”夢瑤現在正煩着呢,鐵手算是撞槍口上了。

夢瑤把鐵手趕出去後,無助的靠在了門上!

“帥哥,來電話了,快接電話。帥哥,來電話了……”韓峯山寨機巨大的鈴聲,打破了屋內的平靜。

夢瑤怕吵到韓峯,趕緊去拿手機。就在她準備要掛斷的時候,發現打來電話的正是林子瑜。

“子瑜姐……”夢瑤接通了電話,聲音有些哀傷。

“夢瑤?韓峯呢,出了什麼事?”林子瑜一下子就猜到,肯定是有什麼事情發生,否則韓峯不會讓夢瑤接電話,她的聲音也不會如此。

“子瑜姐,韓峯哥哥……他……”夢瑤忍了又忍,還是止不住的哭了出來!

“夢瑤,到底發生了什麼?”林子瑜此刻也感覺到,事情可能沒那麼簡單,她的心情也隨之緊張起來。

夢瑤一邊哭,一邊斷斷續續的把大概的經過,和韓峯的症狀,都告訴了林子瑜。

“夢瑤你先別哭,按你所說的,短時間內韓峯應該沒有什麼危險。我明天就回去了,到時候咱們再想辦法!”其實,林子瑜心裏也沒底。她只不過是安慰夢瑤,同時也安慰自己。


林子瑜明天就放假了,她打算讓韓峯去接她。誰知,卻出了這樣的事情!看來林子瑜和夢瑤都要度過一個不眠之夜了。

不過,還有一個人和她倆一樣,同樣也是不眠之夜。這個人就是趙靜!


自和韓峯見面後,她就不停的給樑振天打電話,可是他一直處於關機狀態。直到晚上天都黑了,父子倆才喝的醉醺醺的回來了!

他們一進門,就大呼小叫的喊:“靜,快,來給老公放鬆放鬆!”

“還有我,一會兒咱們來個鴛鴦戲水!”

要是在以前,趙靜肯定會小鳥依人的跑過去,有求必應!可是今天,她實在是沒這個心情,又見父子倆那副德行,不免有些氣惱!

“你怎麼纔回來啊,我給你打了一天的電話,要是再晚就來不及了!”趙靜還記得他和韓峯的約定是十點半,現在已經十點了。

“嗯~?什麼來不及了?”樑振天似乎對趙靜的表現有些不悅,但是今天他特別高興,也沒有太在意,還是笑眯眯的。

今天一早,樑振天就帶着樑文博去王文傑那兒了。這也是黨代會之前,最後一次上菜!這次的信封可不輕,足足5根200克的金條,另外還有六位數存款的銀行卡一張。

王文傑拿在手裏掂了掂,露出了滿意的笑容,然後一本正經的說:“樑局長,咱們都是朋友,以後你就不用這麼客氣了,不然我可真要生氣了!這次就算了,下不爲例啊!”

樑振天心裏覺得好笑:“媽的,還下不爲例呢!分明是歡迎再來!”但是,臉上卻露出了謙卑的笑,嘴裏連聲說:“是,是,我一定注意,一定注意,王書記批評的對!”

“哈哈……”看着樑振天拘謹的樣子,王文傑哈哈大笑,“馬上就是市委成員了,還這麼謙虛,真是一名好同志啊!”

“什麼?我可以進市委了!”樑振天雖然早有預料,但是當這話,從王文傑嘴裏說出來的時候,他還是免不了的有些激動。“那意思就是說,我……”

“當然了,你的能力強,表現又這麼好,把你扶正也是很正常的。”王文傑不等樑振天說完,就搶過了話頭,輕描淡寫的說,“以後建設局就要看你的了!”

“我一定不辜負王書記的期望!”樑振天知道,這次建設局一把手的位置,終於輪到他了。“王書記,您最近工作也比較累,不如今天我們去放鬆一下吧!”

