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其實派我過來的是……”男子低聲遲疑的說道。

姚洪皺了皺眉頭,側耳細聽。就在這時,男子突然爆發,一拳擊向姚洪的腿部。

見姚洪後退了一步,男子突然翻身而起,向着死衚衕的牆處就跑了過去。

然後男子一蹬牆上,手一巴在牆頭,身體一縱,就越到了頂上。

回過頭,男子掛滿得意的笑容,本想嘲諷一下姚洪,誰知一轉頭,卻見一塊磚頭飛了過來,直接砸到他的頭上。

啪!男子被磚頭給帶到牆的另外一面,然後就聽到那邊噼裏啪啦的聲音。

姚洪甩了甩手,自言自語道:“跑什麼?你就算不說,我也知道你是誰派來的。”

“咦?這是什麼?”

正打算離開的姚洪,發現了男子剛纔躺的地方,有一本書落在那裏了。

姚洪撿起來一看,原來是一本武技啊。


黃級中階的如影步。

姚洪想要之前男子玄妙的步伐,應該修煉的就是這如影步吧。

姚洪嘿嘿一笑,忽然想到什麼,一把將如影步塞進自己的懷中:“既然這武技你丟掉了,那這如影步就歸我好了。”

“糟了,我的如影步呢?”與此同時,受傷的那名男子,趕回去的路上,突然一摸懷中空蕩蕩的,不由臉色一變。 “難道是落在剛纔的衚衕中了?”男子第一反應就是返回去,可是剛走兩步,便停下了腳步。

要是落在衚衕中,肯定早已被姚洪拿走了。

男子臉色露出一絲猙獰,狠狠握緊了拳頭,心想,姚洪你給我等着。

在靈水城繁華路段,一處大宅中。大廳中有一男一女,男的帥氣高達,女的千嬌百媚。

此刻男子躺在女子凹凸有致的軀體上面,一邊吃着女子親嘴喂來的的水果,一邊手伸進女子的衣服裏,揩這女子的油,愜意無比。

如果姚洪在這裏,肯定認出這一男一女,正是耿家大少耿天和嬌媚女子傅美美。

忽然聽到腳步聲傳來,耿天不耐煩的皺了皺眉,不情願的從傅美美的身上起來。

當他看向受傷的耿雲走進來時,本來悠然自得的臉上忽然一沉,說道:“耿雲,難道你跟蹤失敗了?”

“少爺,屬下無能,屬下無能。不僅被發現了,還被姚洪打了一頓。”耿雲撲通一聲,跪倒在地。

耿天掃了耿雲一眼,耿雲不僅頭上被留下鮮血,而且看着捂着的腹部,也受了傷。

耿天深深皺起眉毛說道:“怎麼可能,姚洪不是人級四層的實力嗎?你同樣也是人級四層嗎?而且你擅長隱匿氣息,怎麼可能被他發現呢?”

不僅耿天納悶,實際耿雲更鬱悶。

他是接受過耿家的專業訓練的,最是擅長隱匿氣息。就算對方是人級五層,他也有把握不讓對方發現。

然而,姚洪不僅發現了他的蹤跡,竟然還能暴打他一頓。

難道姚洪不是人級四層嗎?這個想法讓耿雲心中一驚,可是看了看耿天,想了想也沒張開口說出來。

畢竟是耿天說姚洪是人級四層的,而且非常肯定,要是他質疑耿少爺的話,少爺一生氣,他弄不好死無全屍。

“好了,你先起來吧。”望着一臉茫然的耿雲,耿天也明白他也不知道,只能歸功於姚洪剛巧發覺的。

耿雲依言站了起來,狠狠說道:“少爺,你再給我一次機會,我肯定把這事辦的妥妥當當的。”

“不用了。我有別的事情讓你辦。”耿天擺擺手說道:

“少爺,就這麼放過姚洪按小子?”耿雲咬了咬牙,有點不甘心,自己不僅被姚洪暴打了一頓,而且還將自己的武技搶走,任誰都不甘心啊。



耿天臉色頓時變得猙獰,說道:“誰說放過他的,我只是有了更好的打算。”

接着耿天告訴了耿雲一個地址,緩緩說道:“你去城中這個地方,找一個叫張胖子的人,他手中有姚洪欠着他的兩萬兩欠條。告訴他,錢,我們可以幫他要回來,甚至可以幫他,將姚洪的妹妹弄上手。”

耿天沉吟了一下,說道:“既然你受了傷,那你去將耿浩峯叫上,讓他對付姚洪好了。”

“是。”耿雲一聽大喜。

耿浩峯這個修煉狂人如果前去的話,肯定會十拿九穩。

……

“先生這邊請。”

再次來到靈藥閣,姚洪和以往一樣,得到徐青的熱情接待。

這不是姚洪第二次來,修煉的幾天時間,他隔三差五來兩次,所以和徐青已經極爲熟悉了。

“先生,這次拿過來的是什麼靈藥?”徐青搓着雙手,說道。

徐青對於這位斗篷神祕人極爲好奇,這到底是什麼人。第一次來是一級失傳的靈藥,第二次來同樣還是個失傳百年的靈藥,不過是二級靈藥。而這一次,徐青真的很好奇,這神祕人能給自己什麼樣的驚喜。

姚洪搖了搖頭,蒼老的聲音從斗篷中傳出,說道:“這次我沒有帶着任何靈藥。”

