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在,這一切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想到寶貝情況一天天好轉,秦舒還算欣慰。

恰在此時,助理卻帶回來一個糟糕的消息。

「秦醫生,不好了,我們這裏的血庫不夠了!」

聽到這話,彷彿一盆冰水從秦舒頭上潑下來。

突然想到,中途有兩次,寶貝失血嚴重,加大了輸血量。

原本計算得剛剛好的血量庫存,根本不夠了!

現在只能趕緊去找匹配的血型。

可寶貝的熊貓血,哪有這麼容易找到! 褚臨沉把她的舉止看在眼裡,只挑了挑眉稍,沒說什麼。

秦舒轉過身,好整以暇地朝他看去,說道:「褚臨沉,有件事我必須先跟你說清楚。」

她回憶了一下他剛才發火時不止一次提到過的話,輕咳一聲,「我從沒主動提過要嫁給你,這只是你自己主觀的想法,不要隨便施加在我身上。」

聞言,褚臨沉菲薄的唇角抽了抽,「你的意思是,是我在痴心妄想了?」

得,他剛才壓心底的怒意又有點復燃趨勢。

尤其是看秦舒一臉不認賬的淡漠表情,好似之前對他的承諾,不過是隨意的戲弄。

哼,既然如此,看來是需要他好好地提醒她一下了!

褚臨沉幽幽地看著秦舒,緩緩說道:「巍巍被韓夢的人帶走時,你還記得你是怎麼說的?」

「記得。」

雖然不明白他怎麼突然又提起這茬,但秦舒不是個忘恩負義的人,所以如實地說道:「我跟你說過,如果你把巍巍平安無事地救回來,就讓孩子認你做爸爸。」

褚臨沉哼笑一聲,「沒錯!看來你對自己說過的話倒是記得清楚。」

一秒記住https://m.net

「然後呢?」

秦舒不明所以地反問,臉上寫著不解,「我讓巍巍認你當爸爸,和我答應娶你,這兩者有必然聯繫嗎?」

褚臨沉抬了抬下巴,有幾分傲然地說道:「你讓孩子認我做爸爸,意思不就是你要、要……」

突然意識到什麼,他嗓音漸漸虛了下去,繼而愣住了。

他雖然沒把話說完,秦舒卻聽懂了。

她瞪了瞪眸子,向來冷靜自持的她,第一次在他面前露出了誇張的表情,詫異道:「褚臨沉,你不會以為我把兒子讓給你,就是要嫁給你吧?!」

「……」

褚臨沉被她一句話,問得啞然失語。

看著緊抿著薄唇不說話,秦舒就知道被自己說中了,她不由嘖然,「看你也不笨啊,就是不知道你的閱讀理解是誰教的……」

「秦、舒!」

男人終於惱羞成怒,咬著牙喊出她的名字。

「怎麼?從頭到尾都是你會錯了意,還想強迫我做不願意的事情,難道我就非要受著?」秦舒不客氣地質問道。

「我……」褚臨沉動了動嘴,卻找不到為自己辯駁的話。

因為,現在理虧的是他!

按照秦舒的說法,他當時真的是高興過頭,誤解她的意思了。

她沒明著說他自作多情,已經算是客氣的。

褚臨沉感覺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挫敗。

在他信誓旦旦籌備求婚的時候,她逃了。

他以為是她出爾反爾,不守諾言。

沒想到——是自己腦補過剩!

褚臨沉感覺臉上火辣辣的,有種被人狠狠打了一巴掌的感覺。

秦舒沒想到會是這樣的情況。

誤會解開,她也慢慢冷靜下來,恢復了一貫淡然的神色。

「我已經跟巍巍說清楚了,以後孩子留在你身邊,我有空會去探望她的。沒什麼事我就先走了,這件衣服……下次還給你。」

說完,秦舒就準備離開。

褚臨沉卻驟然反應過來,拉住了她的手,沉聲說道:「就算當時是我誤解了你的意思,那現在呢?」

秦舒扭過頭看著他,眉頭微皺。一切比秦楓想象的有很大出入,等趙桂蘭回到她住的地方,秦楓看到這裡是個很大的院子,獨門獨戶裡外里三進三出!

而到了一個院子里,裡面的人就全是女人了。

並且趙桂蘭直接拉著秦楓,一直到了自己的寢宮裡!

秦楓一臉疑惑且有些慌亂地跟了進去,而等寢宮的門關上后,趙桂蘭巧……

《鑒寶:我的手指開掛了》第499章全是女人颶風中將齊林格斯死了!

