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這就是我給你們的幾本功法了,一會讓楊武給你們看,如有什麼不懂,可以問我!”吳良收起筆,對着楊武揮揮手。

楊武本就着急的等到這吳良的停筆,現在吳良終於停下筆,並且對自己招手,這讓他覺得吳良剛纔說的讓自己當首領的機會來了。

至於其他六人都是眼巴巴的看着這一切,不敢出聲生怕吳良會誤會什麼,其實六人心中的苦,六人心裏明白。

“給,拿好!”吳良對着楊武微微一眼,同時對着楊武眨眨眼。

楊武見此立即會意,接過吳良的手中的筆記本,就迫不及待的打開看看筆記本上的內容。

楊武這一看不要緊,一眼就入了迷,吳良寫的功法實在太過高超,這讓楊武不得不佩服。

“這樣,這樣!”楊武看着看着,就按照這吳良寫的功法,不停的進行着推演。

吳良寫的功法太過精妙,一時之間,楊武就陷了進去,一時之間無法自拔,並且楊武一邊看着一邊還按照功法試着練了起來。

這讓在一邊的六人看的抓耳撓腮,六人很想上去和楊武一起看下去,但吳良一直站在楊武身邊,默默的看着六人,這讓六人不知道如何是好。

吳良看着六人想上前,又不敢上前的表情,感覺很好笑。

自己寫的又不是什麼高深的法訣,也不是匪夷所思的祕籍什麼的,只是一本普普通通修煉的功法而已,就這樣六人都急成這樣,如果自己寫出一本靈訣了,那麼六人還不得瘋掉啊。

吳良越想越是想笑,最後還是忍住了笑意,淡淡道:“你們都很想看功法嗎?”


六人不停點頭,生怕慢了,功法就沒了。

“呵呵,你們放心,從此以後,楊武就是你們的領頭羊,以後有什麼你們一定要聽楊武的,至於功法什麼的,你們倒是問楊武接着看就是了!”吳良微微一笑道。

六人齊齊點頭,對於楊武做他們的首領,六人一點也沒有感到驚訝於異常,他們都覺得楊武當首領是理所應當的。

至於爲什麼呢?那是因爲楊武本就是吳良身邊的紅人,如果沒有楊武在雙方之間牽線搭橋,那麼吳良根本不會把資源傾斜於他們。

所以六人都是認同楊武的,不然在吳良開口的那刻,就會有人反對。

“既然你們同意了,那麼我就先走了,一會楊武看完了,你們聽他的安排!我會把一些事交給他做的!”吳良滿意看着六人,同時說了一下安排。

六人沒有二異,

吳良見此,站起身,就往外走去。

既然這裏的事已經完成了,自己也沒有什麼必要待下去了。

吳良想着就走出了門口,至於楊武還在認真的看着筆記本,吳良微微一笑,聳聳肩,邁步就往樓下走去。 吳良走後,傅向陽等人就迫不及待的湊到楊武面前,一個個露出討好的面容,流着口水看着楊武。

楊武此時的心思全部都在筆記本之上,根本沒有注意到外界的事,如果讓他看見傅向陽等人的那副尊容,肯定會大吃一驚,因爲在他的影響中,六人從來都沒有露出過這幅表情。

下樓的吳良的心思沒有朝這上面看,如今事情已經交代了,那麼就是給七人學習的時間,等過幾天他還會來這教導七人,到時他還會有其他的安排。

“師傅到藥材紅葉藥材市場!”在路邊攔下一輛出租車,吳良說道。

“好的!”等吳良關好車門,出租車司機發動車子就往藥材市場而去。

這次吳良到藥材市場,是買一些藥材,並且還有事情要辦。

在前兩次的買藥材的過程中,中華堂的白谷就再三的阻撓,並且還請人報復吳良,這些吳良都記在心裏,一刻都沒有忘記。

在以前那是不想報復回來,現在好了,事情辦的差不多了,只差好好修煉了,而且這次去藥材市場,會購置打量的藥材,趁這次可以好好的給白谷一個永生難忘的教訓。

“砰”車子很快來到藥材市場,吳良下了車付過錢,然後快速的往藥材市場走去。

藥材市場依舊人聲鼎沸,車子一輛輛的進進出出,走路的人也是快排上了長龍,來此買藥材的一般都是大批量的買,很少只買一小部分的,除非那些珍貴的藥材,不然也不會有人爲了買幾兩藥材來此。

