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在關悅的溫柔沉默伺候下,在徐曉雯性感火熱招待下,林楠忐忑的吃了這麼一頓飯,這是應二女的要求必須留下的,走都不讓走,徐曉雯這小妖精在林楠看來真的是瘋了,逼著把林楠的衣服都脫了之後,大門都給鎖死了,走的沒法走。

「林楠哥,你要不要按摩一下,我剛學了一套按摩,要不給你試試?」徐曉雯一副討好的模樣,宛如一個迷人的小女僕一樣,儘可能的伺候著林楠。

林楠不停的苦笑,真不知道怎麼表達這一刻的心情,到此刻飯也吃了,實在是承受不住。

「好了,你們兩個別鬧了,有話咱好好說,別這麼糟踐自己,你們都是好姑娘,這我知道!」林楠投降了,主動開口,對別人而言是桃花運,但對林楠而言,桃花劫啊,自己是有婦之夫,這點林楠不敢忘。

否則在這種條件下,換個其他人早就撲倒一個又一個了!

見林楠這般,二女明顯的一怔,不由自主的都停了下來,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她們兩個也不好再繼續下去了,她們也看的清楚,林楠這一頓飯的功夫甚至都不敢看向二人。

可能想,但卻不敢,滿臉的無奈苦笑便是最好的證明。

「你們聊,我去洗碗!」這種場合,讓關悅很不適應,轉而就要起身收拾碗筷,將林楠交給徐曉雯好了,這件事就是她挑起來的,弄到這種地步,她感覺很丟人,很不好收拾。

正如林楠所言的那般,這種行為他們就是在自我糟踐自己!

「你要逃到什麼時候?」不過這個時候,徐曉雯卻突然間將她拉住,一臉堅定的直接將她拉著坐了下來,不讓她走!

「林楠,我們是在糟踐自己,但我想你肯定也知道為什麼,這是我的主意,但同樣也是關悅心中所想,今日我就和你好好說說,不管你怎麼選擇,我都會義無反顧的追尋我自己的幸福!」徐曉雯說道。

這一副的模樣,當真是和林楠認識的那個溫婉的白衣天使有著極大的不同,更像是一個追尋自己幸福的女戰士!

「曉雯!」關悅想要開口阻攔,她真的不想這樣,一旦真正捅破了,以後還怎麼面對?

然而徐曉雯根本不管不顧。

「我們都愛你!」徐曉雯非常的直接,直接注視著林楠,眼睛都不帶眨的,直勾勾的看向林楠,眼中帶著深情之意,另一邊的關悅再徐曉雯將這句話挑明之後,也來了勇氣,這一刻注視著林楠,她也想看看,這個讓她們都深深愛上迷戀的男人,到底如何對待她們。

或許,真若是痴心妄想的話,關悅覺得自己不應該再繼續下去。

這一刻的林楠,臉上的苦笑與無奈收起,這麼兩個女人這般傾心對自己,林楠真的不能在那般嬉皮的笑出來,而是變得嚴肅起來,要嚴肅以對。

他看的出來,無論是徐曉雯還是關悅,對自己的那份愛意眼中很明顯,一覽無餘,否則也不可能這般出現在自己的眼前,她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因為自己。

但是,他真的不能!

「曉雯,關悅,對不起,我知道你們都是好姑娘!」林楠鄭重其事的道歉一聲。

聽到林楠這句話,關悅和徐曉雯心中頓時有種濃郁的失落感充斥著,眼中都要含淚了,林楠這個道歉,等若是一種態度,代表著他的拒絕!

看到二女臉上的表情,眼中的淚水,林楠也覺得心中一陣難受。

「林楠哥,難道你就一點不喜歡我和關悅嗎?我們比你那個女朋友差嗎?」徐曉雯哭了,她的性格率真不少,雖然看起來溫婉俏皮可愛,但堅持下來,就不會輕易改變,就好比這次,基本上不顧一切了。

不是說她真的這般不知道輕重,不知道這在一個男人面前意味著什麼,甚至也明白這是自我的糟踐,但她願意,因為這是她深愛著迷的男人!