“哎呀,這不太好吧!何況……”王文傑那言不由衷的表情,只要不是傻子,誰都看的出來。

“沒啥不好,工作放鬆要結合嘛!到時候,我給您電話!就這麼定了,我先走了!”樑振天豈能不知王文傑的心思,邊說邊退了出來。

這時樑振天拿出手機看了看,發現上面有十幾個未接電話,都是趙靜打來的!他笑着搖了搖頭:“看來真是好事成雙啊,連這小丫頭都主動給我打電話了。可是,今天可顧不上了!”

今天最大的事情,就是招呼好王文傑這個老.淫.棍。他爲了防止被打擾,乾脆把手機給關了。然後,直奔鑽石人間,去安排接待王文傑的工作了!

選擇這裏,一個是項目全,從餐飲到唱歌,從唱歌到洗浴,從洗浴到按摩……。這裏的服務項目,只有你想不到,沒有他做不到!只要你有錢,想要星星,都能給你摘下來一顆。

另外一個是,這裏的人長的好、穿的少。只要是這裏的人,隨便拉出來一個,都是大白腿、***!你來到這裏的第一感覺,肯定是覺得,掉到美人窩裏了!

花了心思的安排,肯定是不一樣,何況花了大價錢的。而且是有着很多實踐經驗的樑振天,親自上陣指揮。

先是去吃飯,菜就不說了,關鍵是人美酒好。當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喝到酒酣耳熱之際,再去練歌房吼兩嗓子。順帶着可以來點激.情.舞蹈,或者情.欲.遊戲。當你小腹發脹,小弟擡頭的時候,再來個與美人共浴,最後……,你懂的!

這套程序安排的無可挑剔,就連很難伺候的王文傑,都直點頭。就在他閉着眼睛,享受完兩個赤果絕色美女的按摩後,眼看着就要進行最爲關鍵一步了,他的電話響了!

那兩個美女很有眼色,幫他把手機拿來過來!

他剛想把電話掛掉,卻發現這是家族族長,也就是他的父親的電話!一般他不打電話,但凡打電話,那就是有事!

王文傑趕緊示意兩人去套間外面,他這才接通了電話! 王文傑的父親說:“我剛剛得到消息,說省裏有人到中州市暗訪,估計現在已經到中州了。你趕緊安排一下,別在這個時候出現什麼紕漏!”

王文傑當然是滿口答應,他接完電話,本應立即離開這裏,去安排工作。可是他的胯下那貨,卻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再說也不差這兩分鐘。於是,他讓那兩個美女,一左一右直奔重點。可是,剛含到嘴裏沒兩下,就一泄如注了!

得到釋放的那貨,迅速的軟了下來。王文傑也沒有興致再玩什麼花樣,穿上衣服就往外走。

這時的樑振天父子,也都各抱着一名赤條條的女子,正努力的耕耘着。本想再玩點花樣的樑振天,突然被牀頭的電話嚇了一跳:“808房間的客人,剛剛出去了!”

樑振天一聽這話,也顧不上了。連正主都出去了,自己那還敢在這裏快活,連忙提着褲子追了出去!

就這樣,父子倆才提前回到趙靜這裏,不然肯定是第二天了。

在鑽石人間沒有盡興,來到趙靜這裏,肯定是要釋放一下的。不然,剛纔的激情無法消退,那多難受!

可是剛剛發出信號,就被趙靜給堵回來,多少有點掃興。還沒頭沒腦的說什麼“來不及了!”,但是,當趙靜把韓峯給她打電話,約她出去看這段視頻,然後說“不讓樑振天競爭局長之位”的大概經過說完之後,樑振天就一切都明白了!

“這人的最終目的,就是不讓我當上局長。那麼這人肯定就是李樹峯。”

樑振天自言自語的分析。

“來,給我看看那視頻!”樑振天說着,拿起趙靜的手機,看了起來。

可是,他剛看了兩眼,就氣的破口大罵:“狗日的李樹峯,竟然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來對付我,看我到時候是怎麼玩你的!”

這時樑文博插嘴道:“你說,這東西是誰給你的?韓峯?”

“嗯,就是他!”趙靜點了點頭。

“媽的,又是這小子!那怎麼知道我們住哪……”樑文博說到這裏,突然冷眼看着趙靜,那目光就像是一把利刃,想把趙靜刺穿似的。

他看了好一會,才冷冷的說:“趙靜,你不是他的前女友嗎?你不是還一直想着他嗎?這事,估計就是你乾的吧?”