“哦,那先生這次來小店是……”徐青不解的說道,他看着神祕人,知道對方還有話沒說完。

“我來是想跟你們做個生意。”姚洪淡淡的說道。

“生意?”徐青驚訝的說道。

他明白神祕人所說的意思,不是簡單的小打小鬧了,而是做大生意了。

徐青沉吟道:“怎麼個做法?還請先生講明白。”

“就是貴店出材料,我來出力,六級以下的所有靈藥,我都可以幫忙配置。”

六級之下?那就是包括五級了。徐青睜大雙眼,就算是他也不過剛拿到五級的藥師徽章。

可要是配置失敗的的話?徐青壓下心中的激動,這是他不得不考慮的事情,畢竟五級的藥材每一種都昂貴無比。如果真配置失敗,那靈藥閣的損失就大了。

“失敗我自行負責,我會賠償你們的損失。”姚洪看出徐青的憂慮,說道。

徐青深吸一口氣,望向姚洪說道:“那先生要什麼條件。”

“一瓶五級靈藥,換取二百瓶二級靈藥,一百瓶三級靈藥,必須都是快速恢復靈氣的靈藥。”

五級靈藥價值連城,用二百品二級靈藥和一百瓶靈藥來換,也肯定是靈藥閣賺大了。

所以,徐青連想都沒想,直接點頭答應。

“先生,跟我來。”


旋即,徐青將姚洪請入他的房間,他的房間,各種配置靈藥的器械應有盡有。

姚洪掃了一眼,這些器材和他前世差太遠了,但是比他現在配置的器材要好上很多。

至於徐青,則是準備藥材去了。

沒多久,徐青將四級的藥材全部準備好,讓下人們給帶過來。

見一件件四級的藥材,小心翼翼的端入房間,擺在桌子上。

徐青頗爲歉意的道:“五級藥材已經去準備了,不如你先用四級藥材行嗎?”

姚洪不由點點頭。

雖然不是五級藥材,但是姚洪很理解的徐青的做法,就是讓他無條件相信一個見過幾個面的人,他也做不到。

就算是四級藥材,這麼多擺在姚洪面前,姚洪都恨不得撲上去。前世雖然八九藥材他要多少有多少,可當時他是藥神。但重生之後太窮了,若非今天得到一個四級的靈玉花,他今生還沒見過四級藥材呢。

“先生,可以開始了嗎?”徐青在旁邊提醒的說道。

“哦哦哦,行。”姚洪愣了愣,急忙應道。

此刻姚洪的樣子跟個鄉巴佬一樣,徐青忽然感覺到一陣後悔。就這模樣,真的能夠配置出四級靈藥嗎?

可是,當姚洪親自動手,開始配置靈藥的時候,徐青眼色就變了。

所謂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

姚洪的動作如行雲流水般,快速無比,極爲花俏。如果讓外人看到,覺得大呼,這肯定是藝術啊。

姚洪雖然動作很流暢,可徐青也能做到,但是姚洪進行每一個步驟的時候,每次都精準的嚇人。這就完全將徐青嚇倒了,這是該有多強的實力,才能做到如何精準啊。

這讓徐青看向姚洪的眼中充滿了崇拜。

很快一瓶四級靈藥,就在姚洪的手中配置好了。

徐青深吸一口氣,接過姚洪手中的靈藥,嗅了嗅瓶中的靈藥氣息,臉色頓時大變:“四級上階靈藥。”

шωш✿ ttκΛ n✿ ¢ o

這不得不讓徐青震驚,要知道徐青他自己動的手,給姚洪的藥材,最多隻能配置成四級中階的靈藥。

別看只相差中階和上階,這可要是賣的話,相差的不是幾萬兩了甚至是幾十萬兩,價值根本不可言喻。

能夠將這些靈藥配置出四級上階的靈藥,這有多難,徐青完全知道,因爲他實驗了千百次,都沒能夠成功。

徐青看向姚洪的眼神,充滿了怪異。妖孽啊妖孽。

“先生你等一等。”

徐青再次出門,很快再次進來的時候,後面跟隨的下人們將五級靈藥準備好。

接下來,有了五級藥材,姚洪便開始繼續配置靈藥。

姚洪的動作依然花哨,漸漸地,可徐青眼中的凝重,轉而變成了崇拜。

當姚洪將一瓶五級靈藥製作好之後,徐青徹底服了。雖然只是五級低階的靈藥,但是對他來說可望而不可及。

他雖然是五級煉藥師,但其實他只是實驗了無數次,纔有一次機會配置出來五級靈藥。

說到底,他的五級徽章,華而不實。

而面前的神祕人隨隨便便出手就配置出五級靈藥,徐青真是徹底服了。


徐青在一旁震撼,姚洪則是甩甩手,一臉苦悶啊。

手生啊。看來經常不製作這種繁瑣的靈藥,手變得很生啊。不然最少能夠配置處五級中階的靈藥。

要是徐青知道姚洪心中的想法,肯定不顧顏面也要拜師。

“先生,您配置出一瓶四級和五級的靈藥,按照我們當時的規定,大概是三百瓶二級靈藥,一百五十瓶三級靈藥,你看對不對?”

說着,徐青將一枚玫紅色的戒指遞給了姚洪。

姚洪眉毛一挑,他一眼就看出這玫色的戒指是一枚空間戒指。

“這……”姚洪不解的望着徐青。

“先生,這是小店一點心意,請收下。”徐青望向姚洪,不由自主帶了敬語。

姚洪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氣,靈藥閣如此財大氣粗,竟然將一枚空間戒指送人,果然是大手筆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