儘管他們之間的接觸並沒有太多,但每一次都讓她難以忘懷,心底留下最深刻的印象。

關悅雖然沒有哭出來,但眼眶早已濕潤,在徐曉雯的帶領下,她又何曾不是一種不顧一切,比上次她裸身抱著林楠更徹底一些,徐曉雯直接將她們心底的最深沉的那份愛道出了,擺在了林楠面前。

「林楠,我不求其他,只求你能真誠的道出,也不枉我今日瘋狂一次!」關悅也開口,她想知道,在這個男人心裡,自己算什麼。

看到這兩人,林楠心中充滿了無奈,也有著一些掙扎,做夢都沒有想到有一天會碰到這種事情,但今日,他必然要拒絕,要傷害,但看著關悅和徐曉雯的面孔,他沒辦法撒謊! 餐廳內,兩女此刻的情況不是很好,林楠一身關悅的貼身睡衣,更顯得另類,能將這種衣服給林楠貼身穿,本身也是一種態度,一種特殊的認可。

但是,林楠不得不開口,不得不拒絕!

她們的哭泣,讓林楠心都要碎了,這輩子林楠就受不了女人的哭泣!

「說實話,你和徐曉雯都一樣,非常的優秀,你們漂亮,性格也好,更是沒有那些富家女高高在上的態度,對於絕大多數男人而言,你們就是夢寐以求的女神,我林楠也不例外,你們的美麗和魅力讓人無法阻擋,我承認對你們都有著不錯的好感,甚至也為你們的美麗而動心,勃然心動,若是認識你們更稍微早點的話,或許我真的會徹底愛上你們,眼下我有了周穎,她現在是我的最愛!」林楠開口,很坦誠,否則何以對得起此刻的關悅,他可以拒絕,但無法做到那般絕情,那樣會很傷很傷人。

而且,他所言的也是自己內心的真實想法!

好感,林楠肯定是有的,任何一個男人和她們相處久了,或許都會有這種好感,這是一個正常人無法避免的,林楠不是一個聖人,也就是一個二十多年的男人,還算是青春荷爾蒙分泌的暴增的時刻。

這一刻,聽到林楠在開口訴說,徐曉雯總算是止住了眼淚,但俏臉上的淚痕未乾,看上去依舊楚楚可憐,關悅更是直勾勾的看向林楠,認真聆聽。

從和關悅的第一次接觸開始,一直說到上次小別墅內的赤裸相對結束,從徐曉雯第一次在衛生院內相遇,一次次的幫助,尤其是不惜以林楠男朋友的身份來請求徐家的幫助,都讓林楠感動,他坦然承認有時候是在逃避,不是他真的這麼想,而是不想讓她越陷越深。

一直到最後,二女臉上的淚痕總算是幹了,關悅臉上恢復了一些,徐曉雯也沒有了哭泣,轉而非常認真的看向林楠。

這是她們第一次這般認真的從這個男人口中聽到他們之間的點點滴滴,不一樣的視角,但不難發現林楠語氣中的態度。

不是她們不夠優秀,而是天公不作美,讓她們錯失了這個機會!

不是不愛,只是還沒敢開始愛,但內心的那份好感不言而喻!

但就這些,對於二女而言,已然的極好的一個結果了,尤其是徐曉雯,俏臉上終於又綻放了光芒!

天公她們鬥不過,也無法去改變,但是卻也讓她們看到了一絲希望!

真若是林楠對她們沒有任何感覺,自然她們也就真的就此徹底失望,甚至是絕望,但從林楠的話語中,她們聽出了很多,更多的是一種男人的責任。

不是不愛,是不敢,不能,來不及的去愛,這是一個男人的責任!

