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張陽,我已經結婚了,希望你能尊重我,尊重我的丈夫,以後千萬別再說這樣的話了!”

聽到李雯拒絕了自己,張陽忍不住一把抓住了李雯的雙手,道:“雯兒,那個窩囊廢怎能配得上你,放眼整個南城,只有我才能夠配上你啊!”

說着,張陽張開雙手,就要朝着李雯抱去,就在這千鈞一髮間,被暗中保護李雯的我緊緊地拽住了頭髮。

“啊!”張陽一聲慘叫,就被我連人帶凳子扯出了兩三米遠。

“啊!”此刻,反應過來的李雯,彷彿受到了驚嚇一般,直接撲進了我的懷裏。

“張陽是吧,大廳廣衆之下,調戲我媳婦,你真當我是紙糊的?”

說完,我擡起一腳,就把張陽踢飛了出去,落地的一瞬間,張陽還跌落了幾顆牙齒。

出生於幹部世家的張陽何時受過這樣的屈辱,何況,打他的人還是南城人人皆知的窩囊廢,這要是傳出去,還不得被人笑掉大牙。

“小子,有種你別走!”說着,張陽便掏出了電話。

五六分鐘不到,七八個小青年就趕到了餐廳,扶起地上的張陽,一羣人便向着我逼近過來。

我拍拍李雯的後背,讓她坐在了凳子上,直面那些小青年,一股滔天的殺氣頓時從身上涌出,尤其是眼神,那宛如實質的殺氣,竟然逼迫的一羣小青年紛紛後退了一步。

爲首的一個大個子青年,此時也有些心驚膽戰。自己這是怎麼了,怎麼會被對方一個眼神就嚇退了一步。不過礙於面子,他還是一馬當先,向着我衝了過來。

“打他!”剩下的小青年們見大個子青年朝着我衝過來了,紛紛大吼了一聲爲自己壯膽,也跟着衝了過來。

“呯!呯!啊!啊!”

也就十幾秒的時間,七八個小青年紛紛倒地哀嚎,哪裏還有剛進門之時的氣勢。 見所有人都被我撂倒,張陽嚇得心肝俱顫。跪爬至我的腳下,緊緊地抱住了我的雙腿。

“大,大哥,我錯了,我以後再也不敢了,求求你饒了我這一次吧……”

在張陽語無倫次的道歉聲中,我拉着沉浸在震撼中的李雯的小手向着餐廳外面走去。這是我第一次拉李雯的小手,那柔弱無骨、白皙嫩滑的感覺讓我十分受用。


李雯此時的心情也頗爲複雜,自己怎麼就被這個窩囊廢牽起了小手,而且還生不出一點反抗的念頭,臉頰不禁出現了一片紅暈。

還有,剛纔撲進這個窩囊廢懷裏的那一瞬間,李雯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這是李雯之前想都不敢想的。

如果說,昨天看到陳雨欣收拾小林哥他們,是一種巧合,那麼,今天是怎麼回事?這窩囊廢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了?

“陳雨欣,你吃我家的,喝我家的,整整三年了,是不是該找份工作了?像你這麼厚顏無恥的人,我還真是頭一次見!”在丈母孃的爆發聲中,陳雨欣再次被攆到了狗窩。

“對不起啊,又要在你的地盤上過夜了!”我撫摸着阿黃,掐指一算,三年的脫密期,應該已經過去了,從明天起,還是找份工作吧。

路過一家汽車公司門口,我看到了人山人海的人,一打聽才知道,原來這是南城某汽車集團一年一度的人才招聘大會,抱着試試看的心情,我涌進了人羣。

報名、填表、答題、遞資料,經過一個多小時的折騰,我總算通過了第一輪的面試,此刻的我,正坐在南城某汽車集團的一個會議室裏,等待着用人部門總監的最後面試。

不一會兒,會議室裏走進來了一位高冷且氣場強大的女人。

“你好,我叫崔豔豔,是南城某汽車公司品牌傳播部的總監。”

“您好,崔總監,我叫陳雨欣。”

相互介紹之後,崔豔豔便正是開始了面試流程。

“抖音15秒文案撰寫,既要符合品牌人設,又要有創意,可執行,你能做到嗎?”

“給你揹負一個課題,比如一個發佈會的整體流程,從主題確定到活動環節,從嘉賓邀請到媒體邀請,要潮,要出圈,要有創意,一天的時間形成PPT彙報方案,你能做到嗎?”

“額……”

面對崔總監一連串的靈魂拷問,我一陣蛋疼。看着這個女人不斷露出的失望表情,我知道,找工作這事兒,基本上是涼涼了。

“你就是個窩囊廢!”

