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呀,謝謝恩公呢,”說着星落準備坐下,卻被一旁的不見笑意的小染拉住。

“星落!注意你我身份,……,李公子,實在抱歉,城主命我們巡查各處,任務在身不便久呆,還望……”

“明白明白,嗯,你這樣很好,公私分明,總有機會見面的,你們忙去吧。”

待到二女告辭後,程明首先叫道:“老大的老大,你怎麼讓美女走了啊?”

“怎麼,還想多看啊,我都懶得說你,剛纔一直都瞄人家,我告訴你,女人對那種目光都是很敏感的,要不是看我面子,我估計人家都揍你了。”

“怎麼可能!咳咳,老大的的老大,我是正人君子好吧,都,都是他,一直猥瑣偷看的!”

剛纔一直目不斜視的李一心被冤枉,乜斜一眼,譏諷道:“誰偷看誰是小狗!”

“你小狗!”

“你小狗。”

“你小狗!!”

“你小狗!你全家小狗!”

”你全家小狗……“

“哎哎,”李一然急忙勸道,“多大點事,再說罵人也別帶上我,老金,還笑!都怪你!”

“呃,怎麼怪我啊,是,是,嗯對,都怪小邵,他拉我看的。”


正喝茶看熱鬧的邵文盛差點被嗆到,急忙辯解道:“不關我事,我什麼都沒做啊,都是小明子!”

“哎,怎麼又怪我,我那是有好看的給你們分享……”

“好了!”李一然打斷道,“還吵個什麼勁,嗯,去城主府!”

“呃,老大,你不是說不驚動易首領?”

“都被她手下看見了,小靈肯定知道我來,嗯,走,先去買禮物。”

“啊?老大的老大,你對我小妹也太好了吧,到這了還不忘給她買禮物。”

“想什麼了你,嵐丫頭禮物已經夠多了,禮物是買給人易城主的,恭賀人家的,嗯禮物可不能輕了!”

… …

最後,李一然讓程明、李一心、邵文盛一人拎着一籃水果來到了城主府。

程明還在抱怨着:“老大的老大,這禮物也太隨便了吧,我都不好意思拿着的。”

“你懂什麼!送水果最好,美容的懂不,嗯,去,呃,零零柒!你怎麼成看門的了?”

面容有些憔悴的零零柒走上前,勉強露出笑容:“主人,您來了!”

“怎麼了這是,受傷了?”

“還好還好,主人是準備見易城主吧,她一大早就出去了,如今府上葉子……”

“嗯,知道了,這樣,零零柒你先讓人把老金幾個帶進去,我和你說幾句話。”

等到另外一個門丁把老金四人領進府中,李一然把零零柒拉到門內一側,拍着他的肩膀,歉意的說道:

“抱歉啊,老邢,你兒子邢飛的事,我一直沒給你交待。”

“主人不必如此,那是他的任務也是對他的考驗,就,就算死……”

“呃,別這麼悲觀,嗯,那羅成光我見過了,你兒子和齊夢不是被他捉了,是自願跟他走的,羅成光那人我還是有點了解的,是有些反覆無常,不過對手下和有價值的,挺重視的,你兒子的安全還是不用太過擔心的。”

“主人我沒事,不擔心的……”

“那你?嗯,你是不是不好意思問我,去找小靈,她煩了,所以把你罰這守門?”

零零柒臉色不自然起來,忙擺手說道:“不是,不是,是,是,屬下犯錯……”

“犯錯?犯什麼錯?”

“呃,咳咳,主人,您還是進去吧,這邊還有事,不能陪您多聊了。”

“……,好吧,回頭再聊。”

… …

在另一個門丁的帶領下,李一然來到了城主府的會客廳。

只見光彩照人的葉子正和老金幾人開心的聊着什麼,見到李一然進來,笑着上前打招呼道:“貴客來啦,歡迎歡迎,招待不週,只有粗茶一碗,別嫌棄呀。”

“怎麼會,哈哈,……,哦,這水果,好像是我買的吧,這麼快就擺上了?”