這估計是林楠在除去周穎之外的女人面前第一次這般表露心扉,而且還是兩個女人,他自認為自己很坦誠,也說的很明白了,不希望傷害她們,希望她們能夠知難而退,在第一眼看到她們止住了眼淚的同時,甚至徐曉雯俏臉上綻放了那一抹笑容的時候,林楠也著實鬆了一口氣。

然而,殊不知就在下面徐曉雯的一句話之後,林楠恨不得一巴掌抽在自己臉上!

「這麼說你其實是喜歡我們的對嗎??」徐曉雯開口,眨著一對水靈靈的大眼睛,與此同時關悅也是如此,很關心徐曉雯的這個問題。

「我承認是有點好感,但還沒有真正上升到喜歡和愛的程度,希望你們能夠面對,你們以後肯定會找到更適合你們的人,我這現在算是有婦之夫了,實在是無能為力了。」林楠無奈,該說的都說過了,林楠覺得自己說的也直白直接了。

「那就是說你會愛上我們,只是時間還沒到對嗎?」林楠的話一說完,徐曉雯又接著開口說道,讓林楠無語,這小腦袋中都在想著什麼。

「那好,從現在開始,我們決定重新追求你,我相信我們肯定會讓你徹底愛上,甚至只要你願意,我可以和關悅一起愛上你,你說好不好?」徐曉雯簡直是語不驚人死不休,讓關悅都一陣翻白眼,這也太直接了吧?

這豈不是等於說她們願意兩女共侍奉一夫?

這若是傳出去,肯定要引起軒然大波的!

林楠也被她這句話給嚇個半死!

「曉雯,你冷靜點,你們還是找別人吧,我已經有一個了,也滿足了,咱們可以成為好朋友,我當你們男閨蜜都行,但不一定要成為那種關係。」林楠趕緊勸阻,要打消她這個瘋狂的思想,難道自己之前說半天都白說了?

林楠承認自己魅力有點大,但也不至於這樣啊!

簡直是瘋狂!

「有了那又怎麼樣?就不能公平競爭嗎?萬一我和關悅更適合你呢?而且我們兩個,總比她一個更有競爭力吧?」徐曉雯根本不管其他,想到這裡,好似看到無盡的可能,讓她動力十足,完全是在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著這些。

林楠頭大,以前怎麼沒發現這姑娘還這麼瘋狂的一面?為此林楠只能看向關悅,希望她的理智能夠多教育一下這個小妖精,不能亂來,林楠真擔心哪一天出事。

兩個好姑娘,現在還沒有任何實質性的付出,不能真傷了。

「追求那是她的自由,這點我管不住,真若是有著那麼一天,我也想爭取那份屬於我的幸福!」然而,卵用,關悅也沉聲開口,不是玩笑,充滿了理智。

「你們兩個,簡直是瘋了,怎麼那麼犟呢?」林楠忍不住都想訓斥她們幾句,不過發現什麼都說不出,和她們真的是什麼都聊不下去了,哪怕是穿著睡衣也不管不顧了,直接逃了,再待下去林楠生怕聽到她們的瘋狂之語嚇到自己!

這兩丫頭,在林楠眼中,真的是瘋了,還是早點離去為妙,反正大晚上的自己雖然衣服不對,但至少還算是正常,這褐色的睡衣褲,也不怎麼區分男女,再加上路上一片漆黑,自己速度快點,不見得被人發現。

為此,最後告誡了一句二女,讓她們都好好醒醒,林楠就逃了。

而殊不知,二女看向他狼狽而逃的背影時,竟然都笑了,眼中都帶著堅定之色。 字寫完了,幾個人沒有在停留,開始了真正的旅行,不過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因為易陽的話,他的字裝裱萬真的就被掛在了門口,然後很多人開始競爭易陽做過的位置,有時候誰買到了,轉賣出去還不少錢。