果不其然,當丈母孃聽到我找工作失敗後,對着我一陣咆哮。

“你整天遊手好閒,好吃懶做,我們家雯雯嫁給你真是倒了八輩子的黴,你連個工作都找不到,我們一家人的吃喝怎麼辦,今後的生活又怎麼辦……”

在丈母孃的嘮叨聲中走出家門,我在大街上漫無目的地走着。

“分別,總是在九月,回憶是思念的愁……走到玉林路的盡頭,坐在小酒館的門口……”路邊的音樂,正播放着趙雷的成都,加上眼前的場景,讓人感慨萬千。

一聲苦笑過後,我來到了一家彩票投注站門口。

“彩票這東西,鬼才相信!”我心裏想着繼續向前溜達,卻鬼使神差地拐了進去。

“還有五分鐘開獎,要買趕緊買。”在老闆的提示下,我機選了一注彩票,又鬼使神差地加註了十倍。

“吱吱!”彩票打好後,我轉身要走,卻聽見電視機里正在播放開獎的畫面,算了,哥還是等等吧,也不差這兩分鐘。


07,08,12,15,隨着開獎號碼一個一個的揭曉,我撇了一眼自己的彩票,這一撇不要緊,前面四個號碼居然全中了。

我一下子激動了起來,19,21,中了中了,這兩個號碼又中了,就差兩個藍球了!強忍着心裏的激動, 阿黛

01,02……

“我擦,老子全中了!老子發財了!這就是傳說中的否極泰來?”

滿心激動的我飛快地跑出了彩票站,要把這個好消息告訴李雯。由於太過激動,都沒有留意到身後飛馳而來的大卡車。

“咣!撲通……”隨着一聲巨響,我被大卡車一下子撞飛了20多米,意識消失之前,我看了一眼手中的彩票,把彩票緊緊地握在了手裏。 迷迷糊糊,昏昏沉沉。

我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夢到自己先是回到了部隊,看到了戰友們,看到了戰士們正在訓練場上摸爬滾打,殺聲震天。

“陳雨欣!”

“到!”

400米障礙訓練準備,預備——開始!

聽到口令,我像離弦的箭一樣迅猛的向前跑去。獨木橋、高低牆、深坑、木樁、鐵絲網,我按照流程,一個障礙一個障礙地過着,腦海中不禁出現了一個聲音,我回到部隊了?

當我以百米衝刺的速度跑過終點,戰友們都鼓起了熱烈的掌聲,但我卻聽不見他們有任何的聲音,眼中的畫面越來越模糊,直至消失不見。

此時,畫面一轉,我被傳送到了一間黒着燈卻很寬敞的辦公室,同時,一個聲音在耳畔響起:“陳雨欣,由於你獲得了天仙之體,戰魂已經在你體內覺醒,恭喜恭喜!”

我一臉懵逼,戰魂?啥是戰魂?

“戰魂是由軍人的使命和信仰衍生出來了一種精神力量,這種力量將作爲你的護體助力,幫你解決任何難題。換句話說,此刻之後,這個世上,你將再無敵手。”

隨着腦中一陣劇烈的疼痛,我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眼神從混沌狀態慢慢變得清澈,意識回來後,我發現自己躺在醫院的病牀上,李雯在身邊守護着。

檢查了一下身上的零部件,都還在,陳雨欣鬆了一口氣。

“媳婦,給我倒杯水喝!”

聽到呼聲,李雯一下子驚醒,隨之,驚訝的表情變成了滿臉的喜悅,說道:“你醒了?”

見陳雨欣醒來,丈母孃在一旁嘟囔道:“越是窩囊廢越是命大,被撞這麼狠都還不死,老天真是不長眼!”

“媽!”李雯瞪了母親一眼,隨即給陳雨欣接了一杯水。

“真是奇蹟啊,昨天送過來的時候,奄奄一息,還以爲人不行了,沒想到才過了一個晚上,就完全好了!”一臉不可思議的醫生對着陳雨欣和李雯說,下午休息半天,就可以出院了。

“對了,媳婦,我出車禍前,曾經買了一張彩票,那張彩票還在嗎?”

“誰是你媳婦?”以往,李雯是特別討厭陳雨欣喊她媳婦的,可這次,李雯僅僅是臉色一紅,心中的那種抗拒感少了很多。

李雯拿出彩票,說:“你昏迷的時候,手裏緊緊握着一張彩票,好幾個男醫生,費了好大勁才把你的手掰開。”

“額,那個,跟你說個事兒,你別太驚訝。”

“恩!”李雯應了一聲,不知爲何,從昨天得知窩囊廢出了車禍後,心裏竟然產生了一絲絲擔心。

“以前都是我不好,整個家庭的負擔都讓你一個人扛着,這些年辛苦你了,以後我來撐起這個家。”

李雯一開始沒反應,但聽我說完以後,眼淚再也止不住,刷刷的往下掉。

是啊,自從和這個窩囊廢成了親,三年來,李雯不知遭受過多少的白眼。

看着委屈成淚人的李雯,我心裏一陣心疼,道:“媳婦,這張彩票應該是中獎了,有三千多萬,出院以後,咱們就去領獎吧,從此,你再也不用起早貪黑了。”

“啊!”李雯尖叫了一聲,隨即捂住了嘴巴。用不敢想象的眼神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那張彩票,說:“你說的是真的?”