“自然,你李大人送的大禮,自然要早點品嚐了,……,味道不錯,嘗一個。”

“你吃你吃,哈哈,”李一然坐了下來,他已經知道易靈不在所以就沒多問,免得葉子又趁機揶揄,想到剛纔零零柒的事情,於是詢問道,“剛纔我看見零零柒了,嗯,怎麼派他去看門,大材小用了吧。”

“哼!”葉子瞪了李一然一眼,“就知道你會問,怎麼,他沒告訴你,……,嗯,算他還有點羞恥心!”

“呃,這話怎麼說的,零零柒犯錯了?”

“對!……,反正你總要知道的,嗯,事情也簡單,零零柒替人求情,城主大人就罰他去看門呢!”

李一然差點把喝的茶給噴出來:“咳咳咳咳,你這也,也太簡單了吧,零零柒替誰求情?”

葉子白嫩的手指指了指吃着水果的老金和程明,脆生生的說道:“像他們倆個一樣的,嗯,不正經的男的。”

“哈哈,”李一然拍腿大笑,擺手讓老金程明別說話,看向葉子,恭維道,“葉子大小姐還真的是目光如炬,一語中的,哈哈,呃咳咳,那個不正經的男的究竟做了什麼事,讓葉子大小姐這麼生氣?”

“切!我生氣什麼,人都死了……”

“啊?!究竟怎麼回事?”

“那傢伙違背城主大人嚴令,晚上偷偷去你們幾個愛去的骯髒地方……”

“打住!”李一然急忙擺明立場,“我,和老金他們不一樣的,正人君子不能和他們混爲一談的,……,老金,不準笑!”

“老大,我不是笑你,是小明子剛講了笑話的,哈哈。” “對對,老大的老大,我剛講笑話的,哈哈,一心小子,你說對不對?” “都不知道你說什麼!”

葉子皺眉道:“好啦,都吵吵什麼!……,嗯,姓李的傢伙,你別淨說假話,我還不知道你,假正經,比老金他們不正經的可惡多了!”

“哎,冤枉啊,怎麼說起我來了,咳咳,正事正事,……,那人晚上去,應該不是任務的時候吧,雖然影響有些不好,不過,嗯,不能因爲這個就把人殺了吧?”

“這個還不夠嗎?!城主大人一上任就明確說了,非常時期行非常之法,不得去那種地方,休息的時間也不能去,去了嚴懲……”

“不會吧,用這麼嚴格?”

“肯定要的,我們根基未穩,要想盡早穩定這裏,必須團結自身,……,這裏別怪我說你李大人的壞話,你以前管理零組織,完全是放養,成員都鬆散的不行,還仗着是組織老人,不服管,……,就說那個傢伙,囂張的不行,被當場捉了,還罵罵咧咧……”

“呃,這個,這個,好像,咳咳,”李一然準備說不怪別人的,任誰辦事的時候被人打斷,脾氣都不會太好,而且肯定還喝酒了,情緒肯定……,不過葉子是女的,對這些肯定是不會理解和理會的,見葉子疑惑望來,他只好順着她說道,“嗯,他不對,很不對,怎麼能罵人呢!”

“哼!我知道你這傢伙想說什麼,男人都一個樣,還有,我們可不是不講理的,知道他喝了酒,不太清醒,所以等到第二天才處理他,誰想到那傢伙半夜酒醒了,被關押的時候不知道怎麼聯繫上了零零柒,讓他求情……”

“呃,不會就因爲零零柒求情才,才……”

“沒錯!急眼什麼,我話還沒說完,主要還是因爲零零柒聯合了組織其它老人,一齊來,嗯,興師問罪!” “興師問罪?”李一然眼睛一眯,“零零柒會這麼不知分寸?”

“誰知道呢,應該是有人暗中攛掇,當時一大幫人跑來,你一言我一語的,說着說着就熗火起來,好像什麼都是我們的錯似的,還是冬蕊當機立斷,把那傢伙給殺了,零零柒和其他幾個帶頭的也各自罰了……,哎,最近要忙的事是實在太多,人手嚴重不足,本來想徹查此事看誰暗中……,哎!”


“呃,你嘆氣就嘆氣,老看着我做什麼?”李一然表情嚴肅,說道,“我話已經放出去了,不會再幫你們,嗯,原因,你們現在應該能明白點吧?”