樑振天聽樑文博這麼一說,也開始用懷疑的眼光,看着趙靜,問:“說,到底怎麼回事?”

趙靜見樑振天也開始懷疑他了,趕緊解釋道:“你,你,你們……怎麼會這麼想?真的不是,不是我!”

誰知,她不解釋還好,這麼着急的一解釋,簡直就是越描越黑了!看着趙靜因着急而漲紅的臉,樑振天卻認爲她是因爲撒謊臉才紅的。現在樑振天已經認定,趙靜就是個內奸,韓峯就是個跑腿,李樹峯就是罪魁禍首!

“不是你?好,那你說說,這東西是哪兒來的!他們是怎麼知道我住這的,怎麼偷拍的?”樑振天惡狠狠的問,“如果不是你,他們能偷拍的到嗎?我說那天你怎麼那麼浪蕩,原來是有目的的。說!他們給了你多少錢!”

“老公,你聽我解釋,根本不是你想象的那個樣子!”趙靜見樑振天誤會了自己,連忙跑到他身邊,柔聲細語的說道。說着,還拉住了樑振天的手。

“少來這套!你給我老實交代,否則我就讓你知道知道,我樑振天的手段!”樑振天一下把趙靜的手甩開,滿眼噴火的怒聲大叫。

“文博,你勸勸你爸嘛!”趙靜見無法拉近與樑振天的關係,便只好過來求樑文博。豈料她的這一舉動,更加的刺激了樑振天。只見他拿手一指趙靜,罵道:“你個不要臉的騷貨,還敢勾引我兒子!說!是不是李樹峯讓你這麼幹的?”


趙靜根本不曾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個樣子!

她見樑振天真的發怒了,樑文博也似乎真生氣了,心中無限的委屈和無助,讓她忍不住哭了出來。但是她又怕樑振天,真的就這麼離她而去,所以她還不得不解釋。

她邊哭邊說:“真的不是你想的那個樣子,你幫了我那麼多,我怎麼可能會害你呢?”

趙靜說着,便泣不成聲了。但是,無論她怎麼說,都無法打消樑振天心中的疑慮,反而激起了樑振天的反感。

他越聽趙靜的解釋越覺得假,也就越覺得趙靜可惡,白白辜負了自己對她那麼好! 重生,霸佔無敵系統 !這簡直就是不可原諒的錯誤,他咆哮着:“你個騷貨,快給你的姦夫打電話,告訴他即使把這視頻發到網上,我也不怕!而且,我還要讓他吃不了兜着走!我要說他是造謠,是PS的,是不正當競爭!搞臭的不是我,而是他!最最關鍵的是,第一個要倒黴的不是我,而是你這個臭**!”

“對,這個一發出去,你也就別想混了!還想用着個來威脅我爸,別做夢了!”樑文博也在一旁幫腔道,還瞪着眼睛揮着手,喊:“打電話,快點打!你個臭**!”

趙靜看着快要發瘋的樑振天,和怒氣沖天的樑文博,不自覺的顫抖了一下。看來這個電話,是不打不行了。

可是打通了電話,是一個女生的聲音!

“呃~,你是誰啊?我想找一下韓峯。”趙靜楞了一下,說道。

“你是誰?找韓峯什麼事,他現在接不了電話!”電話那頭的夢瑤,正爲韓峯的病情擔心,心情煩躁的很,說話的語氣自然不好。不過,她說的可都是實情。

但是,趙靜可不知道這個情況,還以爲是韓峯嫌她打擾了和人談戀愛,故意不接電話呢!所以,她只好黯然的說了句:“哦,那沒事,我掛了!”

夢瑤倒是無所謂,掛了就掛了。但是,趙靜這一掛,那事就大了!現在,她即使跳進黃河,也洗不清身上的嫌疑了!