“恩,是真的,爲了它,我差點連命都丟了。”我感慨道。

可能我的真誠打動了李雯,也可能是到了動情處。李雯破天荒地一把抱住了我,久久也沒有分開。

我能夠感受到,女人在這一刻變得無比溫柔。

夜深人靜的時候,我想起了自己做的那個夢。“戰魂?能幫自己解決一切困難的戰魂?這是真的嗎?但是戰魂應該怎麼使用呢?不會是假的吧?”

儘管我知道,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肯定是真的,但戰魂這種虛無縹緲的東西真的存在嗎?

戰魂,可以理解爲一支部隊的精氣神,是戰鬥決心和戰鬥意志的體現,更是一支軍隊戰無不勝攻無不克的精神利器。

一支軍隊從成立那天起就開始凝聚戰魂,充滿了信仰之力和凝聚之力,而今,自己卻擁有了戰魂,我心裏既激動又驚訝,此刻,我還不知道,從獲得戰魂的那一刻起,我的人生軌跡就悄然發生了改變。 按照中獎金額,我和李雯一大早就開車來到了省城福利彩票站,當八位數字到達自己銀行卡的那一刻,我的內心是激動的。

小人物都渴望成功,不是沒有道理的。成功的感覺真的很好,很舒服也很刺激,許多以前只能想想的事情都可以實現了。別墅也好,豪車也好,只要自己想,隨時都能得到。

開車回南城的路上,我感到有人在盯着自己。作爲一名老兵,我對於危險有着本能的敏感。

我體內的戰魂在此刻有些躁動不安,雖然暫時還不知道戰魂如何溫養和使用,但我明顯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彷彿產生了某些變化。

爲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我加快了行車速度,試圖甩開那些跟蹤者,但無奈碰到了早高峯。


當車子終於駛出擁堵路段,我的腦海裏突然出現了幾個光點,就如同雷達一樣,周邊五公里範圍內的事物全部清晰地出現在了腦海中。

此時,一個聲音在我腦海想起:“戰魂初級神識進化成功,神識範圍,五公里!”

神識?神識是個什麼東西?戰魂說的很清楚,自己具備了初級神識,難不成,這種可以窺見方圓五公里範圍內事物的能力就叫神識?

通過神識,我看到身後的兩輛黑色汽車,和郊區玉米地裏的兩輛黑色汽車都朝着自己圍了過來,應該是準備在郊區把自己逼停,一來,這個地方人員稀少,二來這邊沒有監控,作案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覺。

知道了對方意圖之後,我明白,自己和李雯從進入彩票站的那一瞬間,就已經被人盯上了。不過也好,身體融合戰魂之後,還沒有經過一次實戰,這次,用來試試水也好。

到了郊區無人地帶,我交代李雯坐在車裏不要亂動,同時讓她把眼睛閉上,害怕突如其來的場面會嚇到她。

“媳婦乖,我去去就來!”說完,我下了車。四輛黑色的無牌照汽車瞬間就把我團團圍住,十幾個身材壯碩的蒙面青年拿着刀具和甩棍下了車。

“兄弟,我老孃得了癌症,躺在家裏沒錢治病,所以不得不出此下策,對不住了!”

“兄弟們,上!”

一名身材高大的蒙面青年一聲令下,十幾個蒙面青年拿着手裏的傢伙就朝着我招呼了過來。

我不敢大意,一上來就拿出了練習了十幾年的擒拿格鬥招式,沒有好看和誇張的動作,全部都是一招制敵。

戰場上的目的就是消滅敵人,以最有效的手段殲滅敵人的有生力量,纔是一名合格的戰士應該思考的事情。而電影裏,那種誇張和好看的打鬥動作,不知道誤導了多少青少年。

“撲通,哎呀!”我手腳並用,近身搏鬥的技巧發揮的淋漓盡致,最多不到三分鐘,所有劫匪全部被打趴在地上,發出哎呀哎呀的哀嚎聲。

打鬥中,我發現,融合了戰魂的自己,能夠輕易判斷出敵人的攻擊方式和套路,並且能夠以最有效的方式避開敵人的攻擊,同時給予敵人以重創,不僅如此,我還發現,自己身體的力量也比以往精純了很多。

“你老孃真的得了癌症?”我對着那名身材高大的蒙面青年問道。

“是的大哥,這是俺孃的病情診斷書!”說着,那蒙面青年從身上掏出了一摞單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