「這裡也好久沒來過了吧,上次來怕有二十年了,沒想到現在都弄的這麼好了。」

易陽看著眼前的高樓大廈,還真是覺得城市變化太快,原來這裡是四川的一個縣,窮的不行,現在變了,從縣變成了區,整體也是大不一樣,看起來和一個新城市沒有什麼區別。

「變是正常的,不變才怪,你看,那個大樓,不就是當地辦公大樓嗎,當年來這裡不還為它減過彩,你記不記得當時那個領導說的,這所辦公大樓會是使用期最久的大樓。」

易陽聽了媳婦兒的話,一看可不就是那個嗎,只不過當年他可沒有想那麼多,被拉來純屬是私人原因,加上他那時候在這裡捐助了幾所學校,算是名人吧,這才勉強來的,不過現在看,這兒的人還真是做到了承諾。

一路走一路看,遇到景色不錯的或者大家感興趣的就多停留幾天,不感興趣的就加快速度,大家都沒什麼事兒,也不著急回去。

轉眼幾個人就走到了八月中秋,二胖家孩子一直讓他回去,幾個人一看也是出來的時間不短了,決定就往回走,回到家剛好是中秋的前一天,中秋,團圓的意思,二胖去兒子家過節了,易陽也難得的回到了家裡。

「爸,想吃什麼,我去買菜。」

「隨便吧,問問你媽。」

「好的,那您休息吧,孩子們讓他們自己寫作業就行,我和大千去買菜。」

兒媳婦兒易陽一直是滿意的,當然了,張涵對於有這麼好的公公婆婆也是滿意的,除了因為孩子的事情,公公找了她以外,其它的事情都不管,完全是他們自己決定,很多人都說惡婆婆什麼的,在她這裡真是不存在的。

她剛嫁進來的那幾年,回家的時候經常有朋友問,說她是不是在家裡要當牛做馬伺候人,說是電視裡面都是這樣的,而且還經常被欺負,弄的張涵哭笑不得的,雖然,她曾經也忐忑過。

易陽鬼使神差的又去了那個塵封已久的庫房,這個庫房已經三十多年沒有打開過了,易陽不允許,家裡人剛開始還說打開收拾下,後來看易陽堅決不讓,也就沒人再提了,包括周子怡,都沒有進去過,她也不感興趣,因為她知道裡面是什麼,一個是當年的那個筆記本,一個是一些當年留下的東西。

「看來這灰還真能證明沒人進來過。」

打開門裡面所有的地方都是灰,一層層的,易陽打來水開始收拾,里裡外外的擦了一遍,他這次來是想留下一個新的東西,同時把以前的東西拿出去。

「先生,我來幫您吧?」

自從他們兩個搬出去之後,家裡從兼職保潔變成了全職,說話的就是。

「不用,你去忙吧。」

保潔也聽說了這個地方是不能動的,她就是問一下,聽說不需要就走了。

易陽把東西全都放到了書房,然後看著煥然一新的屋子,第一次有了種感覺,新生與毀滅,拿出來紙開始寫東西,筆走走停停,一個多小時易陽終於寫完了,把信放在盒子里,把門重新鎖好。

「爸,剛要喊您吃飯,小芊她們也到了。」

「好,辛苦你們了,走吧。」

飯桌上一家人開始了中秋團圓飯,幾個小的已經不用大人管了,以前吃飯還會掉,現在也不會了,易陽看著孩子們一天比一天大,也真是神奇。

「對了,你們不用停,邊吃邊聽,是這樣的,我把樓上的房間打開了,剛才收拾了一下,把東西放到了書房,你們想去看就去吧。」

聽到這個易小芊最感興趣,她問了好久也沒問出來。

「爸,到底是什麼啊?」

「你真是好奇心重,你哥就不問。」

易大千眨著眼睛,正等著聽呢,沒想到突然就被點名了。

「那個,爸,其實我也挺想知道的。」

你想想,三十多年的東西,一直被藏著,誰能不好奇啊。

「有什麼好奇的,你爸初戀寫的情書。」

「啊,爸,您還留著初戀的情書?媽,這您都能忍?」

易小芊八卦的樣子易陽看著,怎麼感覺和自己年輕時候差不多呢,難道真是像自己?