“明白呀,可是明白歸明白,嘻嘻,反正我臉皮厚,就揹着她們再求你,沒準你一高興答應了,要知道你成一會可是……”

“打住,”李一然擺手道,“我這人說話算數的,呃,別老用這種眼神看我,……,對了,我倒是想到了一個好主意,這三個小傢伙,挺閒的,可以讓他們過來幫忙!”

“他們?”葉子對程明還是有點了解的,當然大部分是從程嵐口中,“算了吧,公子哥我們可請不起。”

“哈哈,他們三個免費幫忙,我說的。”


“啊,”程明急忙搖頭道,“免費可不行,不行的,老大的老大,這樣可不好,嗯,不吉利。”

老金插話道:“小明子,我發覺你就是傻,這麼好的機會放眼前,還在乎那些蠅頭小利,告訴你,現如今這邊大換血,什麼都,嗯咳咳,賺錢還不容易!”

“對哦,哈哈,”程明眼睛一亮,急忙跑到思索利弊的葉子面前,諂笑道,“那個葉子姐姐……”

“嘔,別叫這麼親熱,雞皮疙瘩都起來呢,……,想過來幫忙,可以,不過,你會什麼?”

“我會數錢,嘿嘿……”

“少來,數錢誰都會,……,嗯,看你們三個的樣子估計什麼都不會了,那過來當掃地的吧,怎麼,不願意……”

“哈哈,”李一然笑道,“就別打趣他們幾個了,他們三個還是有點用處的用對地方的話,嗯,就小明子還有這個李一心我二弟,他們兩個對妓院很熟,呃別翻白眼啊,這個,你們飛星城妓院賭場等等三教九流的地方可是很多的,又都是銷金窟,交的稅也多,不過新城主剛主事藉機耍滑的也多,讓他們兩個去處理這些,或許有奇效的。”

“……,說的有點道理,嗯,那他呢?”

“他,小邵,那就更厲害了,人家可是新月朝大將軍的孫子,軍人世家,耳濡目染之下,嗯,這飛星城原有的護衛你們可也是要仰仗的,不過那些可比妓院賭場的難對付多了,可以讓小邵幫忙的,哈哈,你看這樣是不是物盡其用。”

葉子點點頭,笑道:“你這傢伙餿主意還真是不少,急啥,誇你呢!”

“是嘛,我可沒聽出來。”

“好啦,李大人,謝謝你借人給我們,嗯,事不宜遲,我現在帶這三個傢伙去試試……”

情深不知歸處 呃,這麼快?”

“當然啦,我們很忙的現在!”

… …

最終,快到中午的時候,飛宇帶着李一然和老金回到了劍聖城租住的地方。

老金想要回屋休息,卻被李一然拉到了書房。

書房裏,邱無常難得的沒有在忙碌,而是悠閒的和穆秋下着圍棋。

“哈哈,你們倆倒是好興致,嗯都坐都坐不用站起來的,……,我坐着看你們下棋,老金,你也過來!”

“呃,老大,下棋有什麼好看的,又不賭錢……”

“去你的,能不能高雅點,……,不對,老邱,你這步子落錯了,”李一然直接幫邱無常的黑衣變換位置,“這樣纔對嘛,……,啊!怎麼輸了?咳咳,這可不怪我,怪老邱你上一步就錯了的。”

“哎,”邱無常一攤手,“嗯,不下了,快到吃飯的時間,穆秋和我們一起吃吧,……,主上,你沒意見吧?”

“沒意見沒意見,哈哈,那個老金!怎麼這麼沒眼力見的,去廚房讓大廚準備午飯啊。”

“呃,老大,這個,他們應該知道吧,不用我去說,對吧老邱?”

“還是要去說聲的,我以爲主上你們中午不回來的,所以讓廚房只准備我和穆秋的飯菜,程公子他們可都是年輕人,吃的多,嗯?我有說錯嗎?”

李一然笑道:“沒,沒,哈哈,他們三個吃的多的沒回來,讓我留在飛星城幫忙了,……,對了,老邱,從你這派三個人過去保護小明子他們。”

“好!主上,你可以直接和飛宇說的,還有飛星城那邊應該還有我們的人吧?”

“有,不過,他們是執行另外的任務,在派他們去別的,容易混,至於飛宇,他說調派人手還是你老邱出面比較好。”

邱無常納罕道:“這話怎麼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