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我到別處找找。”

柳月拍着小胸脯退出房間,然後,大口大口的呼氣,剛纔的氣氛太尷尬了。 柳月剛到門外,尹晴柔恰好從臥室出來,見她鬼鬼祟祟的,不禁皺起眉頭。


忍不住問道:“柳月,你在幹嘛?”

“啊,我在練習舞步。”

一時找不到合適理由,柳月窘迫的不行,步伐一變,腳踩學會不久的天靈步,圍着客廳繞起圈來。

不管是真是假,反正尹晴柔不大相信,從其閃爍其辭中已察覺到謊話成份,沒過多細問,便去了洗手間。

夏凡伸着懶腰剛打開房門,發現三條靚影在大廳裏繞來繞去,身法之快,對於普通人而言,不知勝過多少倍,但在他眼裏,除了尹晴柔步法到了一定程度,遇到一般的武者,輕鬆逃脫沒問題,詩音和柳月不同,步法熟悉不久,步與步之間的轉換尚且有些生澀,不過,假以時日,以這種瘋狂的練習,定能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

看到夏凡,柳月第一個停下來,氣喘吁吁的來到身邊,容顏上爬滿汗水,帶着淺淺的笑意,“夏大哥,這舞步越練越覺得深奧無窮,而且精妙絕倫,以我對舞蹈的領悟力,竟顯得力不從心。”

說罷,柳月兩腿一分,猛地下了個一字馬,以展示驚人的柔軟度和彈性,眉目含情的衝夏凡眨了眨靈動的美目,“夏大哥,要不要你也來一個。”

“這種高難度動作,我玩不了。”

夏凡忙搖頭,眼裏盡是驚訝之色,想不到柳月的基本功這麼紮實。

尹晴柔和詩音也停在兩人身邊,看到柳月兩腿拉那麼直,有點心疼的問道:“柳月妹妹,這樣做疼不疼呀?”

柳月收腿起身,隨心應道:“開始練的時候,疼了好長一陣子呢!慢慢的習慣了,就沒感覺了。”

“就你這身材和舞姿要是參加舞蹈大賽,定能拿到名次。”

打量着柳月,尹晴柔讚不絕口。

“謝你吉言,有機會的話,一定參賽。”

實不知,柳月心裏早期盼有朝一日轟轟烈烈參加一場舞蹈大賽,只是苦於沒機會。

詩音看上去精神狀態較之前好了一些,只是變得沉默寡言,不苟言笑,似乎一切在她眼中都平淡無奇,泛不起一絲漣漪。


夏凡如往常一樣,顧不得刷牙洗臉,先是到了隔壁房間,查看幾人傷勢情況,客廳裏只有關小刀一人大口大口抽着煙,看到夏凡,欠身離座,“凡哥”

“傷口怎樣了?”

夏凡帶着關心的眼神,靈目從他身上掃過一遍。

“已經好了,不影響跟你一起執行任務!”

掐掉煙屁,關小刀神情肅然道,愛動不愛靜的他,若不是養傷,怎會窩在酒店裏。

“嗯,的確沒事了,一會帶你去個地方!”

探查發現,關小刀的傷口基本癒合,不使蠻力的話,影響不到傷處。

“真的,太好了!”

關小刀興奮得磨拳擦掌,就像一頭躍躍欲試的鬥牛,全身上下充滿無盡的戰意。

“挑戰不小,你要有個心裏準備,收編四海幫,合併青雲幫,重建一個咱們自己的集團,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青海集團,光明正大的發展旗下業務,關掉不正當生意!”

夏凡就把心中所想,提前說了出來。

“凡哥的想法正合我意,如果一味的發展地下勢力,被**一窩端掉是早晚之事,只有走向康莊大道,才能相安無事,兄弟們在人前才能昂首挺胸,真正的像個人。”

經歷過人情冷暖,世事無常,關小刀心智趨於成熟,悟出這些道理。

wωω_ Tтká n_ Сo

“很好,只有高瞻遠矚的眼光纔算是一個好領導,青海集團交給你,我很放心,”

關小刀能悟出這麼深刻道理,夏凡甚是欣慰。

“我一定盡力而爲!決不負厚望!“

關小刀表明決心。

可能聽到夏凡聲音,巴頓和死神相繼從房裏出來,夏凡示意他們坐下,先是幫巴頓檢查傷勢,後又對死神查看一番,因兩人體格強壯的原因,傷勢恢復的都比較快,均已無事。

“交待你們聯絡人的事,加快進度,現在我們實力過於薄弱,真正的心腹少之又少,所以,我建議組建保安集團,辦公地點就在青雲大廈地下室,由巴頓和死神你們倆負責訓練,具體任務以後在議。”

“是。”

聽聞要組建保安集團,巴頓和死神頓時熱血沸騰,鬥志高昂。

“凡哥,他們都有任務了,我呢?”