說來藥材市場的珍貴藥材也是齊全,如果說到別處買,還真不一定能買的齊全。

吳良站在藥材市場門口,呆呆的看着路口處,這裏是兩次發生衝突的地方,第一次是自己以碾壓之勢打到幾個小混混,第二次更是以雷霆手段制服伍楚,然後在地下室將他擊殺。

這些事情如過眼雲煙,雖然時間過得不長,但一幕幕都記在自己的心中。

吳良嘆口氣,閉上眼,沉默一會,然後睜開眼睛。

在吳良睜開眼睛的那刻,眼睛之中一絲精光流轉,好像擦拭過的明鏡,明亮異常。

“呵呵!”吳良露出一個迷人的微笑,心情極好的往藥材市場走去。

藥材市場之中,人依舊很多,想比門口出人挨人的景象稍微強上了一些,但是也沒有強上多少。

就在吳良漫步在人羣之中之時,幾個打扮的如路人一般的人,看了吳良一眼,然後就拿出手機快速的撥打起來。

吳良的神識一直都散發着,這是他現在一種習慣,神識無時無刻的都保持的警惕,只要有風吹草動,都會被他收在眼底,就連那幾個監視他的人,也被吳良發現。

“呵呵!你們是誰的人呢?”吳良嘴角露出微笑,心裏暗暗笑道,同時神識緊緊監控起幾人的對話而來。

“大老爺,你找的人,今天又出現在藥材市場,我們的人,一直監視着呢?”一個監視吳良的人道。

“你們都給我監視住,如果讓那個孽畜跑了,你們都提頭來見吧!”一個憤怒的聲音在手機中想起。

得到指示,電話那邊掛斷手機,而那個打電話之人趕緊收起手機,然後緊緊的跟在吳良身後。

向這個人的舉動還有一些,那些人都是報告給了自己的組織,然後由阻止向上匯一級彙報,最後這些人的信息全部彙集到了一個人的身上。

而這個人,正是伍林。

此時伍林正拿着一分資料在房間之中冷笑連連,而那資料上的名字赫然是吳良兩字。

“哼,你總算來了,看你這次還怎麼逃出我的手掌心,殺弟之仇不共戴天!”伍林冷哼一聲,重重的把資料摔在桌子之上,同時手掌還向懷裏捏了一下。

說完伍林又在原地想了一會,然後大聲對着門外喊了句:“來人,去通知伍越,就說我有重要的事情安排!”

伍林說完,門口之處就聽來跑步的沉悶聲,顯然是有人通知伍越去了。

不一會,伍越帶着重重的汗水,急切的跑到房間之中。

“大哥什麼事?是不是那個殺害三弟的小子來了!”伍越帶着激動的心情,抹了一把額頭的汗水道。

“沒錯,雖然我們不缺定是不是他殺了三弟,但當時只有他和三弟起了衝突,那麼就算不是他殺的,也算是爲三弟了結一下心願!”伍林點點頭,冷冷道。

他每每想到伍楚那死狀,心裏就算一陣難過,自伍楚死的那天起,他就開始調查此時,其結果很是出人意料,因爲根本就是別無所獲。

最後沒法,他就開始調查伍楚和誰發生了矛盾,口角,衝突的。

經過詳細的分析,伍林等人分析出,吳良是最大的嫌疑,也只有吳良那天才有殺人的動機。

結論出來後,伍楚與伍越也找不確定誰是殺人兇手,但最後他們只有把吳良當做殺害伍楚的目標。

而這次吳良剛好出現,伍越與伍林就有了爲伍楚報仇的心思。

其實還別說,伍越與伍林這次還真猜對了,吳良的確是殺死伍楚的人,可是兩人分析思路錯了,但又陰差陽錯的把吳良當做第一目標,這次也算兩人歪打正着吧。

“走吧,我們去佈置一下,等會要好好的和那小子玩玩!”伍林站起身,冷冷的笑道。

“好,這次我們親自出馬,也算是爲三弟報仇了!”伍越點點頭,興奮道。

“好!”伍林冷笑着,就朝門口走去,今天就是他爲三弟報仇的日子,這讓他有些興奮的感覺。

伍越見伍林走後,立即就跟了上去。

而這時吳良已經來到中華堂,並且就站在門口的臺階上。

中華堂一個多月未見,還是老樣子,高大的門頭,延長的臺階,復古的裝飾,一幅幅景象顯示着中華堂的財大氣粗。

進入中華堂人聲鼎沸,基本都是人挨人,吳良時不時想,藥材市場那麼大,而且還要那麼多的店鋪,爲什麼每家每天都有那麼多的人,難道這江都市的人用藥材當飯吃嗎?

