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雖然是顯露了自己暴力蘿莉的本質,得以回到了家。

可……汪宛也下了個命令,要她家長去與她交涉。

她這是從哪裡請來家長,去應付老班?

「不行!幻術這門術法必須要學會。」肖笑喝了一聲,自沙發上跳了起來。

小師傅這傢伙太可惡了,分明說有事就聯繫他,他這使用上了通訊符,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

不過……小師傅在前世的時候好像說過,網游《修真世界》內的心法全都是真的,術法方面有些是真,有些是為了好看、好玩而設置。

這幻術……

不管了,是真是假,試過就知道了。

肖笑奔入房中,從抽屜里掏啊掏,掏出了一隻手錶樣式的登陸器來。

這一個登陸器還是她前世用過的,不知道什麼時候被小師傅夾帶走了,直到前不久還給她。

當時,她還問過這隻登陸器能不能用?

畢竟這個遊戲登陸器是綁定過了的,而且還是基因綁定。

得到的答案自然是可以。

只要使用這個登陸器,她進入《修真世界》的將是前世的賬號——肖王。

如此好事,怎能放棄?

那個賬號,她辛辛苦苦地修練了一年多,才達到了元嬰期。

因著神魂的增強,導致她根本就沒能體會過元嬰期的強大,就被迫轉生了。

想起來都還有點遺憾呢。

……

遊戲世界,少清城

肖笑穿著華麗的法寶衣站在大街上,看著那熟悉的景象,一時還有些回不過神來。

半晌后,《人典》自體內浮現而出。

六年前,這個遊戲身體簡直是她第二具身體,甚至於比她在現實中的身體更得她喜歡。

畢竟這具身體是二十左右的青年,且還是比原身漂亮許多的身體,相比起那行將就木的、透著腐朽氣息的老年身體,不知道好上多少倍。

可這隔了六年,她終究是已經陌生了。

昵稱:肖王

境界:元嬰初期(元神境界元嬰中期)

修練心法:《少清經》、《少清劍法》……

技能:6級煉丹師,6級符師

天賦能力:天眼

頭銜:少清劍派長老(請收一位徒弟,延續道統)

歷史頭銜:少清城主,少清劍派精英弟子。

肖笑:「……」

她都忘記了:少清劍派的內門弟子很少,精英弟子也就是親傳弟子就更是少。

這道統的延續就分外重要。

而她這都成為了長老,修為達到了元嬰期,都沒能收一個弟子,對於門派來說,是個浪費的行為。

可這……她要去哪裡收徒弟啊?而且她一點都不想帶徒弟。

「這位前輩,你是遇到了何難事?」一個好奇地聲音,從左側傳來。

肖笑轉頭,見到的是一位穿著少清劍派弟子服的年輕女子。

自那氣息來判斷,修為剛達到金丹期,是一位玩家。

嗯,倒是忘記了。

這個少清城也不是那麼熟悉了。

建築物什麼的全都一樣,但行走在這城內的,已經全都是玩家了,再也不見一個NPC。

一眼掃過去,也就只有一些店面內,還存在著NPC修士。

時隔六年,《修真世界》這個遊戲沒有沒落不說,反而真正地成為了人類的第二世界。

「沒事。只是好久沒上遊戲了,有些恍惚。」肖笑搖頭說道。

那女子一聽,態度更加熱情了,笑容燦爛地邀請道:「那前輩肯定是對於最近發生的事情不太了解。我們前去酒樓聊聊可好?晚輩請客。」

肖笑眼眸微眯,上下打量著女子。

「我沒有惡意,只是有些修練上的事想要請教。」女子一見肖笑的神態,出聲解釋道。

「晚輩是少清劍派的內門弟子,名叫餘溫。」

肖笑不過遲疑了一瞬,就應下了餘溫的邀請。

……

少清第一峰酒樓

肖笑、餘溫相對而坐,桌子所擺著的皆是靈食。

雖然這些靈食所蘊含的靈力只有少量,稱不上貴重。

可對於一名吃貨,還六年沒吃過熱食的肖笑而言,這些靈食的吸引力不要太足。

——尤其是在吃過了中午在學校的,那一餐充滿雜質、手藝一般的午餐后。

餘溫看著肖笑那看著優雅、實則快速消滅靈食的樣子,雙目有些發直。

這都元嬰期的前輩了,再怎麼樣也不可能缺少靈石吧,吧!!