「知道你們是在哪懷上的嗎?」

「知道啊,楊花姐的老家。」

「知道我們為什麼去嗎?」

「那不知道,不對,不回您的初戀就在那個村子里吧?」

易陽徹底被女兒腦迴路征服了,初戀真要是在那個村子里,他傻啊,帶著媳婦兒去。

「我真後悔,當初為什麼生你。」

不過看著好奇的幾個人,易陽到底是說了一下這個故事,大家也沒想到,原來中間竟然還有這樣的故事。

「那這麼說我還要好好感謝一下我這位沒見過面的阿姨了,要不然我們兩個沒準兒還懷不上呢。」

「吃飯吧。」

周子怡看了一下女兒,說了一句也低頭吃東西,其實剛才女兒問她在不在意,剛開始她是在意的,雖然明知道對方已經去世了,但是她還是不舒服,不過隨著時間她放下了,反而很欣賞男人的重情重義,她還和易陽一起去看過女孩兒的家人,相處的很愉快。

他們不知道的是,其實易陽把東西鎖在那裡其實就是和過去做出一個分離,他一直覺得以前的易陽就是以前的,他已經走了,那麼所有的東西就應該隨著他塵封起來,所以他就把這個易陽認為最重要的東西鎖在了那裡,現在,他自己可能也要走了,所以把這個東西拿出來,放進了屬於自己的最重要的東西,可能,是他自私吧。

知道了那個房間真正的秘密,大家也就沒什麼興趣了,甚至對於易陽的兩個孩子來說,還有一些失望,本來還想是什麼重要的東西,結果就是這個。 行色匆匆,此刻也不過晚上八點鐘而已,雖然天色有些黑暗,但這片區域有路燈,林楠一身睡衣,看起來還是顯得不倫不類的。

尤其是路過門衛位置時,更是引的幾名保安人員注意打量了幾眼,也好在此刻保安不是先前林楠進來時的那些人,否則估計心中的疑惑就更大了。

來的時候穿戴的好好的,這走的時候是睡衣?這其中不免讓人聯想到很多內容。

也顧不得其他人猜測,林楠騎上摩托車一路狂奔,再加上低著頭,一路上倒也沒有幾個人能認得出林楠,一直到自家大門前,林楠才算是鬆了一口氣,這般打扮被人看到,太容易聯想到什麼。

尤其是這套睡衣明顯帶著一縷的香味,屬於女人的,不應該存在男人身上,如此的話就更是說不清了。

原本林楠還想悄無聲息的進入屋裡趕緊換上,不曾想剛一進院里就被爹娘看著正著。

「林楠,你怎麼穿著一套睡衣回來了?你這是幹啥了?」林母疑惑的看著林楠,很是奇怪。

「還有這睡衣,好像不是你的?」

林長河也是一臉的好奇,還沒有見過林楠穿過睡衣出門,貌似林楠也沒什麼睡衣,突然間看到林楠穿了這麼一身,顯得不倫不類的,尤其是在林長河眼中這睡衣根本不適合林楠。

「怎麼感覺是女人穿的?」林長河低聲說了那麼一句。

說者無意,聽著有心,一句話將林楠嚇得臉色一變,這事若是被他們知道,肯定又要挨罵,這個時候林楠甚至想開口埋怨一聲老爹了,這簡直是神補刀啊!

果不其然,林母聽到這話后,眉頭微皺,在注意打量著兒子,發現了一絲不對勁,身上的睡衣也就算了,這鞋子又是怎麼回事?

一雙粉色的拖鞋?明顯不怎麼適合林楠的大腳?

女人的?

「林楠,你給娘老實交代,你幹啥去了?」林母沉著臉,直接開口質問起來。

「我啥也沒幹啊,剛才陪胖子喝酒,這傢伙吐了我一身,索性就洗了個澡,然後隨便穿了他的睡衣和拖鞋就回來了。」林楠連忙開口解釋了一句,只能先安插在楊胖子身上,否則肯定麻煩。

一邊說著,林楠一邊逃到自己房間,實在是不敢再多說什麼,直接封死了爹娘接下來的盤問!