“你個騷貨,你不是說,不是一夥的嗎?那他怎麼不敢接電話,不敢當面對質!”樑振天見趙靜還沒說話,就掛了電話,火氣一下子又竄了上來,“我看你就是做賊心虛!本來就是個**,還在我面前裝清純!看我怎麼收拾你!” 話音未落,樑振天就已經到了趙靜的跟前,揚起手,對着趙靜就是一陣暴打!

樑文博見狀,也不甘示弱的跑過來,狠狠的踹着。把他對韓峯的恨,都一股腦的發泄到,這個昔日女神的身上。

趙靜捂着頭,倒在地上,任拳頭和腳像冰雹般的砸在自己的身上!彷彿這樣,就可以釋放她心中的鬱悶和委屈。

過了好一會,父子倆才停止了對趙靜的毆打。倒在地上的趙靜,嘴角、臉上都是血漬,身上到處都是腳印。她每動一下,都疼的厲害,但她還是艱難的站了起來!

“滾!趕緊滾,我再也不想看見你!”樑振天說着抓起身旁挎包,砸向了趙靜。

“慢着,所有的東西,都要還給我們!”樑文博上前,在趙靜的身上搜了搜,見沒什麼東西了,才一腳把趙靜踹出了大門。

趙靜跌跌撞撞的走到路邊,失魂落魄的坐在道牙子上。她要好好捋捋自己的思緒,這變化也太快了,以至於她還沒反應過來!

直到屁股下面,傳來冰冷的涼氣,陣陣寒風吹在她的臉上,她這才意識到,從這一刻起,自己跟樑家父子,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

鑽石級別的信用卡被收回了,剛剛提到的蘭博基尼蓋拉多也沒了,別墅也沒了,每月固定給母親的錢也沒了,她被淨身出戶了,甚至連一件換洗的衣服都沒有拿出來。

還好她被趕出來之前,收拾房間的時候,發現了幾百塊錢,就順手揣兜裏了。否則今晚肯定要睡大街了。她現在這個慘樣,根本不敢回家。

現在她再也不敢要求什麼檔次了,兜裏只有幾百塊錢,還不知道要撐多久呢!只好找了一個三十塊錢的小旅館,住了進去!

她躺在的牀上,感受着陣陣的疼痛和火辣辣的臉,樑振天打她時猙獰的面目又浮現出來。還有那個該死的樑文博,居然使勁的用腳踹她的肚子,真是喪心病狂!


想完這些,她又回想起遇到樑振天之後的種種;又想起跟韓峯見面時,跟她說過的話。眼淚不禁的又溢出了眼眶!

趙靜想着想着,還是怨恨起韓峯來:“都怪韓峯,要不是他,我怎麼會落到如此地步?難道他真是我命中的冤家?”

趙靜拿出手機,找出了韓峯的號碼,手指都已經要按在撥出鍵上了,但是猶豫了幾次,還是把手機放下了。

就這樣,過了一夜。

…………

第二天一早,天還沒亮,林子瑜就來到了韓峯的病房。只見夢瑤趴在他的牀前,睡的正香。林子瑜心裏一酸,趕緊找了個被子,披在夢瑤的身上。

誰知,夢瑤卻被驚醒了!

“子瑜姐,你這麼早就回來了!”夢瑤醒來見是林子瑜,又驚又喜!“不是說下午纔到麼?”

“我等不及,就早回來了!”林子瑜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句。其實她爲了能早點趕回來,可費了不少周折。她接到夢瑤的電話後,就把原來定好的票退了,又去買能最快回到中州的票,但是無論是火車或者汽車都沒有票了。

最後沒辦法,她只能用站臺票混進站。這纔好不容易,上了一輛開往中州的火車。也不知爲什麼,車上人怎麼那麼多,連站的地方都沒有。林子瑜幾乎是一動不動的站了一路,可是累壞了。

可是她也顧不上勞累,趕緊跑去牀邊看韓峯。

“他怎麼樣?還是那狀態嗎,也沒有好點?”林子瑜邊看邊問。

“還是原來那樣,沒有什麼變化!子瑜姐,你不知道,我擔心死了,也沒有人能商量,只好給你打電話。我估計還是那金石的原因,你看咱們有什麼辦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