劍仙在上

“呵呵,暫時好生養傷,必有重任!”


夏凡急忙起身,扶着董戰坐下。

“我可不吃閒飯!何況我感覺身體沒事了。”

骨子裏的血性,董戰可不希望別人把他看成廢人。

“傷筋動骨一百天,你這才哪到哪啊!首要任務一門心思養傷,有你大展拳腳的時候。”

夏凡拍着他的肩安慰道。

“聽凡哥安排。”

董戰呲牙咧嘴笑起來。

幾人一塊吃過早餐後,夏凡帶着關小刀,巴頓和死神前往紫氣東來KTV,事先夏凡通知過馬賓和光頭,今天正式接手四海幫,望中層以上的頭目參與,待來到十六層會議大廳,裏面已人滿爲患。

馬賓和光頭恭敬的把夏凡一行讓進辦公室,由馬賓簡單介紹一些情況,隨後,夏凡在衆人簇擁下,趕到會議廳。

馬賓急忙上臺,壓了壓手,示意大家安靜,先是按慣例查勤,一一點名,名單上成員無一缺席,隨即說道:“今天到場的都是咱們四海幫重要成員,四海幫的發展與衆位的努力是分不開的,你們能夠悉數在此,我很欣慰,不像咱們的幫主,當大難來臨時,棄弟兄們而不顧,攜帶一家老少逃之夭夭,我以有這樣的幫主感到羞愧,不過,請大家放心,咱們的新任幫主是一個有情有義的真性情男兒,親眼目睹了他對兄弟的摯愛,爲救兄弟於危難,不顧生死,隻身獨創咱們四海幫,這份豪情,這份擔當,當之無愧的幫主人選,掌聲有請夏凡夏幫主!”

在衆人灼熱目光中,在經久不息的掌聲下,夏凡大踏步走上臺,視線快速從衆人臉上掃過,待掌聲停下,沉聲說道:“即刻起我們將是同一條繩上的螞蚱,也是同一戰線上的生死兄弟,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但我可以向大家承諾,決不會把你們往火坑裏推!”

夏凡停頓了下,觀察下面反應,見有些人面現不解之色,馬上接着道:“咱們的業務要走合法化,關掉一切不正當生意,任何一項違反法律的,必須整頓或取締,醜話說在前面,不希望有人涉及黃賭毒,一經發現,絕不姑息!”

一聽戒掉黃賭毒,一些人開始小聲嘀咕起來,甚至有個小頭目,憤怒的咆哮起來,“老子這輩子除了吸毒,沒有別的愛好,叫我戒毒,還不如殺了我!”

敢公然頂撞夏凡,純屬活得不耐煩。

沒等關小刀出手,光頭幾步到了近前,掄起巴掌狠狠抽在對方臉上,一口血水混着幾顆牙脫口而出。

不等對方說話,掐住他的脖子拎到夏凡面前。

“夏幫主,你看怎麼處理?”

光頭徵詢夏凡意見。

“關起來,強行戒毒!”

雖然急於立威,震懾衆人,但夏凡認爲還沒到殺一儆百的時候。

光頭答應一聲,準備將人帶走。

“慢!”

只見夏凡上前一步,在對方身上連刺幾處穴道,算是搞定,說道:“行了,不用擔心咬舌自盡和反抗了。”

“你,你對我做了什麼?”

這廝嘶叫着,語氣卻變得柔弱,似乎失了中氣。

只是沒看見夏凡如何出的手,頭一耷拉,進入昏睡狀態。

光頭像託一條死狗似的把人關到一處房間內,並上了鎖。

“誰還有問題嗎?”