肖笑消滅了一半的食物后,終於放下了筷子:「不好意思。太久沒吃這些靈食了,有些忍不住。」

「餘溫,你先前說想試問修練上的問題,現在可以問了。」

餘溫回神,連忙將修練上遇到的問題,全都問了出來。

肖笑奇怪地看了餘溫幾眼,就隨口回答了。

那些問題,不過都是些築基期的基礎問題,真難相信這位已經金丹期的玩家,竟然不懂。

哪知……餘溫卻是如獲至寶,百般感謝。

肖笑:「……」

是她奇怪呢,還是某人偷懶,都不知道問師門長輩?

「餘溫,你可會幻術?」

肖笑不想再糾結這種問題,反正以前因著小師傅的關係,她與遊戲中的玩家就有些脫離。

這一過六年,只要脫離得更嚴重,還是先關心一下幻術為好。

餘溫搖頭:「前輩,幻術這種術法,少清劍派一向不屑。你有所需要,還該前往散修聯盟,或者是華陰城那邊。」

肖笑聞言,深嘆了口氣:「你是讓我去那些什麼千寶閣購買玉簡是吧?那些是幻術嗎?那些分明是催眠術。」

「算了。你跟我說一說,現今的玩家有哪些高手?我指的是元嬰期以上的。」

遊戲時間一比四,這一晚上的時間夠她購買到幻術了。

至於能不能在當晚學會?購買到的幻術又是不是可以在現實中用?

那隻能是到時再說了,畢竟這種事情急不來。

。【來自斗羅世界的天驕·風笑天淘汰!】

【來自斗羅世界的天驕·風笑天淘汰!!】

【來自斗羅世界的天驕·風笑天淘汰!!!】

時近傍晚,一道播報聲傳遍了整個傳承之星。

所有正在疾行中的天驕們都停下了腳步,若有所思的看向了之前爆發出恐怖蘑菇雲的戰鬥區域。

《從扶持千仞雪開始掠奪諸天》第六十七章來自四個世界的天驕KOF團體賽! 北陰酆都山。

陸謙的身影驟然出現在第五層金宮。

“大人,成功了嗎?”邀月連忙迎上來。

“成功了。我們靜等數日,到時即可再進大乾星了。”陸謙笑道。

他有些迫不及待想要看天尊等人錯愕的樣子。

天尊的想法他知道一二,無非是逼問出自己關於大昊星的座標。

而青帝則是想通過自己擾亂整個世界,五行顛倒之後,即可收穫果實。

既然如此,陸謙那就成全他們。

天尊不用擔心沒有座標,現在到處都是座標,他甚至可以隨意進出這個世界沒有人阻止。

兩個世界的交鋒,青帝也很少關注到自己,這樣他就沒有身份暴露的危險。

這樣即可一直渾水摸魚,一直到種子發芽,突破洞真境界。

當然,在此之前,陸謙打算找一個擋箭牌。

這個擋箭牌將會代替自己活躍在世界上,並且吸引衆人的目光。

萬寶盛會。

此次盛會可以說是大失敗,剛吃完飯,沒等交易開始,就有不少門派告退,紛紛回去建造傳送法陣。

大多數人也反應了過來,這個十有八九是陸謙的陷阱,目的是讓他們不斷內耗。

不過這個計策顯然十分成功。

沒有人抵擋得住這個誘惑。

哪怕自己不想去,也會因爲敵對門派去了不得不去。

就像是一門缺陷很大的絕世神功,練了後患無窮,一兩個人得到了,可能還有不敢修煉的顧慮。

如果整個修行界的人得到此神功,那麼就變成一種內卷。

原本不想修煉此功的人因爲對手修煉了,或者生怕對手修煉不得不練。

全世界都練,等於全部人都不練,白費功夫,還付出極大的代價。

“哎,浩劫啊。此次浩劫結束,天底下再無酆都容身之處了。”清風老道站在懸壺山頂,望着行色匆匆的人們不禁感嘆。

當陸謙拿出世界座標,屬實把衆人嚇壞了,中元紫君的反應也讓世人知道此言不虛。

財帛動人心,由此可見一斑。

“管他的,丹藥價格漲了,老夫發財咯!”清風道人大笑,解下腰間的酒葫蘆,一邊喝酒,一邊回去煉丹了。

玉京山。

一輪紫日從天而降。

白鬍子道人手持玉如意落下。

“山主!”

“掌門!”

“師父!”

玉京山的門人弟子紛紛迎上來。

中元紫君也沒有剛纔的氣急敗壞,此刻冷靜了不少。

自己的佈置完全被打亂了,不過也不是無法接受,心裡難受一會之後也冷靜了下來。

他將宴會上發生的事情一說,衆人一陣喧譁。

“師父,我親自帶人把這個傢伙頭顱割下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