想到這,吳良自己都笑了起來。

щщщ ☢ttκΛ n ☢¢ 〇

“呵呵,也許這市場就那麼大也說不定!”吳良自嘲一句,就開始尋找白谷的蹤跡。

神識放出,半徑四百零五米內的一切全部都盡收眼底,就連每一個人每一絲的變化,都清清楚楚的映在吳良的腦海之中。


經過觀察,這前面的大廳之中,根本沒有白谷的存在,於是吳良就叫住一個夥計,打聽了下白谷的去處。

開始夥計還不想說,最後吳良塞給了夥計一些錢,夥計眉開眼笑的接過錢,就開始大咧咧的說出了白谷的去處。

原來今天白谷根本就沒有來,而是去到了市裏去了,聽夥計隱晦的話語,白谷應該是找市裏的小情人去了。

吳良聽了就樂了,這白谷一大把年齡了,居然還玩老牛吃嫩草,真是不嫌騷的慌。

最後吳良又問了下,白谷什麼時間回來,夥計思索了一陣才說道,應該是明天早上。

吳良一聽這話,想到今天教訓白谷的事,可能要泡湯了,但也不能怪白谷不識擡舉,要怪只能怪自己來的不是時候。

最後吳良打發了夥計,一個人慢慢走出中華堂,準備向千葉館而去,而這時,吳良神識撲捉到了一句話,而那話正是剛纔他問話的小夥計說的。

只聽那夥計說道:“老闆剛纔有個年輕人來找你,就是上次來搗亂的那個人,我已經按照你的吩咐打發了他,並且告訴他,你去找小情人了!”

吳良神識在人羣之中撲捉到,這個夥計正躲在後院之中打着電話,這夥計說着,臉上還露出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

吳良看到這些,又聽到這些,就知道自己被夥計給騙了,於是他找了個人少的地方開始繼續監視着夥計的一舉一動。

最後經過夥計與白谷的交談,吳良終於知道白谷的下落,白谷的確不在藥材市場之中,而去白谷也不是去找小情人去了,而是在家裏陪着老婆孩子呢?

並且聽白谷那高興的語氣,顯然其老婆都在身邊,並且老婆很滿意白谷的話。

“呵呵,想想我堂堂一個煉氣師,居然被兩個普通人給耍了,是我傻了,還是世人太聰明瞭!”吳良自嘲一笑,隨後臉色就冷了下來。

在煉氣師的世界裏,一個普通人如果敢耍一個堂堂的煉氣師,那是不容忍的存在,如果這事不傳出去還好,如果傳出去了,那些這個煉氣師也就沒臉自稱是煉氣師了,除非把那個耍自己的普通人給狠狠教訓一頓,否則真的無法在人前擡起頭。

說來吳良也纔剛剛成爲煉氣師,但也存在一些煉氣師的驕傲。

煉氣師是不容褻瀆的,凡是褻瀆煉氣師的人,必受懲罰。


想到這,吳良板着一張臉,神識鎖定那個夥計,然後慢慢向夥計走去。

吳良決定給那夥計一個難忘的教訓,雖說那夥計也是爲人辦事,但煉氣師的尊嚴不允許被踐踏。

那麼這次只能算夥計倒黴了,要怪就怪他不該耍自己的,如果老老實實的說話還可以,還可以原諒,但這次絕對不行。

那個夥計就呆在中華堂的後院,等吳良來到藥材大廳之時,夥計還在和白谷交談着,而且白谷還不停的誇獎夥計。

夥計的嘴都笑的合不攏了,他沒有看見正有一個人影靠近他。

而這人影正是過來的找夥計算賬的吳良。 夥計聽着白谷的誇獎和虛有的好處,心情大好,同時心裏把吳良說成一個大傻瓜,好像吳良在他心裏就真的是傻子一般。

“喂!”在夥計笑的口水都流出來時,一個手掌輕輕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正高興的夥計被這手掌打斷,心情立即就不好了,於是他不爽的道:“誰這麼討厭,不知道我正跟老闆交代事呢?你這麼打擾我是不是不想幹了!”

夥計說着,拿着手機,黑着一張臉轉過身。

當他轉身之後看見來人,就愣在哪裏,眼睛不停的眨巴眨巴的,好像見鬼了一般。

此時吳良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夥計,特別是看到夥計那慌張無措的臉,吳良心中就是一陣冷笑,向這樣的人,就該好好教訓。

吳良想着,也不廢話,伸出右手,以一種常人無法看見的速度,一把就捏住夥計的喉嚨。

夥計大急,想要躲,可是吳良的手太快,他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吳良捏住了喉嚨。

吳良將夥計提起,夥計想要反抗,雙手雙腳同時動作,可是吳良怎能讓他得逞,在夥計伸手伸腳想要攻擊吳良的時候,吳良就使勁,緊緊捏住夥計的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