夏凡冷冷掃視下方。

都被夏凡的手段所震住,一時間無人說話。

“很好,沒有異議的話,下面,鄭重宣佈,四海幫和青雲幫合併,青海集團成立,以後,青海集團只有董事長,經理、主任等稱呼,無幫主、堂主之稱,記住,我們不是混混,也不是土匪,而是正兒八經的生意人!”

此言一出,有些人難以接受,因懼於夏凡,不敢熱議。

“青海集團人員職責如下:關小刀總經理職務,全權負責集團內部一切事務,巴頓暫時掌管保安部經理一職,一旦發現損害集團利益或違反集團制度的成員,可行使責罰權;”

關小刀和巴頓依次紛紛站在夏凡兩側。

對於關小刀,大部分對他比較熟悉,畢竟是青雲幫的幫主,而巴頓露臉少,沒人認得,因是夏凡安排的人,自是不敢小視。

緊接着任命馬賓爲紫氣東來KTV總經理兼人事部總經理,光頭爲後勤部經理,並協全力以赴協助關小刀,眼下缺乏人手,只能暫且這樣規劃,以後慢慢在做調整,至於下面小頭目,繼續負責原來事務,身份均升級爲主任,副主任、班長。

在關小刀講話之後,各司其職,各自離去。

夏凡沒閒着,帶上關小刀、巴頓和死神,直奔青雲大廈,在地下室會議室,對一些僥倖活下來的兄弟,作爲青海集團成立動員會,現場任命一些人的職務。

青雲大廈的安保人員,已由關小刀心腹取代,青雲集團事業部也換成青海集團,自此,兩幫合併告一段落,關小刀在巴頓和死神陪同下,回到紫氣東來KTV,讓馬賓喊來財務會計,覈算資財及辦理各種交接手續。 將一切事務交給關小刀後,夏凡出了青雲大廈,準備搭車去清水灣別墅區,就在這時,手機響了起來,見是一個陌生號碼,略一沉吟,按下接聽鍵。

立即傳來一道急促的聲音,“夏老弟,你不要講話,聽我說便是。”

夏凡當即聽出是寧澤彪的聲音,說了句請講,屏神凝氣細聽起來。

“白局長是被吳建業的妻子誣陷,說是收了錢不辦事,還有一個女子一口咬定是白局長的情*婦,我暗中調查過,這一切全是秦市長家屬所爲,其真正動機尚不明確,省裏專門派來調查小組,已將白局長夫婦祕密押走,一旦證據坐實,估計這輩子別想出來,暫時知道這麼多,一有最新消息馬上通知你。”

寧澤彪一口氣說完,果斷掛掉電話。

到了這裏,陷害白局長的幕後者,已經浮出水面,不是劉麗就是秦浩,最終策劃者絕對是文豪,好大的手筆,動機一目瞭然,清除夏凡身邊所有人。

劉麗恐怕瘋掉了,找她也問不出所以然來,她兒子秦浩整天跟文豪在一起,這兩人只要審問一個,定能問出結果。

打定主意,夏凡又一次潛入清水灣別墅區,躲過監控,到了文豪家別墅前,立即釋放神識,將整座別墅探查一遍,沒發現那位道士,當下翻牆而入。


偌大的院子裏空蕩蕩,無人看守,只有時不時從樓房裏傳來嬉笑聲。

夏凡悄然靠近主樓,通過靈目往裏瞧了眼,裏面坐着兩名女子,赫然是昨天KTV遇到的兩位,又搜尋了其它地方,確定文豪不在家,轉身打算離開,突然門外傳來急促剎車聲,緊接着,一陣雜亂腳步聲,然後,是開門的聲音。

快速掃視四周,見無處躲藏,一閃身進了屋,慌不擇路的闖進一間臥室裏。

聽到響動,正在看電視的文溪,赤着腳走到門口瞅了眼,沒發現可疑情況,又返回沙發上。

“文溪,疑神疑鬼的幹嘛呢?”

一旁的林嬌嬌俏脣一撇,鄙視着文溪道。

“嬌嬌,難道你剛纔沒聽到動靜?”

文溪對林嬌嬌的眼神嗤之以鼻,不免質疑她的聽力。

“拜託!電視裏聲音好不好?神經質過敏!”

林嬌嬌嘴角撅起老高。

“你丫在敢嘲諷我,別怪我的龍爪手大刑伺候!非把你波波里面的硅膠抓出來不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