逃到自己房間,林楠依舊覺得心中一陣不平靜,這若是被爹娘抓住把柄,指不定一陣教訓,林楠可不想被罵的狗血淋頭,不敢耽擱林楠快速換掉身上的睡衣。

儘管很香,不知道是不是關悅的體香,沁人心脾,讓林楠總有著那麼一分留戀。

「唉……」換好衣服,林楠自己忍不住嘆息了一聲,這件事說出去估計都沒有人相信,誰能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聞所未聞的事情,堪比電視里的情景,但更甚那種。

是兩位美女,差點讓林楠淪陷!

「有魅力看來也是一件麻煩的事情。」林楠自語了一聲,隨即將關悅的睡衣和拖鞋都收拾好,準備找個時間送回去,然後也不出門,否則肯定又要被責問,老老實實的在被窩裡玩一會,勾搭一下周穎,今天雖然壓制了心底的躁動,但那份欲/望卻也跟著升起,林楠是一個熱血男兒,著實受不住,差點擼了出來。

不過還是和之前一樣,周穎那邊半天都沒有回復,讓林楠一陣無奈,這丫頭最近還真是要忙瘋了,完全沒時間搭理自己。

逛了一會通天店鋪,林楠也迷迷糊糊的睡下,今晚的事情可謂是心驚膽戰的,心中暗自決定,不能再去招惹這兩個瘋丫頭,表面看上去很溫柔端莊的姑娘,一旦瘋狂起來,還真是嚇人。

不過這件事可不僅僅是林楠想的那麼簡單。

第二天一大早,林楠早早起床到地里溜達了一圈,大清早的空氣格外的新鮮,林楠整個人都覺得心曠神怡,不過眼看著到了飯點,林楠這才回到家門口,但看著小院內坐著的身影,頓時整個人心情又不好了,差點一個踉蹌給跪了。

徐曉雯!

再看看一旁的林母,臉色顯得不是特別好,當然並非是針對徐曉雯,而是針對林楠的,林楠剛一出現她的目光就轉移了過來,滿是責問之意。

什麼情況這是?林楠很想開口問一句,不過憋了半天也沒敢問出來,不過看看小院的情況,貌似也能看出一些,在徐曉雯手中赫然還抱著林楠昨天穿的衣服鞋子。

卧槽……

林楠知道壞了,昨天的解釋本就不怎麼成立,讓父母起疑了,而今徐曉雯一大早的來送衣服,問題就明顯了?

徐曉雯順著林母的目光也看到了林楠回來了,靈動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更是連忙站起身來迎了上來,滿是親昵的就要抱著林楠的胳膊,嚇得林楠連忙後退了一步。

「你怎麼來了?」林楠詢問了一聲,這丫頭難道還冥頑不靈?

徐曉雯根本不管林楠的退避,很是執著,還是一把攬住林楠的手臂,怎麼看都顯得親密異常,小嘴更是很甜的那種。

「林楠哥,昨晚你走的那麼匆忙,把人家的睡衣都穿走了,衣服也落在家裡了,我給你送來了,順便還給你專門連夜煲了一份營養湯,你看看味道怎麼樣?好喝的話以後我可天天給你做。」

正常而言,一個女人這麼說,尤其是一個美女這麼說,足以讓任何一個男人動心,雖然沒有昨晚的性感的暴露,但今日的徐曉雯絕對是女神范,高挑身材,黑色絲襪長筒靴,再配上一件緊身風衣,怎麼看都順眼。

不過就是這句話,讓林楠臉色一黑,再看看一旁的父母二人,林楠更是感覺到不妙了,因為他們的臉色比自己還不好看,略顯陰沉!

接下來要發生什麼,林楠好像已然要猜到了。

「謝謝了曉雯,真不用,不就是修個水管嗎?犯不著你這一大早的趕來道謝。」林楠推脫了一句,同時也是在給爹娘解釋,自己確實就是去修個水管而已! 吃完了飯,一家人坐在一起聊天,孩子們大了,也知道大人有事情,就自己跑樓上玩去了,有保姆看著,大家也都放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