這是倒吊人阿爾傑在去見「神之歌者」艾斯·斯內克的路上,從領路的代罰者成員口中得知的事實。

老實說,雖然在上一次塔羅會上,倒吊人阿爾傑從愚者先生那裏知道了齊林格斯是愚者先生某位眷者的目標,大概率活不了幾天,可他也沒想到會這麼快就得到颶風中將齊林格斯的死

《詭秘:外神竟是我自己》第七十章倒吊人大受震撼(求訂閱)未來隨着在地球戰鬥的時間與日俱增,對力量的渴望張罘也能明白。

對方這次盯上騎士的力量,同為奧特戰士。直接拒絕顯得不近人情。

所以張罘打算換個方法。

轉移責任永遠是最好的辦法,張罘直接坦白了:「我的力量來自於奧特之王,我也不知道你能學多少。」

「我會努力學的。

《奧特曼也要用騎士踢》第一百四十章騎士之力 望着緩步走來的男人,顏知許站在原地微微愣神,腦海深處的那抹身影在這一刻似乎重疊。

師尊清冷淡漠的眸光彷彿穿梭過千年無盡時光,透過毫不相干的平行線看過來。

腦海里一陣恍惚,眼底流露出懷念和複雜的情緒。

「楚仙子。」

傅時墨走到顏知許的身邊,嘴裏吐出的嗓音淡然清冷,周身縈繞的氣息冰涼出塵。

顏知許勾唇,「帝尊。」

看到兩人的互動,編劇瀟瀟捂著嘭嘭直跳的小心臟,驚喊道。

「啊啊啊,絕了絕了,這就是我心目中的帝尊,簡直就像是帝尊打破次元壁從書里走出來了。」

尖銳興奮的聲音劃破長空,在寂靜無聲的片場響起,沉寂的人們思緒被拉回來。

「不錯。」

導演程渡陰沉的臉色消散,眉宇之間出現幾絲欣賞。

這人簡單的一襲白衣足矣驚艷眾生,圍觀的其他人也紛紛點頭,難掩眼中的讚賞之色。

「來,簡單熟悉一下劇本。」

程渡把劇本遞給他。

傅時墨拿起翻看,帝尊的台詞只有一句並不難記。

他指節分明的手指翻動劇本,記完台詞后把劇本放下。

「可以了。」

「行!」

程渡頷首,雖感到驚詫這麼短的時間就揣摩清楚帝尊的人設了,但臉上不動聲色沒表露出來,他坐在攝像機前認真專註地盯着屏幕。

「Action!」

副導演拿起喇叭高喊,吵吵鬧鬧的片場安靜下來,大家盡量將說話的聲音降到最低以免打擾到演員的發揮。

威亞帶在腰間繫上。

他凌空而起,衣袂飄飛,白色的雪花紛紛揚揚落下,漫天白雪裏那襲白衣直衝雲霄,帶着毅然赴死的決絕,背影孤傲又滄桑。

「吾乃亓玄,今捨棄一身修為,自願散盡三魂七魄封印妖魔兩界,望我族後輩遠離被妖魔侵略之苦難。」

男人肅穆的嗓音在空曠的雪山之巔響起,身上魂力迅速消弭於世間。

天空中的白雪下得更大了,似乎是萬物有感帝尊仁慈,為泱泱蒼生犧牲,天地同悲。

「不要!」

楚盈盈慌忙趕來,看到帝尊犧牲,凄厲的尖叫聲響徹雪山。

風雪打在她那張絕美的臉上,眼中溢滿驚慌和悲傷,調用全身靈力衝上去想阻止他。

「帝尊,帝尊,亓玄!」

她一頭青絲上落着許多潔白的雪花,身着單薄的衣裙,伸出手露出白皙的手腕,用盡全力想要抓住他。

帝尊消亡的速度迅速,三魂七魄勢不可擋的散盡於天地間,周遭的妖魔被封印,界域入口被封鎖。

楚盈盈只抓住帝尊的一抹衣角,見他消亡不復存在眼裏一片死寂,纖弱的身體像殘敗的花在枯萎,從高空之中墜落。

耳畔響起呼嘯的風聲,身體失重墜入雪地發出一陣巨響,衣裙上沾染皚皚白雪。

「砰——」

她不知疼痛的躺在雪地里,過了良久后跌坐着,小心翼翼的將那塊衣角貼近胸膛。

「帝尊……」

呢喃聲響起,眼裏滑落出一滴晶瑩滾燙的淚珠,沒入雪地里消散無蹤,亦如那心尖上的白月光,再無跡可尋。

「卡!」

導演興奮的站起身,眼裏閃爍著金燦燦的光芒,拿起喇叭高聲喊停。

一遍過!

兩人無論是情緒還是台詞功底都很足,畫面無需濾鏡也唯美悲戚,爆髮式的演技令人不禁想要拍案叫絕。

。 第2885章進入關山城

一路走來,林天成不是的發現有簡練說的那種情況,衣衫半開的婦女迎送著諸多從守望申領狩獵而歸的戰士,從他們哪裡得到一些報酬林天成在經過這些房間的時候,聽著裡面傳來的聲音,調動靈力強行壓下后臉色默然的繼續前行,沒有露出些許異樣。

很快,他們就來到了一個平房中,房子雖然很簡單,但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房子的院內正有一位女修士正在盤膝而坐吞吐靈力修鍊,看到簡練等人歸來,女子臉上才露出一抹掩飾不住的驚喜,不過任林天成怎麼看,也沒發現女子的笑容是為簡練綻放的。

反而有些像是在對簡練身後的老萬獻上的!「老簡,你們回來了!」女子笑著說道,邊說邊上前將異獸肉接過,看起來很關心的問起了這次的狩獵行動有沒有遇上什麼兇狠的異獸。

但是眼神卻飄忽到了老萬的身上,暗含秋波的眼神就差沒有行於言表了,見老萬微不可查的輕輕搖頭,婦女這才罷休,二人的動作雖然隱秘,但卻滿不過林天成強大的神識。

「唉,要想生活過得去,頭上必須帶點綠,這簡練還真是……」林天成冷笑的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頗有點同情簡練起來。

「這次行動中的來說非常不錯,大家都超額完成了任務,這個月算是安全了,也沒有人員傷亡。只是回來的時候被於大人剝削了,留下的只剩下這點了!」簡練頗有些無奈的說道。

「沒事,人安全回來就好,這每天不知死傷多少人,咱們能活著回來已經是萬幸了!」腐婦女絲毫不在意得失的的說道。

「沒錯,芬芬還沒回來?」簡練朝屋子內看了看,向婦女問道。

「沒呢,聽說今天有大人物兒子慶生,他們酒樓可忙了,估計要晚點回來!」婦女說道。

聞言簡練點了點頭,旋即想到什麼,趕緊拉著林天成上前道,「小林,這是我的夫人月娥,月娥,這是我從獸王森林帶回來的小老弟,暫時沒地方可去,先住在我們家!」

林天成雖然心中對月娥和老萬背地裡的勾當很是不恥,但是如今簡練話都說出口了,該表示的尊敬還是要有的,當即將自己那條豬腿拿出來道,「嫂子,初次見面,沒什麼拿得出手的,這是一條四星道祖境的豪豬後腿,就當是……見面禮了。」

簡練聞言,當即也沒有推辭,笑著讓月娥手下,「小林啊,你是不知道你嫂子廚藝堪稱一絕,你今天拿出的這條豬腿晚上自己多吃點,我保證你會把舌頭都吞進肚子里!」

「別聽你簡大哥吹牛,我也就是喜歡搗鼓這些,做的不好吃可不要嫌棄!」

月娥聽完簡練的話,那看起來也就是三十多歲的模樣的臉上不禁升起兩團紅霞,謙虛的開口道,不過微微眯起來的眼睛卻是暴露出了對方很受用。林天成微微皺眉看向一旁的老萬,只見老萬緊盯著月娥,眼中閃過一抹火熱。「行了,你們聊著,我去把這些異獸肉處理了,晚上你們再吃……以後你們再吃!」月娥也知道每次豐收自己男人都會招呼大家吃的吃不下了為止才會回來,否則會被苛扣掉。簡練沒有在意月娥的口誤,揮了揮手然後就招呼著林天成等人坐下說話。

老萬這餓死一臉不滿的看向林天成,單獨拿開口問道,「你打算住多長時間?」

「怎麼?萬大哥不太歡迎我?」林天成問道。

「我有什麼資格還不歡迎你的,我自己也是借住在簡大哥家。」老萬毫不在意的說道。

「老萬,你這話說的,什麼叫做借住,我們是兄弟,我的就是你的,何分彼此,再這麼說就見外了,我可真的就生氣了,既然住下了就把這當自己家一樣,我簡練雖然別的本事沒有,但是當初你救我一命的事情我可一直記在心頭,雖然我也將你救出了獸王森林,但是我們是生死兄弟,是兄弟就別說這些掃興的話!」

「還有,小林也是和你一樣的可憐人,我們能遇見都是緣分,既然我們把他帶出來了,在他沒有想離開之前,無論他住多久我們都應該歡迎!」